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坑大师:育碧未曾设想的新人设

全文约 5500 字,阅读可能需要 10 分钟。

定期关注游戏行业新闻的朋友,大概时不时会发现几乎所有公司,手头都有那么一两个长期「潜伏」中的项目。有些是明摆了先给个占位符,告诉你晚点有空再说,比如《上古卷轴 6》;另一些则是陷入开发地狱,典型的有 Capcom 的《深坑》,或是 THQ 的《死亡岛 2》等等。

简单粗暴的统称就是「雾件」简单粗暴的统称就是「雾件」

一般来说游戏公司对这些项目的官方说法是「TBA」——To be announced,也就是未确定时间,厂商自己也没个准的意思。考虑到游戏制作过程漫长,期间变数颇多,这种状态最后甚至变成取消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总得来讲正式公布、然后接下来好几年没动静的项目,每家也就那么两三个。

按理来说是就那么两三个。然而谁能想到,我前两天想着说查一下育碧最近有什么新作的时候,维基突然给我列出来十几个「TBA」!

往下拉还有不少...往下拉还有不少…

以前我曾经说到,阿育的游戏虽然玩法死板内容膨胀,但它作为行业中坚力量在产能上一直很靠谱。多团队协作的高效率,同时又满足行业人员就职需求的成效都很卓越。然而近几年这群法国人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公布了一大堆项目,结果大半都处于延期甚至直接消声灭迹的状态。

介绍行业雾件的文章并不少见。不过我也没想到居然有一天能在这个选题上,出现某个公司的「专场」。由于这些游戏都还在开发阶段,所以我只会对基础信息做介绍,主要内容集中在它们目前所处的窘境。只希望这些(其中一部分看着靠谱的)项目能够顺利完成,让玩家看到它们正式发售的姿态。

《超越善恶 2》

2003 年发售的《超越善恶》,是育碧一款拥有上佳口碑的经典作品,多年来在国外游戏圈的续作呼声极高。当初正式公布 2 代在开发时,在玩家社区引发了剧烈反响。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它都被认为是育碧最具潜力、甚至改变人们对其「罐头印象」的作品之一。

初代口碑加上演示表现,让不少人为之期待初代口碑加上演示表现,让不少人为之期待

《超越善恶 2》计划做成一款第三人称的开放世界动作冒险游戏,背景设置在初代主线故事之前。游戏具有深度的 RPG 系统,玩家可以自定义角色,驾驶飞船在多个行星之间冒险。公布的信息当中,最大的特色是游戏允许玩家连接网络,共享一个服务器里的宇宙。即便你是单机游玩,其他玩家在流程中所作的行为也会对你造成影响。

初代是一场商业失败,育碧也是因为这点把这个 IP 雪藏了很久。关于续作的传言在 2007 年左右就开始在国外社区出现,系列制作人 —— 同时也是「雷曼之父」的米歇尔·安塞尔在当时提到自己正在处理一个私密项目。之后几年里,关于这个游戏的传闻断断续续在国外游戏圈传播着,但育碧从未正式承认,且跟安塞尔的说辞总是相互矛盾。

直到 2017 年 E3 展会上本作才真正得到了官方明确,发布了一个概念 CG 预告片。之后也有各种相关访谈,尤其是制作组表示育碧蒙彼利埃为了实现本作的共享宇宙服务器,特地开发了一个名为「Voyageur」的新引擎。如果你还记得的话,2017 年开始国内外媒体就经常受到育碧邀请,发布了许多游戏宣传内容。此时项目看起来还是走在正轨上。

实机演示看起来会是个非常宏大的游戏实机演示看起来会是个非常宏大的游戏

在大约三年前,育碧曾经在相关展会上,以小黑屋的形式长演示了开发内容。当时获得的评价很高,从受邀媒体到一部分「育碧特权玩家」,都对 DEMO 表现出来的内容赞誉有加。

