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鱼塘|偏向虎山行(1)

全文约 2800 字,阅读只需要 5 分钟。

「深夜鱼塘」是篝火营地的一个自留地型栏目,我们的编辑会在这里聊聊不那么严肃的话题。专栏名字来源于「深夜食堂」——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那就在这里讲出来吧。

注:本文所有内容仅是个人经历的客观记录,不含任何评价或立场,请勿过度解读。所记录琐事仅从个人视角出发,因时间和空间有限,可能未能覆盖大多数情况,若与您的所见所闻有所不同,那么您说得对。 

Geoff 大概半年多前就跟我说,今年的 TGA 会有一个小型的线下模式,但那会儿美国才刚刚开始推广注射疫苗,美国也没有开放国门给外国游客,所以当他问我有没有兴趣来参加的时候,我很无奈地说,并不是我不想来,而是客观条件不允许。

到十一月的时候,TGA 组委会开始向嘉宾们发送邀请函和门票登记函。往年这件事都非常简单,在邮件里点一下「RSVP」链接,就能锁定一张入场券。但今年手续就稍微复杂了些,很显然是因为防疫的需要,在预订这张入场券之前,需要向组委会指定的某个医疗机构上传疫苗注射证明,并且是需要美国 CDC 认可的疫苗才行。

十一月份的时候 TGA 组委会就确认了我的入场资格十一月份的时候 TGA 组委会就确认了我的入场资格

虽然这时候我认为我还并不能前往洛杉矶,但我还是尝试着上传了相关资料。我在今年一月份注射了北京国药的新冠灭活疫苗,这种疫苗正好就在美国 CDC 认可的名单里,于是过了几天后,我收到了组委会的回复,确认我通过了审查,并为我预留了门票,确认我可以进入 TGA 会场,当然也提醒我记得一定要戴好口罩。

这时另一个消息随之而来,美国宣布在 12 月初开始重新开放国门,接纳外国游客进入美国,只要全剂量注射了 CDC 认可的疫苗,并持有进入美国当日 72 小时内的核酸检测阴性报告,就可以像往常一样通过有效签证进入美国。我在网上更新了我的 EVUS,发现已经两年没用的签证依然是有效的(我本以为当初疫情爆发时美国会撤销所有的有效签证),总之这意味着我已经可以前往美国了。

实际上在疫情期间(尤其是 Omicron 变种刚刚出现)去美国多少会让人有些犹豫,但我梳理了一下需要在那边处理的公务,还是决定走一趟。而且后来我发现虽然这时候出国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情,但相比之下进入美国的手续却是最简单的,我在机场看到了好几位去澳洲去加拿大去其他什么国家的乘客,在登机柜台因为缺少某个资料或者等待目的国的回复而焦头烂额,而我只凭疫苗注射证明和核酸阴性证明就顺利拿到了登机牌。

冷冷清清的香港机场,仿佛一座空城冷冷清清的香港机场,仿佛一座空城

香港机场候机楼的情景让我几乎吓了一跳,毕竟这里曾经是地球上最繁忙的机场之一,以往来这里只会看到人山人海,而今日的香港机场冷清至极,所有的商铺和食铺全部关闭,与国内已经恢复正常的机场相比颇为凄凉。想来也正常,因为疫情而导致机场的人流大幅度减少,已经无法支撑这些商铺的正常经营,硬撑着开门只会徒增成本,不如干脆关门歇业。

抵达美国之后的入境手续和以前来美国没有什么不同,入境官员只问了我来干嘛待多久就直接盖章放行了。稍微有点意外的是正好遇到一班可能是从印度或者英国飞来的航班,大约有三十多位印度人和我一起走向入境处。我当然对印度人本身没有任何意见,但看到他们一个个口罩都基本没有按照标准戴在脸上的时候,我不得不下意识地离他们远一点。

抵达旧金山的时间是周五,我收拾好酒店房间的行李后,就开车去附近的超市买点零食和水啥的。周五晚上的 Target 超市人并不多,肉眼可见的大多数人还是戴上了口罩,但确实也看到了极个别人坚持不戴,对超市门口贴着的佩戴口罩的提示视而不见,而超市的工作人员和保安似乎也见怪不怪,没有对这种人做出阻拦或者劝阻的举动,和咱们国家这种公共场合门口必然有量体温和检查口罩的情形截然不同。

