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质量效应》中的两位薛帕德畅谈科幻三部曲的参演体验

全文约 4700 字,阅读只需要 8 分钟。

自从《质量效应:传奇版》于 5 月发售后,经典的科幻三部曲又重新回归了人们的视线中。尽管我们离《质量效应》续作的推出还比较遥远,但前几作对 RPG 这一游戏品类仍留有深远的影响。

原作三部曲还有许多值得讨论的地方,出色的配音表演当属其一。该系列的深远影响很大一部分来自于 Jennifer Hale 和 Mark Meer,也就是主角指挥官薛帕德的配音演员。

取决于玩家选择的对话选项,薛帕德既可以走楷模路线,成为一名时刻处于道德高地的无私守护者,也可以走我行我素的叛逆之路,为求结果不惜大打出手,归根结底,每个玩家对薛帕德这一角色都有着自己的看法。而 Hale 和 Meer 所面临的挑战,就是通过贯穿整个系列和所有分支路线的台词,录制长达数小时的配音内容,最终呈现出有灵魂的薛帕德。

Polygon 采访了 Hale 和 Meer 二位声优,讨论了有关《质量效应》三部曲的录制工作以及他们与其余诺曼底号成员之间的合作。出于长度和可读性方面的考量,本篇采访内容已经过适当编辑。

—— 这么多的分支路线和可能性,你们在过台词的时候有没有感到惊讶?你们是如何让核心人物在各种变量下依旧保持言行一致的?

Mark Meer这里头最大的功劳应当归属我们的配音导演。当我们深入这个系列且分支不断延展时,Caroline Livingstone 做了不少准备工作,贡献极大。Caroline、Susanne Hunka 和 Shauna Perry 一直在为我们解释背景。

作为薛帕德的配音演员,我们先于其他人看到了剧情大局,但这也让我们变得更加困惑,因为我们并不是按时间顺序来配音的。此时 Caroline 就会对我们解释道:「你还记得 Virmire 星球上的那场戏吗?这场正好接在那后面。」所以他们给出的背景不仅是游戏中的时间顺序,还能提醒我们薛帕德当时的情绪。

Jennifer Hale要我说的话,这都离不开 Caroline、Susanne、Chris Borders 和 Ginny McSwain 的付出。更重要的是,当我们给角色配音时,我们也投身于一个鲜活的人物内心,这个人成了我们的化身。

我们录制的每一天都像是在扮演自己,只不过要流露出各种不同的情绪,喝不喝咖啡、睡不睡觉、生气还是情绪正常。我们骨子里并没有丢失自己,但作为演员,在导演的要求下,必须不断回归薛帕德这个形象。

—— 有的路线(尤其是叛逆路线)会变得异常火爆。举个例子,Mark,我知道在《质量效应》中男薛帕德可以与阿什丽谈恋爱,然后再把她抛弃于 Virmire 的核弹爆炸中。薛帕德会选择对记者挥拳或是让自己的女朋友丧命,你在录制这些剧情时内心有一种怎样的感觉?

Mark Meer薛帕德是一位独具一格的 RPG 主角,而且每一句台词都有配音。在这么多玩家的操作下,他可以是一个按部就班遵纪守法的老好人,也可以做一个惹是生非的家伙,在拯救全宇宙的同时不讲武德,也不关心任何连带损害,有这样一个两极化的角色存在才有趣。

我们先录制一条路线,再回过头来录制另一条。我发现最大的挑战就是确保自己不会在这两极之间摇摆不定,因为不少人确实是这样玩的。他们可能做出一个极度叛逆的选择后,又做出一个极度楷模的选择。所以我们必须做好平衡,让薛帕德听起来不像有着双重人格的存在。

