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命召唤》《质量效应》系列作曲家 Jack Wall 专访

全文约 2800 字,阅读只需要 5 分钟。

Jack Wall 是一位非常有才的美国游戏作曲家,他过去 20 年内曾经参与了众多知名大作的制作。《细胞分裂》、《使命召唤》,甚至还与 Bioware 合作开发了《翡翠帝国》《质量效应》。可以说,他在电子游戏发展的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我们最近与 Wall 一起坐下来聊了聊他过去的知名作品,以及如何进行这些创作。Wall 的作曲生涯在 1980 年代开始,他当时在波士顿和纽约但仍录音工程师。但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进行这样的工作,至少并不是进行现在的工作。他原本的配音工程师工作很快就变成了制作人,最后转型成为了作曲家。他在 1995 年第一次为电子游戏谱写配乐,于是便开启了一片与游戏密切相关的新旅途。

《质量效应》

我们采访了 Wall,聊了聊创作深受玩家喜爱的《质量效应》音乐背后的经历。我们还问到了他自己心目中的薛帕德是什么样,因为知道答案很重要。

《质量效应 2》的配乐是我最喜欢的游戏音乐,现在传奇版马上也要发售了,我很想听听您当初为这个系列谱曲时是什么样的体验。

Wall:谢谢!我非常荣幸能够在前两部作品中参与部分谱曲的工作。现在这些作品都将重制归来,让新一代的玩家们有机会体验,这样的事情是很少发生的。

我在合作制作《质量效应 2》配乐时遇到了一些挑战。Bioware 想进行一些创新,所以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个不小的挑战。我们最终解决了问题,游戏按时发,。而且这款游戏获得了成功。我相信《质量效应 2》的结局是所有游戏中最出彩的一个,能够参与本作的开发我感到非常自豪。

《质量效应》玩家群体是游戏圈内最为庞大和富有激情的群体之一,有没有什么粉丝对你的作品表达喜爱的有趣经历呢?

Wall:至今我仍能收到粉丝们发的电子邮件和推特等消息,告诉我他们有多喜欢这款游戏和里面的配乐。能够对这么多玩家带来正面影响,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三部曲中有许多催人泪下的曲目,你是怎么做到的?通过音乐来构建整个游戏宇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Wall:我将每一款游戏游戏都视作一场很长的互动式电影去体验。在每道关卡中我都会尽力去创作新的乐曲,然后再将它们分别整合在不同区域的主题曲调下。我还记得为神。堡等地的剧情创作乐曲的经历。创作乐曲的过程很有趣。

你想为不久前 TGA 上公布的《质量效应》新作创作乐曲吗?

Wall:为了这部作品我永远有时间! 

你的许多作品都带有鲜明的个性和风格,你是如何在科幻作品中平衡这一点的?

Wall:《质量效应 1》中几乎全采用了电子合成音。游戏中任何交响乐的部分其实都是合成弦和管弦乐合成的。在《质量效应 2》中,我们将则更偏向用交响乐来和合成乐混合。

《质量效应 2》发售时,大家都抱着制作「世界上最棒的游戏」的心态,首席作曲师的身份是否会让你感到压力大?系列走后是否会影响你的创作过程?

Wall:其实我没有什么压力。无论参与制作的是什么游戏,对我来说都会把它当作一款有潜力大卖的优秀作品。我的手脚越自由,做出的作品质量就越高,如果开发商对成品指手画脚的话,那么情况可能就会变得更糟,不过我几乎没有碰上过这样的事儿。

有没有一些游戏中的剧情或是角色对你的作曲风格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Wall:那可是很早以前的事儿了,不过我最喜欢的角色还是女性薛帕德。我喜欢她的声音,游玩起来也更加带入。《质量效应 2》的结局真是百玩不腻,玩家面前有多种选择。不过我是一个只会选好结局的人,

那么我要问了,你最喜欢的浪漫对象是谁?

Wall:这个不难回答,我最喜欢萨马拉!虽然她不是最受欢迎的伴侣,但这个角色很有趣!

《使命召唤》

《黑色行动 CW》的主题曲有着低沉的曲调,听起来还有那么一点北欧味儿。这个主题曲的灵感来源是什么呢?从你的角度来看,这和游戏的设定又有什么样的关联呢?

Wall:北欧风?有意思!我的想法是,既然这是一款设定在冷战时期的游戏,我又是一个出生于那段时期的人,所以我想多从俄罗斯人的角度入手。我们对美国政府解密的文件展开了研究,以此来了解当时苏联对美国抱有什么样的看法。主题曲中的和声部分是一段俄语歌词,内容大致是当时苏联人眼中的美国。我感觉整体的曲风更偏俄罗斯,混合了《黑色行动》系列一贯的黑暗调子与 80 年代早期的合成电音。

在谱写配乐时,你有没有觉得什么游戏品类创作起来比其他的创作起来更加轻松?《使命召唤》这样的游戏,配乐是否比其他作品更好创作?

Wall:我最喜欢的是为一些全新的游戏配乐。这是我最享受的部分。我最喜欢别人拜托我给一些新的游戏品类配乐,这样我就能逼着自己去创作出一些新的东西。我认为作曲并没有轻松和困难之分。所有作品都需要全心全意投入,花时间去认真制作。不过我认为对我来说,最大的动力就是面前的挑战。

在配乐时,你们是如何用音乐来反映出一款射击游戏的精髓?

Wall:我们为射击游戏配乐时遇到的一个挑战就是如何在其中加入大量动作提示。我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就是将每一个小关卡都当作一小段电影,这样就能得到一个相对完整的体验。我会从开始的桥段谱写,每当遇到进入动作戏时就会强化这一关的曲调,让玩家的听觉体验相对完整,而不会感觉到时高时低的断层。同时,我在写出游戏的主题曲调之前也不会先开始创作每个关卡的配乐。主题曲调就像是一个先行计划或是整体的框架,对每一段具体的配乐很有帮助。

你已经参与了数款《使命召唤》作品的制作,其中你最喜欢的哪一段曲子呢?

Wall:我最喜欢的还是每一款作品的主题曲,因为他们确实能代表整个游戏的体验。在《黑色行动 2》中,我最喜欢劳尔·梅内德斯的主题曲,多人模式中我最喜欢《Adrenaline》这首。在《黑色行动 3》中,《I Live with Brian Tuey》《The Frozen Forest》《Liberty Road》《Ego Vivo》《A World Upside Down》《Snakeskin Boots》《Cold Hard Cash》这些曲子我都喜欢!《黑色行动 4》的话,我最喜欢的是《Right Where We Belong》《Alistair’s Theme》和《Where Are We Going?》,《This Jazz is Classified》,还有满满大片味儿的僵尸模式配乐《Blood of the Dead of the Night》。对《使命召唤 CW》而言,大概是前四首用到主题调子的曲子加上《This Ends Now》这首。虽然有许多曲目,但这几首是我的最爱。

Jack Wall 是游戏产业中一位重量级人物,他的天赋和个性让许多优秀的游戏质量更上一层楼。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首英雄拯救世界时的配乐,而随着《质量效应》传奇版即将在 5 月发售,没有玩过原作三部曲的新生代玩家也将听到 Wall 为这款作品加入的独特体验。

你是 Jack Wall 配乐作品的粉丝吗?可以在评论区中大声说出你最喜欢的曲目!

翻译:IbaHs 编辑:豚骨拉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