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 编辑部的漫改游戏推介

全文约 4600 字,阅读只需要 8 分钟。

长久以来,游戏和漫画一直有着不解之缘。和其他娱乐媒介相比,这两者都有着故事简洁、注重视觉冲击力等特点,它们的角色刻画往往让人过目不忘,动作描绘也是入木三分,这一切共性,都是因为他们创作的目的有着相近之处。因此,游戏中的漫画致敬作或漫改作品屡获成功,甚至「功高盖主」,超越原作,也就不足为奇了。

漫改游戏为许多人提供了了解新英雄、新反派的机会。更是让老粉得以跳脱原本呆板固定的漫画页面,另辟蹊径地深入了解这些角色的另一面。另外,漫改游戏在多种游戏类型中都成绩斐然,可见其改编灵活性多么强大:格斗游戏、MMO、RPG 等等类型不一而足。漫改游戏为许多人带来了美好回忆,我们也始终相信,未来还会有更多优秀作品问世,成为我们新的最爱。

《X 战警:街机版》

(1992)

提到《X 战警》这款经典街机游戏,我第一个想到的词就是「成功」。作为一名 90 后兼《X战警》动画粉丝,这款游戏满足了我的所有愿望。不仅画面超炫(因为有「炫光」参战),而且它还最多支持 6 人同时游戏。我和我哥哥一直试图通关但是从未成功。有时只有战场亲兄弟,有时候还会再有一两个人和我们并肩作战,但我们始终逃不过在关键时刻全军覆没的命运。

但有一天,仿佛五星连珠、命中注定一般,有一个孩子加入了我们,接着又来了一个, 然后又是一个……最终,我们第一次凑齐了 6 个人。就像真正的 X 战警一样,我们和能力各异的陌生人并肩作战,为击败万磁王而同心协力。最终,我们成功了。《X 战警》成为了我通关的第一款街机游戏。胜利之后,我们互相击掌庆祝,然后各奔东西。时至今日,我仍会时不时看向夕阳,好奇那些和我并肩战斗的英雄们如今身处何处。

——Marcus Stewart

《蝙蝠侠:阿卡姆疯人院》

(2009)

蝙蝠侠和小丑的长谈拉开了《阿卡姆疯人院》的帷幕。这段对话不仅烘托出了黑暗的气氛,更拓展了超级英雄游戏的可能性:它证明了超英游戏不仅仅可以展示英雄的能力,更可以放慢步调,专注于角色的性格刻画,着重描写角色之间的渊源和他们相互矛盾的道德观。

开发商 Rocksteady Studios 充分探索了蝙蝠侠的的可能性,塑造了立体真实的黑暗骑士。他是坏人眼中夜间出没、潜伏在阴影的恶魔,是能够以一敌十的格斗大师,更是可以破解一切犯罪的大侦探。从阿卡姆高耸的哥特式建筑到精心设计的游戏节奏,这款游戏的一点一滴都都透露着匠心。玩家与蝙蝠侠感同身受,关心他的故事,担心他身处的险境,更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这一切将如何收尾。我从 8 岁开始就爱上了漫画,而《阿卡姆疯人院》对我来说就像是美梦成真。它永远地改变了电子游戏对身着紧身衣和披风的英雄们的刻画方式。

 ——Andrew Reiner

 《漫威神威战队》

(2018)

过去三年里,我每天都会打开《漫威神威战队》。它在 2018 年刚刚登陆 iOS 和安卓的时候,我就已经爱上了它的角色收集系统和回合制战斗,就连需要我对角色成长做出取舍的资源分配系统都是我的菜。虽然这些系统也让开发商有了设置瓶颈并进而逼氪的手段(包括两个每月 20 美元的付费通行证),但我还是拿着「我想了解漫威的宇宙」当借口,让自己坚持玩了下来。

我很喜欢这些角色,尽管剧情不多,但参战阵容只能用庞大来形容。每当《漫威神威战队》加入了一些冷门的英雄或是反派,我就有了进一步了解他们的机会,这是我非常喜欢的一点,甚至可以说这就是我玩《漫威神威战队》的原因。当我在漫画中找到这些冷门角色,或者当他们进入 MCU 后,都会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可以让我更加享受那些作品。

——Brian Shea

《绿巨人:终极毁灭》

(2005)

