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GA 创始人 Geoff Keighley 访谈:一年比一年更多彩

全文约 4900 字,阅读只需要 9 分钟。

去年的 The Game Awards(后文将简称「TGA」)攀上了有史以来收视人数的巅峰,相较往年增长超过 84%,直播的观看数达到了惊人的 8300 万之多。如今,TGA 已经成为了游戏业界的头号盛事之一,我们不仅关心哪款作品会夺得年度游戏的荣誉,还同样关注未来几年的新作动向,各种前瞻都能在此一览,所以部分发行商也会将他们最大的惊喜留到 TGA 来揭晓。

Geoff Keighley 曾负责制作与主持 Spike TV 的 VGA 长达十年之久,该节目在 2000 年代早期大为火热,但在 2013 年,VGA 遭遇惨败,收视率低下,节目形式也广受批评。到了 2014 年,Spike TV 决定不在电视上放映该节目,而是转为网络直播的形式。由于 Keighley 不认同这一决策,他最终退出了节目组。

在 Keighley 离开后,Spike TV 也因未知原因在最后一刻取消了当年的 VGA。不过 Keighley 仍然设法在那一年颁出了奖项,他与发行商们合作,筹办起了一个新的颁奖典礼,其名字则被简单直接地定为「游戏大奖(The Game Awards)」。

由于有 Spike TV 节目连年衰落的败绩在前,Keighley 并不确定这个新节目能否吸引观众。那一年的直播获得了近 200 万观众,这一数字本身便相当可观,但 TGA 真正可以宣告得胜的地方是其形式与基调,这才是玩家们希望看见的颁奖典礼。在此之后,TGA 的观众数量连年翻番,如今已在各大娱乐媒体中位居前列。

在十月初,我与 Keighley 进行了一场访谈,当时他正在敲定今年颁奖典礼的计划,再度同时担任制作人和主持人。对于 TGA 的起起落落,他始终保持着开放坦然的态度,无论典礼是否在即,他看起来总是那么轻松愉快。

今年,他告诉我由于全球首映上亟待揭晓的游戏太多,他不得不拒绝部分开发商,这让他很不好受。而且,今年也是他头一次对年度游戏提名没什么太明确的想法。往年他总能预测准其中的几个,但今年,Keighley 对哪些游戏能够斩获这些奖项毫无头绪。

—— TGA 的观众人数在一年之间从 4500 万跃升到了惊人的 8000 万。考虑到我们当时都在居家躲避新冠疫情,你能谈谈这二者之间可能存在的联系吗?

Keighley去年我们居然真能把展会办起来,我至今都觉得不可思议。当时正值第二次封城刚开始的阶段,我们正在洛杉矶,典礼开始前几天大家都感觉心里没底。我们甚至在我家旁边准备了一辆卫星直播车,以防万一我需要在家里播送。

大家时刻做着各种各样的准备,而且还担心一旦政府封锁整座城市,那么整个展会都得取消。在我们准备颁奖典礼的那段时间里,疫情基本上一天比一天糟。一直到典礼前一天,我都不太相信节目居然真的能办起来,内心相当没谱。

当时我们要通过 Zoom 来安排协调各种事项,然后还需要不断测试摸索,确保团队能安全工作,这实属困难。最后能把 TGA 办起来,对我们而言已经算得上是一场胜利了。我当初一连几个月都觉得不可能做到这件事,还为此郁闷不已。但最后不仅成功了,而且效果还不错,这着实让人难以置信。看见 TGA 能成长至此真的让我深感欣慰。

但凡事总有两面性,上一年的成功也就意味着下一年的压力。我们今年的热度还能继续增长吗?我们从不在意观众数量,也不会去特地规划如何再吸引来 1000 万观众。我们唯一在乎的就是为游戏玩家们带来一场精彩的展会。

—— 出于安全考量,如今的现场活动仍面临着疫情可能带来的种种问题,而就在这个时间点,你打算让展会回归与观众面对面的线下形式。这实行起来是否比以往难度更大?今年是否同样也需要有卫星直播车待命?

