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转裁判》作曲家访谈:打动玩家内心的音乐才是《逆转裁判》的音乐

全文约 5500 字,阅读可能需要 10 分钟。

2001 年 10 月发售的初代《逆转裁判》在 2021 年迎来了诞生 20 周年,为了纪念本作的发售,《Fami 通》编辑部准备了各种特别企划。本次采访到的是《逆转裁判》系列作曲家阵容中的北川保昌先生和杉森雅和先生,他们将为大家讲述游戏制作背后的故事。 

北川保昌(文中简称北川),卡普空/作曲家。负责《雷顿教授VS逆转裁判》、《大逆转裁判》系列乐曲。除此之外也曾参与《EX装甲骑兵》和《被囚禁的掌心》、《女神巡回》等多部作品的制作。

杉森雅和(文中简称杉森),MUSE SOUND 代表/作曲家。制作了初代《逆转裁判》的所有乐曲,此外他还为游戏角色狩魔豪配音。曾参与制作过《红侠乔伊》、《幽灵诡计》、《龙珠英雄》系列等多部作品。

命运般同乡的音乐人们

—— 今天我们邀请到了杉森先生、 北川先生、以及岩垂德行先生举行线上座谈会……这是我们原本的计划。然而到了约定的时间也没看到岩垂先生登录的身影,刚刚致电询问,他竟然说道「哎呀!原来是今天啊!!」。

杉森:(笑)。

北川:不愧是岩垂先生(笑)。

—— 所以今天忽然变成了双人访谈,听说两位来自同一所高中?

杉森:没错,是大阪的某个高中。

北川:我当时也很吃惊。

杉森:我进入社会工作 1 年之后,有次刚好和北川先生一起吃饭,在那时得知了这个事情。万万没想到他竟然是我高中的前辈,而且我们的年纪只差了 2 岁,应该有段时间是一起在学校里念书的。

—— 两位是因为都在音乐系或者相关专业学习才上的同一所高中吗?

北川:不是的,我们就是正常地上学,学校也是普通的府立高中。

—— 念同一所高中的两个人后来居然都成为了作曲家,而且还同为《逆转》系列作曲,这实在是太巧了。接下来想问问关于初代《逆转裁判》音乐制作的事情,最初你们是怎么从零开始制作音乐的?

杉森:我记得发生了很多事情,不过最开始我完全没有收到巧先生(巧舟,《逆转裁判》系列监督和剧本作家)提的任何需求,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制作游戏所需的音乐。他们甚至连一般情况下都会列出的「要制作几首这种感觉的音乐」的「音乐清单」都没有。

北川:你全程都是在这种状态下制作音乐的?

杉森:是的,印象中比较接近提需求的情况也就只有 1 次(笑)。

北川:通常肯定会有「音乐清单」的。

杉森:是啊。所以当时花费了很多精力,因为我需要通读剧本,看到某个场景之后思考这里应该制作什么样的音乐。最初确定下来需要的音乐是法庭和侦探部分,然而在剧本的什么时间点开始播放或停止音乐,是否要用淡出效果,这些都是由我来决定的。

—— 你们还负责了作曲以外的工作呢。

杉森:此外,开发的时候正好处于 GameBoy Advance 发售之前,我们还在基板裸露的原型机上进行了开发。我记得这台开发机器的声音实在是太小了,就算把音量调到最大也听不清楚。

北川:我也记得这事(笑)。那个时候我还待在其他的开发项目组,记得是个硬币大小的扬声器对吧?

杉森:是的。结果等正式机器送达,我们把游戏装上去之后,反而出现「爆音了!」的情况(笑)。

—— 这是只有主机发售前才会发生的趣事(笑)。

北川:毕竟主机上的「音色」会发生变化。我的前一份工作也是负责制作剧本,决定音乐播放的时间点等细节。入职卡普空后,则是由巧先生和企划团队决定播放音乐的时机,所以我就把精力集中在作曲上了。但是关于作曲的需求,我只收到过「写一些帅气的曲子」这种意见……(笑)。

杉森:基本上巧先生只会轻描淡写地给出乐曲大致的方向性,其他都交给我们自由发挥了。

北川:我印象最深的是《大逆转裁判 2》最初的乐曲《相棒 〜The game is afoot!》,当时甚至连音乐类型都没有明确的指定,只对我说了句「请来一些在《大逆转裁判》的世界中会很帅气的曲子,你懂的吧?」(笑)。但就算是「帅气」,风格也千差万别。虽然是因为在制作《大逆转裁判》的时候对我建立起了十分的信任,这次才会提出这种要求,但我还是很烦恼。

—— 真是让人为难的要求啊,你是怎么想出答案的呢?

