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ltale Games 的重振与复兴

全文约 7700 字,阅读可能需要 13 分钟。

《猴岛的秘密》(《猴岛小英雄》系列的首部作品)这类游戏变得越来越少,而 Jamie Ottilie 玩冒险类游戏的时间也随之变少。就像很多玩家那样,他转而去玩其他更流行的游戏品类。但大概在冒险类游戏黄金期的十年之后,Telltale Games 成立了。几位创始人都出自老牌冒险游戏工作室 LucasArts,这立马引起了 Ottilie 的兴趣。

Ottilie 很喜欢 Telltale 工作室打造的第一批游戏,在《行尸走肉》第一章推出后,他对工作室的兴趣也达到了顶峰,这款游戏帮助 Telltale 工作室在业内打出了名头。自此之后,我们熟知的 Telltale 就诞生了 —— 这家工作室似乎注定会为那些已有 IP 打造精彩的故事,比如说《行尸走肉》,加上后来的《权力的游戏》和《蝙蝠侠》。

有段时间,Telltale 标志性的玩法模式收获了不错的成绩。但渐渐地,它也走向没落。由于工期太赶,工作室出现了长期大范围的加班赶工,而且游戏市场也过度饱和。投资方 AMC,Lionsgate 和 Smilegate 的撤资成为了压到倒工作室的最后一根稻草。2018 年 9 月,Telltale 开始关闭工作室。发生的一切太过残酷,因为当时对于大部分员工来说,他们都对此毫不知情。这对当时的游戏行业也是一个巨大的冲击,那时整个行业深陷加班过多、员工没有任何工作安全保障的旋涡之中。

当 Telltale 倒闭时,Ottilie 从原本的兴趣已经转变为十足的欣赏 —— 他是 Telltale 的忠实粉丝。在工作室关闭后,他开始研究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以及怎么样才能让 Telltale 工作室回归。大概在一年后,他收购了 Telltale(或者也可以说是 Telltale 余下的资产),2019 年,他成为了公司新上任的 CEO。

收购 Telltale

作为游戏开发者和游戏工作室顾问,Ottilie 目睹了 Telltale 的倒闭。自 20 世纪 90 年代以来,他一直在游戏行业工作,领导了多家游戏工作室,其中包括 Galaxy Pest Control 和 Abandon Interactive Entertainment。

「我开始四处打探,恰好一位同事提到自己认识 Telltale 的前员工,我们也了解到 Telltale 公开转让的消息(公司破产和资产拍卖)」,Ottilie 回忆道,「所以我们就去收集情报,对此进行了评估。评估结果不错,我们觉得可以一试。但令人失望的是,我咨询的那家公司认为 Telltale 并不乐观。」

「我一直放不下这件事,」他继续说道,「想了很久之后,我决定自己接手,试着从业内伙伴那里筹集一些资金。这看起来是个很棒的机会:很好的品牌,不错的游戏品类,加上值得延续的传承。」

于是,他成立了一家控股公司 LCG Entertainment,正式收购了 Telltale。凭着他对 Telltale 的热爱,以及他作为工作室领导者的经验,Ottilie 觉得自己有信心让工作室回归正轨。

新 Telltale 的第一步

对于 Ottilie 来说,当务之急是稳定 Telltale 的上架作品。鉴于先前 Telltale 在游戏商店撤下了很多作品,全新的 Telltale 工作室选择将它们重新上架。下一步是开发游戏。这会给 Telltale 全新的未来指明方向,而 Ottilie 和管理层会尽力避开那些曾经导致上一代 Telltale 倒闭的问题。

新成立的 Telltale 做出的第一个重大举措是在 2019 年的 TGA 上公布了《与狼同行 2》的预告片。据 VG247 报道,严格来说,这应该是旧 Telltale 关闭前还在开发的项目,但这次它以一款全新续作的形态回归。预告片看上去很有吸引力,但考虑到 Telltale 之前作品有《权力的游戏》这样的重量级 IP,这次却选择没那么有名的《与狼同行》作为回归续作,多少显得有些奇怪。不过在 Ottilie 看来,这个做法的原因显而易见。

「《与狼同行》不是个大 IP,确实如此,但它也是之前 Telltale 工作室里比较成功的作品……对于该系列的续作,粉丝也盼了好几年,」Ottilie 说道,「这也是个很好的连接点来展示 Telltale 的内核,对吧?我们应该与受众沟通,让他们看到,『嘿,我们听到了你们的呼吁,虽然我们没法实现你们的全部要求,但这是你们一直期待的作品,我们会把它做出来,』所以,我们就这么做了。」

