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尔登法环》Game Informer 独家万字试玩报告

全文约 17500 字,阅读可能需要 30 分钟。

在《黑暗之魂》、《血源诅咒》以及《只狼》等各系列的基础上,From Software 又与传奇小说作家乔治·R·R马丁合作,创造出了工作室旗下最重磅、最具野心的作品:《艾尔登法环》。本次 GI 编辑在体验了这款游戏进行了近 10 小时后,为大家带来深度的试玩报告。

作为 FromSoftware 旗下最新作的《艾尔登法环》,属于 2009 年 PS3 游戏《恶魔之魂》开创的黑暗魔幻 ARPG 这个品类,From Software 一直在不断完善和重塑这类游戏。这家公司此前的游戏都有着引人入胜的沉浸体验,而《艾尔登法环》则加入了巨大的转变。

From Software 把自身在过去十多年里积累的所有经验,全部都放进了独特而又庞大的《艾尔登法环》世界中,将自家游戏的精髓部分注入进了这个充满活力的开放世界。From Software 一如既往的同时为游戏带来了既有受苦也有获胜喜悦的双重体验,玩家会不断受到凶残的敌人以及险恶环境的考验,而只要你的毅力足够,那么最终所有的敌人都会被你打败。但不同的是,随着本作加入了充满多种生物的巨大开放世界,玩家的行动目标不再只是继续挑战下一个强大敌人,现在你可以在任何时候都去享受探索的乐趣。游戏里总会有新的秘密等待发掘,也会有新的能力等待你去解锁。

另外,From Software 这次还加入了如在 Boss 附近增加复活点、让玩家可以重生后立刻返回战斗而不是要一路冒着小怪的骚扰跑回来等,提升便利性的机制。这样的改动既没有影响到 From 家游戏独特的风格,同时又能减少玩家的不悦感。在我看来,他们的游戏从来都不是以高难度为重点,这些游戏所带来的是一种无以伦比的冒险感,是一种克服万难取得成功的体验。

在 10 多个小时的游戏时间里,我探索了宁姆格福、史东薇尔以及更远的一些有趣的区域。在冒险期间,我与一个大 Boss 进行了战斗,学习了如何在这片开放世界中探索,并体会到了由开放世界所带来的别样滋味,甚至还从游戏制作人宫崎英高本人处获得了一些信息。你知道游戏里不仅有大型的地牢,同时还有规模极大的传说遗迹和各种迷你洞穴、海湾以及墓穴吗?接下来本文将详细介绍《艾尔登法环》的具体信息,包含了从角色创建到游戏「第二个」区域中炫丽的水晶场景等内容。

从人到怪物

在与制作人宫崎英高的交谈中可以很明显看出,虽然乔治·马丁构建了游戏最初的世界观和角色,但 From Software 在后续的时间里已经把很多东西都带入了新的方向,其中一些发展方向是马丁可能都没料到的。

宫崎英高这样说道:「在马丁创造的角色和为《艾尔登法环》的世界观创作的剧情和神话当中,半神们在破碎战争之前更接近原本的形态,与人类更像一些。所以我们应该去对半神们为何会变成非人形的怪物、艾尔登法环碎片中藏有的力量和戾气又怎样影响到了他们做出解释。我们的工作是把这些伟大的英雄们的形象进行扭曲,把他们形象改变成与过往不一样的模样。我想如果我们有机会给马丁展示游戏并让他看看这些角色的话,他可能会震惊。他在创作角色时,设想的角色样子更贴近人类,与传统戏剧以及奇幻作品中的角色更像,我希望他享受创作过程。」宫崎英高表示,这种把本来有着缺点但仍是英雄的人类角色解构为奇形怪状的怪物的过程有着很多乐趣。宫崎英高个人最喜欢的由马丁创作的一个叫做「Rykard」的角色,不过目前除了名字外我们对这个角色的情况一无所知。

冒险开始

游戏的开场与其他 From 游戏的相似。首先玩家会看到职业选择和起始选项。《艾尔登法环》中的职业有着有趣的名字和各种经典模板职业,有一点很重要的是,你在开始时选择的只是初始装备、属性分配和能力等东西,这并不意味着你在之后的游戏里都要局限于某一种特定的玩法。

