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丘》服装设计师浅谈让演员们爱恨交加的「蒸馏服」

全文约 1300 字,阅读只需要 3 分钟。

《沙丘》给当代流行文化贡献了诸多内容:巨大的沙虫、弗里曼人语言的《迎恐祷词(the Litany Against Fear)》、代表毒品的「香料」以及「蒸馏服」。

弗兰克·赫伯特在注释以及 1965 年发表的《沙丘》原著中详细描述过蒸馏服的构造,它能够循环并保持穿着者体内的水分。赫伯特也是通过这件独特的服装讲述了在最危险的环境中存活下去的故事,这个残酷的沙漠星球里还有着遍地的香料,能够让人神魂颠倒(最重要的是,内急的时候你甚至不用脱下蒸馏服,可以直接穿着衣服解决)。

杰奎琳·韦斯特和鲍勃·摩根是本次为丹尼斯·维伦纽瓦执导的这部影片担任服装设计的设计师,他们可谓是非常适合这份工作。观众在电影的大部分时间里都能看到的,大概就是厄崔迪家族身穿的黑色羊毛制服以及以昆虫为灵感来源的哈克南家族制服,但蒸馏服才最关键的存在,无论是小说的注释还是原文,都对它有着十分详细的描述。

摩根也说到蒸馏服才是这部电影最核心的服装,他们既需要考虑造型,还需要保证人穿上身之后的便利性,否则身处约旦沙漠中的演员们可能都不愿意它继续拍戏了。

韦斯特和摩根轻松地完成了服装造型的设计,而且呈现在观众们眼前的蒸馏服整体造型十分亮眼,但在便利性方面,他们却收到了褒贬不一的评价。

摩根笑着告诉我们:「我们从演员们那里听到了不同的声音。我听说乔什·布洛林和贾维尔·巴登在一次采访的时候曾经提到过蒸馏服。巴登表示『这衣服穿上去太舒服了,我超爱蒸馏服!』而旁边的乔什·布洛林则对他抱怨『难道我和你穿的不是同一件衣服吗?!』」

韦斯特表示,为《沙丘》设计这款蒸馏服的过程涉及到了很多人员,他首先和艺术设计师基思·克里斯滕森进行了长时间的交流,还与雕塑家乔斯·费尔南德斯制作出了服装模型,整个设计团队都在为每一个细节而协力合作,最终得出了 125 份提案。

摩根还提到:「在其他当代电影的拍摄过程中,我可以和梅丽尔·斯特里普讨论接下来要穿什么服装以及造型和舒适性。但在这部电影里,我需要关注每一位演员的感受,包括提莫西(查拉梅)、丽贝卡(弗格森)和杰森·莫玛。服装的尺码跨度也非常大,几乎包含了整个尺码表,而且每一套都需要有良好的造型和舒适性,方便演员们做出各种动作。」

「提莫西第一次穿上蒸馏服的时候就大声惊呼『这件衣服太奇妙了!』然后他就开始像蜘蛛一样四肢伏地爬来爬去,而且他的动作十分流畅,四肢也非常灵活。由于丽贝卡也有一些动作戏份,在穿上蒸馏服之后立刻做了几个回旋踢和旋转,而这对我们也有很大帮助,因为我们能够根据他们的反馈做出改善和调整。」

韦斯特和摩根都强调道,对于《沙丘》中那些充满未来风格的服装,他们在设计时其实在很大程度上就借鉴了过往(不仅是过去)的美术风格,他们认为未来的人类在沙漠里的生活方式应该和过去也大致相同。

设计师们参考了居住在摩洛哥和约旦这两个国家的沙漠中人们的穿着习惯,也查找了贝都因人的文化服饰,了解到在沙漠里要活下去的最关键因素就是保持凉爽,而这一点也和每一个人都息息相关,尤其是在全球变暖日渐严重的如今。

韦斯特表示:「《沙丘》真是一部预言之作。如今夏天的气温越来越高,森林火灾也愈加频繁,我甚至认为有一天蒸馏服真的会出现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

翻译:Ken 桑  编辑:Zoe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