超级英雄游戏有时能让漫画粉丝们一本满足,让玩家满足力量幻想,扮演自己最喜欢的角色,这是其他媒介无法做到的。《绿巨人:终极毁灭》将这种特点发挥到了极致。在该作混乱的开放世界中,玩家可以把一切都撕个粉碎。

剧情并不出奇:玩家扮演布鲁斯·班纳,正在设法扭转自身变异、抹除那个绿色的第二人格。浩克的经典反派也悉数登场,但让我 16 年后依然念念不忘的并非游戏剧情。Radical Entertainment 似乎有着独门秘籍,可以让玩家感觉自己真的成为了绿巨人。玩家可以在高楼大厦间跳跃穿行,发动毁灭性的能量攻击,把坦克像面巾纸一样轻松撕成碎片。当下有许多草草制作的授权改编游戏,因此,成功满足了玩家力量幻想、表现出超级英雄的强大感的《绿巨人:终极毁灭》也就显得更加耀眼。

 ——Alex Stadnik

《英雄城市》(City of Heroes)

(2004)

 

作为一个 90 年代长大的孩子,我是看着各种漫画书和《蝙蝠侠 TAS》之类的经典节目长大的。我喜爱的角色们各个身怀超凡能力还潇洒气派,让我浮想联翩,激起了我的创作欲。在年少的时候,我有大把时间都用在了画超级英雄上,还自己创作了漫画。而到了 2004 年,一款新发行的 MMORPG 不仅满足了我对超级英雄的狂热喜爱,更改变了我对电子游戏的看法,这部作品就是《英雄城市》。

该作的捏人系统有着非常丰富的选项,很少有游戏能望其项背。身形、能力各不相同的英雄们塞满了车水马龙的大都市「楷模城」(Paragon)。玩家可以使用飞行、高速移动、传送或者超级跳跃来探索城市。不论是用火焰燃爆战场、让召唤物为你效劳、还是像超人一样用超级力量在空中飞翔,这些梦想都可以在《英雄城市》中实现。

可惜的是,随着官服在 2012 年关闭,《英雄之城》也成了时代的眼泪。但它至今依旧是我最喜爱的多人游戏之一,我很怀念游玩它的时光。

——Alex Van Aken

《行尸走肉》

(2012)

Robert Kirkman 在《行尸走肉》中创造了一个黑暗写实的世界,尽管我已了解原著,但 Telltale 的《行尸走肉》系列依然让我大受震撼。从第一季开始,这个系列就剧情悬念迭起,角色丰满难忘,抉择痛苦艰难。其中主人公李和小女孩克莱曼婷之间的温情最能打动人心。起初,克莱曼婷孤身一人,艰难求生,直到玩家扮演的李出现,开始保护、抚养她,并培养她独自面对那个残酷世界的能力。

作为局外人透过漫画旁观克莱曼婷的故事是一回事,而真正参与其中,替角色做出抉择就是另外一种体验了。Telltale 察觉到了原作漫画大热的原因,并将其重现在游戏之中:没有角色拥有主角光环,也没有谁永远值得信任。该作不断让玩家产生疑虑:在最危险的时刻,到底谁才值得信任?第一季的结局让我泪流满面,我料到了血腥的画面和紧张的气氛,却没料到我会投入那么多的情感。

——Kimberley Wallace

《漫威蜘蛛侠》

(2018)

《漫威蜘蛛侠》永远都会是我珍爱的游戏,尽管我并不是一个蜘蛛侠的粉丝。这款 Insomniac 在 2018 年推出的游戏原本不是我的菜,但我游玩该作时的境遇成就了一段难忘回忆。

当时我罹患癌症,必须做手术切除肿瘤。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年轻的我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但是术后第二天,我得到了《漫威蜘蛛侠》,虽然游玩该作并没有改变现实,却让我在术后最折磨人的一周中找到了一丝解脱。

《漫威蜘蛛侠》是我极少数达成 100% 的游戏之一。我在一两周的时间内就通关了剧情模式、做完了每个支线任务、找到了每一个收藏品。然后我还荡着蛛丝在纽约城闲逛了几十个小时。虽然游戏中有许多我不喜欢的东西,但在我没有其他事情可做的时候,《漫威蜘蛛侠》帮助我度过了生命中最难熬的一段时间,因此我也将永远珍爱这部游戏。

——Blake Hester

《蜘蛛侠:大屠杀》

(1994)

