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鱼塘 | 我去整了个纹身

全文约 1900 字,阅读只需要 4 分钟。

纹身这事我其实考虑了漫长一段时间了。可一方面我是个挺没行动力的人(换句话说就是拖延症晚期),另一方面本地的亲友都没有纹过身的,无从汲取相关经验,所以计划就一拖再拖。但这几年由于主观和客观因素的影响,令我的生活发生了不小的改变,自己的身体状况时好时坏,此外,数位亲友因病离世也让我逐渐意识到死亡离我并不遥远。既然无法确定死亡与明日哪一个会先到来,那么至少在自己还有能力的时候尽量不要留下太多的遗憾 —— 在这个想法的驱使下,我决定将纹身计划提上议程,作为今年的生日礼物送给自己。

防杠声明:我对纹身会对自身造成的影响(比如去日本游玩时无法去公共温泉)有充分的了解和认知。这篇「鱼塘」仅仅是分享一个有趣的经历,并不是在鼓励或美化纹身这一行为。我认为纹身只是一种个人选择,无关道德善恶。但我不支持未成年人纹身,即使是成年人,也请三思熟虑。

当然……不是这种当然……不是这种

我选择纹的图案来自于一款游戏中的现成图形,连位置与大小都有明确的参考图,因此和纹身师的沟通没有花费太多精力。提前半个月交了定金,之后就是等到约定时间直接去店里了。说没有一丝丝紧张那肯定是假的,毕竟纹身这种在皮肤上画画的操作相当于一锤子买卖,万一纹坏了或是效果不理想,想要修改就是另一个大工程了(可以洗掉,但会非常痛)。

接待我的是一位年轻干练的女纹身师,话不多但也不高冷,交流很顺畅,再加上我到店时,店内已经有一位女客人正在纹身了,看着她半躺在床上悠闲玩着手机的模样,我的紧张情绪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

躺到美容床上准备开工前,我问出了首次纹身的人 99% 都会问的一个问题:「疼吗?」纹身师淡定地回复:「你马上就知道了。」我:「……」

说真的确实挺疼的。我自认为还算是个对痛觉不是太明显的人,但开始描线时我仍然忍不住蜷缩起了脚趾。这个感觉仿佛就是有个人在拿一把很钝的刀缓慢地在你的皮肤划出纹路,再加上纹身机工作时会有较大的噪音,恍惚间真有种在受刑的错觉(纹身机的工作原理是用利用纹身针高速上下移动将色素植入表皮层,并不是直接刻的哈)。

我纹身的位置是在后脖颈附近,所以全程都是趴在床上,并不能直观看到纹身的全过程,只能听纹身师为我播报进度。从「描完线了」到「上了一半色了」再到「差不多完成 70% 了哦」,我才获得了一次中场休息。在这次休息期间,我与纹身师之间也产生了不少有趣的对话。比如我感叹说「真的很疼啊,比我想象中要疼,难怪您之前跟我说如果纹的面积大的话最好分几天完成」,纹身师听罢嘿嘿一笑「可以用麻药啊,你看旁边那位姑娘就用了」。

—— 我:「?????您为什么一开始不告诉我?!」

—— 纹身师:「你要享受这个过程。」

我只能硬生生把一句「您的客人都是抖 M 吗」吞回了肚子里,毕竟我剩下的 30% 仍然掌握在她的手中。

纹身师还向我咨询了这个纹身图案有什么意义。不过她也表示自己很少玩游戏或是看动漫,我也就没有讲得太深,只是说这款游戏自己玩了很长时间,陪伴它经历了由兴转衰再转兴的过程,因此想要留下点什么。听我说完,旁边另一位纹身师插话说,她之前曾经给一位男士纹过一个游戏角色的图案。

—— 纹身师:「那个男生五大三粗、长得很魁梧,他说他特别喜欢这个游戏的男主角,通关了好几遍。」

—— 我:「哦,《塞尔达传说》的林克吧。」

—— 纹身师:「他还说玩到男主角死掉的时候嚎啕大哭呢。」

—— 我:「那一定是《最后生还者》的乔尔。」

—— 纹身师:「给你看看他的纹身照片。」

我接过手机定睛一看 —— 是《荒野大镖客 2》的亚瑟·摩根……

这位大哥应该是在情感上与亚瑟产生了共鸣……这位大哥应该是在情感上与亚瑟产生了共鸣……

总之,这次纹身体验在耗时两个半小时后顺利结束了。虽然过程有些痛苦,但纹好后就只残留了一些轻微的钝痛,完全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而且效果还挺不错的,这也让我对纹身这个决定很满意。其实比起纹身时的痛苦,纹好后一周内的护理才更麻烦。由于刚纹好的皮肤不能淋热水,所以我洗了 3 天温水澡,这得亏是没赶上全国降温,否则像我这么怕冷的人基本就只能 GG 了。

虽然这次纹身的体验蛮不错,但我个人仍希望有类似打算的玩家朋友们三次而后行,毕竟纹上去的图案很有可能就将陪伴着你一起度过未来几十年的时光。除了外界因素的影响外,你还要考虑自身的三观是否稳定、是否有皮肤病、想要纹身的部位以后是否会变胖的可能,等等。而且纹身的价格也并不便宜,我纹的是现成的图案,没有设计费用,面积大约也就 30 cm²,也差不多花费了 2200 人民币,如果需要纹身师根据你提供的元素来设计图案,再加上纹身面积比较大的话,上万也不是没可能的。

如果我上述提到的这些对你而言都不构成问题,那么通过纹身的形式将美好的回忆留在身上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