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鱼塘 | 我与牙科的二三事

全文约 1600 字,阅读只需要 4 分钟。

「深夜鱼塘」是篝火营地的一个自留地型栏目,我们的编辑会在这里聊聊不那么严肃的话题。专栏名字来源于「深夜食堂」——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那就在这里讲出来吧。

每次我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我都觉得这一定是自己最后一次见牙医 —— 但显然一切不会这么顺利。因为就在几天前我又跑了趟医院,还是临时挂号的急诊。

这次引起牙痛的原因是智齿发炎。那天睡醒之后忽然觉得轻度不适,但因为也不是第一次了,就没当回事。结果直到晚上加班到家发现还是很疼,那一宿几乎就没怎么睡,第二天直接左脸麻了,张不开嘴,吃了布洛芬之后依旧没任何缓解。

意识到情况没那么简单,我就骑着共享单车去了附近的一家三甲医院 —— 其实当时已经有点神志不清了,后来想想还骑自行车也是有点后怕。挂号之后排队等被叫号的时间真是前所未有的慢长,可惜在排到的时候,大夫说也只能涂涂药,没法止疼,并且牙齿正在发炎,不能直接拔除。最后结果就是,我又顶着疼到麻木的左脸回了公司,连咽口水都是疼的,下公交之后步行那几百米也走得晕晕乎乎。

连布洛芬都没能救我狗命连布洛芬都没能救我狗命

我从小牙就不太好,可能和离不开碳酸饮料多少有点关系。

小时候有次补牙,蒙古大夫给我把麻醉弄偏了,愣是在没什么麻醉的情况下杀了神经。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我张着嘴哭丧着脸含含糊糊地表达了「还是疼」的诉求,大夫笑着说「不可能嘛疼忍着点马上就好了」,然后就动手了。

从那以后,每次看牙上麻药时候我都要反复叮嘱大夫,花钱没事儿,多给我整点麻药。

成年人发育完整的一副牙齿有 32 颗,其中 4 枚「第三臼齿」也叫智齿。这四颗牙有的人一颗没长,也有我和一样的苦逼四颗全齐的。我的四颗智齿已经拔了仨,其中还有一颗是造型比较别致的阻生智齿,简单说就是横着长的。而且因为牙齿是横在下颚的,还有一定可能会触及下颚神经导致不可逆的损伤,比如下嘴唇麻木个半年什么的 —— 当然这个概率极低,大概千分之五。

横向生长就没办法用「拔」了,因为牙根也是横着的。为避免引起不适,我这里简单用文字描述一下过程:在牙床部分开刀露出牙根,用专门的器械把这颗智齿搞成碎片,然后牙体和牙根逐一取出。

是不是看了就觉得疼。

好在如今的拔牙技术已经很先进,看着挺复杂,其实操作起来没什么难度,人家大夫都流水线工作,见多识广。而且因为已经打了麻醉,大多数情况是没什么痛苦的,只是心理压力比较大 —— 能清楚听见各种刀枪剑戟斧钺钩叉的设备在你嘴里叮叮咣咣搞上搞下,那可都是自己的肉啊!但术后麻醉劲儿过了就很痛苦了,至少前三天那一半脸都会有痛觉,处于一种连话都懒的说的状态,而且张嘴吃东西都会有明显不适感。

公立医院拔牙倒是不贵……公立医院拔牙倒是不贵……

总之,大概前后花了一年半的时间,我把其中三颗都处理掉了。大夫跟我说最后这枚不疼就不用管,我也不太想再忍受那近一个月的愈合期,就一直拖着。由于今年看牙频率太高,我的额外商业医疗保险额度已经花光了,本着开源节流的初衷,我原本打算明年再对它动手,但没想到还是难逃一死。

智齿困扰之外,还剩下的 28 颗牙里,其中有 6 个因为疼得死去活来已经杀了牙髓,做过根管治疗,甚至一度萌生「既然牙髓神经除了会疼之外毛用没有那干脆全都摘除算了」的危险思想。来回跑医院浪费的时间另当别论,光费用每次就要四五千,好在深圳社保覆盖比较广,连牙髓治疗也可以都医保报销,而且没有额度限制 —— 想起以前在北京每次见牙科大夫都是肉体与钱包的双重折磨,就稍微欣慰了一些:这个内卷之都也是有优点的。

一张旧照片,当时四颗智齿都在,有细线深入牙髓的是做过根管的牙一张旧照片,当时四颗智齿都在,有细线深入牙髓的是做过根管的牙

今年年初,我在大夫的安利和哄骗下给自己上了副金属牙套。大夫表示因为牙齿缝隙大会经常塞牙,刷牙不及时就容易滋生细菌,戴副牙套能缓解不少。虽然总觉得有点上了套的意思,但考虑到费用相对可以接受,如果真能缓解牙疼的毛病,这一万出头的银子可比给全齿做根管便宜太多了,我就听了大夫的。目前除了经常需要冲牙、调节钢丝后短期酸痛之外一切感觉良好。

希望拔了最后这颗智齿、摘了这副钢牙之后,我真的再也不用频繁光顾口腔科了。求求了。

请各位务必多多关照自己的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