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被 Netflix 取消的《星际牛仔》为何让人大跌眼镜

全文约 1900 字,阅读只需要 4 分钟。

Netflix 向来用数据说话,如此策略下,取消真人版《星际牛仔》续集的决定也就不奇怪了。这部 2018 年官宣的作品一上线立马引爆网络,登上了 Netflix 前十排行榜。但 What’s On Netflix 网站统计显示,这番火热情形没能维持多久,观众就纷纷弃坑。这一次,Metacritic 和烂番茄,也就是评论家和普通粉丝,也难得的统一了战线,打出了非常接近的低分。

没了评论家的好评、粉丝的「自来水」宣传和出色的内容来保证源源不断的关注,显然三位主演的表演已经宣告终结。再想想 Netflix 的大手笔宣传,这种程度的滑铁卢还是挺出乎意料的。在 Netflix 的 YouTube 主页上,观众能听到 Steve Aoki 操刀的《星际牛仔》混音版,看到众多幕后花絮,演员们在里头展示各种定制布景,还带观众欣赏音乐家的现场表演。Netflix 还上传了长达 4 小时 40 分钟的音乐合集,名字也很有意思:「在炒牛肉西蓝花和追捕赏金时听的宇宙爵士乐」。

和宣传得轰轰烈烈的《星际牛仔》相比,Netflix 今年的大爆片《红色通缉令》反而要低调一些。单看 YouTube 宣传视频这一个指标,Netflix 只在主页上放了一个《红色通缉令》的明星主演直播活动视频。瑞安·雷诺兹在宣传活动中都没怎么提到电影本身,反而在聊他最近收购的足球俱乐部。当然了,瑞安·雷诺兹、道恩·强森和盖尔·加朵在各种社交平台上有百万粉丝傍身,本身就自带流量,一举一动都是给电影造势。Netflix 这样的科技公司当然明白《红色通缉令》无需刻意宣传。但《星际牛仔》呢,一部改编自奇怪动画的奇怪真人剧集,不宣传就没法出效果。

《星际牛仔》剧集本身的质量当然也影响着 Netflix 的决断。Polygon 在剧评中提出了几点优势,剧集在物理细节上「下了大功夫」,非常还原动画;和原剧情有差异的地方也能进行「合情合理地展开」。最大的问题其实不是出在演技、情节、场景这些具体环节上,而是整体结构:这部剧「让人觉得制片人 André Nemec 只是想做一部卡通感很重的真人剧,而不是一部真正的《星际牛仔》改编剧集。」

还有个问题:和原版《星际牛仔》不一样,真人版一次性放出了所有集数。原版《星际牛仔》在 Wowow 卫星电视台放送,从 1998 年 10 月 24 日播到了 1999 年 4 月 24 日,慢慢地在世界范围内积累起了一批忠实观众 —— 先是意大利;Adult Swim 频道播放后,在美国也声名鹊起;然后是澳大利亚,逐渐扩散开来。全世界的动画迷看了都说好,这部剧才名声大噪。你当然可以把《星际牛仔》动画一次性全补完,但必须承认,一集一集追更有仪式感。不管是斯派克在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上的放手一搏,还是杰特在火星上的风水学习之旅,每一集单独拿出来看,都足够丰满。当然也有的集是用来推进剧情的,但总的来说,每一集都够特别。

所有集数一次性放出的话,就很难感受到每一集的冲击力了。Netflix 版《星际牛仔》想要重现原版动画那种神奇的观影感受,但毕竟初衷是推出一部让观众能一次性刷完的剧,这让编剧身上的压力陡增 ,他们得强行营造出一种统一感,增强每一集之间的联系。有些处理在剧本上合情合理,但放到现实生活中可能就没法奏效,这种统一感在观众看来也许只是画蛇添足。

当然,也不是说想法好、但执行差的剧就注定失败。《迷失》删减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角色;《傲骨贤妻》根据粉丝意见修改了角色人设;《沉睡谷》把重心转移到了「每周介绍一个新怪物」的模式上;虽然《神盾局特工》的卖点是「第一部设定在 MCU 中的电视剧」,但后来也取消了和 MCU 的所有联动。

这几年,剧集平均长度都在三到四季,制作人员发现问题的时间越来越少。无论《星际牛仔》出了什么问题,但普遍来说就是如此:时间紧、任务重,编剧、演员和创作者来不及试错,整体创造力大幅削减。比如 Hulu 出品的《失恋排行榜》风评优秀,可惜没来得及找到契合的受众。

如果一部剧,尤其是成本高昂的剧,到季中才重新调整方向,往往结局欠佳。2021 版《星际牛仔》本可以避免这种情况的。如果 Netflix 看了数据之后,能拿掉比夏斯的大段剧情,控制一下有关「男性、黑人/布莱克」的双关梗,那这部剧或许还能摆脱模仿上世纪 90 年代动画的桎梏,找到自己的立足点。约翰·赵作为男主角,表现可圈可点,其他演员也展现了活力十足的演出效果;某些剧情也足够惊心动魄,第二季说不定会更加精彩。只可惜已经没有续作。

下次再会了,星际牛仔。

翻译:周肖 编辑:豚骨拉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