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20 周年纪念名人寄语:影响深远的动人名作

全文约 3300 字,阅读只需要 6 分钟。

本次《Fami 通》编辑部采访到了深爱着《ICO》的世界上的顶尖创作者们,他们将跨越不同行业间的壁垒,向《ICO》献上自己心中最诚挚的祝福与寄语。

米津玄师 音乐家

记得第一次游玩《ICO》时,我还是个十四五岁的孩子。当时的我处于对生活十分茫然的状态,仿佛与周遭的一切都格格不入,但却无法用语言形容这种感受,这时我遇到了与我的心境几乎一模一样的游戏。

在这个既不知道隶属哪个文化圈,也不清楚处于什么时代的世界中,一个心无杂念的少年,拼了命的要从黑影中守护少女。记得我在游玩时不禁将自己投射在了少年的身上,体会到游戏中饱含诗意的唯美意象。

成年之后的现实生活中不可能有这样奇妙的体验,或许接下来我也将继续度过平凡纷扰的人生,然而我却时常能在生活中感受到《ICO》的碎片。我可以在现实中发现与 ICO 的无私奉献,Yorda 的睡颜以及黑影的恐怖相似的事物,这个世界可能与《ICO》的世界有着某种神秘的联系吧。

如果没有遇见这个游戏,也许我至今仍会将自己封闭在迷茫颓靡的情绪中,浑浑噩噩地度过空虚的每一天。

强尼·格林伍德(Radiohead) 音乐家

《ICO》是我第一次真情实感代入游玩的电脑游戏。一个按下按键的简单操作,就能让你体验到「握住别人的手」的感觉,对当时的我造成了极大的冲击(现在也是),游戏中塑造除攻击性和恐怖之外的感觉的计生户也有了质的飞跃。

作品中的「公主殿下」的身高比想要解救她的少年更加修长,年纪也在少年之上,让我感受到了作品里母性的要素(或者应该说是「姐系」要素)。无论如何,这份「想要守护」、「想要帮助」的纯粹的冲动,在当时(以及现代)的电脑游戏中都是极为稀少的存在。而这些纯粹真挚的感情则在精心制作的城堡与阴影的幻想世界中越来越高涨……

这部在 20 年前无法被定义类型的作品,今天依旧难以言明。即使在《ICO》发布时,我也厌倦了通过枪口看世界,以及通过枪口连接世界的游戏(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不仅有《传送门》这样的作品,甚至有 9 成的游戏都默认采用相同的视点)。只要游戏中有「木棍」、「影子」和「牵手」,我就等不及想看到接下来的发展了。

大岛满 作曲家

恭喜《ICO》迎来诞生 20 周年纪念,我至今都清楚的记得 20 年前参与《ICO》音乐制作会议时的日子。开发者上田先生和我说,希望我能参考从前为《ワーズワースの冒険》谱写的主题曲《シャリオン》作曲,于是我便创作出了无国籍风格的曲子《ICO -You were there-》。

人声部分是由来自英国圣菲利浦童声合唱团的男童高音演唱,他那独特空灵的美妙嗓音为《ICO》的世界赋予了更强的色彩,在伦敦的录制歌曲时的记忆也依然鲜明地留在我的脑海中(说个小插曲,20 年前演唱这首歌的调皮男孩 Steven Geraghty,现在已经成为合唱团里成熟稳重的音乐总监)。

20 年来有无数的人表达过自己对《ICO》的喜爱之情,没有比这更让人高兴的事情了。在时刻发生着纷繁变化的当今时代,《ICO》是像「心灵宝石」一样独一无二的游戏。有个好消息告诉大家,为了纪念《ICO》发售 20 周年,近日将会推出过去未曾发售过的音源作品,请各位一定要来欣赏!

吉尔莫·德尔·托罗 电影导演

上田先生制作的游戏中有着引人入胜的世界观和精神世界的描写,冒险的部分也能引发人们对爱与善良的深思,由此酝酿出了一种独一无二的感觉。

游戏中的各种设计巧妙地引出故事与故事背后蕴藏着的某些思想,令主角们的重要性跃然于屏幕。作品中的场景经过精心打磨和优美的设计后,映照出了角色们重要的思绪,心灵的联系和美妙的灵感。上田先生关注的不是玩家的输赢,而是在试炼中暴露的想法和游玩时的灵感。

《ICO》是一段奇妙的旅程,它存在于一个由娓娓道来的叙事、动画、乔治·德·基里科的绘画构成的,带给人「光明」感受的世界中。这段旅程教会了我们,无论是游戏还是现实,我们都是为了拯救身边的同伴而存在于这个世界。

