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战争题材游戏《费卢杰六日》发行商采访:不想借游戏抒发政见

全文约 3800 字,阅读只需要 7 分钟。

如果你想要带着批判的眼光看待伊拉克战争,《费卢杰六日》可能不是你的菜。这款争议连连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试图呈现美国历史上最血腥的一场战役。众多美军和多国部队士兵丧生在这场 2004 年的战役中,还夺走了数千伊拉克市民的生命。该作在 2009 年公布后遭到阵亡军人遗属的强烈反对,发行商 Konami 也因此放弃了这部游戏。此后的 12 年里,美国舆论愈发反对这场战争。

Peter Tamte 曾在《光环》开发和发售阶段担任 Bungie 的执行副总裁

这可能让《费卢杰六日》发行商 Victura 负责人 Peter Tamte 的任务比十多年前更加艰难了。本作再度公布后,我们采访了 Peter Tamte,他坚称开发商 Highwire Games 不会涉及游戏标题中那场战役背后的政治阴谋。与之相反,这款第一人称射击游戏试图让玩家与战场中的美军士兵和被困在当地的平民共情,感受美军歼灭费卢杰武装分子时的经历。

他告诉我们:「我们团队的目的是帮助玩家理解城市巷战的复杂程度。是为了让人们感受到,一个因为高层政治决定而走上战场的那名士兵的经历。我们确实想展示高层的决策如何影响一名海军陆战队员在战场上的抉择。但就像那名不能质疑高层决定的海军陆战队员一样,我们也不会发表政治评论,讨论这场战争本身是好是坏。」

这种回避真正问题的答案,我们已经从开发者那里听过很多次了,比如育碧在《全境封锁 2》宣传期里的说辞。但《全境封锁 2》中的冲突是完全虚构的,《费卢杰六日》的情况则截然不同,人们还没有忘记那场惨烈的战役,人们还没有忘记伊拉克战争这场人间悲剧。并且游戏中的主角们都是战场上真实的海军陆战队和陆军士兵。

2003 年伊拉克战争期间,费卢杰市成为了反政府武装活动的温床。名为阿布·穆萨卜·扎卡维的恐怖分子将伊拉克国内外的武装人员召集到了这座城市。他引发的暴力事件直接造成了数千名平民的伤亡,也导致了私人军事承包公司美国黑水的一个小队的死亡。黑水雇佣兵被焚毁的残骸挂在桥上的画面,也成了这场战争的代名词。2004 年,西方军事力量两次试图夺回该城市。《费卢杰六日》聚焦于第二次费卢杰战役,约 100 名美国人在这里丧命,据国际红十字会统计,至少有 800 名平民死于非命。

回顾伊拉克战争本身的起因,许多人都有充分的理由质疑美军出动的合理性。在 2003年 3 月入侵之前的几个月里,乔治·W·布什政府是否误导了美国人民和整个世界?所谓的「自愿联盟」是否受了到欺骗,或是被美国政府用其他手段「激励」了?Tamte 对这些问题统统不感兴趣。

他也不想描写许多据说在那里发生过的暴行。

当我们用「战术」二字形容第一人称射击游戏的时候,我们往往会讨论它的移动方式:比如玩家往哪里走,速度有多快,以什么姿态移动?而在讨论军事类射击游戏时,则会更加关注它的武器系统。对费卢杰的美军士兵而言,这代表他们的步枪和爆炸物。但 2004 年的那场战役里,可不仅有这些武器和战术。

美军此前承认他们使用了「Shake ‘n Bake」战术,即同时使用高爆弹和白磷弹,以逼迫武装分子撤出掩体。但使用白磷弹,特别是在靠近平民的地带使用,似乎违背了战争法。和之前一样,Tamte 也不愿讨论这些做法是否属于战争罪。

「人们在不少事上都存在分歧,有些事情上的分歧非常严重,甚至会让人们忽视了那些本来可以让我们产生共鸣的故事,」Tamte 说,「对于将白磷弹作为武器加入游戏,我有两点担心。第一,它不是受访者故事的一部分,所以我们没有一个真实的、基于事实的故事基础。这是最重要的一点。其次,我不希望用耸人听闻的事物干扰游戏体验。」

这次战役中用到的贫铀弹同样如此。这种高密度的弹药通常为反坦克的 A-10「疣猪」攻击机所用,贫铀弹会在命中的瞬间碎裂,让重金属爆炸物散落开来。研究人员发现费卢杰当前人口中癌症病例远高于平均水平,尤其是儿童群体,也许贫铀弹就是罪魁祸首。我们向 Tamte 抛出了另一个问题:在向消费者传达第二次费卢杰战役的后果时,他的团队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我不认为玩家们会对战争的代价感到迷惑,」Tamte 说,「我不认为他们会在玩过游戏后想:『我们需要更多的战争。』我认为这不是那些陆战队和陆军士兵们想要传达的信息,也不是伊拉克平民想要传达的信息。我认为人们确实需要了解战争造成的伤亡。」

Tamte 补充道:「也许游玩这款游戏会催生他们的好奇心,促使他们去了解 2004 年战役后费卢杰又发生了什么,然后查资料得出自己的结论。但若是简单忽略掉这场战役,并不能让他们反思战争的后果。」