说到叛逆路线,我就开门见山了,有的选项实在是太好玩了,即便是一个想走楷模路线的玩家,大概也抵挡不住把人扔出窗外的诱惑。

—— 确实,我每次都会这么做,而且我总会带上雅各布,因为他的反应是『你有必要这么做吗?』我心想『当然。』

Jennifer Hale我经常开玩笑说楷模路线是我实际上会说出来的话,但叛逆路线才是我内心真正的想法。

Mark Meer打记者这个事儿,我必须插一句,这名记者是由我的好友 April Banigan 配音的,我们互相之间认识好多年了,她的兄弟也是我婚礼上的伴郎。我们互相知根知底,所以这样的选项特别好玩。康拉德·凡尔纳这个角色是由我的另外一位朋友 Jeff Page 配音的。所以朝 April 挥拳,朝 Jeff 的脚开枪,确实会让我感到一定程度的矛盾。

—— 我有一个朋友打到《质量效应 3》结局关卡时,战争资源只有康拉德•凡尔纳一人。

Mark Meer太妙了。结果如何?

—— 相当惨!话说,你俩在诺曼底号上有没有某个偏爱的对象?

Jennifer Hale千万别让我选。

Mark Meer我在叛逆路线中选了阿什丽,在《质量效应 2》中选了米兰达,接着是莉亚拉。我并没有始终如一,但这是因为我知道自己第一次选择的对象不会在第二部中成为队友,我提前知道了这部分剧情,也因此影响了自己的选择。

Jennifer Hale游戏中有太多精彩的对话了。我最喜欢与莉亚拉的关系,因为能打破很多先例。当时甚至把 Fox 新闻都激怒了,简直是现象级的宣传。用我们现在的眼光来去看,这些质疑都太愚蠢了。起初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但我很高兴现在已经没有人会介意这些了。

我一直都乐意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所以我很是尽兴。此外我还喜欢一些与盖拉斯相处的场景。《质量效应 3》中塞恩的结局刻画也打动我了,实在太美了。这些都是我比较偏爱的场景。但我是不会选出具体哪一位的!

Mark Meer如果让我再玩一次的话(肯定会的,因为我自己也挺宅),我答应 Courtney Taylor 会走杰克的恋爱路线,因为在录制了对话后,我知道那是一段充实的恋情。这实属不易,因为杰克这个角色经历了严重的创伤,但这也是她吸引我的一个特质。

—— 谈及台词,「我是指挥官薛帕德,这是我在神堡上最喜欢的店」,看到这样的台词成为网络上各处流传的搞笑梗,你们有何感想?

Mark Meer这句话本身也有要成为口头禅的意思,也算是一个游戏圈内的笑话。更让我震惊的是「我得走了(I should go)」这句话竟成为了梗,甚至出现在 Bioware 的官方周边上。我俩大概都没想到这句话能变成一种口头禅,但 …… 我们确实经常这么说。

Jennifer Hale我记得这句话确实说了很多很多次,没完没了。

Mark Meer我倒是挺感激这点的,因为我们是按时薪结算工资的。所以 Bioware 本可以为了节约成本让我们只说一遍,接着重复使用这段配音。但他们非常慷慨地让我们每一句都录一次,所以每句话的语气也略有不同,这样玩家也不会感到厌烦。

—— 你俩看起来关系很好。本作发售之初,不少人都在争论哪个薛帕德更棒,或是表现更好。但你们在互相支持的同时,仍然对角色做出了不同的演绎。

Jennifer Hale我很喜欢也很尊重 Mark,他就是一位喜剧天才和优秀演员。他的妻子人也相当好,所以选中他配音是绝对没错的。每当我在网上看到这种言论时,总会感慨「干嘛非得选呢?别费这个劲了。」

Mark Meer我在拿到这个角色之前就很仰慕 Jennifer 的作品了。当我被告知自己将扮演另一个性别的指挥官薛帕德时,那种感觉就仿佛得知「没错,你被选入拍摄这部电影了,和著名的梅姨扮演同一位角色」。

Jennifer Hale你也太会夸了 ……

Mark Meer真的没骗你!我从动画配音时期就是你的粉丝了,比如《正义联盟》之类的作品。所以对我来说,能够参加这个项目真的十分荣幸。

—— 薛帕德有许多高光时刻,比如挥拳打人或是与外星人谈恋爱 …… 但两名薛帕德的舞技也特别烂。在这种搞怪或尴尬的场景中扮演薛帕德是种什么感觉?比如在《质量效应》中同时与阿什丽和莉亚拉谈恋爱,或是在《质量效应 3》中尝试与雅各布谈恋爱?