北川:首先,我跟往常一样构思这首曲子播放的场景,以及玩家听到之后会有怎么样的感想,然后再联想玩家们听到乐曲时高兴的样子,最后顺着自己的心意将乐曲演奏出来。我一直在思考《相棒》的主题,就算在和家人们一起去梅田的天空树游玩的时候满脑子想的也都是「『帅气』究竟是什么……」,另外平时走路的时候也会涌现一些灵感,好像走起路来状态会比平时好。

杉森:我懂这种感觉,还有骑自行车或者泡澡的时候也更容易有灵感。

北川:是啊,洗澡的时候也是这样。

杉森:另外我在睡觉的时候会在梦中作曲,清醒后将其谱写出来。

—— 梦中作曲!?你在梦到曲子之后会跳起来用枕边的录音机等工具来记录吗?

杉森:我故意没有在床边放录音设备。如果过了两天我还记得梦中的旋律,那或许就是一首值得写下来的好曲子。其实睡着的时候写的曲子比较极端,不是太好就是太烂,有的时候听完会让人产生「这是什么鬼」的感觉(笑)。

北川:我有时也会梦到曲调,不过仔细一想就会发现「啊,这不是已经有了的曲子吗」。我觉得梦境好可怕,之后就再也没尝试过利用做梦来创作了。 

杉森:确实,梦境据说是整理自己记忆中所见所闻的时间。我以前好像也遇到过创作出了动听的乐曲之后,仔细一听发现「啊,这不是 Perfume(日本女子歌唱组合)的歌吗」的情况(笑)。

单独的空间里编织出来的旋律

—— 除了做梦之外,杉森先生平时是怎么创作乐曲的?

杉森:举例来说,当遇上需要的乐曲数量特别多的时候,我也曾采用过理论上的制作方式,先定下节奏和低音,然后在此基础上加入合适的和声与曲调。但我觉得最好的乐曲还是得听天由命的,比如《逆转裁判》中的《大江户战士 大将军》(大江戸戦士トノサマン)。 

《大江户战士 大将军》的主题曲也收录在部分的卡拉 OK 中《大江户战士 大将军》的主题曲也收录在部分的卡拉 OK 中

—— 这首也不是来自制作组的委托,而是杉森先生自己想要制作的乐曲吧?

杉森:是的,我看到大将军的立绘,确认了这个角色是时代剧风格,故事舞台为摄影棚之后才想出来了这首乐曲,他的形象就像时代剧《暴坊将軍》的感觉一样。顺带一提,《逆转裁判》的大多数乐曲都是我在厕所里制作出来的(笑)。

北川:公司的厕所?

杉森:是的。我大概花了 6 个小时蹲在厕所里潜心工作。

北川:被发现了肯定会挨骂(笑)。

杉森:已经被骂过了(笑)。之后制作《红侠乔伊》的时候,当时的监督也问过我「上班的时候怎么没看到你人啊,你跑哪去了?」。

—— 你会把笔记本带进去吗?

杉森:我基本上什么都不带,只是呆呆地坐在那里而已。那时候办公室里的桌子虽然已经用隔板隔开了每个人的办公区域,但我仍然很在意周围的前辈们,难以集中精神。

北川:厕所办公……要不我也试试(笑)。有时候我会去外面散步,转换心情还是很重要的。

杉森:是啊。剩下要做的就是回到座位上后赶紧进行编曲和修正工作。

—— 对于这部分工作你们有什么烦恼吗?