《与狼同行》是根据 Vertigo Comics 出品的系列漫画《Fables》改编的。与漫画类似,游戏的主角是纽约市 Fabletown 的警长狼叔毕格比。顾名思义,Fabletown 里住着一众童话和寓言故事里的角色。不过,这个平静的社区发生了可怕的谋杀案件,玩家必须引导毕格比完成五个章节的调查任务。

为了让第一款游戏不出错,同时让喜爱该系列的粉丝满意,Ottilie 联系了 AdHoc 公司。这家公司成立于 2019 年,由 Telltale 前创意总监,电影总监和剧作家联手创办。他们之中的很多人都曾参与过第一部《与狼同行》的制作。于是,AdHoc 顺理成章地成为了《与狼同行》续作开发的合作伙伴。如今,卷土重来的 Telltale 中几乎有一半成员是 Telltale 的前员工,他们负责游戏的设计,程序,动作捕捉和其他环节。不过,Ottilie 希望 AdHoc 能够成为续作的创意团队。

「我们加入这个项目时,首先达成的共识是我们不希望重启作品,」AdHoc 的 COO 兼联合创始人 Nick Herman 表示,「里面有很多东西会发生改变,但这些都是为了实现项目最初的愿景。尽管我们很喜欢第一部作品,但大家都忘不了当时因各种技术和创意局限未能实现的东西。如今,工作室有了新的领导者,引擎也有所升级,我们可以重新审视过去的很多想法,可以放手大干一场了。」

不过,还有很多需要探讨的问题。比如采用什么美术风格?Ottilie 表示,他们会保持和第一作相似的设计风格。而故事呢,团队选择把时间定在第一作故事结局的六个月后,并设定在冬季。有哪些角色?第一作的狼叔毕格比,当然还有白雪公主。用什么引擎?是时候改变引擎了。

避免重蹈覆辙

Zac Litton 在 Telltale 工作了近八年的时间。在成为 Telltale 的第一位开发副总裁之前,他曾在前 Telltale 担任技术总监。Telltale 被收购后,Ottilie 联系上了 Litton,没过多久,Litton 就回到 Telltale,不过这次他出任公司的 CTO。

Litton 很快就着手帮助新成立的 Telltale 重新打造和配置开发管线,他认为这对工作室的成功至关重要。

「当时我们就在想开发管线会是什么样的?开发不仅仅在于游戏引擎,开发管线才起到了决定性作用,」Litton 表示,「这包括编剧如何去写剧本、引擎的执行方式、以及你如何处理文件数据的编辑和游戏内容的升级……它代表了一切,真的。」

在过去,Telltale 会用自研引擎来开发游戏。虽然在某些地方用起来不错,但新成立的 Telltale 决定利用 Epic 的虚幻引擎。Litton 表示,他们将以虚幻引擎为基础,然后在 Telltale 的定制引擎上添加功能,而这改变了整个开发流程。虚幻是业内通用的引擎,这意味着 Telltale 能比之前更容易招到游戏开发人员;此外,虚幻也是个开放引擎,这代表 Telltale 能够将它与自有引擎相结合,从而收获巨大的成果。

他们最终打造出了一个更流畅的开发管线,Ottilie 和 Litton 都相信这能够助力消除加班赶工。

「在上一代 Telltale,由于时间关系,很多东西都处理得不够利索,」Litton 表示,「你可以用功能丰富的引擎来提供很棒的内容,但如果你没有时间去发挥出这些工具的最大潜力,你就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产品。」

除了这些困难以外,Telltale 以往采取的章节形式也造成了工作室的困境:当时,工作室在推出一个章节后得马不停蹄地赶工下一个章节的内容,然后工作量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而这就会引发团队的加班赶工。不过,Litton 和 Ottilie 表示他们会尽全力确保新的工作室有合适的工具来避免这种情况。

对于 Telltale 以前的障碍和挑战,Ottilie 态度非常开放 —— 这是他理想中的态度,但同时这也是唯一的选择。新成立的 Telltale 中有将近一半的前员工,这并不是在向之前被解雇的员工表态工作室回归了。而是向大家解释,为何 Telltale 需要回归,以及新公司该如何避免之前的命运。

除了更好的引擎,Telltale 还采取了分布式开发模式来解决问题,并希望以此来避免加班赶工。新成立的 Telltale 并没有把 400 名员工聚集在物价极高的旧金山工作室,而是选择让世界各地的开发者协作进行开发工作。

「行业已经出现了很多变化,」Ottilie 表示,「选择分布式开发是出于它的便利性。那么,最适合外包的是什么?是美术。现在,大家都会把美术外包出去,对吧?我们有 80% 的工作都是通过不同的外部团队完成的。而且成品质量很高。有的项目是我们与外包公司的团队或个人完成的,这真的让我特别震惊……既然如此,我们与他们合作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分布式开发实际上算是一种创作自由……而且还能让我们控制开发的成本。」