宫部美幸 小说家

恭喜《ICO》迎来发售 20 周年。

我在游玩试玩版的阶段就被这款游戏夺去了心魂,还自作主张地创作了仿佛是单相思的情书一样的小说版。我至今都很感谢上田文人先生的慷慨之心,那么利落地就答应让我创作小说。祝福这部长久地受到众多粉丝喜爱的《ICO》的世界和迷雾城堡能够拥有永恒的宁静。

浅野一二O 漫画家

祝贺《ICO》诞生 20 周年。当年《ICO》发售的时候,我还是个学生,每天晚上都会去朋友家玩游戏,其中《ICO》是我和好友 S 一起玩了个通宵通关的游戏。S 的公寓是 4 张半榻榻米的日式房间,电视是 14 寸的小型 CRT,但是《ICO》中被大海包围的广阔古堡的景色,真实得好像我就在那里一样。其实我并不是一个容易被游戏感动的人,唯有上田先生的作品总是能精准地戳中泪腺,我也曾是被作品中超越了语言的情感倾诉和孤寂的气氛迷住的粉丝之一(话虽如此,我是在好奇 Yorda 最后那句台词说了什么,拼了老命去二刷……)上田先生的作品会带给你与其他游戏完全不同的游戏体验,十分期待今后的作品。

大今良时 漫画家

虽然我玩过各种各样的游戏,但与《ICO》的相遇以及令我震惊。我能感觉到风、建筑物、阳光的温度、空间的大小、Yorda 的重量,啊,心又开始痛了。

我完全被 ICO 同化了,不由得沉浸其中,不知道玩了几周目……这还是我第一次玩游戏玩到每一遍都不想结束。随后我想利用这份惊人的游戏体验做点什么,于是我画了画,把它带到了我的祖父母家,和我的表弟一起玩。听说长大后的表弟十分好奇小时候玩的「那个西瓜的游戏是什么?」,还主动找来玩了,我感觉我成功了。

我至今仍然想继续开发这种体验带给我的能量,在我知道了人们创作的事物居然可以如此鼓舞人心以后,我也希望我能做出这样的作品,极大地激发了我现在的创作欲望。感谢 ICO!

宫崎英高 From Software 社长

就我个人而言,当我大学毕业开始工作后,我有好一阵子没有碰过游戏,偶然一次在朋友家时被安利试玩了《ICO》。这是一段我未曾预料到的,难以用语言讲述的美好体验和故事,或许有点对不起我的朋友,因为我被默默感动得一言不发。

自那之后,我辞去了当时的工作,准备进入游戏行业,并敲开了 From Software 的大门。毫不夸张的说,这是一款改变了我人生的游戏,我也很自豪我是受到了上田先生制作的游戏的影响。

再次祝贺《ICO》发售 20 周年。作为一名粉丝,我很期待上田先生的新作。包括《ICO》在内,上田先生游戏中贯彻的神话性一直都是我的目标。

横尾太郎 ブッコロ工作室游戏设计师

20 年前,当我第一次作为游戏导演苦苦奋战的时候,《ICO》发售了。尽管这款游戏完美到让我头晕目眩,但我记得当时《Fami 通》给它的评论分数却很低,记得我为此感到十分生气。但现在我觉得我明白了它没能拿到高分的原因,以及这部作品根本不需要打分的事实。很高兴在那个时候遇见了《ICO》,再一次衷心地祝贺。

陈星汉 thatgamecompany 公司游戏设计师

《ICO》是第一个让我意识到 Auteur(电影用语,主创导演)这个词的游戏。仿佛有一个人的人用清晰而自信的嗓音在对我说话。在极简主义的设计中,却滋生出了一份宏大的感情。ICO 和 Yorda 之间的牵绊让无论什么世代的玩家都为之惊讶和感动,我认为他们中的许多人应该已经将追求艺术性的游戏制作当成了职业目标,因为我就是其中之一。《风之旅人》和《光·遇》就深深受到了《ICO》的影响,堪称精神续作。

Neil Druckmann 顽皮狗游戏设计师

上田文人和他带领的团队凭借《ICO》缔造了电子游戏史上的杰作。游戏的核心机制(即「牵手」!)和解谜的设计所创造称呼的「牵绊」感,只有在电子游戏中才能体验得到。唯美动人的故事为游戏的系统提供了丰富的背景和深刻的情感体验。美术指导和关卡设计让玩家沉浸在一种孤独感和阴暗的魅力中。音乐和音效的使用很有节制,但令人印象深刻。通过组合起精心制作的种种元素,开发团队创造出了一件艺术珍品,而且是一件具有很大影响力的艺术作品。《ICO》是我的灵感源泉,是我在所有电子游戏中最喜欢的游戏。

编译:椎名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