杉森:我在制作旋律时和编曲时的脑回路会有些不同。就我个人而言,每当完成旋律的作曲后,完整的歌曲也制作好了。

北川:……真是天才啊。

杉森:不不不(笑)。每个人的作曲方法各不相同,我就像做一层层的蛋糕一样决定好旋律、和声和节奏,再前往下一层。

北川:原来如此。我是从旋律开始构思的,但如果出现了「旋律 A 做得不错,想不出旋律 B」的时候,我就会一边单曲循环 A 一边散步。有时候还会小声哼着歌。

—— 看来每个作曲家都有自己的一套创作方法,有没有需要同时制作多首乐曲的情况呢?

杉森:我基本上都是先集中精力做一首乐曲。比如在创作《通常搜查》等游戏中经常播放的基础乐曲的时候,我经常会遇到瓶颈。一开始写的乐曲直到最后也在不断地调整,从这种意义上来说算是同时进行的。

北川:我记得开发《大逆转裁判》时同时创作了好几首曲子。每做完一首曲子提交给巧先生的瞬间,就开始制作下一首乐曲。此外,我也碰到过同时兼顾其他作品乐曲的情况。

—— 这种时候你们不会感到混乱吗?

北川:虽然工作量比较大,但如果类型不同的话,我还是可以转换过来的。

杉森:我需要仔细观赏作画来调整状态。

天才型与平衡型作曲家

—— 杉森先生、北川先生,在你们眼里,对方属于什么类型的作曲家呢?

杉森:我觉得北川先生是一个平衡型作曲家,他能凭借直觉做出很优美的旋律,也能依靠扎实的专业实力谱写一首乐曲。

北川:就像我之前说的,杉森完全是个天才型作曲家。他不仅很有个性,而且是一个真的能做到「从无到有」的人。虽然制作《幽灵诡计》和《红侠乔伊》的时候我就感受到了他的特质,但当我第一次听到《逆转裁判》的《开庭》这首乐曲的时候,我依旧被震撼到了。这是我从未听过的乐曲,实在是太帅了。

法庭部分开始时会播放的《开庭》是能让人感受到法庭严肃氛围和独特紧张感的乐曲法庭部分开始时会播放的《开庭》是能让人感受到法庭严肃氛围和独特紧张感的乐曲

杉森:您太抬举我了(笑)。各位应该也知道,我们开发小组去旁听了真实的审判。我看到带血的菜刀的时候极为震惊,但旁听席上却一片肃静,只有检察官和律师在说话。《开庭》就是渲染了这种氛围的乐曲。

北川:实际上我也有过参与民事审判的经验。

杉森:诶?您亲身经历过吗?

北川:虽然审判过程很长很累,但能够为后来《逆转裁判》的开发提供助力,有这段经历也不错。我也由此了解到了法庭的氛围,发现律师真的会在法庭里走来走去。 

—— 龙之介(《逆转裁判》主角)也会在法庭里来回走动。

北川:真实情况也是这样的。说点题外话,我认为以初代《逆转裁判》的《开庭》为首的乐曲奠定了后续《逆转》系列的「音乐法则」。比如「这首曲子应该有这种功能」,「这首曲子应该以此为目的使用」等规矩。

杉森:当我接触到《大逆转裁判》之后,感觉自己终于摆脱了《逆转裁判》的束缚。

北川:我倒是一直严格遵循这个法则的(笑)。

杉森:《逆转裁判》系列正篇一直采用贯穿整个系列的旋律和氛围,但《大逆转裁判》为了体现游戏内的时代背景,直接改变了所有的旋律,让人感受到了全新的风格,这让我感到很高兴。

北川:确实旋律有所不同,不过乐曲各自的功能性依然彰显出它就是《逆转裁判》。 

—— 我记得审判渐入佳境之后会响起《追求》这首曲子,这也成了后来系列的一个基础。

杉森:我记得《追求》是在游戏开发最后阶段才制作的曲子。考虑到裁判的展开和系统的需求,我们还制作了没有前奏的版本。 

—— 锵锵锵锵之后就开始了的那首乐曲对吧?

