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鱼塘 | 给游戏机买配件

全文约 2300 字,阅读只需要 4 分钟。

「深夜鱼塘」是篝火营地的一个自留地型栏目,我们的编辑会在这里聊聊不那么严肃的话题。专栏名字来源于「深夜食堂」——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那就在这里讲出来吧。

为了玩主机版的《微软飞行模拟》,我前阵子买了台 Xbox Series S。没买 X 纯粹是因为 S 的造型实在太好看了,而且小巧便携(相对!),揣兜里就能走,简直差旅神器。

但和以往买新主机之前的兴奋情绪不太一样,我这次从下单到开箱都心如止水 —— 甚至没给它买任何配件,连手柄电池都是用的随机附赠那两枚。

买了俩月甚至没拍过照,就晒个订单截图吧……

忽然有点怀念读本科时候用稿费买的第一台 PSP,以及给它精心挑选的那么多廉价配件。

那时候的网购还没现在这么热闹,某宝网店质量也残次不齐,多数数码产品还都是去电子市场实体店里买的。动身之前还免不了在各种杂志论坛做做功课,顺便再对破解版本、神奇电池什么的有个基础概念。

插播一条认罪:当年确实是玩的破解版。一方面是预算,更主要的其实还是中文 —— 在《最终幻想 13》推出中文版之后我立刻就买了正版的 PS3 和游戏盘。这是后话。

最终我克服了各种选择困难症、在五颜六色的 PSP2000 型号中终于决定要买灰色版本。因为这颜色《最终幻想 7 核心危机》那款同捆限定机是一样的,以当时的财力肯定是买不起限定机的,那就买个平民版凑合下呗。

在决定主体之后,周边的配件自然也要充满仪式感地配齐:一千多块钱的东西呢,磕磕碰碰坏了怎么办!于是又开始在琳琅满目的贴膜、水晶壳、保护包中继续筛选。

早期的贴膜远没有现在这么高端,就是一张普普通通的、软软的贴膜,也不会有钢化膜、防窥膜之类的明显材质区别,唯一的「标准」就是透光率了,要么 20 块买一张正品卡登仕,要么 5 块搞个什么高仿 Hori,有钱人也可以直接选择 100 块左右的原装 Hori —— 但谁都没法知道它是真原装还是假原装。

最后我选了卡登仕贴膜和水晶壳的套装,还有个黑角的牛仔材质保护包。这保护包现在还在我家抽屉里放着,不过里头已经是另一台带签名的「核心危机」限定机了。

一张十多年前的照片,佳能数码相机(不是单反)拍的

就算买完了这些玩意,我也还是很喜欢继续找相关的资料看。当时纸媒还是主流,《游戏机实用技术》《掌机迷》《家用电脑与游戏》《大众软件》之类的杂志在书报亭都能方便入手,杂志里通常都会刊登一些购机建议、配件评测。就算明知是广告,也看得津津有味,黑角北通卡登仕,贴膜手绳保护壳,如数家珍。

或许是 PSP 的普及率在当时实在很高,这些周边厂商也的确挖空了心思,可谓百花齐放。除了最基础的贴膜、保护壳和便携包三件套之外,还有不少非常有创意的东西。

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一款叫「动力堡垒」的电池外设。

其实这玩意原理很简单,放在现在拿出来单独卖肯定会被人笑话 —— 这不就是移动电源嘛。不过你要知道,当时的移动数码设备其实没多少。主流手机是诺基亚,那玩意的电池多抗用你们都知道,而且诺基亚们都能换电池,随身带个备用电池可比吊瓶方便多了;MP3 也算是轻奢商品,电量绝大多数情况够用,听个歌而已,没电了也不是特别要紧 —— 所以真正的耗电大户就剩 PSP 了,四五个小时就没电。和朋友们在麦当劳联机时候谁要是能掏出来这么个随时能充电的小玩意,那可太拉风了。然而这一个所谓的「动力堡垒」也真不便宜,没记错的话要两三百块。

图片来源:中关村在线

另外还有一些比较有创意但没必要的保护壳。市面上比较主流的保护壳有两种:一种是水晶壳,翻译一下就是透明塑料壳;另一种是硅胶套,有点像如今 iPhone 官方保护套但做工远不如那么好。两者各有利弊 —— 水晶壳好看,但摔了的话壳子大概率就一次报废,还有可能顺手把机器也摔坏了;硅胶套能很好地防摔缓冲,但套上之后软趴趴的,时尚的 PSP 忽然就显得廉价了。于是有厂商推出了一种二合一的玩意,里面是硅胶套,外面再套上一层铝合金材质的外壳,像个夹心饼干似的,既能防摔又不会太难看。反正那阵子趋势是 PSP 的保护壳一个赛一个的多 —— 这可是高贵的 PSP 啊!

图片来源:levelup

不过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其实直到 PSP 退役我都没买。除了上面提到的贴膜外壳便携包三件套,我后续只投资了两件东西:盟区战卡和色差线。可能这里也要给年轻的玩家们稍微解释一下。

所谓盟区战卡,就是一个能让 PSP 通过电脑网络和其他玩家实现互联网异地联机的玩意,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个特殊制式的无线网卡。在电脑上插上这玩意,就能让破解版的 PSP 连上自制网络,既能联机《怪物猎人》又不会被 ban 机,有点像在浩方平台打《魔兽争霸 3》一样。

色差分量线是把 PSP 屏幕放大输出到电视上的线材。当然,分辨率还是保持着 480 * 272 ,按现在的标准简直就是没法看。当时我还买不起 PS3 和 Xbox360 之类的家用主机,把 PSP 接到电视上, 用大屏幕打打《战神 奥林匹斯之链》和《皇牌空战 X》就已经足够奢侈了。

这两件东西都不太便宜。盟区战卡大概三百块,色差线也要一百多,可因为入手的时候已经是 PSP 服役的最后阶段了,所以其实一共也没用上过几回,就永久搁置在抽屉里了。

在银行工作了三年多以后,我转行到了现在的游戏行业,之后就经常以「工作需要」为由买了不少游戏机。本世代光是 Switch 就已经买了四部,各种正版游戏也摆满了一柜子,可是却再也找不到那种为 PSP 挑选配件时兴奋而又纠结的心情,也不会认真地给它们郑重地拍「开箱照片」。

当然造成这个的原因挺多的。一方面,手头「能玩的」东西越来越丰富,新鲜感就没那么多了;另一方面,工作之后的空余时间明显比上学时要少得多,也没那么多精力花在这些东西上了 —— 平躺睡觉多好啊。

希望这不是所谓的「电子阳痿」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