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恐怖游戏中寻找性感并没有搞错什么

全文约 3100 字,阅读只需要 6 分钟。

距离和风恐怖游戏界天花板级 IP《零》系列的最新作《濡鸦之巫女》登陆 Wii U 平台已过去了整整 7 年,老玩家们都以为这个 IP 可能已经惨遭雪藏,却意外地等来了《濡鸦之巫女》的高清复刻。

虽然这个高清版存在不少问题(比如简中翻译质量低下、PC 版适配性不好),但首周日本地区还是实打实卖出了 4.2 万套(PS4+Switch 版本)。要知道当年的 WiiU 版首周也才只有 2.7 万套的销量,这次的高清复刻版如果再把 Steam 端的销量统计进去的话,应该算得上是比较不错的成绩了。制作人菊地启介前不久接受采访时曾经透露「卖得好就出续作」,如果未来的某一日光荣特库摩真的善心大发公布了《零》系列的第 6 作,除了要感谢多年来一成不变安利这个系列的老粉丝外,也请不要忘记各位 LSP 们同样为销量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在《零》系列诞生之初,无论是开发组亦或是玩家,恐怕没人能料想到这个系列最终会走上「性感>恐怖」的这条路。诚然开发组在设计主角和怨灵时都会有意识地加入日式纤细柔弱的美感,但这毕竟是一款以惊悚为卖点的游戏,再加上当年主机的机能有限,无论是主观情绪还是客观条件都难以放飞自我。

但有的时候,玩家的下限是可以颠覆制作组认知的。在我印象中,自打 PS2《零 红蝶》那会儿,就已经有玩家对出现在桐生家的「飞降之女」表现出了独特的好感。后来《零 红蝶》推出导演剪辑版时加入了一些浴衣、泳装、以及和「脱裤魔」旗下其他作品的联动服装作为福利,玩家们的反馈都还不错。于是,这一优良传统此后也在各部续作中得到了传承。

虽然现在看着怪吓人的,但在当年 PS2 那个画面下,对吧……虽然现在看着怪吓人的,但在当年 PS2 那个画面下,对吧……

而让《零》系列真正「色」起来的,自然是《刺青之声》。这部作品一改之前《零》系列用少女做主角的套路,女主角黑泽怜被设定成一位 20 岁出头的轻熟御姐,虽然年纪不大但也算得上是一名独当一面的摄影师。黑泽怜因不慎害死了未婚夫优雨而陷入深深的自责,在一次工作途中,她在废屋见到了未婚夫的身影,此后便陷入了沉眠之家的噩梦之中。除了每晚噩梦中需要与怨灵纠缠外,在黑泽怜的后背上也开始出现青紫色的纹身,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纹身的面积还在逐渐扩大。

制作组为怜设计了一件可以看到大面积后背的上衣,以此就能够直观展现刺青缓慢浮现在肌肤上的痛苦。这还不算完,游戏中还安排了多段怜沐浴的 CG,时而是因刺青显现而饮泣,时而是被门外的怨灵惊得蜷缩成一团,在符合故事设定的同时尽可能地服务玩家眼球、恰到好处地舒缓因怨灵而造成的紧张情绪,顺理成章地成为了继《寄生前夜 2》阿雅洗澡之后的又一段美谈。

不过即便如此,《零 刺青之声》仍是一款非常正统的恐怖游戏。在沉眠之家中被久世零华穷追不舍的恐惧与对故人痛彻心扉难以割舍的思念交织成一张青紫色的幕布,将黑泽怜、雏咲深红、天仓萤和玩家全部笼罩其中,几近窒息;象征着活人与死人相互纠缠的青紫色作为游戏的主题色贯穿整个故事始终,透着一股侵蚀骨髓般的阴冷。玩家在体验《刺青之声》的过程中,始终都被一种宿命论的无力感包裹,这种试图拯救却不得的情绪在一定程度上弱化了福利性元素的视觉刺激,让其不至于喧宾夺主。

《刺青之声》诠释了「入侵现实的恐怖」是几个意思《刺青之声》诠释了「入侵现实的恐怖」是几个意思

《刺青之声》发售 3 年后,系列正统第 4 部续作《月蚀之假面》在 Wii 平台发售。这是「TECMO × 任天堂」计划的第一弹作品,充分利用了 Wii 的体感操作,例如横向拿着 Wii 遥控器时就是射影机、竖着拿就是手电筒、部分场景还能当成电话筒等等,确实临场感大幅提升。但剧情方面的表现就相对要平庸,人物关系扭曲有余深度不足,缺乏前三作中那种以痛苦为基石的激烈情感碰撞。性感元素也基本只停留在可换服装方面,不提也罢。

