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历史上的十大「不可思议」事件

全文约 2900 字,阅读只需要 5 分钟。

游戏行业中,没有什么是板上钉钉的。无论是老 IP 复活、不敢想象的联动或者疯狂的商业决策,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就像我们先前看见了《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走向多平台,这件看似不可能之事仍然成为了现实。游戏业界那些出乎意料、难以置信的时刻为关注者提供了许多乐趣。以下就是一些“鸡啄完了米、狗舔完了面、火烧断了锁」的例子。


一、《索尼克》+《任天堂》

《索尼克》与《马里奥》眼下的关系也许像是良性竞争,但在 90 年代,任天堂与世嘉可谓是水火不容。在 90 年代前半叶,这两间公司展开了一场影响整个行业的激烈对抗,而它们各自的吉祥物则站上战场前线。你要么喜欢「踩蘑菇」要么追求「速度与激情」,骑墙是懦夫的行为。即便对那些亲身经历者来说,想到《索尼克》当时真有机会取代《马里奥》成为平台游戏界之王,还是让人觉得很疯狂。作为一名资深游戏迷,我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看见索尼克出现在任天堂游戏里的感觉有多迷幻、多不对劲。因为《索尼克》原本是作为《马里奥》的竞品才诞生的。我的童年偶像们针锋相对了数十年之久,可如今他们却在奥运会上打成一片!


二、跨平台联机

根据惯例,不同游戏平台之间隔着厚厚的铁栅栏。所以能够和其他平台的玩家联机,一直以来就像个天方夜谭的美好幻想。我记得玩《传送门 2》多人模式的时候,我还想着能在 PS3 上跟我朋友的 steam 版联机真是太棒了,但这个梦想和如今的现状相比那只是小打小闹罢了。根据游戏的具体情况,玩家可以跨主机、PC 甚至移动端联机,真是太疯狂了。随着工作室和平台越来越习惯于跨平台的概念(以及它所带来的利润),这个趋势已经从「需求」变成了「标配」。如果将来的某一天,新一代玩家将「Xbox 无法与任天堂主机联机」当做笑柄,我也不会感到惊讶。


三、SE 重制《最终幻想 7》

多年以来,重制《最终幻想 7》在「听到耳朵长茧的玩家诉求」精简榜单中占据了一席之地。就连我,一名《最终幻想7》狂粉,都开始觉得烦了,因为我已经接受了这事没戏的现实。接着2015年的E3来了,SE宣布了《最终幻想7重制版》的消息,我和其他所有人一样喘不过气来。不是PC端移植。不是又一部外传。是货真价实的1997经典原作的重制版,而且SE要做的不仅是画面升级,还要重塑游戏体验。基于《最终幻想7重制版》广受好评的事实,我不知道究竟哪件事更让人震惊:是SE真的做了重制版,还是重制版居然满足了人们破表的期望值。


四、V 社终于推出《半衰期》新作

不,《半衰期:艾莉克斯》不是《半衰期 3》,但 Valve 制作了一款《半衰期》正统续作本身就足够令人震惊了。记得《半衰期 2:第二部》上线已经是2007年了。时间长到人们都接受这个系列已经步了渡渡鸟的后尘。

此外,我很确信有了 Steam 平台的成功,Valve 已经不需要再做任何游戏了。但它还是发生了,就像《最终幻想 7 重制版》一样。这是一招险棋,不过这一次,呼声极高的续作仅有一小撮 VR 游戏玩家有福享受。但无论你玩没玩上《艾莉克斯》,它的存在本身就重燃了《半衰期 3》落地的希望。


五、任天堂开发移动端第一方游戏

任天堂在向其他平台开放自家角色授权一事上,向来都没什么好事。飞利浦 CD-i 上的《塞尔达》和《马里奥》游戏是史诗级地烂,时刻提醒着任天堂把自家 IP 好好藏在自家硬件里。但随着移动端游戏市场的开发,就连任天堂也无法永远拒绝这个诱惑。于是,任天堂公布了一款非任天堂平台马里奥官方原生开发游戏,《超级马里奥跑酷》。光是打出这行字我都不自在。的确,任天堂的移动端计划没有引发热潮(虽然《超级马里奥跑酷》表现不错),但考虑到这家公司的历史,它能跨出这一步就已经很了不得了。