Mark Meer我向来觉得这些片段特别欢乐,用一些更人性化的片段来平衡这名角色的严肃感是一种很棒的设计。至于跳舞(我也是在最近《质量效应》引发的讨论中才发现的),我听说为薛帕德尬舞做动捕的人是一名特种部队士兵,他们被邀请来参与一些军事方面的设计,顺便被要求跳了下舞 ……

—— 我们都知道这是个假消息!事实上为薛帕德尬舞做动捕的人是 Josh Dean,也就是詹金斯的配音演员。

Jennifer Hale我爱死「神堡」DLC 里那些滑稽的桥段了,我们在举办了个派对。正如 Mark 所说,肩负整个银河系的命运是一个重担,但这个 DLC 就仿佛是在告知船员们 —— 我们暂且先把这些烦恼抛诸脑后吧。

—— 考虑到每位角色的配音工作并非同时进行的,在这些场景中,以薛帕德的身份出席或是与船员们建立关系是怎样的感觉?

Jennifer Hale说到这个就特别搞笑。有一次别人问我,你们是现场群演吗?我回答当然不是,这可是极限演绎,因为我们其实是在与自己的幻想的朋友对话。

每个人都是单独配音的,还给了每场戏的事项清单,比如我在和谁对话?我想做什么?刚刚发生什么了?是不是有人炸了?我们在喝鸡尾酒吗?对我来说,我经常会迅速把台词记下来。看过之后,我就准备就绪了,接着就是与自己的幻想朋友展开对话。

知道是谁配音之后真的很好玩,因为我可以在脑海中想象他们的样子。Bioware 自研了一套名为 VEDA 的软件系统,如果你不是第一个开口的人,就可以听到那些已经录好台词的配音,并对其做出回应。但 95% 的时间里,我都是第一个开口的。你呢,Mark?

Mark Meer有几次我在配音时会在耳机里听到别人的录音。比如 Keith David,当时是在录制安德森牺牲的场景,那种感觉真的太震撼了。还有几次是幻影人和薛帕德的对手戏,我也听到了 Martin Sheen 的声音,薛帕德一般会先开口,不过这也给了我们定下基调的优势,其他人则需要根据我们的演绎来做出回应。

—— 在《质量效应》发售后的数年里,我想我们也看到了许多启发自薛帕德的主角形象,比如《刺客信条》和《贪婪之秋》等。在其他游戏中看到这种蝴蝶效应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Mark Meer:非常酷,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也是我们需要的趋势,我等不及看到后续的演变了。再强调一遍,薛帕德是选择驱动分支 RPG 作品中第一个完全配音的主角。当你在任何事情上做到第一人时,你就会开辟一些后路,看到他人沿着这条路走下去,这种感觉确实非常棒。

Jennifer Hale大兄弟薛帕德(我这么叫是因为他就像是我的兄弟)出现在前两作的盒装封面上。而《质量效应 3》推出时,他们加上了女薛帕德,做了个可翻转的封面。

我们午夜来到 Gamestop 店里,有人把封面抽出来让我签名,当时我激动得不行。我们与其他配音演员们坐在一起,其他桌上是 Casey Hudson、Caroline Livingstone 和 Mac Waters。游戏总监 Casey 不是个喜欢出风头的人,他的大致反应是「我不需要这么多关注。」

当时有人把封面落在了桌子上,我一把抓住,站在桌子上将其举过头顶,就像《情到深处》里的 John Cusack 一样,说了句「Casey,谢谢你。」那个场面真的很感人。时至今日,我看到那个盒装封面仍然会感到惊喜。

当《质量效应:传奇版》的预告片出来时,我感触良多,还录了一段观看反应的视频。我能理解这一切对玩家的意义,心中不断地感慨:「我又回想起了旧时光。」我就这么坐在电脑前,看着预告片然后感动落泪。我不敢相信自己能有如此优待,到达如今这个位置。

Mark Meer我看了你的视频,确实挺触动的。

Jennifer Hale(大笑)谢谢你!

翻译:Stark 扬  编辑:Zoe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