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鱼塘|最近一次手术

全文约 4000 字,阅读只需要 7 分钟。

「深夜鱼塘」是篝火营地的一个自留地型栏目,我们的编辑会在这里聊聊不那么严肃的话题。专栏名字来源于「深夜食堂」——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那就在这里讲出来吧。

十一假期的时候,我动了一个手术,这个手术我等待了好些年。

我从小学三年级开始戴眼镜,最开始的近视度数大概是两三百度吧,经过近三十年的努力,截止到今年的十一长假之前,我两只眼睛的近视度数分别是 950 度和 750 度,外加大概两三百度左右的散光。

这个度数基本意味着,如果我没有眼镜的话,和一个盲人没有太大区别。视力正常的人对眼镜这个东西没有依赖,所以可能感知不到我这种完全离不开眼镜的深度近视,对眼镜这个玩意儿那又爱又恨的心态。我的生活离不开眼镜,但眼镜同时又给我的生活带来了诸多不便。

我大概是在高中的时候得知有近视矫正手术的,但那个时候的我还比较怂,对眼睛手术有种莫名的恐惧感,心想万一手术台上有什么闪失,这辈子只能当瞎子了。另外,以我当时的观察,很多眼科医生都还戴着度数不浅的眼镜,那么很朴素的逻辑推理就是,这个手术的有效性至少还没有得到医生这个群体的广泛认可。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当时的近视矫正手术费用挺高的,具体多少钱我记不清了,但总之不是我双职工父母能轻易承担的价格,与之相比给我配一副几百块的眼镜显然是更具性价比的选择,靠手术来恢复视力这件事也只能想想罢了。

但我相信科学和医学都是在不断进步的,所以我就一直等待着时机成熟的到来。大概是在 2005 年左右的时候,我听说美国 FDA 通过了一种名为 ICL 的近视手术方案以及其使用的晶体,让我重燃了恢复视力的希望。

不戴眼镜的人,体会不到那种既离不开它又想早日甩掉它的复杂感情

给大家做一个简单的科普,目前主流的近视矫正手术有两类,一类包括 TPRK、LASIK、SMILE 等,叫法不同,但这种手术的基本方式就是通过激光削切角膜来达到矫正眼球屈光度的效果以恢复视力;另一类就是 ICL,学名叫「可植入式隐形眼镜」,顾名思义就是通过手术在眼球里植入一枚人工晶体来矫正视力。

两类手术的大致区别是,前者临床应用时间更长,手术过程完全是机械和激光操作,本身技术非常成熟,缺点在于不可逆性,也就是削去的角膜不会再长回来;ICL 相对前者的临床应用时间诞生较晚,手术过程还需要人工操作,术后有一定概率造成后遗症(例如初期白内障),但优势在于几乎不对眼球或角膜造成任何损伤并具有可逆性,无论是出现了后遗症或者是日后视力发生变化,都有相应的处理方式。

另外,第一类手术需要较长的时间(可能两三天甚至一周)才能恢复眼睛正常使用,并同样会引起一些后遗症或并发症,恢复期间对眼睛使用的要求也比较高;而相对而言 ICL 在术后几个小时即可恢复正常用眼,恢复期间也没有特别的要求(具体注意事项我后面会说到),相对发生后遗症或并发症的概率更小,而且因为可逆性的原因,就算有意外也是可以及时纠正的。

我大概是三年前开始就下定决心通过做这个 ICL 的手术来彻底摆脱对眼镜的依赖,然后我一方面观察周围朋友动过这个手术的实际效果,一方面继续观察相关医学报告的数据与技术。目前 ICL 所使用的晶体已经到了第四代(第五代也已经诞生但还没有被大规模临床应用),这一代无论是晶体本身的稳定性、手术过程的安全性以及术后后遗症的应对性来说,都比较接近完美。

在下决心之前我问过了好几个动过这个手术的朋友,他们给我的回答几乎是一致的:后悔,后悔应该早点做这个手术,这样最终我决定在今年正式让自己接受这个手术。

我先去相关的医院对眼睛做了一个全面的检查,检查过程持续了大约两个小时,我大概通过了二三十种不同设备对眼球的检验,包括眼球形状、角膜厚度、眼底状况等等,最终我各方面条件都能符合 ICL 手术的要求。然后又花了几天时间等待给我定制的晶体被生产出来,之后就被通知可以进行手术了。

虽然我之前查阅了各种资料,翻看了各种手术过程的录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是当我踏入手术室的那一刻开始,心里多少还是难免有些紧张。手术的消毒过程比我想象的要简单,直接就在手术室外的走廊里用类似碘酒的液体对我的眼球进行了消毒,之后稍微等待了几分钟,就被护士牵入了手术室。

躺到手术台上,护士先用无菌布盖住了我的眼睛,然后用一块带有粘性的无菌纱布的东西将我眼球周围的部分与眼球隔离开。再经过消毒和上麻药之后,用器械将我的上下眼皮撑开,之后就通知医生我的术前准备完毕了。

其实这个时候医生也并没有闲着,他在一旁准备手术器械和需要植入的晶体,这个晶体原本是密封在存储器皿里,在手术前要放入一种特殊的装置中做好准备,一会儿在手术中就通过这个装置将晶体植入我的眼球内。

一切准备妥当后,医生打开了我眼睛上方的手术灯。光线非常明亮,再加上我点了散瞳药水的原因,光线更是显得特别亮眼,这大概是整个手术过程中最令人不太舒服的地方。因为强光会让人生理上就不自觉地移动眼球进行回避,但这会儿因为刚才说的术前准备步骤几乎将我的眼球已经固定,所以也没地方可以让我移开目光。而且医生还一直强调让我紧盯着这束光,并嘱咐千万不要乱动眼球,我除了忍耐没有别的选择。