游戏有九个职业,其中包括了《黑暗之魂》系列中的「一无所有者」,这一职业会让玩家从尽可能低的等级开始,留下了完全按照自己意愿来定制角色的空间。其他职业会起始就带有各种法术、装备和能给予装备技能的初始战灰。战灰可以让玩家在不依靠「传统」魔法的情况下仍然能使用一些强大的技能。战灰包含了各种各样的战技,既有连续的近战攻击,也有华丽的爆炸 AOE、增益等等。在《艾尔登法环》中,战灰就像模块一样可以装备到各种武器上,所以如果你很喜欢某个战技,你大可以把它换到其他武器上接着使用。

虽然战灰并不能适配所有武器,但这套系统相比From 以前的游戏,应该足以给游戏的玩法配装带来极大的多样性。玩家可以通过对装备的搭配来构建出完全符合自己意愿的玩法。例如可以配出一把力量属性的剑,然后把它完全转换成敏捷或魔法属性的武器。游戏中能对武器和技能进行高度自定义的机制可以让玩家借由获得的各种装具进行大量的搭配尝试,鼓励玩家去发挥创意。

本次游戏时我选择了英雄这一职业,这个职业在力量、生命值以及斧类武器上具有一定的加成。和《龙与地下城》中的野蛮人相似,只不过就算我像野蛮人那样完全不用魔法,也不可避免地会用到战灰所带来的战技。在进入游戏之前,我还可以选择一个出生自带的道具,其中能选的东西也与 From 过去游戏的设定相似。唯一不同的可能是《艾尔登法环》中有了一个叫做石剑钥匙(Stoneward Key)的道具。通过物品描述可知这把钥匙能突破恶魔的封印,听起来与其他道具有着很大的不同,所以我出于好奇就选择了这个东西。

游戏首先从一段充满 From Software 式叙事风格的开场动画开始。在动画中,我们得知了因为永恒女王玛莉卡的陨落,以及她的半神子嗣们争夺艾尔登法环之力所导致的劫难。破碎战争就此打响,在这场席卷了所有事物的大动乱中没有人是胜者。而玩家扮演的这个褪色的无名之人,一个「已死但无法瞑目的死者」则有机会成为艾尔登之王,并获取伟大符文的力量决定狭间之地的命运。动画中一个疑似介绍了最终大boss的部分之前在 From 的其他游戏开场中也有过类似的片段,在动画的这一部分中有一些主要角色和可怕的敌人会接连出场,其中包括了面目可憎的食粪者、临终伴侣、无所不知的骑士以及蛮荒地的首领。

开场动画结束后,我便从一栋小型建筑里开始了游戏。这座名字叫做侯王礼拜堂的建筑里并没有什么事可做,教堂里只有一条通向外面的路。随着这条路走,就可以遇到另一个 From Software 的经典设计:一场玩家注定要输掉的教程 Boss 战。这个巨型 Boss 名叫:「接肢」贵族后裔,怪物呈一团肉球状,还有许多东西被缝在了他的身上,战斗最后以我瞬间死亡而告终。或许打败这个怪物能获得不错的奖励,但无论怎样最后玩家都会被剧情杀。接下来我在一个洞底下从脏水中醒来。我猜想可能在游戏的后期玩家能找到一条返回教堂的路,并用更加厉害的装备来对付此前的怪物。

接着游戏来到了教程部分,这里也是游戏在网络测试期间玩家们首次进入游戏的地方。对于此处我就不再一一介绍,大家只用知道在最终版的游戏中这里许多东西都变了,而且掉落的物品和物品出现的地点也和测试期间不同。

在这个叫做「求学洞窟」的地方里,玩家可以快速学习游戏的操控方式并在开始探索外面的世界前获得些卢恩(符文)来用。我建议即便是对 From Software 的游戏已经谙熟于心的老玩家也要好好体验下这部分内容,因为可以借潜行、跳跃和在战斗中穿插战技等操作来感受 From 旗下游戏中各个不同系统结合在一起时的感觉。在求学洞窟的最后,玩家会遇到一个算是 Boss,不过充其量只能算是个普通怪的敌人。有点奇怪的是无论你用什么样装备配置这个怪都会几下攻击就被干掉,但在遇到更加强大的敌人之前用它来先试试手也是个不错的方式。