所幸所有的(包括我后来在各种场合看到的)工作人员都很规矩地戴着口罩,而在很多显眼处比如商场入口处或者公共洗手间都装配了消毒洗手液,我印象中在疫情前不会有这么高的密集度配备这个玩意儿。

随处可见的洗手液和防护提示……也就只是提示随处可见的洗手液和防护提示……也就只是提示

到了美国第一件事就是打开 CDC 的网站寻找附近的药房预约疫苗,虽然我已经在国内注射过两剂,但那毕竟是一月份的事情,经过了这么久可能免疫效力有所降低,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在美国补上一针。美国目前的疫苗政策和国内类似,只要是人在美国就可以免费注射,而目前已经不是疫苗刚刚投产的初期,相对供应也比较稳定,我也很快预约到了两天后的辉瑞疫苗注射时间。

到了注射疫苗那天,我按照预约的时间来到 CVS 药房。疫苗注射区就在药房领取处方药旁边的一个小角落,用几块简易屏风圈出来的一个区域。我找护士签到后,她从一堆药包里取出标有我名字的那一袋,已经灌入针筒的疫苗就在里面,我还纳闷这玩意儿难道不应该是冷藏的吗?说时迟那时快,她已经让我坐下撸起袖子,用酒精在上臂消过毒后,一针就直接扎了下去。

我记得在国内打疫苗时,那个针头虽然长但是很细很细,扎进去的时候甚至几乎毫无感觉。但美国这个针头虽然也很细,但明显比国产的针头要微微粗那么一丢丢,扎进去的感觉也更加明显。还好疫苗剂量不多,护士推完后就抽出了针头,然后贴上了一张创可贴,用手指了指外面的板凳,说在那儿休息半个小时观察一下。

右边白色屏风后面就是注射疫苗的位置右边白色屏风后面就是注射疫苗的位置

正巧和我同在休息区的有一位大叔,他也是今天刚刚来打完疫苗,就跟他闲聊了起来。他是做通信基建的,问他为何这么晚才来打疫苗,他说他不懂这个,也没当回事,反正周围也没啥人感染,就一直没来打疫苗。问他那为何现在又来打,他说是因为快到圣诞假期,准备飞去外地和儿孙团聚,坐飞机要求必须打过疫苗,所以才来注射。我说不打不怕被感染吗,他说这新冠看起来也就是个大号流感,每年美国都有流感流行,早已习惯。

聊着聊着半个小时已到,护士看我没啥特别反应就告知我可以离开了,走的时候给了我一张疫苗注射记录卡片。我接过来一看,就是一张手写的卡纸,特别简陋,也没有什么二维码或者防伪印记啥的,感觉随便就可以被复制或者仿造。护士还特地嘱咐我,说这是注射过疫苗的唯一凭证,丢失不补,请妥善保存……

这就是能证明我注射过辉瑞疫苗的唯一证明……这就是能证明我注射过辉瑞疫苗的唯一证明……

我在此之前查阅了网上针对疫苗注射后的副作用反应,尤其是我这种在中国注射过两针灭活疫苗的,在美国再注射辉瑞这种 mRNA 疫苗的话,似乎副作用反应会更大,包括但不限于手臂酸痛、发烧、呕吐、浑身乏力……甚至严重的还有昏迷和各种过敏反应等等,我离开药房时还特地买了一盒止疼片和一包维生素,以备不时之需。

我其实在国内注射疫苗时就基本没有什么副作用反应,回到酒店因为时差又躺了一下午,醒来之后也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除了手臂注射处有点微微酸痛。到了第二天这个酸痛也似乎有些加剧,但完全没有到不能忍的地步,最厉害的时候也就是横抬手臂会有些吃力,至于网上说的其他副作用反应我是完全没有出现过,直到第三天后这个酸痛就逐渐减轻然后消失。

我心想这止疼片算是白买了。

(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