为了开发《费卢杰六日》,Tamte 和他的团队在战役结束几个月后采访了参战的美军士兵,并在去年不久前又采访了一次。他们也将成为玩家并肩作战的角色。大约 90%的游戏内容是挨家挨户的搜查以及自越战以来最残暴的巷战,剩下 10%则是来自平民的视角。

接受采访的亲历者

在与一名驻伊拉克美国记者的合作下(为其安全考虑,Tamte 不愿透露记者的姓名),开发商 Highwire Games 采访了数十位经历过这场战役的平民。他们的故事将在游戏剧情里同步展开,玩家将扮演一名父亲,试图将家人转移到安全地带。这个家庭的故事也会与游戏中的美军重合。

「这是一个手无寸铁的伊拉克平民,」Tamte 强调,「必须说明的是,我们绝不会赋予玩家武装分子的身份。这名伊拉克平民仅仅想要将家人带出城区。」

(在该作网站的答疑部分,发行商 Victura 指出玩家「绝不会在单人模式中扮演武装分子,也不会在多人游戏中重现真实事件。」)

这不是 Tamte 第一次尝试完成这部游戏了。他说他已经在该项目上花了超过 15 年的时间,最早可以追溯到第二次费卢杰战役的几个月后。上一次让他推迟进度的并非针对战争罪的抗议,而是伊拉克战争阵亡美军的遗属。他们的愤怒成了国际媒体讨论的话题,也迫使 Konami 最终在 2009 年放弃了这款游戏。

许多军事题材游戏避嫌的另一个方式就是虚构设定。开发者会说这些都是虚拟的士兵,在一个虚构的国家里作战。Tamte 和 Highwire 的开发团队则采取了另一种方式,也就是将真人放进游戏里。这次,Tamte 要如何应对那些家属呢?他们再一次因为亲人的死亡被放进了游戏里而感到愤怒。

从左至右:前陆战队中士 Eddie Garcia 为《费卢杰六日》接受采访;游戏中的渲染;他在服役期间的照片。

「所有在战争中失去亲友的人都向我传达了一则讯息,那就是他们不想自己孩子或朋友的牺牲被遗忘,」Tamte 说,「哪怕是那些极度反对伊拉克战争的人。包括我在内的开发团队与大多数人进行了对话,尤其是 2009 年团队中的退伍军人与这些家庭有过讨论,我们听到了各种反馈,『我们不想你就此开发一款游戏,但我们也不想让自己孩子的牺牲被人遗忘。』诸如此类的回答。」

「事实上大多数人都没听说过费卢杰战役,」Tamte 补充道,「因此通过在游戏中呈现这场战役,我们将帮助人们记住那些人的牺牲,这也是首要宗旨。我们与他们有着相同的目标,那就是避免他们孩子的牺牲被人遗忘。但我也非常理解他们对游戏的谨慎态度。因为在大多数人的眼中,他们对游戏的唯一概念就是看别人玩《使命召唤》。《使命召唤》已经成为了一项电竞运动,如果有人要把杀我儿子当做一项运动的话,我也会非常生气的。我们现在的工作就是让人们认识到这不是《使命召唤》。」

那么费卢杰的市民呢?费卢杰曾经以「清真寺之城」闻名,其 200 座历史建筑中有 60 余座在战争中损毁。数万人逃离了城市,许多人再也没有返回这里。人们失去了生命,社区分崩离析。对于那些因为自己的苦难被做进游戏而感到愤怒的人们,Tamte 又有怎样一番说辞呢?

「我听到的抗议几乎全都不是来自费卢杰的亲历者,」Tamte 说,「我认为,在当前文化环境下,我们觉得自己有义务在社交媒体上为他人辩护,无论当事人是否想要这样。我知道本作必然会冒犯到一些费卢杰的市民。但根据我的亲身经历,以及过去 15 年展开的对话,不管是伊拉克平民还是联盟的成员,几乎所有人都想让世人知道费卢杰的故事。」

对 Tamte 来说,《费卢杰六日》的目的是歌颂自愿联盟士兵在战场上的英勇,让玩家可以与士兵及被困百姓们共情。其余的一切都只是对该主旨的干扰。

「我唯一担心的是,当我们突破万难后,人们对《费卢杰六日》的抵制更多是出于对伊拉克战争的抵制。」Tamte 说,「业内制作过关于其他战争的游戏,也讲述过其他战争中的真实故事,却没有获得过这样的关注,也没有引发任何形式的争议。所以从根本上来说,人们的抵制是面向伊拉克战争的。我不认为我们应该成为这场战役的代理人。」

开发商称,他们想借《费卢杰六日》告诉人们「这场战役的真相」

然而,他描述中的这款游戏受众似乎非常小。你对肃清屋子里的武装分子感兴趣吗?对个中细节也有兴趣吗?那就来尝试一下,准备好感受撕心裂肺的体验吧(不管是字面上的撕心裂肺,还是其他意义上的)。Tamte 和他的团队渴望手把手引领你完成这种体验。

但如果你更好奇你和自己的虚拟战友为何要参加这场战役,背后的原因就得你自己去发掘了。

《费卢杰六日》计划于 2021 年登陆 Windows PC,主机发售平台待定

 翻译:Stark 扬 编辑:Tony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