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邪恶冥刻》中发现人性

全文约 1500 字,阅读只需要 3 分钟。

我现在已经能坦然面对孤独了,但早在几年前,我还颇为这种情绪所困扰。那时,我大部分的工作时间,都是在公司大礼堂上面的放映室里度过,独自一人泡在黑暗里。为了让下班之后的夜晚有点儿色彩,也是变相逼自己接触一下其他人类,我开始去附近一家游戏店里玩万智牌。我一周要去好几次,学习轮抽和卡组构建,慢慢也说得一口内行人才懂的术语。我逐渐成了常客中的一员,渐渐地,我也没那么孤独了。

在和这些新认识的牌友们打牌时,我发现他们的言行举止都惊人地相似。而在《邪恶冥刻》的四位冥刻者身上,我看到了同样的特质,这真是太让我惊喜了。开发者 Daniel Mullins 绝对非常了解卡牌游戏及其文化,他把这些知识镌刻在了游戏的方方面面。这种对于细节的极致关注也正是我最爱的一点。

在细说之前,我要先声明一下,接下来的内容包含《邪恶冥刻》剧透,建议读者们先通关游戏再来阅读本文,不过如果你完全不介意,那就接着看下去吧。

我参加万智牌现开赛和轮抽赛的头几个礼拜里,最喜欢和《邪恶冥刻》里第一个「冥刻者」莱西那样的玩家对上了。他这种技术过硬的老玩家非常乐于给新手引路、给几点提示,但真对上了也绝不会放水。

在等我出牌时,他默不作声,很有耐心,偶尔用手指叩几下桌子,这消磨时间的手法和现实中的玩家简直一模一样。如果这间木屋再亮堂一点,我仿佛都能看到他流畅的弹牌、洗牌手法了。莱西深谙规则,很快就能算出致命一击需要的伤害。但不管牌桌上多么无情,莱西这样的玩家也不吝分享知识,教授几招精妙战术。

如果和 PO3 这位冥刻者坐在同一张牌桌上,那你耳边肯定都是他数落这数落那的声音。坐在他身边的话,你的操作免不了要被指指点点。

这一特质在很早出场的白鼬牌中就初见端倪,没错,被困在卡牌里的正是 PO3 这位机器人反派。他会抓住一切机会告诉你他刚刚这张牌出得如何,还会在你做决定的时候冷不丁地插句嘴,阴阳怪气地品头论足一番。他的话是对是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你确实受到了影响,即使打出的是一张好牌,也要思索一下:「我这牌打得对吗?」

PO3 掌控《邪恶冥刻》之后,就把你踢进了他一手创建的「魂味十足」的冒险里,还在你耳边反复强调,这个版本的《邪恶冥刻》才是最棒的,你之前打的那些都不值一提。不过他这种自以为无所不知的态度在卡牌店里实属少见,一般都出没在网线的另一端。

虽然 P03 一直在跟你推销所谓的完美版《邪恶冥刻》,又凶又烦人,但有一说一,他在改进游戏机制方面的想法确实有可取之处。只不过就和许多玩家(包括我)一样,他需要改善一下沟通方式,平和地表达自己的看法和意见,这样才能让别人听进去,促成有效交流。

《邪恶冥刻》的剧情达到高潮之后,莱西、格里魔拉、蔓尼菲科这三位冥刻者再次出现,在他们喜欢的游戏里享受最后的对局。游戏不断崩坏消逝,他们却镇定自若,出牌不停,到最后连屏幕上显示的分数都消失了,我们的牌局却依旧继续。此时,胜负已不再重要,可以再次玩到这个游戏——不管它变成了什么样子——就足够了。游戏行至末尾,每位冥刻者都向你伸出手来,既是表达敬意,也体现光明磊落的竞技精神。

就像这几个冥刻者一样,在我遇见的卡牌玩家里,几乎每个人都做到了尊重每一局游戏和每一位牌友。这也是我坚持去熟悉的线下店打牌的原因之一。比起线下乐趣横生、互通有无的真人牌局,和一个数字头像对局真的是苍白乏味。过去 18 个月里,我打心底想念这种体验。上个夏天的时候,我很幸运地用实体牌打了几局,但如今的形势下,这种机会真的少之又少。

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就能够安全地定期聚会,尽情享受卡牌游戏的乐趣。

翻译:周肖 编辑:Tony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