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博朋克 2077》最棒的部分是葬礼

全文约 1800 字,阅读只需要 4 分钟。

剧透警告:本文包含《赛博朋克2077》前期剧情和部分帕南任务线的剧透

在游戏中,死亡不是一个新概念。作为玩家,我们常常造成死亡,也常常以各种骇人(或是滑稽)的方式死去。在大多游戏中,杀戮是如此的常见,玩家们早已对此感到麻木,也因此能够迅速走出角色死亡的阴影。而 AAA 游戏的设计也往往会鼓励这种做法。

《使命召唤:高级战争》的葬礼

根据游戏类型的不同,玩家的任务可能就是从开头一路杀到游戏结束。没有时间用来细细思考,这些游戏就是这样。就算玩家偶尔有机会哀悼,也可能只是漠不关心地表个姿态,例如《使命召唤:高级战争》中那个经常被嘲笑的「按 F 表示敬意」。过场动画中的死亡与实际游戏过程中的死亡有所不同,但整体概念还是一致的:这些事很快就会翻篇,因为死亡早已被常规化了,而哀悼并不是「游戏体验」的一部分。 

《赛博朋克 2077》却在众多游戏中鹤立鸡群,它鼓励玩家停下脚步,感受心中的哀伤(也帮助其他人这样做),同时通过不显生硬的对话,留住对逝者的记忆。很少有游戏会把时间专门留给这种任务,更别提因为《赛博朋克》困难重重的开发过程,资源分配原本就很紧张了。当任务出现后,我立刻决定参加 V 英年早逝的伙伴——杰克·威尔斯的葬礼。 

将杰克的遗体送还给他的家人后,支线任务「再见杰克」将会开放。V 可以帮助杰克的母亲威尔太太准备他的葬礼。你要翻一翻他的遗物,挑选一些物件布置在他的告别仪式上。这是个安静的时刻,玩家浏览着杰克的个人物品,他的女友米斯蒂则追忆着过去的历史以及他的为人。我仔细听着她一一介绍杰克珍藏的物品,静静听着她解释它们的重要之处。

杰克留下来的东西里一瓶珍稀的威士忌,一颗宝贵的篮球,还有一本破旧的《丧钟为谁而鸣》。我最终选择了这本书,并说服米斯蒂参加葬礼。尽管对她来说这很艰难,但她需要作个了结,而 V 也同样如此。

玩家和杰克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我们知道 V 和他是老朋友了。我们可以通过一段蒙太奇看出,从 V 初当雇佣兵到他在夜之城声名渐起的这段时间里,他们是多么亲密。这一点不仅体现在过场动画中,我们也可以在任务中感受到两人的友谊。杰克的朋友们拜访了他的祭坛,每人都讲述了他们对他的美好回忆。轮到我的时候,V 小心地将她选择的物品放在祭台上,然后吞下一杯龙舌兰以表敬意。和到场的每个人都聊过之后,V 又回到了往常的工作上。

没了杰克,《赛博朋克 2077》的故事还要继续。但让我惊讶的是,杰克仍然活在游戏中的各段对话里。他甚至不是唯一被人缅怀的NPC。

V 可以在葬礼结束之后拜访米斯蒂,问问她的近况。米斯蒂在回答后,又把这个问题甩回给了 V,玩家可以选择如何回应。当你造访来生俱乐部(杰克和 V 就是从这里真正走上了成为传奇的道路),酒保克莱尔会打听你去世的朋友。V 可以要一杯「杰克·威尔斯」——以杰克命名的鸡尾酒。虽然这样的对话只能发生一次,但仍能让人感受到真诚和真实。这个游戏没有忘记杰克,它在游玩过程中提醒我们,不要遗忘他。

等玩家终于遇见帕南,并完成了几个她的任务后,对友人的缅怀依然在继续。我们在任务「天空过客」中看到帕南的老朋友蝎子在战斗中丧生。她的另一位同伴米契幸存了下来,并在随后给 V 发来消息,请求玩家帮忙纪念蝎子。在「飞翔鸟」任务中,两人把蝎子的爱车装上爆炸物,让它冲下了悬崖,在火焰和荣耀之中送别蝎子。米契对玩家表示感谢,说这就是蝎子的遗愿。

随后,帕南提起了「离别」这个话题。她问 V 有没有失去过某个人。你会再一次提到杰克的逝去,将这两段经历互交织在了一起。之后,当你和帕南还有她的部族围坐在火堆旁饮酒时,她会敬杰克一杯。这又是一个在角色死后还让他活在人们记忆中的例子,而许多其他游戏只会将这个角色抛在脑后。这一点真的让我印象深刻。还有许多个例子,V 经常会顺便提起杰克,就像我在现实中谈起逝去的亲人时一样。《赛博朋克》是一个这样的游戏:它的角色们希望在死后也能像生前一样被人记住,而杰克就是绝佳的例证。

无论是 AAA 大作还是独立游戏,死亡总是随处可见,但为角色和 NPC 留出缅怀空间的并不常见。作为玩家角色,为虚拟人物的死亡感到悲痛似乎有点太过琐碎,可能还显得有些傻。但这让他们留下了影响,而这就是塑造一个令人难忘的好角色所需要的全部了。

 翻译:夜猫 编辑:Tony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