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宝可梦》变得更好,这难道是件不可理喻的事情吗?

全文约 1800 字,阅读只需要 4 分钟。

过去四年里,《宝可梦》的讨论环境仿佛中了「剧毒」,恶劣程度已经无法量化。尽管《宝可梦》新作不断打破销量纪录,但针对质量和创新的批评却越来越响亮——在 Switch 游戏《宝可梦传说 阿尔宙斯》发售后,这些低沉的咆哮也变得更加强烈。

这款半开放世界《宝可梦》得到了大部分玩家的喜爱,也遭到了一些玩家的嘲笑,两个阵营的玩家在社交媒体、文章评论区、论坛战个不停。在一方看来,这游戏一无是处,所谓的优点尽是缺陷;而在另一方看来,所有被批评为缺点的东西都可以忽略,有些甚至反倒是优点。

而我夹在两方中间,手足无措——我认为这个游戏的系统非常好,但其他方面执行不力,所以两个阵营都没有我的位置。我不想加入那些要把这个游戏砸个粉碎的人,但其他人又对我的不满置若罔闻。虽然这说法挺怪的,不过在《宝可梦》的问题上,我认为自己是一个「中间派」。 

如果你听过 Fanbyte 的《宝可梦传说 阿尔宙斯》评测播客,你已经知道我的想法了,总而言之,我对这个游戏的评价比我同事低。在讨论中,我开诚布公地表示,我认为《宝可梦传说 阿尔宙斯》应该做得更好。但我的亲朋好友多是深爱这个游戏的人,我常去的地方有不少人追着喷提出批评的人。我很想大声说出我的想法:「但是,这个游戏确实有可以提升的地方,对吧?」却又怕引发激烈的争执。

但我也不想和那些整天盯着《宝可梦》大呼小叫,天天只会复读「全国图鉴」「拒签」之类东西的人为伍。这些人肯定爱死《宝可梦 红》了,因为只要有人说《宝可梦》新作一点好,这些人立刻双眼通红。

不知自何时起,《宝可梦》已经变成了一场我无意参与的文化战争。这种一个吹、一个喷,一来一回不断撕扯的争论,让正经讨论游戏质量成了件不可能的事,而这个系列恰恰处于一个非常需要真实反馈的节点。但不知为何,我们已经走进了一个意识形态固化的时代,这些游戏只能是「绝对的垃圾」或者是「无可挑剔的杰作」,没有其他选择。 

《宝可梦传说 阿尔宙斯》给未来的作品打下了绝佳基础,但这种话起码说过 5 年了。每次有一个《宝可梦》新游戏出来,每次它们删了前作的功能,每次技术水平捉急,每次玩法缩水,人们都会想——下一次就会解决这些问题吧?下一次就好了吧?而 Game Freak 发挥特别稳定,每次都会解决很多问题,然后再搞出来一堆新的问题。

我很想认真讨论这些东西!我想说,贴图加载距离不到 20 英尺,结果加载出来的宝可梦每秒只挪两帧,这其实挺不可接受的。我想说,新系统特别好,但我认为「行动顺序」的设计欠考虑。我还想说,没有迷宫地图其实挺糟糕的,除了能和派拉斯邂逅 100 多次外,大地图上没什么值得探索的东西。但是在这个人们看见「宝可梦」三个字就开始怒吼或是欢呼的大环境里,正常讨论的空间特别小。 

我认为这是《宝可梦》遇到的一个大问题:人们已经无法客观看待这个系列。《宝可梦》陪伴了我们的童年,光是看见这些小动物就能让我们感到开心。而那些怒火冲天的人,也是因为爱了 20 年的东西没有让他们得到满足。

这份情怀导致一些人对《宝可梦》过度保护,也催生出了另外一些人的恶意。这种情况比《马力欧》和《塞尔达传说》系列更加严重,或许这是因为宝可梦已经无处不在,想躲都躲不开:在 YouTube、推特、超级碗、游戏、电视节目、电影、饭店、感恩节游行大气球等等地方,总能看到皮卡丘、伊布、大牙狸(或是宝可梦公司想要推广的其他宝可梦)的影子。

「宝可梦」的意义已不仅仅是一款游戏这么简单,它已经变成了一个庞大的 IP,成了一个庞然大物。人们喜欢上了它的不同方面,也对它有着不同的定义。这也让我感到心累。看到人们可以如此热爱一个东西,以至于对它的所有批评都变得毫无意义,我其实为有些他们感到高兴。但作为一个评论家,我觉得这是在给《宝可梦》帮倒忙——粉丝们似乎分不清「令人兴奋」和「质量好」的区别。 

或许这并不重要。考虑到《宝可梦》稳如泰山的地位,我的反馈可能会被当成耳边风,和它赚的钱相比,我的看法不值一提。新作还是会继续出,还是会有好有坏,还是没有什么改进的动力,粉丝间的内战也还是会继续打下去。我希望《宝可梦》粉丝们能对游戏有更高标准,《宝可梦》黑粉们能找个别的爱好。

每个人都需要回到现实,出门踏踏青。但如果我想在游戏里踏青,草地贴图也不该和 20 年前的 NGC 上面长一个样。

说不定下一部就是我理想中的《宝可梦》游戏,但就算不是,我希望届时能够正常讨论它的缺陷与优点,而不是被逼着站队,只能支持或是只能反对。

翻译:April 编辑:Tony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