然而也就是在这一段实际演示后,整个项目似乎突然遭遇了什么问题一般,再也没有任何有价值的消息放出。2020 年 9 月,当制作人安塞尔宣布离开育碧时,他还表示说这个项目掌握在有能力的开发者手中。次月育碧 CEO 也向媒体承诺游戏开发进展十分顺利,甚至还要让网飞制作相关电影。

截至今年底,育碧官方说辞始终是「顺利开发中」,但却拿不出任何哪怕是一张截图。最有趣的是,外媒不仅曝料了该项目开发混乱,经历了多次重启,还被发现开发团队居然正在筹备另一个未公布的新项目。

今年 7 月份的「世界 UFO 日」,是《超越善恶 2》最后一次出现在媒体新闻上。育碧推特账号发了一张游戏的 P 图,打算蹭蹭热度。但除了得到几个冷嘲热讽之外,已经没有多少人愿意关注了。

整活也没多少人理睬了整活也没多少人理睬了

《碧海黑帆》

要说育碧近年来几大雾件,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碧海黑帆(Skull & Bones)》。本作于 2013 年公布,由育碧新加坡分部主导,之后几年里成都、柏林、基辅、巴黎和菲律宾等多家团队纷纷加入进来。至今 8 年过去,这个项目如同无底沼泽一般,不断把资金拉进黑洞。

本作最初来自于《刺客信条 IV:黑旗》备受好评的海战系统,从原计划名为「黑旗:无限」的模式中脱离,最终成为一个原创的独立项目。游戏在一片广阔的海域航行,指挥战舰进行掠夺或是以第三人称动作的形式在陆地冒险。除了改良自《黑旗》的海战系统外,育碧计划将多人在线联机和微交易着重强调的更新内容。

大概是育碧目前最头疼的项目大概是育碧目前最头疼的项目

育碧目前给出的承诺,是暂定于 2022 年 4 月之后的「某一个时间点」推出本作。根据外媒的一份内部曝料,本作多年来在开发思路上经历了多次变化,遭遇了数次重启。玩法除了上面提到的官方说辞之外,团队无法确定是要着重于海上船只作战,还是带有生存游戏元素的路上冒险。就连舞台也从加勒比海一路换到了印度洋。

据报道,育碧在该项目上的开发以及超过了 1.2 亿美元。最糟糕的是,一些员工透露了该项目是拿到了新加坡政府的资助的 —— 这倒是并不奇怪,可能性还是很大的。有些地方政府为了推广当地旅游,会给在当地取景的游戏一些补贴或是主动帮忙宣传,典型的比如《辐射 76》。

但这种事情总是有利有弊。假设团队真的拿了新加坡政府的资助,人家才不会管你是否深陷开发地狱,育碧就是硬着头皮也得做完《碧海黑帆》了。

做出来到底能不能回本都是个疑问做出来到底能不能回本都是个疑问

顺便一提,这玩意儿在国内的处境也很逗,几乎跳票到大众完全忘了它的存在。甚至不少人还会把它跟微软的《盗贼之海(Sea of Thieves)》混淆。而这个当年比《碧海黑帆》晚了一年公布,被人吐槽是跟风育碧创意的东西,如今倒是早已发售甚至进入运营稳定期了。

《波斯王子:时之沙 重制版》

去年年初,育碧推出了一个名为《波斯王子: 时之匕首》的 VR 密室逃脱游戏。之后到了 8 月份,曾经于 2012 年泄露的《波斯王子:救赎》突然在某视频网站爆火,当时就有小部分玩家怀疑是资本在背后有意推广。

直到 9 月份的育碧 Forward 直播活动上,《波斯王子:时之沙重制版》正式公布后大家才明白,果然都是阿育用心良苦的一系列预热啊。

公布时育碧挺有信心地开了预购通道公布时育碧挺有信心地开了预购通道

2003 年的《波斯王子》是 1989 年同名横版平台动作经典的重制。本作可以说是育碧新时代动作冒险的序幕,之后的一系列「爬墙游戏」就是从这里开始起步的。因此沉寂多年后,推出个重制版是情理之中,不少玩家也表示十分期待。

