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星球大战》不拍新电影反而更好

全文约 2500 字,阅读只需要 5 分钟。

当今娱乐圈最具讽刺意味的一件事在于,迪士尼 —— 漫威、皮克斯、以及众多公主的老东家,迟迟拿不出一部像样的《星球大战》电影。自从《天行者崛起》在 2019 年完结后传三部曲后,他们就不愿再拍摄新的电影了,并且还在 2020 年 2 月时公开表示,系列的未来在于电视行业。

他们也兑现了自己的诺言:在今年 11 月初,迪士尼从发售日程中取消了此前公布的《战机中队》,理由是导演的日程安排冲突,目前还有两部电影要拍摄。其他计划中的星战电影目前也已销声匿迹,其中包括漫威工作室凯文·费吉、《最后的绝地》莱恩·约翰逊、以及《雷神》塔伊加·维迪提各自的项目。如同詹金斯,这些制片人手中也有众多已确认的项目等待拍摄。没有任何线索表明星战电影正在制作中,他们出现在迪士尼上映日程中的可能性并不高。这是件好事,我认为《星球大战》系列不拍摄新电影才是极好的。

提到《星球大战》系列,电影就像是什么宗教圣文。虽然《星球大战》早已渗透进了每种媒体之中,但电影三部曲总有一种让人敬畏的神圣感,这种感觉一度延伸到了其宣发的策略之中。每一部《星球大战》电影不仅是一部影片、更是一次活动,一种当今社会无可比拟的现象。没什么比《星球大战》更主流的文化了,而电影 —— 至少现有的电影,都要服务于广大粉丝中的每个人。

这是一种难以实现的古怪期望,但这就是目前《星球大战》IP 的现状。卢卡斯影业和迪士尼大部分时候都能成功向电影粉丝们营造出他们梦想中的幻境。而系列中任何没有引发轰动的作品都会被视作失败,无论从《星球大战》以往作品的优秀票房表现和文化冲击力,还是迪士尼自家的指标来看都是如此。2018 年的《索罗》是第一部吃了闭门羹的电影,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还标志着 2016 年以《侠盗一号》为代表的「星球大战外传」系列电影项目终结。他们原本有计划拍摄更多电影,但这两部电影在全球范围内造成的 IP 声誉损失足够让迪士尼推翻「每年推出一部《星球大战》电影」的野望。

一定程度上来看,各种《星球大战》衍生作品中的世界观显然比电影中要丰富得多。规模浩大的电影故事非常适合用来吸引粉丝。而在电影之外,这个世界中发生的特定故事则非常有助于粉丝留存。粉丝们可能喜欢《原力觉醒》,但可能充满反叛精神的酷儿考古学家 —— 阿芙拉博士的冒险会更吸引同一群粉丝。这就是细化粉丝喜好的力量。其中还有一个简单的数学问题:一本大家不喜欢的《星球大战》周边书籍并不会因为没赚到钱就被视为失败作品。

不过提到扩展宇宙,《星球大战》电影不仅要满足大家的期待,他们实际上也是单独的故事,不过占到了《星球大战》中最多的篇幅,确保大部分多媒体作品的存在都是为了最新的大片铺垫而服务。《凯洛·伦的崛起》和 Will Sliney 绘制的《天行者崛起》衍生故事等漫画,Delilah S. Dawson 所著的《法斯玛》等书籍都是为了打造出《最后的绝地》的背景。《侠盗一号》也有一本相关的番外小说。而创作番外作品束缚了创作者的手脚,限制了他们的目标:每当有一本书为配合电影上映而出版时,大家很难不把它先看作是宣传材料,此后才当作单独的故事来阅读。

许多周边书籍其实深受粉丝的喜爱,番外小说对体量如此巨大的多媒体 IP 来说是家常便饭了。甚至早在迪斯尼收购前,卢卡斯影业的传媒帝国就已经采用了这个模式。甚至在主打电影的现在,并不是所有作品都是番外。有 Timothy Zahn 所著的《索龙复兴》还有 Alexander Freed 所著的《字母表中队》系列,还有 Claudia Gray 的前传三部曲时代《大师与学徒》小说,而这些小说正是在《星球大战》正传最终三部曲期望最高时出版的。

而考虑到目前正在发生的一切,没有电影来推动周边作品的出版,卢卡斯影业图书为绝地武士的粉丝们出版了至高共和国系列小说与漫画。这些故事已经放眼于老套的西斯反派之外,打造一个不同的威胁:一群迅速发展的海盗邪教 Nihil。或许是受到了《曼达洛人》热度的激励,还有一部《赏金猎人之战》迷你剧和联动已经正式开始制作。自从莫斯艾斯利小镇的故事大受欢迎,《星球大战》已经开始注重反派形象的塑造。而得益于《陨落的武士团》大获成功,《星球大战》游戏也终于找到了前进的方向。

上述只是《星战》作品现状的简短总结。重点不是目前星战题材的内容不够多,最重要的是新作品的多样性。除了现代《星球大战》作品全都是出自大公司的手笔之外,电影番外作品也太过宽泛,并不是寻求优质故事的粉丝们所喜欢的拓展内容。

没有电影引导的当下,《星球大战:环境》这样的动画短片合集也得以获得曝光度,并且点燃了粉丝们的想象力。《幻境》又能够拓展出Emma Mieko Candon 所著的《星球大战幻境:浪人》小说,进一步拓展了武士电影那集短片的设定,两者的组合完全不同于之前推出的所有星战小说。希望正在制作中的《星球大战》系列电视剧也能沿袭这个模式。不同的观众们都能找到适合他们的星战故事,带领他们领略这个世界不为人知的点滴。

和许多事物一样,历史总是相似的。在 1983 年《绝地归来》上映后,《星球大战》逐渐陷入了冬眠期,一直到 1991 年 Timothy Zahn 所著的《帝国传承》一书才开启了《星球大战》拓展宇宙的各路小说和漫画热潮。而拓展宇宙本身就是《星球大战》,由多个不同的多彩故事交织而成,粉丝们会让电影角色养育子女,探索每个角色的深度剧情,为这个遥远银河编织出了许多疯狂的故事。

现在的情况则有所不同,品牌的价值太高,《星球大战》这个 IP 吸金能力太强,不能像 80 年代那样自由放养。不过失败无论大小,总是能推动创新。虽然现状并不会持久,但目前《星球大战》正处于一个随时可能变动的微妙境地,没有人知道未来如何,而掌管前进方向的人也不会透露。创作者们正在为试验而打造的空间中探索,全新的角色们快速涌现。《星球大战》正处于一个最为开放的时代,在剧情方面有许多工作留给有才之人来尝试,探索战争与爱情、犯罪与正义,或是原力最深处的秘密。在没人知道《星球大战》未来的当下,大家可以随意大胆想象,说不定还能再诞生一个对生活现状不满的年轻牧工(卢克·天行者)。

翻译:IbaHs 编辑:豚骨拉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