教程部分是可以跳过的,跳过后会直接来到游戏中的第一个检查点。《艾尔登法环》中的检查点名字叫做赐福,玩家在游戏里的许多重要的操作都要在这里进行。赐福点数量很多,遍布地图各处,玩家还可以在任何时候都通过赐福点进行快速旅行,这让在开放世界中的探索变得更加便捷。

玩家可以在赐福点调整携带的圣杯瓶中红瓶(回血)和蓝瓶(回蓝)的数量。在刚开始游戏时圣杯瓶的数量十分有限,不过随着游戏推进圣杯瓶携带的数量和回复效力都可以进行提升。在赐福点附近有一道闪光的半透明封印门和一尊恶魔石像,这两个东西在网测时就已存在,不过当时并没有办法与之交互。到了这次情况出现了变化,我在开局时取得的石剑钥匙可以用来开启被封印的区域。我在打开后发现了一个很深的坑道,里面到处都是剧毒陷阱、带有剃刀车轮的自动战车以及装备着弓和近战武器并充满攻击性的人形幽灵。

自动战车会沿着宽阔的回廊行驶,杀死沿路遇到的一切生物,玩家必须要在沿路的凹陷之间巧妙选择转移时机来通行。死在这路上的几率很大,在数次倒下后,由于时间有限还有很多其他内容要体验,所以我决定放弃这里继续流程。

广袤的开放世界

在从黑漆漆的漂流墓地中走出后,玩家便可以首次体验到游戏世界的规模。首先迎来的是令人目不暇接的景色,四处都有沐浴在风中的丘陵、山脉和云朵,还有黄金树正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这处优美如同田园牧歌般的地区是游戏里风貌各异的不同区域里的其中一个。

每个区域都有各自的美术风格、生物、怪物、植物和动物群落。开放世界的风景与我此前在漂流墓穴阴暗洞穴中看到的景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并且立刻就为玩家呈上了大量的可玩内容。一个神秘的蒙面 NPC 会在你刚进入世界时提供指导,指引你去承接一个任务,去挑战远方史东薇尔城堡中游戏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 Boss。不过地图上可探索的内容太多,我怀疑没有多少玩家会立刻朝着城堡的方向进发。

在网测时,初始这片区域就已有大量的探索乐趣等待发掘。而现在到了最终版的游戏里,我已经很难表达这个如今没有限制、没有空气墙、只要你想就可以无休无止肆意纯探索的体验究竟相校之前有了多大的提升。在本次游玩期间,虽然还有相当多的区域仍然无法进入,但是游戏中的第一个区域宁姆格福已经可以无限制的探索,而同时也可以进入到游戏里的第二个区域,并沿着如有着血色天空和沙漠地貌的东部荒地等当前无法进入地点的边缘窥视一番。宁姆格福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区域,现在整个区域包括所有boss、角色等等内容我都可以完全体验到。宁姆格福内部被划为了几个大块,分别为西部宁姆格福、东部宁姆格福,啜泣半岛(The Weeping Peninsula)和史东薇尔城堡。

我首先要去到附近的教堂,这也是游戏里初始地点里最重要的一处地方。虽然在当前时段里附近那个骑着马可以秒杀玩家的骑士有些吓人,但无论如何也必须想办法跑进这片神圣的遗迹当中。你可以在这里的铁匠铺升级武器并购买到如第一本制造书和灵魂骨灰(用于召唤灵魂生物)等重要物品。

制造消耗品可以使游戏过程变得更轻松。鉴于游戏里遍地都是材料,所以尽快用上这个功能是个明智的选择。随着玩家在世界各处发现各种书籍,各种新制造配方也会解锁。铁匠铺由于目前只能由玩家自行进行打造,而角色又没有制造大师的技艺,所以玩家只能对装具进行略微的提升。或许我们可以在后续的流程里找到其他角色来帮忙做更进一步的强化。

不久后,我在另一个赐福点遇到了梅琳娜,她扮演着《艾尔登法环》版的防火女的角色。遇到梅琳娜后,玩家便可以在赐福点进行升级并为属性进行加点。同时她还会给予我们召唤灵马托雷特的能力,玩家可以在几乎任何开阔的地方召唤灵马,并通过灵马来赶路、二段跳和进行骑乘战斗。

