专访尼尔·布洛姆坎普:我们或在未来进入漫威电影之中

全文约 2700 字,阅读只需要 5 分钟。

《第九区》和《极乐世界》的编剧兼导演尼尔·布洛姆坎普的第一部恐怖片《恶灵》已在欧美上映,然而大多数人在观看的时候不会立即想到:「如何用这部电影背后的技术来增强漫威宇宙的互动性?」但布洛姆坎普预测,在未来,漫威这样的公司将用他拍摄《恶灵》的方式来拍摄他们自己的电影,而这将改变电影的运作方式。

《恶灵》的某些场景是通过体积捕捉技术拍摄的,这是一种通过复杂的设备进行三维拍摄的技术 —— 在这个电影里,同时使用到了 260 台摄像机。布洛姆坎普在 Unity 游戏引擎中对镜头进行了处理,实时计算出了 3D 演员在虚拟场境中表演的效果,这个虚拟场境同样也是他的团队捕捉了真实建筑和场景后,再渲染到系统中获得的。体积捕捉被视为一种在游戏中建立真实 3D 模型的新方案,使用这种技术所创建的场境既可以在 2D 屏幕上观赏,也可以通过 VR 设备在其中走动或交互。

「我认为这个案例告诉了我们技术的发展方向,」布洛姆坎普告诉 Polygon。「以前我们使用 VFX[…]来渲染特效时,每帧要花几个小时,而每一秒电影都要包含 24 帧。电影中的一秒钟可能需要 24 小时的渲染时间。所以要渲染更多就不得不用到更多计算机。」但新技术既加快了这一过程,又实现了更真实、更多样的效果。布洛姆坎普说,体积捕捉可以将这个过程加快到实时生成,这让他想起了《侏罗纪公园》和《终结者 2》等电影上映时对视觉特效行业造成的影响。

「我觉得如果再等几年,实时渲染将会占据主导地位,」他说。「无论是你正在看的漫威电影,还是你正在玩的《使命召唤》,它们的全部场景都会是实时计算的。即使是一部很宏大的漫威电影,如果它是用实时渲染完成的 —— 那么观众就不止可以在巨幕上被动观看,实时拍摄还可以提供非常多不同的方法让观众电影中体验更多东西,他们可以亲自进入到场景四处走动,还可以使用 VR 或者 AR 来观看电影。」

布洛姆坎普拍摄《恶灵》的动力就是在电影中尝试该技术。他说,虽然大多数电影都是从剧本开始,然后由拍摄团队来决定如何在屏幕上呈现出来,但他在这部电影用了完全相反的手法。「这个过程完全不一样。它更像是,我想在电影中试验一下实时 CG,它的效果会是什么样子?[…]如果你从传统电影制作的角度来看,只是写个正常的剧本,然后想出拍摄方法,你可能不会觉得需要体积捕捉的拍摄技术。但这种新的拍摄方法能够激发出许多创造力。」

在《恶灵》中,一个名叫卡莉(卡莉·波普饰)的年轻人得知她疏远已久的母亲安吉拉(娜塔莉·博尔特饰)被关进了一个医疗中心,这个医疗中心正在昏迷的病人身上做实验。卡莉希望和她的母亲达成某种和解,她不情愿地答应进入到母亲的数字模拟意识中,在那里两个人可以互相交流。她很快发现,某种超自然的危险事物存在于安吉拉的脑海中,这解释了安吉拉曾经的暴力行径和反复无常的行为。

从剧情上来说,这部电影类似于塔西姆·辛 2000 年上映的电影《入侵脑细胞》,在这部电影中,詹妮弗·洛佩兹进入了一个昏迷的连环杀手的脑中,试图找出新的受害者被他关在哪里。但幕后的技术更可能让人想起阿里·福尔曼 2013 年上映的高概念电影《未来学大会》,在这部电影中,他们使用了一个类似的摄像装置来扫描女演员罗宾·怀特(饰演她自己),并为她创建了一个永久的数字化模型,可以在电影中扮演她自己。在捷克特效公司 UPP 的幕后花絮中可以看到,波普在一个类似于《未来学大会》中的摄像机组成的圆环里进行表演,以此来对她的角色进行体积捕捉。

布洛姆坎普说,这种拍摄场景的方式有一个额外的好处,UPP 能够把《恶灵》的虚拟世界场景渲染成可交互的环境,方便之后让观众体验。「我们没法把整部电影做成可交互的,能做的只有主角进入到模拟意识的相关镜头,但 UPP 正在制作 demo,你可以在 HTC Vive Pro 之类的设备上进行观看,我已经亲自试过了。给人的感觉非常酷。

「我认为(观看了《恶灵》的)电影观众不知道的一点是,卡莉进入到她妈妈的模拟意识的那一段,是完全可以在真正的虚拟现实中观看的。你可以和她们两个站在同一个房间里,环顾四周,她们就在你眼前。电影拍出来是怎样的,VR 里看到的就是怎样的。而这种一边看一边使劲转脑袋的体验对人们来说还挺新鲜的。」

《恶灵》还有一个神奇之处,布洛姆坎普在现实世界的空间中构建出了一个虚拟世界,但进入到模拟意识的部分却没有用到一个外景镜头。「拍摄地都是现实的空间 —— 其中有个房子,就是那种为拍电影专门租的房子。但是我们没有在这个房子里拍摄,只是给它拍了 10 万张左右的照片。

在电影结尾出现的疗养院,是我们到现场拍摄的一个地方,也被做成了 3D 模型,用了大概几十万张照片。第三个模拟意识场景是离疗养院不远的一座房子里,这个房子的场景破旧不堪,我们也拍了很多照片把它做成模型。但后来我们又把它做得更有几何方块的质感,把场景打碎分散,让它看起来更类似于我们为人物设计的质感。」

《恶灵》中的模拟意识片段看起来有点失真,有点像素化,布洛姆坎普说,这既是体积捕捉技术在当前条件下的产物,这个软件还不能将 260 台相机产生的图像完美、平滑地整合在一起,不过也是这部电影想要刻意营造出的感觉。

「我们拍摄时的分辨率其实很好,但是我们在剧本里的设定是略有故障的原型技术,」他说。「就不得不为设定做出点画面上的牺牲。不然我们没有办法自圆其说。」

布洛姆坎普选择将《恶灵》拍成一部独立惊悚电影的原因之一,正是知道了模拟意识的镜头会有这种失真跳屏的风格。「我想在我职业生涯的某个阶段自筹资金拍一部小型惊悚片,」他说。「当你在电影的领域做主导时,你可以随心所欲。你所做的一切都不受限制。所以这是个绝佳的机会。我说服一家大厂把 15 分钟完全未经测试、极不稳定的体积捕捉画面放进电影中。我对能不能成功一点把握都没有。但是你可以在电影中看到它的失真效果。我认为这个效果很棒,能与我们的叙事设定相呼应。它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实验的机会。」

目前这个技术还存在一定缺陷,布洛姆坎普认为交互式和沉浸式院线大片的未来还不明朗。而且这项技术的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VR 或 AR 观众目前还难以看到由演员在虚拟场景中实时表演出的、画面顺畅精致的漫威电影。当我们问到这项技术将会向什么方向发展时,布隆坎普笑了。

「我的答案可能不太礼貌,那就是我真的不在乎,」他说。「我只关心我如何使用工具。人们总是问我这种很宏观的电影行业问题,但我真的不在乎。自私一点地说,我只关心它能帮我做什么。」

翻译:子岩 编辑:豚骨拉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