接下来要聊的,就是让《零》系列成功从一款恐怖游戏转型成性感福利向游戏的第 5 部续作 ——《濡鸦之巫女》了。

何为「濡鸦」?「濡」字很好理解,就是被水浸湿的意思;「鸦」在日语里常用来比喻黑色,可见「濡鸦之巫女」依旧贯彻了系列副标题中含有「主题色」的传统,意为「被水浸湿的黑色巫女」。

《濡鸦之巫女》的故事正是围绕着「水」来展开的。在日上山这座灵山中,有着「人生而自水,亦自水归还」的轮回观念,人们相信,自杀者只要来到山上碰触这里的水,就可以迎来真正的死亡。

由于此地的水可通向彼世,因此日上山数百年来一直存在着一个残忍的仪式,即将拥有强大灵力的巫女做成人柱浸入水中,让其承载着濒死之人的回忆徘徊于生死之间,维持常世的稳定。而为了能让被选为人柱的巫女心甘情愿接受此等残酷的命运,会为她选定一位夫君。二人在完成名为「幽婚」的结婚仪式后,新郎就会被杀死,灵魂与人柱巫女结合在一起放进柩笼沉入水中,肉身则放置于忌谷中被祭祀。

但在百年前,即将成为人柱的巫女黑泽逢世爱上了前来为自己拍照的民俗学者麻生邦彦,却又无法与他结为夫妻。残留着对尘世眷恋的她在被制作成人柱时又被来自于惨死在枢木恭藏柴刀下的巫女们所承载的死者回忆反噬,令镇压仪式失败,灾厄溢出。从此以后,日上山就经常发生各种离奇失踪事件,也被当地人视为了自杀圣地。时间一转来到现代,《濡鸦之巫女》的故事正式展开。

既然有水,当然就离不开湿身。被水浸湿的衣服会紧紧贴在皮肤上,令原本隐藏于布料之下的曲线自然浮现。甚至水还可以提升布料的通透感,让贴身穿着的内衣也变得若隐若现 —— 制作组借助「水」这个设定将「性感」合情合理大大方方地展示了出来。并且游戏中还有一个名为「夜泉濡」的设定,只要角色行走在雨中或是淌水,就会逐渐步入「夜泉濡」这个状态。该状态下,怨灵的出现频率、攻击伤害都会提升,但同时,角色所使用的射影机的杀伤力也更大,等于是在变相鼓励玩家弄湿自己。再加上 Wii U 的机能能够展现出更为真实的肌肤纹理与乳摇效果,令本作发售后很快就得了「乳摇之巫女」这个别称。

除了湿身系统外,《濡鸦之巫女》中角色的换装在系列中也是最为劲爆的,超短裙、紧身衣、衣不遮体的比基尼、三角裤配长T恤,充分满足了玩家们的各种「○幻想」。看着穿成这样的美少女独自(或结伴)行走在入夜后的深山中,我竟一时间分不清对她们而言,真正的危险到底是来自于怨灵,还是来自于玩家的手柄。


如果说《刺青之声》时制作组还只是将「性感」当做一种隐晦的福利,那么到了《濡鸦之巫女》中,就是堂堂正正光明正大地把「卖肉」两个大字写在了封面上。至于什么和风恐怖,早已不是游戏的重点,甚至连女鬼们一个个都长得颇为眉清目秀身材娇美,战斗也谈不上有什么难度可言。

至此,《零》这个系列终于完成了「性感>恐怖」这个蜕变。而伴随着高清复刻版的上市,在众多 LSP 们的助力下,《濡鸦之巫女》也取得了不错的销量成绩,这对于这个曾经沉寂许久的 IP 来说算得上是个云开月明的转机。

诚然,作为一名女性玩家兼系列老粉,我并不太喜欢这种轻恐怖重福利的做法。但既然过去的设计思路并不足以支撑续作的开发成本,那么为了让 IP 得以延续而做出妥协也必然是可以理解的。举个同样是游戏圈的例子,当初如果不是广大玩家们对 2B 小姐姐的「皮鼓」先入为主,《尼尔 自动人形》也不可能在发售前就获得巨大的关注度。如今,《尼尔 自动人形》各版本的累计销量已达到 600 万套,在 SE 社内都算得上畅销作品,前作的高清复刻版《尼尔 人工生命 v1.22》也卖出了 100 万套,说是被反向奶活也不为过。

再说了,就连周总理都曾经发表过名言「人民喜闻乐见,你不喜欢,你算老几?」,哪怕未来的某一日,《死或生 沙滩排球》中的女性角色穿着泳装全部乱入进《零》的世界,只要剧情设定没有硬伤,我也是可以接受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