质问证人证词的矛盾点的时候,仿佛步步紧逼般响起的《追求》,进一步提升了玩家们的兴奋感质问证人证词的矛盾点的时候,仿佛步步紧逼般响起的《追求》,进一步提升了玩家们的兴奋感

杉森:这算是苦肉计吧。不过,比起我轻描淡写制作的《追求》,北川先生制作的《追求 〜大逆转之时》更给人一种精益求精的印象。

北川:你还能轻描淡写地写出那样的曲子啊(笑),我可是非常谨慎地制作了《大逆转裁判》里的《追求》。曲谱的草稿被我放置了半年左右,等世界观确定下来之后又花了 1 个月左右时间才将它完成。那时候大部分的曲子都已经制作完毕,对于《追求》应该需要表现什么程度的情感有了整体的把握。

杉森:如果最先做出达到情感高潮的乐曲的话,就会成为创作其他乐曲的阻碍。

经久不衰的管弦乐团

—— 还有没有其他让你们印象深刻的乐曲?

杉森:如果要说我自己的曲子的话,应该就是《学级审判》了。这是一首变奏曲,我感觉我创作出了一首非常与众不同的曲子,它的「音色」非常动听,所以很喜欢。

—— 在成步堂君的回忆场景中会响起这首乐曲。请问北川先生喜欢的曲子是哪首?

成步堂龙一因为被怀疑偷了学校饮食费而被迫参加了《学级审判》,这也是他立志成为律师的一幕成步堂龙一因为被怀疑偷了学校饮食费而被迫参加了《学级审判》,这也是他立志成为律师的一幕

北川:我很喜欢自己一开始制作的《共同推理》,但在看过管弦乐团音乐会上的演奏之后再审视自己的作品,我还是觉得《大逆转裁判》的《开庭》更意味深长。创作《开庭》这首曲子真的不容易。

虽然这首曲子的作用是增加「审判立刻开始」的印象,但有时候也需要在审判的途中突然响起。正因为存在这种奇怪的「调剂」,所以使用起来也很困难。因此,这首曲子需要创作成能细腻正确地传达法庭的氛围的曲子。

杉森:确实如此。《开庭》并不是一首常规的曲子。

北川:是的。旋律太过冷酷也不行,需要在保持温度感的基础上又能引人注目。制作的时候越是困难,给我的印象越是深刻。

—— 刚才您提到了管弦乐团的音乐会,请问在音乐厅欣赏的时候感觉如何?

杉森:我感动得都快哭出来了,当时根本想不到这部作品会成长为这么大的 IP。一想到多亏了巧先生和言垂先生,当然还有北川先生,以及卡普空公司内外部一直制作和支持《逆转裁判》的人们,我的曲子才得以长久地流传世间,听到这些曲子的时候我就情难自已。

北川:我原本就不是音乐大学毕业的专业生,所以光是看到自己制作的曲子能在管弦乐团的音乐会上演奏就非常满足了。登上舞台的时候看到了很多支持《逆转裁判》系列的粉丝,内心感到非常温暖,同时也心存感激。

—— 虽然今天没有出席,但两位能否说一下有关言垂先生的事情?

北川:我平日里在管弦乐团的编曲等方面都受到了他的指点和照顾,所以非常感谢他。

杉森:我觉得《逆转裁判》系列之所以评价如此之高,是因为《逆转裁判 3》这部作品。言垂先生担任了《逆转裁判 3》那段高潮的作曲,之后他也一直在为管弦乐团和演唱会做贡献。真的很感谢他。

—— 请问对于两位来说,《逆转》的音乐究竟是什么?

杉森:我觉得《逆转裁判》(的音乐风格)在用自己的方式诠释现实中的法庭氛围,并进行了积极意义上的夸张、增补与删减。不过,比起风格薄弱来说,稍稍强烈一点会更好。

北川:我也有同感。《逆转裁判》系列的音乐风格最初是由杉森先生建立的,但就好比在实际的审判中,心证(法律用语,法官斟酌全审判流程,依据伦理和经验判断的过程)也很重要一样,能够打动玩家内心的音乐,才是《逆转裁判》的音乐。

翻译:猫村ノ村長  编辑:椎名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