Keighley今年和去年的一大不同之处在于我们有了疫苗,有一整年的时间来研究如何做到这一点。我们在很早的时候就决定好今年要回到微软剧院,在这里铺设好展会舞台,准备好交响乐队。这样的演出会产生很多协议和支出,还有各种各样的测试事宜。

我们计划在剧院里进行一场全规格的颁奖典礼。这将是我们有史以来推出的最豪华的舞台阵容,将会全力以赴带来最佳体验,同时也把安全牢记于心。对于突发的意外情况,我们也的确有应急预案,这种应对措施是必须要做的。

我们计划按传统方式进行颁奖典礼,但对入场观众人数做出限制,还附带一些其他要求。此外,我们还需确定人们是否愿意搭乘长途乃至国际行程前来参会。这毕竟取决于个人决定,所以我们也无法预测。

能回到会场让我很是激动,我与各游戏公司的人都聊过,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很高兴在工作时能亲自面对面。我们大概能成为第一场让人们安全且有序地齐聚一堂的展会活动,这让我倍感荣幸。

—— 去年的 TGA 如此成功,我想现在所有开发者和发行商应该都迫不及待地想要参与进来了。

Keighley一般来说,人们都很踊跃地想要成为展会的一部分。就我所见,有些人会亲自到场,但大多数人更倾向于为其贡献内容。去年最棒的事情之一,就是即便疫情正当头,所有开发者依然参与制作了精彩的预告片,给我们提供了能在展会过程中放映的内容。

至于说起会在展会中公布的游戏,我们今年的游戏比起往年都要多,目前所处的良好态势也让人们都想积极地参与进来。而且,你也知道我们这是一个颁奖典礼,但我近来越发觉得它也可以作为一个分享游戏新闻资讯的载体,这也是我们一直在试图做好的内部平衡。

还有另一件事,就是如今有很多基于游戏改编的影视剧,比如《猎魔人》剧集、《茶杯头》改编动画以及《神秘海域》电影,我们也在摸索如何将这些内容也纳入展会之中。在今年,我们将初次做出此类尝试,试图容纳这些基于游戏衍生而来,但又不是游戏的作品。

—— 你前面说到今年等待揭晓的游戏将会多于以往,请问有什么我们可以期待的吗?

Keighley全新的游戏以及万众关注的老游戏新动向,我们一如既往地努力在这二者之间做好平衡。此外,还有一些以 Live-Service 形式运营的游戏,它们也可能会在当晚放出新内容。今年我们有很多在 TGA 上首次亮相的东西,非常令人兴奋。

我觉得游戏的次世代已经开始了,只是目前还没有真正上路。我这么说当然不是想贬低现有的作品,目前从第一方和第三方均已有新作品不断涌现,但眼下主机的装机量限制了这些新事物的数量,所以我相信 2022 年才会是游戏的次世代真正起飞的时候。我们本次展会上有一些我认为真正属于次世代的东西,它们足以让人对游戏的未来和发展心驰神往,此处所指的不仅仅为第一方游戏。展会上还会有一些我非常感兴趣的技术展品。

此外,在公布内容这方面,我们还会在大厂大作和小团队作品之间协调平衡,小团队也可以展示出非常有趣的东西。所以,这实际上可以说是变化不定的。我先前也说过这事,有些东西会在展会前一周突然被弃用淘汰,而有些新东西则可能在前一周才送到我手上。

我经常和人讲起一个关于 Campo Santo 的故事,这个工作室现在和 Valve 在一块,他们当时在展会开始前两周带着《In the Valley of the Gods》找上了我。我当时就感慨:「这预告片真是太漂亮了,你们三个月前咋不展示出来?」

人们总以为整个展会都被预先安排得井井有条,有时候确实如此,但更常见的情况还是「一切都有变数」。我很确信优质的阵容足够让玩家兴奋起来,而且明白每个人心中所关注的游戏都不尽相同,所以你得权衡好大家的预期。有这么多新内容放出,我觉得明年对于游戏业来说将是一个大年。

—— 要将各种游戏资讯安排妥当,想必就和玩大幅拼图一样复杂吧。那么你现在知道第一个和最后一个公布的游戏分别是什么了吗?这两个看起来总会是重头戏。

Keighley好问题。我对最后一个略有所知吧,反正肯定很酷。至于第一个,我应该算是知道,但也随时有可能会变。

这些东西在展会上的展出顺序其实是个相当意思的事,有些公司会明确要求他们的产品应该放在第几个,但我一般不会答应,除非是在展会开始前一个月左右,那时候所有东西基本都到齐了。否则我前脚答应某个厂商,后脚又有别人找上来,那可不好办。所以,我们得保持灵活应变。

我们在展出的首尾部分当然都有好东西。但在中间部分也同样有很多精彩内容,希望能用观众们意料不到的方式给他们带来惊喜。

—— 今年会有新奖项吗?