手术开始后,我大概能感觉到医生在眼球上开始动刀,之后大概有那么一瞬间可能是因为切开了眼球外睑的原因,我整个眼球失去了视力,只能感受到光线。但紧接着,晶体就被推入了我的眼球内,在推入的过程中感觉到眼球有一点点涨涨的感觉,而当晶体被完全推入并自动展开后,我立刻就能感受到视力变清晰了!不过这时候因为强光还在的原因,反而不适感比之前视力不好的时候更加难受。

晶体被推入后,医生又进行了一些轻微的调整,让晶体落在了最合适的位置,之后医生告诉我手术已经完成,再进行了一些简单的清理和处理后,他终于关上了手术灯。随后护士给了戴上了眼罩,并嘱咐我暂时先不要睁开这只眼睛,然后就把我扶下了手术台。

整个手术过程非常之快,从我躺上手术台到起身离开手术台,前后大概也就五六分钟的时间。我甚至都来不及跟医生打个招呼,他已经在招呼下一个病人并准备下一台手术了。

回到病房后护士让我平躺闭眼休息,说几个小时后等医生再喊我复查时再起床,于是我就顺便睡了个回笼觉(我是早上七点多起来准备,八点多开始手术)。大概到了中午时分,我饿醒了,叫了个外卖吃了个中饭,然后护士就来喊我名字让我去医生的办公室复查了。

到了医生办公室,他给我取下了眼罩,并让我睁开眼睛。其实刚才吃午饭时我就偷偷在眼罩后面睁开过眼睛,除了有微微的异物感(是手术伤口造成的)之外,没有其他的不适感。拿下眼罩后,我已经能感受到视力恢复是一种什么感觉了,医生对眼睛进行了一些检查后,说手术挺成功,一切正常,接下来就按照医嘱点眼药水来帮助恢复就好了。

我的手术分为两天,一天动一只眼睛,实际上你如果要求的话,一天动两只眼睛也是可以的,但医生说为了谨慎一些,还是让我动一只观察一天再动另一只。实际上动完第一只眼的当天,是我视力最混乱的时候,因为一只眼睛清楚,另一只还是模糊,看啥都感觉怪怪的。第二天动另一只眼的过程和上面说的一样,这里就不重复了。

瓶子里的透明物就是 ICL 晶体,但这只是样品,实际晶体比这还要小,不得不感叹科技的进步

医生一共给开了六种不同的眼药水,有防止感染和消炎的,有促进伤口愈合的,有防止干眼症的,其中用量最少的要持续一个礼拜,用量最多的要持续一个月。第二天动完第二只眼的下午,医生做了基本的检查并确认无误后,就宣布我可以出院了。

基本上在手术完成几个小时后,医生就说我可以正常使用眼睛了,唯一注意的就是在术后头两个礼拜不要让眼睛进水,手术三个月或半年后再进行游泳或水下运动,不要暴力揉眼睛避免晶体移位,以及注意避免眼球部分受到重力打击,除此之外「之前怎么用眼,现在就能怎么用眼,只是感觉疲劳了就马上休息,放松眼睛压力」(医生原话)。

术后视力检查,我从原来 0.2 不到的视力,一跃恢复到 1.2 的程度,已经彻底不需要任何近视眼镜了。前面说了我从小学三年级开始戴眼镜,我已经完全不记得不戴眼镜看世界是一种什么感觉了,原来就是这样的感觉吗?

术后的两三天里,因为伤口愈合的原因,还微微有一些异物感感,等最外围的伤口愈合后,异物感就彻底消失了。在最初一个多礼拜时间里,面对强光尤其是太阳光还有一些畏光感,半个月后这种畏光感也消失了。与正常人相比,我在面对强光尤其是晚上(比如路边的路灯或者路上的车灯)时,视力中会出现光源周围的光环(但不影响视力本身),医生说这是晶体在眼球内对光线的折射造成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会逐渐减轻甚至消失。

到我写下这段文字为止,手术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天,术后一周去医生那里做了个复查,一切正常。目前尚在滴眼药水的恢复期,除了前面说的光环效果,以及感觉眼睛在长时间使用后比较容易疲劳外(毕竟还在恢复期),其他几乎一切正常。就是每天要惦记着按时滴眼药水比较麻烦,我给自己每天定好了不同时段的闹钟,以提醒自己按时用药。

整个手术下来的花费,包括住院、开药和手术等等所有费用在内,大约在 38000 元左右,而另一个和我一起做手术的朋友,因为没有散光,甚至比我还要更便宜一些,大约在 33000 元左右,这个价格比我最开始听说近视矫正手术时已经便宜了很多很多。

我接下来要做的,除了继续根据医嘱保护和恢复眼睛外,还要克服我持续了三十年的,比如不自觉地会去扶一下眼睛、睡觉前想要摘下眼睛、起床后第一件事找眼镜……等等,这些已经成为生理性的习惯动作。但与再也不用戴眼镜相比,这些又能算什么呢?

最后还是要声明一下,首先,这篇文章仅为了记录我整个手术过程的感受,不代表我推荐这个手术,也不代表我建议任何人去做这个手术。如果你也被近视所困扰,想要通过手术的方式来矫正视力,请务必自行去医院进行诊断,并参考医生的意见和建议,结合自身情况(无论是生理上还是经济上)来做决定;其次,这不是一篇专业科普文,在描述过程中如果出现专业性错误还请见谅,想要专业且准确的意见,还是听医生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