六、《莎木 3》发售

完全可以把我前面对《最终幻想 7 重制版》和《半衰期:艾莉克斯》说的所有内容复制黏贴到这里。《莎木 2》充满悬念的结局吊了粉丝的胃口足足 18 年,这也是为何在 2015 年 E3 上《莎木》系列的第三部作品宣布开启 Kickstarter 众筹时,玩家们会喜极而泣。铃木裕都不用再多开口,粉丝就已经为游戏开发大笔砸钱了。项目在最初的 7 小时里就筹集到了 200 万美元,是当时 Kickstarter 游戏项目的历史新高。即便如此,粉丝们还是得再忍受数年等待,经历几番跳票,才终于等到《莎木 3》在 2019 年 11 月发售(评价就褒贬不一了)。玩家们的愿望清单上从此又少了一款作品。


七、G4频道回归

游戏电视频道 G4 是一代国外游戏迷心中的温暖港湾。在以 YouTube 为首的互联网平台淘汰了网络电视的概念之前,G4 的节目,例如《X-Play 》和《 Attack of the Show》,为游戏、游戏文化领域的专门节目铺平了道路。到了 2013 年,G4 作为 Cops 的非官方重播渠道苟延残喘。随着节目主持们各奔前程,加上网红的兴起,G4 回归这个想法似乎已经过时,没有必要了。但如果说 2020 教会了我们什么事,那就是一切皆有可能,而 G4 将要重磅回归的消息也是如此。目前频道正在进行一些实验性节目,等待今年晚些时候全面重启。


八、小岛秀夫离开科乐美

小岛秀夫在科乐美工作了将近30年,一直是《潜龙谍影》系列的主策划,直到2015年广为人知的纠纷事件使得两方分道扬镳。此事令人震惊的原因是,《潜龙谍影》长久以来都是科乐美的头牌,尤其是在《恶魔城》和《魂斗罗》等系列大势已去之后。因此,小岛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被称为「科乐美先生」。打个比方,就像是宫本茂从任天堂离开一样。此次分裂造成的最大损失就是,小岛与吉列尔莫·德尔·托罗合作开发的《寂静岭》项目遭到撤销。直到现在,要区分对待小岛与科乐美仍然让人感觉很怪,尤其是在涉及到《潜龙谍影》的各方面事宜。小岛秀夫说了好几年「《潜龙谍影 5:幻痛》就是他的最后一部《潜龙谍影》」,一场企业内斗终于让他的话成真了。


九、有人做出了一部优秀的《蝙蝠侠》游戏

我们现在已经习惯了《蝙蝠侠》游戏佳作,很容易就会忘记在 2009 年以前,这位黑暗骑士在电子游戏领域可谓名声狼藉。只有少数几部作品接近及格线(我个人很喜欢《蝙蝠侠和罗宾的冒险》),但无论是《蝙蝠侠:黑暗未来》、《辛特组的复活》还是其他大量劣质的电影授权游戏,每一次进步都伴随着数次退步。有着这样一个简直是为游戏量身定做的角色,看着这么多工作室把事情搞砸,真让人摸不着头脑。然后名不见经传的 Rocksteady 工作室横空出世,终于制作出《蝙蝠侠:阿卡姆疯人院》,成为第一款真正配得上蝙蝠侠名气的游戏,就像是解除了一道魔咒。如果超人也能有同样的待遇就好了。 


十、《任天堂明星大乱斗》的诞生

《任天堂明星大乱斗》屡屡打破常规,因为它的存在本身就是为了否定不可能。还只是「任天堂全明星」的时候就足够震撼了,但它后来发展成了一款低配版的 Mugen 格斗游戏,囊括平常难有交集的各色 IP。索尼克、索利德·斯内克、克劳德和班卓熊(微软旗下产品)的参战都让玩家们惊掉下巴,让人感觉好像任何事物都可以踏入任天堂的这片斗场。

游戏界还有什么让你不敢置信的事吗?请在评论中留言!


翻译:夜猫 编辑:豚骨拉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