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翼杀手:黑莲花》影评:或许没能满足期望,但仍然意义重大

全文约 2400 字,阅读只需要 4 分钟。

说赛博朋克整个品类欠《银翼杀手》再多都不为过,在威廉·吉布森的《神经漫游者》和布鲁斯·斯特林的《镜膜》小说合集,甚至布鲁斯·贝斯克发明的「赛博朋克」一词大热之前。雷德利·斯科特改编的菲利普·K·迪克所写的《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早已为延续至今的主流的赛博朋克视觉元素奠定了夯实的基础。

这些视觉元素不仅为后续的影视作品提供了无数灵感,对动画行业也同样有着深远的影响。《银翼杀手》那不可磨灭的文化印记深深地留在了一些最为经典的日本动画之中。从 1995 年的《攻壳机动队》到 2001 年的《大都会》;从知名度较低的《机动警察》到 1987 年的《泡泡糖危机》OVA,动画的影响力不断扩大,已经成为了全球公认的艺术体裁,而雷德利·斯科特的《银翼杀手》与之密不可分。一部不仅受《银翼杀手》所启发,更是直接设定在这个 1982 年黑色科幻的世界观中的动画出现,这只是个时间问题。

在斯科特的电影首次上映近 40 载、维伦纽瓦的续作上映 4 年后,命中注定的《银翼杀手》动画终于成为了现实。这部 13 集的 CG 动画剧集由荒牧伸志(《苹果核战记》)和神山健治(《攻壳机动队 STAND ALONE COMPLEX》)负责监制,《银翼杀手:黑莲花》或许与 2018 公布后粉丝们的期望不符,但其本身仍然意义重大。

故事设定在 2032 年,初代《银翼杀手》事件结束 13 年后,《银翼杀手 2049》时间线的 17 年前。《黑莲花》聚焦于 Elle 的故事,她在一幢沙漠中的废弃房屋中醒来,肩上纹有莲花纹身,但毫无记忆自己是如何来到此地的。她被一群枪手捕杀,却发现自己无法对追杀自己的人造成伤害。

虽然她没有立刻明白过来,但《银翼杀手》的粉丝们一眼就能知道为何 Elle 无法还击:她其实是一名「复制人」,制造出来模仿人类的合成机器人。在《银翼杀手》的剧情之后,复制人被禁止对人类造成伤害,即便是自卫也不可以。即便如此,Elle 的程序深处发生了出乎意料的改变,让她可以对自己的行刑者反击。她在杀死他们之后搭乘自动驾驶卡车前往洛杉矶避难,并且将在那里探寻自己身世之谜的答案。

在荒牧伸志和神山健治的监制下,《银翼杀手:黑莲花》在画面和动作场景方面已经较他们此前的《攻壳机动队:SAC_2045》做出了相当程度的提升。例如 Elle 在自动驾驶货车的大灯下周身散发着绿色荧光;或是在第二集末尾时史诗般的打斗,Elle 浑身沐浴在红色霓虹光下挥舞着武士刀,这些场景的氛围塑造都让人惊艳。Elle 探索城市的过程中也出现了许多系列经典地标与彩蛋。《银翼杀手:黑莲花》中回归的人物中,最著名的就是《银翼杀手 2049》中巴哈德·阿布迪扮演的当铺店主,Elle 帮他摆平了当地一帮混混的纠缠,于是他便帮助Elle 在这个陌生而怪异的世界中找到栖身之所。

前两集的结构是这样的,镜头不停在 Elle 在沙漠觉醒前,与来到洛杉矶后的数天之间来回跳跃。这样的叙事结构对一些观众来说可能有些跳跃、较难理解,不过最终帮助观众带入到了 Elle 的角色之中,设身处地地感受她身处的世界。不过,Elle 的自我发现之旅与《银翼杀手 2049》中的 K,甚至《银翼杀手》中的戴克并非完全不同。主角们都在找寻他们存在的意义,同时一直在对身后中什么为「真实」这一点提出问题。

《银翼杀手:黑莲花》最开始几集的剧情更为慢热,首先构建出了 Elle 寻求答案的动机,以及整个世界本身的面貌。不过随着剧情推进,最终发展成为了一个剧情不断升华的新黑色科幻复仇故事。荒牧伸志和神山健治深谙《银翼杀手》世界观在视觉效果与核心主题上为何经久不衰、如此引人共鸣的特质。《银翼杀手:黑莲花》讲述了一个复制人在未来黑暗版末世洛杉矶中找寻存在意义、并最终复仇的故事,牢牢把控住了原著吸引观众的精髓。

作为一款动漫,《银翼杀手:黑莲花》不仅会被观众拿来与两部《银翼杀手》电影对比,更是会与《星际牛仔》导演渡边信一郎负责监制的动画短片《银翼杀手:2022黑暗浩劫》相提并论。这部短片的制作阵容极为豪华,包括村瀬修功(《机动战士高达 闪光的哈撒维》)、冲浦启之(《人狼》)、大平晋也(《乒乓》),以及未来《黑莲花》的监制荒牧伸志。为后续其他《银翼杀手》动画制定了一个近乎不能达到的高标准。诚然,将两者放在一起对比并不公平,在短片问世多年后召集这么一帮才华横溢的动画从业者,再带来长达 13 集的动画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实话说,《银翼杀手:2022黑暗浩劫》的存在本身就近乎奇迹。

《银翼杀手:黑莲花》的视觉效果并没有《黑暗浩劫》那般惊艳。大平晋也对战场那印象派般的呈现,以及冲浦启之和 Bahi JD 手下复制人和泰勒安保部队之间的枪战,都是后来者远远无法企及的。一些观众肯定会对此感到失望,不过本剧通过后期真实场景结合大胆的光线运用,以及愈演愈烈的动作场景和出色的镜头,逐渐表明了自己存在的意义。本作诡异而低沉的电子配乐,更是让人不禁回想起 1982 年原版电影中出自范吉利斯之手的神来之笔。

配乐方面唯一不用的是在开场与结尾处加入了一些 EDM 现代曲目,例如艾莉西亚·卡拉的《Feel You Now》或者 Daya 的《Evil》。这两首歌或许在《银翼杀手》骨灰粉眼中不太合适,不过它们作为上下集之间的书挡,也起到了扩展系列整体风格的作用。除开本作宏大的野心之外,《银翼杀手:黑莲花》作为一个娱乐性的独立前传故事,为之后发生在《银翼杀手 2049》中的剧情打下了结实的基础,完全配得上系列新作之位。

无论《银翼杀手》粉丝还是第一次接触系列作品的观众,可能大家对《黑莲花》第一眼的印象都不太好。但正如那些仿人类的复制人一样,人万万不可貌相。

《银翼杀手:黑莲花》将在 11 月 13 日上线。

翻译:IbaHs 编辑:豚骨拉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