Ottilie 告诉我们,Telltale 力图避免加班赶工的立场也延伸到了外包工作上,他表示工作室「在所有项目上都采取了相同的规划和迭代工作流程,并选择与认同我们观点的公司合作 —— 即工作与生活健康的平衡至关重要。」

有一点很明确,Ottilie 并不在意 Telltale 游戏在市场中的饱和度。他只是希望大家能对 Telltale 制作的游戏充满期待,即便这些游戏不像之前发售得那般频繁。剧本是开发的第一步,他们需要找到合适的人去写剧本。这就是 AdHoc 协助开发《与狼同行 2》的原因。

如今,工作室有了新的领导者,引擎也有所升级,我们可以重新审视过去的很多想法,可以放手大干一场了。

「公司不需要承担 400 人的开支时,我们就可以进行大量的(剧本)迭代,」Ottilie 表示,「就开发过程来看,这有很多好处……因为在故事找到正确的发展方向之前,我们不想贸然行事。」

也许新成立的 Telltale 最大的变化之一就是游戏的发售方式。在此之前,Telltale 会先发售一个章节,然后耗费一定的时间开发内容来发售下一个章节。但根据以往经验来看,这种作法往往会导致大家加班赶工。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对此的兴趣也慢慢减弱。

Ottilie 表示,后续 Telltale 发售游戏第一章的同时,他们基本上也会完成整个游戏的制作。这意味着玩家不用等上几个月的时间就可以看到接下来发生的故事。Telltale 会提前公布发售的日程表,粉丝只需要在两个章节发售期间等上几周的时间。这有点像剧集的制作方式,Ottilie 预计这种游戏发售模式会更契合现代的制作理念。

AdHoc CTO 兼联合创始人 Dennis Lenart 表示,在制作开始前写完整季的剧本 —— 比如说这次的《与狼同行 2》—— 这是件很新鲜的事情,AdHoc 团队非常欣赏这一点。

「这完全改变了高层决策的方式,让我们能在设计方面做出更好的规划 —— 尤其是选择和玩法节奏等方面,这样一来,我们就有更多时间用于设计了,」他表示,「如果考虑到玩家选择的话,制作难度就更高了。不过,现在我们有八周多的时间来创作一个章节的内容,大家可以优先考虑以前没时间处理的东西了。」

Ottilie 表示,这种全新的发售模式会成为改善加班问题的另一大助力因素。说实话,Ottilie 认为「不加班赶工」正是新工作室的核心理念。他希望避免管理层事无巨细的「微操」管理方式,让员工在工作期间有自己的发挥空间,下班后可以回家享受自己的生活 —— 他表示:「这样你才能够成为更好的自己。」

Telltale 和毕格比的回归

2019 年的 TGA 公布了《与狼同行 2》的预告片,Telltale 几个月来的前期制作工作在那一刻达到高潮。Ottilie 称之为工作室决定性的时刻。

「那是个特别的夜晚,」Ottilie 说道,「我们都觉得那天晚上堪称天时地利人和,我们的梦想要成真了。一切都很顺利,观众站起来表示欢呼。这是证明我们的时刻。也是这段旅程得到回报的时刻。」

两年后的今天,《与狼同行 2》正式投入制作。剧本已经定稿,目前团队正在进行动作捕捉。Ottilie 表示,粉丝可以期待从《与狼同行 2》中得到一些疑问的答案,但并不是所有的答案,因为有的答案还是比较适合模棱两可的处理方式。不过,AdHoc 扩展了一些玩家可以期待的内容。

「《与狼同行 2》的故事发生在白雪公主出任 Fabletown 副市长之后,这让我们更接近漫画的初始设定,但毕格比还在艰难地从典型的童话反派转型为警长和保护者,」Herman 表示,「第二部会更多地探索藏在暗处的细节和困境,大部分内容是关于新小说和纽约各地的故事。这一次,整个纽约市会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从创意上来讲,《与狼同行 2》是 Telltale 旗下作品中开发耗时最久的作品,所以我们希望大家的心血能在成品中体现出来,」Herman 补充道,「我很开心粉丝有机会探索它的新主题。在不剧透的情况下,我觉得它更多是以《Fable》故事的方式描绘了人类的生活经历,就像漫画一样,它抛开了幻想元素,留给玩家大量不适和混乱的决定。」

剧集改编游戏《苍穹浩瀚》

Telltale 还在开发一款基于剧集《苍穹浩瀚》改编的游戏,这是由畅销科幻小说系列改编的 Amazon 剧集,故事设定在未来,随着人类对宇宙的探索,太阳系成为了人类的殖民地。类似于《与狼同行 2》与 AdHoc 合作的方式,Telltale 选择与 Deck Nine 工作室合作开发《苍穹浩瀚》游戏。Telltale 将其视为合作开发的一个机会,Deck Nine 将用 Telltale 的引擎和工具负责大量复杂繁重的工作。这部作品将通过 Deck Nine 的方式来讲述 Telltale 的故事。