不过在要塞、城堡、矿洞以及游戏世界中的各种洞穴还有所有的大型传说遗迹中都不能召唤灵马。灵马主要用于加快探索开放世界的速度,赋予玩家超强的探索能力。而骑乘战斗虽然感觉相比F社传统的战斗模式少了很多操控性和吸引力,但由于在马上能拥有超强的机动性,所以这一战斗方式会是接近某些敌人(包括boss)的好办法。有了灵马之后,我立刻就想要去到宁姆格福的所有我在网测中无法去到的地方。

另外在教堂中我还遇到了白雪女巫,这个蓝色的人形角色长着四条胳膊和两张脸,其中一张比较正常(一个蓝色的女巫该有的样子),而另一张则如幽灵似的叠在前一张脸上。你可能还记得白雪女巫是《艾尔登法环》其中一部新预告片中的故事讲述者,也是她给予了玩家灵魂召唤的能力。能召唤的灵魂有着各样的形态和大小,有着狼、魔法师、骷髅、会喷射毒液的水母等等生物。本次试玩时我能召唤的生物要比网测时更多,但同时召唤生物也明显变弱了许多,我不禁猜想是否网测中的灵魂召唤生物是升级后的样子。

在习得灵魂召唤后,我并不能在白雪女巫处对召唤生物进行升级,而接下来我所遇到的一位角色很有可能有着这种能力。灵魂生物能够带来很多战术选择,并在挑战性的战斗里给玩家带来明显的优势。只不过也别太依赖这些灵魂生物,在有些地方是不能进行召唤的。此外许多 Boss可以瞬间就干掉你的灵魂生物,瓦解你的攻势。虽然一堆极具攻击性的近战召唤生物能在战斗中给对手持续带来压力,但也有些拥有大范围 AOE 能力的敌人可以瞬间就让你的召唤生物灰飞烟灭。

骑着灵马,我先是来到了一个大池塘处。一塘水并没有什么稀奇的,但一只无精打采正在该处晃荡的熊就十分引人注意了。由于理论上玩家可以靠着灵马的速度来干掉敌人,所以很多玩家都担心坐骑的加入是否会导致探索失去挑战并降低敌人的威胁程度。而一只巨熊般的敌人则可以打消大家的疑虑。

虽然看着又慢又笨,但这类生物会在玩家接近时变得异常亢奋。怪物们会以令人想不到的速度和攻击范围突然奋起攻击,没有戒心的玩家无疑会大吃一惊,在意识到自己身处怪物的攻击范围之前就已被从马上击落。在这种巨熊手下吃过苦头过后,我决定转变方向,开始朝南进发,朝着名字叫啜泣半岛的地区前进。

恐怖的摩恩城堡

沿路我来到了满是怪物的献祭之桥(Bridge of Sacrifice)边上。由于过桥路上全是各种或近战、或远程,甚至还有用火器的怪物,所以玩家要么就绕路,要么就得靠着灵马的速度冲过去。过桥后,我遇到了从南方的摩恩城堡里逃出来的 NPC 伊蕾娜。她告诉我摩恩城堡是一个可怕的地方,给里面所有的居民都带来了绝望和毁灭。里面发生了什么?是否有狼人作乱?这一切都要玩家自己前去探出究竟。

在向南进发的一路上,我必须要从一个守卫着城堡外围的巨大魔像弓箭手旁经过,他装备着如同投石机一般的大弓,能在很远的距离外干掉玩家。在攀上城堡的外墙后,可以很轻松的潜到这个弓手的后面,并在他发动威力巨大的攻击之前将他干掉。进入城堡后,里面的情况要比伊蕾娜所说的严重得多。这里尸首堆积如山,虽然狼人们并没有出现在曾经属于贵族们的房屋内,但这里有着一种狮子模样,同时还长着蛇尾和羽毛的混种怪物。这些怪物虽然承受不了几次攻击,但他们速度很快,并能在短时间内造成大量伤害,城堡内有着多个检查点还有一个boss,这里有相比墓穴、洞窟和矿洞等地方更丰富的内容,但又不及游戏里传说遗迹中的那般规模。