本作由育碧孟买和浦那两家印度工作室负责,最初定于今年 1 月份上市。公布之初游戏已经开发了两年半,有 170+的成员参与,也算是个中上体量的项目。但当时发布的宣传片与截图,却遭到了不少玩家的吐槽,认为画面效果相当糟糕。

结果本作监督 Pierre Sylvain-Gires 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对批评声进行了反击,表示「这样才对味」—— 我们是故意选择了一种在怀旧与现代之间平衡的画质。

毫不意外这套说辞立马遭到玩家声讨,所以不久制作组发了一张改良过的截图以平息事端。然而此时已经距离游戏发售不到 5 个月时间了,于是这一改,直接把游戏改成了延期发售。之后几个月里,本作经历了至少三次延期,最终育碧表示为了更好的品质,可能会无限期推迟它的上市时间。

画面这种东西不要临发售了才改啊!画面这种东西不要临发售了才改啊!

如果说上面两个游戏是因为开发组太有野心,某种程度上陷入泥潭还勉强可以让人理解的话,那么连重制版也整不出来就很微妙了。讽刺的是,育碧去年公布后就立马开了这个游戏的预购通道,近期又很尴尬地将其关闭了。但页面还挂着「2021 年 12 月 31 号发售哦!」。

之前曾经在国外社区看到有个吐槽留言:育碧怕不是开放世界和服务型游戏做习惯,脑回路再也无法处理线性单机了…

汤姆.克兰西的 Xdefiant 与幽灵行动

「吃鸡」作为近年来爆款类型之一,点燃了不少游戏公司的热情,纷纷下场想要狠捞一笔。然而,服务型游戏市场总是有赢家通吃的倾向,在如今用户基本盘被瓜分得差不多后,手脚慢一点的已经很难挤进来了。

但育碧对这事眼红得很,所以即便《超猎都市》迅速鬼服,它也依然没有放弃尝试。姗姗来迟、屡败屡战是育碧这几年在吃鸡新作上的常态。而且目前更是进入了一种奇怪的状态 —— 每次育碧兴奋地公布一款吃鸡新作,玩家的反应总是负面居多,使其处在了不知道要不要推向市面的尴尬处境。

今年 7 月 20 日,育碧在官方频道公布了全新的汤姆.克兰西系列作品《Xdefiant》。也就是之前另一篇文章里提到过的「街头朋克潮潮阿飞仔 Cosplay 大奖赛」。育碧为了强调这款号称「更加狂野」的游戏,还特地把著名的汤姆·克兰西 Logo 改成了街头涂鸦风格,让人不免想吐槽干脆把名字改成《汤姆·克兰西的火冒三丈》得了。

很难让人欣赏得来的审美很难让人欣赏得来的审美

本作原是育碧 2021 年度育碧「踩比赞多」得奖预定冠军。然而谁能想到,《Xdefiant》何时发售还未有个定论,育碧突然又在幽灵行动 20 周年直播活动上,公布了一个《幽灵行动:火线》。这是一款号称百人玩家参与,以三人小队形式展开大逃杀 PVP 的 FPS 游戏。

短短 24 小时,它的宣传片获踩比率轻松赢过前辈,成为了育碧年度丢人之王。

育碧:谁能想到啊!育碧:谁能想到啊!

两个先后公布的游戏,严格来讲看着也不是真的很稀烂,就是中规中矩的常见主流商业多人在线打枪。只是与原本汤姆.克兰西世界观相比,嘻哈风格和特工吃鸡实在太过于跳脱。而肉眼可见的素材复用,实在找不出什么创新的玩法,加上与玩家预期背道而驰,让它们一经公布就没得到过好脸色。

客观来讲,我觉得育碧市场调研和高层反应能力还在线。在看到舆论的风向后,育碧显然有重新考虑两个项目市场潜力的打算。所以就在本作创意总监 Bogdan Bridinel 说出「我们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到玩家在首次封测中的反应了」仅仅一个星期左右过后,育碧正式宣布《幽灵行动:火线》无限期延期。