Ottilie 说道:「在《与狼同行 2》重启之初,我们拜访了 Deck Nine 探讨合作开发的可能性,但我们很快意识到应该给这个才华横溢的团队更多发挥的空间,而不是继续在局限性较大的续作项目上合作。」

Deck Nine 游戏总监 Stephan Frost 认为两者属于「稳固的合作伙伴关系」,而且比较特别的是这次合作让两个团队有机会互相取经。至于故事的时间线?这款游戏将和剧集采用同一个设定,算是剧集的前传。

「对于向作者推销制作前传这个事情,我们都非常紧张,然后我们特意挑选了一个剧集里没有背景设定的角色,因为我们想自己做一些设定,或者可以让这些内容变成角色的官设,」Ottilie 说道,「因此,我们真的很喜欢 Camina Drummer 这个角色。」

Drummer 是个独特的角色,她既不是来自地球,也不是来自火星 —— 她出生于外环碎星带,并因此有着丰富的个性,Deck Nine 和 Telltale 都很期待把这些融入到故事和玩法当中。Frost 提到在游戏中,Drummer 登上了一艘名为 Artemis 的飞船。

……对于这个新成立的工作室来说,回归正轨是很重要的事情,目前看来,这也是 Telltale 正在做的事情。

「飞船上混杂了性格各异的同伴,有来自太阳系的人,也有来自外环碎星带的人,」他说道,「玩家需要和同伴协作,探索碎星带以外的各个地方,当然了,玩家需要做出生死攸关的选择,它们会影响这些同伴的命运。」

「她也是个非常独特的碎星带人,」Ottilie 说道,「她更正直,但过于黑白分明、易怒,不过并不是不合理或不理性的愤怒。她很有自控力,做事专注,会反思自我,我们想探索她是如何形成这种性格的……不过这段故事目前还不存在。小说里并没有提过这段故事,官方也没有计划在小说或剧集里讲述这段故事。其实,小说里并没有 Drummer 这个角色。她是不同角色的一个混合体……我们很喜欢这一点,因为这意味着我们有很大发挥的空间来为她设计有趣的故事。在我们的游戏中,剧集的内容只是一个缩影。我们会把玩家带在他们所期待的宇宙中去。」

在剧集里饰演 Drummer 的演员卡拉·吉会在 Telltale 游戏里为这个角色配音,并且还提供动作捕捉展现 Drummer 独特的动作。Frost 表示「还有剧集的其他角色会出现在故事里」,但团队目前还不能公布任何消息。

「Drummer 跟随或尊重哪些角色,这会随着对方的行为发生改变,」对于玩家在游戏中可期待的其他内容,他解释道,「Drummer 曾经和 Anderson Dawes,还有外环碎星带的极端主义组织共事过,但后来她离开了 Anderson Dawes,最终试着和中立派的 Fred Johnson 打造新事物。那么,到底是什么促成了这些变化?Drummer 对外环碎星带十分忠诚,同时面对那些宣传自己无所不知的权势者,她又充满怀疑和嘲讽,她是如何协调这两种情感?我们相信,这些都是玩家乐意与我们共同探索的问题。」

现在,《苍穹浩瀚》和《与狼同行 2》都处于「一旦准备好了,我们就会与大家分享更多消息」的状态,从某种程度来说,这展现了新成立的 Telltale 的理念。Litton 认为对于这个新成立的工作室来说,回归正轨是很重要的事情,目前看来,这也是 Telltale 正在做的事情。

有一点非常明确,接受我们访谈的 Telltale 成员都对未来十分兴奋,Ottilie 表示这不但让 Telltale 踏入新的领域进行尝试,同时也尊重了 Telltale 这个名字背后的传承。

「那些传承正是我们做这些事情的原因,」Ottilie 说道,「Telltalle 会继续这段旅程。我们不会重蹈覆辙。《与狼同行 2》会是大家最熟悉的 Telltale 作品形态,而这也是我们与 Deck Nine 合作开发《苍穹浩瀚》的原因。这会传递出不一样的声音,完全不同的画风和游戏节奏。我们将会继续与内部和外部团队合作,根据我们挑选的 IP 打造与之相匹配的创意团队,让大家有机会去讲述有趣和扣人心弦的故事。」

「这就是我们目前事业最棒的一点了,不是吗?我们可以讲述这些故事,承担风险,尝试新事物并给大家带来惊喜。我们所做的这些都是在为粉丝服务。一直以来,Telltale 都在通过我们都喜欢的世界设定来讲述故事。为粉丝服务正是我们品牌的一部分。」

翻译:王艺 编辑:豚骨拉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