在一路干掉了多个混种兽人怪物和几只大个点儿的敌人后,我来到了一处魂系列玩家非常眼熟的地方。这里我需要从岌岌可危楼梯上一路下到底部,只要失误一下就会直接摔死。到了最底下后,能看到有一些通向远处水域的小岛,上面有一扇经典雾门,很明显是 Boss 居所。进入之后就能遇到我在游戏里首个真正意义上的 Boss 战。

《艾尔登法环》中的 Boss 们有着不同的难度等级。在只有几个房间的小地牢 Boss 要好对付得多,而大型传说遗迹中的 Boss 就会带来十分困难的挑战。而摩恩城堡中的 Boss 似乎介于这两者之间,我与这个狮形的混种 Boss 在风景美丽的小岛上开始了战斗,他挥舞着长剑,双眼会在锁定玩家时露出血红色的凶光。这个 Boss 会用包括猛扑在内的几种攻击方式来拉近与玩家的距离,刚从漂流墓穴里出来就直接来挑战这个 Boss 可能并不是什么好主意。在游戏后续的流程里玩家还会遇到更加凶残的敌人,而这个中等难度的 Boss 很好地起到了热身的作用。

在打败 Boss 后,我获得了超大的新武器:剑骸大剑。但遗憾的是,试玩时我的属性还达不到使用这把剑所需要的数值。这把武器有着一个叫做复仇之誓的特殊战灰,可以提升玩家的所有属性,包括韧性也会得到提升——这一属性极适合那些想要使用巨大又强力的重武器的玩家。摩恩城堡是有可能被玩家略过的,虽然游戏里加入了很多像NPC伊蕾娜这样的线索来指引玩家们前往某些特定的区域,但我想许多玩家在一周目期间还是可能会忽略掉大量的东西。

冰山一角

到此时,我离去到史东薇尔地区挑战游戏里的第一个「传说遗迹」还有很远的距离,传说遗迹中有多个 Boss 和检查点,玩家会在这类地方会拿到组成完整艾尔登法环的关键元素:大卢恩。不过我选择回到之前地方看看有什么遗漏没看到的内容。那里有着高耸入云的世界树,在地图上可以看到这棵树的醒目标识。

我遇到了一小节黄金树的枝末露在了地上,看着就像一根发光的树苗,然后我从里面拿到了黄金种子。玩家应该多留意地图上的这些小黄金树苗,因为在这些地方有可能会拿到提升圣杯瓶效果的道具。这类道具找到越多,对圣杯瓶的升级就越多,有可能在一开始你只需要一个种子来增加圣杯的携带数量,但随着游戏进程,你会需要多个种子才能进行一次升级。这个系统的存在能激励玩家去探索世界,去尽可能多的收集这种高价值道具,寻找这些道具的优先度甚至可以排至你在对付boss、探索地牢或进行其他活动之前。

在这块区域我还首次遇到了长的像的烛台一样的发光指引物,这种光柱似的物体会召唤出飘忽的鬼影在周围移动,并在地上留下发光的足迹。这是游戏用来指引玩家在开放世界里探索的机制之一,和激活时的会发出光亮的雕像有着一样的作用。相比用鸟瞰镜在地图上寻找东西,这类特殊的指引方式会与玩家有更多的互动性,因为你必须要沿着这些指引留下的脚印移动,或许这个过程会需要很长的时间,并且还有跟着脚印穿越风险极高区域的可能。

由于旁边有些危险的巨熊在晃悠,所以我直接走到了附近一座没有明显标记的墓穴当中。这座墓穴进去时只有一间带有升降梯的房间,我本以为这只是一个小地牢或小墓穴之类的场景,结果随着升降梯的逐步下降,眼前的景象让我惊得说出不话来。

我降至底部,抬头看到了那片泛着淡紫色、像是地下世界天幕的背景,我意识到这里绝不是什么小型的洞穴之类的场景。这片地下的空间极为广阔,很有可能有多个可以从地上进入的入口。可以说在整个交界地的地面下,游戏里还有一整片开阔的世界可以探索。地下世界的「天空」像极光一样闪着光亮,这里虽然深处地底,但却不需要火把来照明。

河流在地底的废墟间穿过,废墟中满是各种危险的灵体怪物。我一路探索,来到了一座名为永恒之城的区域。在这探索时,为了能看到尽可能多的场景,我一路都在全速跑酷,身后也跟了越来越多幽灵怪物。

