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鱼塘|想念乔老爷

「深夜鱼塘」是篝火营地的一个自留地型栏目,我们的编辑会在这里聊聊不那么严肃的话题。专栏名字来源于「深夜食堂」——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那就在这里讲出来吧。

十年前,我正在武汉参加一位好友的婚礼(这里特地隐去他的名字「光芒」),我们甚至在他的新婚之夜一起在新房里看完了当晚的苹果新品发布会,那是 iPhone 4S 的首次亮相,也是乔布斯的继任者蒂姆·库克第一次主持发布会。至今那位新娘还对此耿耿于怀,说这个洞房闹得令人终身难忘。

第二天一早,我还沉浸在喜悦之中,打开手机看到的第一条新闻,就让我顿时无语哽咽。

这张截图来自那天的苹果官网首页,页面上的标签和按钮设计还是十年前的风格

我从来都不曾掩饰过我对乔布斯的崇拜与敬意,我不承认我是个「果粉」,但我不否认我是「乔布斯粉」。他身上同时具备了创新和洞察力这两种优异的天赋,只有创新没有洞察力,做出来的产品往往是死在沙滩上的前浪,只有洞察力没有创新,做出来的产品不是落于人后就是沦为纸上谈兵。迄今为止,这个世界上兼具这两种能力的产品经理几乎再找不出来第二个。

乔布斯是天才吗?是,但又不是。他的一生,即便只是暴露在公众中的那一面,已经充满了矛盾与争议。他自己也承认过,macOS 最初的创意来自于施乐的图形界面;他的性格有偏执和自私的一面,也因此曾被一手创立的苹果赶出公司;他参与创立了 3D 动画公司皮克斯动画工作室,但他也说过当年曾想过甩掉这个包袱;他的私人生活也饱受诟病,甚至一度不肯承认自己的私生子。

在第一代 iPhone 发布会上,乔布斯和观众们开的一个玩笑,说这就是传说中的 iPhone

他甚至有很多令人难以容忍和难以理解的一面,以至于在他患有胰腺癌之后(后来确诊他实际上患有的是胰岛细胞瘤,是一种相对不那么恶性的神经内分泌肿瘤),他拒绝了手术并采用他自己笃信的所谓替代疗法,包括素食、针灸、草药治疗、果汁排毒、清空肠道等,甚至还求助过通灵师。在耽误了整整九个月后,他才开始接受手术治疗,但为时已晚,癌细胞已经转移至肝脏,并最终夺去了他的生命。

从乔布斯去世后的第一天开始,苹果公司和他的继任者们就一直活在质疑声之中。但实际上,库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干得比乔布斯更出色,乔布斯离世时,苹果公司的市值是 4000 亿美金,如今这个数字已经飙升到 2.5 万亿美金。一直都有人说,这不过都是乔布斯种的树,库克们乘的凉而已,如果在他去世的头几年里姑且可以这么说的话,但在经过了日新月异的十年科技产品迭代,现在还拿出这种语调,对库克和他团队的努力是绝对不公平的。

乔布斯钦点的继任者库克,在他去世后的这十年里,证明了乔布斯的慧眼如炬

但乔布斯的影响绝不止于苹果公司,也不止于苹果的产品。拟物化、极简主义、优美的字体设计、使用手指的触控操作……这些都不是乔布斯的发明,但却因为他而让整个行业趋之若鹜;他追求产品设计的完美与整洁,同时存在于外在与内在,至今在所有的硬件拆机视频里,iPhone、iPad 和 MacBook 的内部设计与排列依然让同类产品望尘莫及;作为一个不会编程的产品经理,他对材料学和包装学的研究达到了比专业还要专业的高度,苹果产品从拆开包装的那一刻就开始考虑用户体验。

更不用说他的产品发布会风格,至今还在被无数科技产品发布会所追捧和模仿,但至今也没有任何一个发布会的流畅节奏和紧密衔接能与苹果发布会相比,就像 iOS 那永远丝滑般的操作体验无人可及。 

乔布斯生前最后一次主持苹果产品发布会,我本来有机会去却未能成行,而这份遗憾再也没有弥补的机会了

很有幸能和乔布斯同在一个时代,还享受过他创造出来的产品。他不仅带给我们革命性的产品,并在这个产品的实用性和易用性之上,又给世间传递了一种简单、整洁和收敛的美,并教会了很多人去欣赏它。他虽然去世已经十年,但他永远站在科技和人文艺术的交叉路口,指引着所有的后来者。 

Hard to believe it’s been 10 years. Celebrating you today and always.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