Keighley没有。不过「无障碍奖(The Accessibility award)」今年会回归。我们探讨过在未来可能会添加的几个奖项分类,但现在还不是时候,后续或许会为最佳剧集、电影、漫画改编之类的作品设立一些奖项吧,感觉这些东西都非常有潜力,但眼下还不够,再过几年没准儿可以。

我们还考虑了一下《堡垒之夜》、《CORE》以及《Roblox》之类游戏内的用户产出内容。不过,还是那句话,现在不是时候,我提到的这些是未来值得关注的焦点,但今年我们还是保持原样。

—— 你说今年将拥有最为豪华的舞台阵容,这听起来简直有点难以想象。你已经有了一座大雕像,一台超大的屏幕,还有一整支交响乐队,那么还会有什么呢?

Keighley我们每年都在试图增加一些新东西,目前在铺设一个类似于荧幕的影屏地板,看起来相当有趣。然后,我们还没公布所有音乐嘉宾呢,目前已经邀请到了一些大名人前来参展。

每一年我都感觉自己在慢慢地把这个展会打造成理想中娱乐界规模最大的颁奖典礼,而且还是为游戏而生的颁奖典礼。显然,由于新冠疫情,我们今年需要更加谨慎行事,但这阻止不了前行的脚步,你会见证我们最具野心的阵容。我们正在提升展会的规模与眼界,这或许存在一些风险,但我们依然会努力将其打造为业界奇观。

—— 请问观众人数会限制在多少人?

Keighley大概几千人吧,不会满场,我们想适当控制一下人数。

—— 你刚才说出了很多人对 PS5 XSX/S 现状的看法,认为这些主机缺少专门为它们而打造的游戏。请问你目前对次世代游戏有何看法?

Keighley我先前提到过,我觉得次世代之路其实已经开始,只是当下还没有太多实例。《极限竞速:地平线 5》是一个非常好的范例,《瑞奇与叮当:时空跳转》也很棒,而且我还很喜欢 DualSense,这款手柄足够给人带来很多对游戏未来方向的发展思考。我们到目前为止还没看见多少正儿八经的次世代 IP,《死亡轮回》或许是当下最好的例子吧。

这些主机的性能强大、潜力十足,但今年因为开发者需要居家工作,对他们而言这是非常艰苦困难的一年,很多东西都不得不跳票。有些游戏本该在去年 TGA 上就公布了,但一直拖到今年才有机会公布出来,起码延迟了一整年。此外,也有些人丢掉了一两年的开发进程。诸如此类的延迟深深影响了次世代的内容产出。

今年不算太差,但我还是觉得明年开始才算真正的好年头。我感觉很多次世代主机所面临的问题是人们买了这些机器,但只能用来玩老一代的游戏。毕竟这些新主机看起来更漂亮了,是吧?玩起来的体验也都更上一层,可它们的配售率都不太理想,部分原因是 Game Pass 之类的产品存在。

虽然人们买了新主机,但他们没有真正的次世代游戏可玩。不过,这些游戏马上就要来了,被疫情拖住的就是这些作品。要知道,在疫情期间做动态捕捉可真的太不容易了,大家喜欢的那类叙事佳作都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才能制作完成。

—— 在那些还未有消息公布的游戏里,你最希望看到哪个系列回归?又希望在全球首映里看到什么内容?

Keighley我最希望看见《生化奇兵》回归,因为我非常想念这个系列,时至今日依然经常想起《生化奇兵:无限》。我太想念这系列作品了,如果能出新作,那必将带来一场狂欢。与此同时,我也是 Valve 的粉丝,所以任何跟 Valve 有关的东西也都乐于看见。

《古惑狼 4:时机已到》是我在过去几年里玩过最好的游戏之一,这真的是一款好作品。我不介意看见那些老系列以全新的面貌回归,比如《杰克与达斯特》系列。

今年 TGA 将在 12 月 9 日于洛杉矶的微软剧院举办,届时将通过 Youtube 与 Twitch 等直播渠道向全球放映。

编注:届时篝火营地也会和往年一样为大家带来现场的一手信息。

翻译:TNKSKS  编辑:Zoe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