至于《Xdefiant》,倒是成功进入了 Beta 封测。但也是在这之后完成沉寂,育碧再也没有提及本作相关消息了。

预告片里制作人超兴奋的,推荐看一下预告片里制作人超兴奋的,推荐看一下

其它一些不太为人知的 TBA

除了这几个近年来比较有名,或者说育碧最初宣发比较卖力的项目之外,其实还有不少公布一次、或是确认在开发就再无动静的游戏。

《工人物语:安特里亚王国》:

知名 RTS 系列第 8 个正统续作,最初于 2014 年 6 月公布。同年 8 月育碧发布了第一张截图,首席设计师吉多·施密特表示本作将会是系列史上最复杂、最富有开创性的一作。然而封测结果表示,参与的玩家对其品质反馈极差,迫使育碧提前结束了测试。之后几年,游戏传出了从标题到内容被推翻重做,之后在 2020 年 7 月,宣布被无限期搁置。

《阿凡达:潘多拉边境》:

2017 年首次公布,使用育碧著名的雪莲花引擎打造,由育碧上海、Blue Byte 和 Massive 三个团队合作开发。除了可以知道是一款开放世界动作游戏之外,目前只有一个概念宣传片的展示。育碧表示本作是以令人激动和创新的方式对电影世界观进行扩展和深化。目前暂时定于 2022 年某一个时间点发售。

个人推测本作会等电影上映再发售个人推测本作会等电影上映再发售

《星球大战》:

另一个由雪莲花引擎开发的电影授权改编项目。在今年 1 月份由卢卡斯电影游戏宣布与育碧合作开发,目前团队还在大规模招聘开发者,除了知道依然是个开放世界之外没有更多信息。姑且只算是擦边了本作介绍的主题。

剩下的,诸如《刺客信条》与《细胞分裂》的 VR 游戏,以及名为《全境封锁:中心地带》的手游之类的未知项目就不细说了。总的来讲,目前这些玩家群体里高知名度、体量较大的游戏公司里,育碧可能确实是雾件最多的。没有之一。

结语

育碧这家公司过去几年来其中一个优势,在于擅长团队协作与项目管理。在当前的游戏开发——尤其是大型 3A 项目越来越困难的环境下,很多公司不得不将压力分摊给外包。

而育碧全球多家工作室合作的模式,一直以来运作得很好。虽然应该也会有外包项目,但更多的还是把工作集中在自己内部团队上。流水线工业虽然说起来不好听,而且「育碧罐头」也是经常被吐槽的问题,但确实是相对来说比较稳健的。

得到的实际效果,就是虽然没有特别出彩的产品,但也能保持在及格线的水平。你的钱至少不会花在质量如同博彩一般的不确定作品上面。

也许「没劲」,但至少相对不会坑爹也许「没劲」,但至少相对不会坑爹

然而,我想也不用细说,这两年来全球疫情对于游戏开发带来的负面影响了。而像育碧这样,一个游戏的开发团队遍布全球各地,其中可能遭遇的交流困境是可以预见到的。更何况,近年来育碧对于发展方向的定位、对于游戏内容的考量也在经历着转变,这就更容易让底层的开发人员出现管理混乱现象了。

当然,我即不是育碧员工,更不是什么「舅舅党」,所以我也只能根据常规游戏开发可能遭遇的问题做推测。但不管背后的因素究竟是什么样子,育碧确实应该考虑一下,怎么把手头这十几个烂摊子处理掉了。

毕竟,接下来他们还要进军 NFT 及区块链游戏,还有似乎颇具野心的《刺客信条:无限》和《孤岛惊魂:无限》。想要完成这些看着就挺砸钱的愿景,手头持有的资源,最终肯定是不能一直挂在这些拖延症项目上面的。

我不懂但我大受震撼.jpg我不懂但我大受震撼.jpg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