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万智牌:竞技场》的突然转变令人感到糟心

全文约 1600 字,阅读只需要 4 分钟。

万智牌:竞技场》是我体验自己最喜爱的集换卡牌游戏的主要方式,在疫情期间尤其如此,对于威世智分隔纸面与电子卡池的做法,对此,我很难说清在我心中这究竟是好还是坏。而在此之外,今年《万智牌:竞技场》未来走向的透明度几乎尽失,这让我非常失望。

在上周,威世智公布了更多新篇中的变动,重点聚焦于《万智牌:竞技场》中电子独占的卡牌、机制和赛制。从乐观的一面来说,能够看见威世智希望在纸面卡牌的制限之外发掘探索更多的设计空间,这的确很不错。

我本来还以为《史迹新篇》中的不少卡牌都足以引起不小的动荡,但到头来,这些新内容并没有如我悲观的预想那样直接毁掉这个游戏。那些电子机制乍看起来相当激进,但好在它们实际上相当平淡温和,有问题的卡牌都迅速得到了修正,这让史迹避免了无穷无尽的不平衡组合技。

但从另一面来讲,我更喜欢那些有机会买到手、上好牌套,然后带去牌店打周五特选赛的牌。《万智牌:竞技场》的核心是标准赛制,这是完完全全适用于纸面卡牌的赛制。但我最喜欢的非轮替赛制(史迹)在此之后就不一样了,《万智牌:竞技场》中新推出的标准增强赛制「炼金」也是如此。这两个赛制都依靠于上文所提到的电子卡牌和机制。

我算是个比较新手的《万智牌》玩家,在《万智牌:竞技场》Beta 测试前才开始入坑,当时我期待的是一个比威世智以往(且仍在运营)的《万智牌 Online》更现代的平台。《万智牌:竞技场》自始至终都不能算是完美,但由于它在每次卡牌更新时都有清晰地沟通交流,我至少能够根据他们明确的路线图来得知未来将有什么值得期待的重大更新。

可惜的是,这些令人安心的「先行预告」自一月起就在游戏更新声明中销声匿迹。在《万智牌:竞技场》登上移动平台之后,所有新扩展的更新便只提及与本次公告相关的内容,那些列满了未来酷炫新内容的长长清单则已经消失不见。

今年,《万智牌:竞技场》的一系列变化都来得有些快,而通常来说,《万智牌》并不是一个周转如此迅速的游戏。这游戏类似于一条庞大的慢船,载着无数卡牌与机制,任何调整与变动往往都需要准备相当一段时间才能实行。

扩展和产品的开发需要提前数年开始,在引入可能引发争议的机制时更是需要慎密思虑。这营造了长长的一段滞后期,威世智能在这个空隙里一点一点地告诉玩家即将到来的调整,甚至还能提前预告很久之后的内容,这都给了玩家们充分的时间做好心理准备。

而说回《万智牌:竞技场》这一分隔纸面与电子化的重大变革,据我所知,玩家社群在之前基本没有得到任何预先提示,人们只是一直极力呼吁将《万智牌》的其他老赛制引入《万智牌:竞技场》。

而在今年早些时候,由于史迹赛制热度日益上升,《万智牌:竞技场》的团队悄无声息地搁置了引入先驱赛制的进程。要知道,这还是在他们推出电子独占卡牌之前。

《万智牌:竞技场》的新内容和卡牌多到让人目不暇接(而且这还和今年不间断的纸面卡牌产品线不是一回事),威世智的电子游戏开发团队给人感觉就是他们完全有余力带回那些老赛制。但是,他们却选择了开辟新领域,而不是去填补《万智牌:竞技场》在非轮替赛制上的空缺。

不过,说一千道一万,我仍然愿意试一试新的炼金赛制。在之前面对《万智牌:竞技场》中让我初看不太满意的变动时,我也总是抱着这样矛盾的心态,它们的最终效果往往还不错,但并非总是如此。不过至少,威世智仍然愿意聆听反馈并做出修正,比如他们对共享 IP 的 Universes Beyond 产品做出的那些调整。

《万智牌》一直处于变化之中,这正是它能够挺过近 30 个年头的原因。但我仍然希望《万智牌:竞技场》的团队能够(最起码)回到先前对更新内容开放透明的态度,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毫无预兆地抛出足以引起巨变的重磅更新。这样的突然变动多来几次,很可能会逐渐导致更多玩家头也不回地就此退坑。

翻译:TNKSKS  编辑:Zoe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