《蜘蛛侠:大屠杀》早在 1994 年就已经登上了 SNES,但直到今天依然是我最爱的漫改游戏。近些年漫改大作层出不穷,但它是我在童年玩到的启蒙作。它对大反派「屠杀」的描写至今还在我脑中挥之不去。「屠杀」没有丝毫可以洗白的品质,但这没有关系,这个角色本来就是如此创作的,而这一点也在游戏中得到了完美重现。

这是一款单机横向卷轴清版动作游戏,剧情大致是「屠杀」越狱后制造了大规模混乱,而蜘蛛侠和毒液要尽量减少损失。玩家可以扮演蜘蛛侠或毒液,一往无前地追击敌人,直到找到屠杀本人,和他决一死战。这就足以让漫威粉丝们兴奋不已了,再加上漫画风格的过场动画、忠实于「极限屠杀」漫画大事件的剧情,你就获得了一个完美的横版卷轴游戏。而且,火焰星和黑猫也有登场,这是两个超棒的角色,

——Liana Rupper

 《歪小子斯科特》

(2010)

尽管我已经读过很多漫画,但 00 年代中期初读《歪小子斯科特》的时候,我还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体验。漫画中包含了懒虫文化、魔幻现实主义、聪明的对话以及精致且带有视觉错觉的美术,它打造的故事也与我看过的东西有着天壤之别。

因此当我发现 2010 年发售的改编游戏同样古怪而精彩的时候,我感到激动不已。有着 Paul Robertson 异想天开的像素画和他的动画技术加持,2D 横向清版动作的游戏类型与歪小子斯科特就像是天作之合,完美展现了斯科特与拉蒙娜的七个邪恶前男友之间的战斗。

它的清版动作战斗仿佛让我回到了光线暗淡的街机厅,想起了把硬币一次次投入街机,和朋友并肩作战的日子。几十年后,可以在现代游戏机上重拾儿时的快乐实在让人兴奋。只不过这一次我可以和朋友们坐在沙发上有说有笑地体验这部游戏,一起聊这个游戏如何完美重现了原著独一无二的画风。

 《X 战警传说》

(2004)

在 90 年代,X 战警可谓家喻户晓。漫威的变种人家族占据了漫画摊、街机厅、周六早的动画时段,可谓无孔不入,甚至连必胜客的广告都有他们。作为一个十几岁的青少年,这些与社会格格不入的超能力者让我产生了很多共鸣。我在世嘉 Genesis(即美版 MD)上玩了几十上百小时的 X 战警游戏,但我一直渴望内容更加丰富的游戏——比如《暗黑破坏神》那样的 ARPG。

Raven Software 想必是听到了我的祈祷,因为在 2004 年,他们为 PS2、Xbox、NGC 制作了《X 战警传说》。这部支持四人合作的游戏给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体验,让我有了一种我真的就是超级英雄的感觉。夜行者能够瞬移穿墙,钢力士则可以直接把墙击碎。玩家还可以升级他们的独有能力。后来的许多作品(比如《漫画英雄:终极联盟》)继承并完善了它的模式,但我永远对这部游戏情有独钟。

——Ben Reeves

《漫威对卡普空 2》

(2000)

 《漫威对卡普空 2》有着非常豪华的阵容,其中既有粉丝们喜爱的大牌英雄,也有一些名声不显的角色,让我一下子就爱上了它。在那之前,我对漫威的了解仅限于 90 年代的动画和游戏,但格斗游戏似乎有魔力一般可以巧妙地提取每个角色的精髓所在,并精雕细琢地通过出招动作将其体现出来。短短扮演英雄或反派几分钟,就可以通过普攻和全屏大招了解他们的能力。

然而了解旧角色只是个开始。在玩《漫威对卡普空 2》之前,我对电索、黑心魔和螺旋女一无所知,为了玩游戏我还特意上网查了资料甚至翻阅了漫画。这个喜欢扔泡泡的「灭霸」是谁?「眼魔」又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第二个金刚狼手上伸出的是骨爪?时至今日,我依然要感谢《漫威大战卡普空 2》让我在 00 年代中期保住了我对格斗游戏的热爱,重燃了我对漫画和超级英雄的兴趣,让我能在过去十几年里更好地享受漫威作品。

——John Carson

翻译:脱欧提督 编辑:Tony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