没过多久,一位万代南宫梦的工作人员告知我已经在这里看到了足够多的内容了,应该返回地面上停止在这里的探索了。我并没有因此感到不满 ——《艾尔登法环》的地下有着一个完整的世界,我不想有包括我在内的任何人来剧透这部分内容。我很好奇这片地下区域会以何种形式与地上的世界联通起来,因为在本次试玩期间我只发现了带有升降梯的不起眼墓穴这么一个进入地下世界的入口。

激动的探索旅程

虽然试玩期间我一路朝南走至了啜泣半岛,但到目前为止,基本上大部分东宁姆格福区域我都还没有探索。由于游戏里每个区域都有大量主线、支线以及隐藏内容等元素,所有我在各区域里穿行时可能错过了大量的内容。但由于试玩时长有限,而且我离史东薇尔地区还有好长一段距离,所以是时候向前进发了。

在经过一处有着崎岖山丘的区域时,此处有野狼会从天而降对我进行攻击,我在这里还听到了远方有人发出呼救的声音。呼救的是一个卡在地里的罐子,也就是著名的「罐子哥」,这个 NPC 早在游戏尚处于预告期间就已成为了备受喜爱的吉祥物般的存在。

「罐子哥」的真名叫铁拳·亚历山大,他是一名战士。我用几下攻击把他从卡住的位置打了出来,对我十分感激的「罐子哥」给了我一些叫「勇者肉块」的道具,这个道具可以暂时提升玩家物理的伤害。「罐子哥」还表示,我或许会有兴趣看看东边的红狮城堡,这个城堡位于盖利德区域的边上。

在游戏里有很多类似「罐子哥」这样的友好 NPC 会告诉玩家一些可能在游戏里很容易忽略掉的区域,虽然在这次的试玩中我没时间前往「罐子哥」所说的区域,但我已经记下了这个位置,准备等以后再去探索。

接着我来到一处破败的墓地,一个有着传统魔幻风格设定的区域。这里有会在被打倒后再次复生骷髅怪,玩家必须保持警惕,准备好再一次干掉它们才行。我在此处还遇到了带着神秘金面具的 NPC「D」,他拿着一个半身像雕塑说着《哈姆雷特》中的台词。这名 NPC 正在狩猎那些「活在死亡」中的死诞者,他警告玩家附近的唤水村已经笼罩在了死亡当中。据 NPC 的介绍,有一位水手跑去那里安了家。我十分好奇这位水手到底有什么令人恐惧之处,所以立刻赶去村子想要一探究竟。

我也开始逐渐意识到我在宁姆格福遇到的许多角色都戴着面具、脸部遮盖物,甚至还有角色有多张脸,我尝试着把线索拼凑到一起,看看他们遮盖脸部的行为是否有什么含义。不过在我解开这个现象的原因之前,先到了一个支离破碎的城镇,里头有着几栋损毁的房屋和一座巨大的浅湖。在湖中心漂着一艘小船,船上的提灯中发出了阴森的紫色光芒。有一个像是不死骷髅生物的水手坐在船里,他就是这里的 Boss,而随着我的接近,战斗的音乐也开始响起。

在与骷髅水手「提比亚的唤声船」的 Boss 战中,他会不断地召唤骷髅来持续给玩家造成压力。虽然这位 Boss 的速度不快,但他和他乘坐的船都有着一些危险的攻击方式需要大家警惕。Boss 可以把船举起并砸下释放出威力强大的冲击波,同时还会用船撞击水面释放大范围 AOE,让红色的水迸发而出,对他周身的一切都造成伤害。

就和对付 From Software 旗下游戏中的许多 Boss 一样,与骷髅水手战斗时保持冷静和审时度势比迅速反应更加重要。由于 Boss 释放的攻击会造成大范围影响,在他用船放出冲击波时,他召唤的骷髅也会被击中,所以聪明的玩家可以通过谨慎地走位来巧妙解决被召唤出来的杂兵。我在第一次与 Boss 战斗时,很快就被干掉了,不过由于旁边有能充当复活点的玛莉卡之桩,所以我很快就能再次进行挑战。

地图上很多地方都有玛莉卡之桩,通常会出现在那些距检查点有一段距离、同时又是玩家容易死亡的地点附近。玩家可以在玛莉卡之桩复活并立即再次挑战 Boss,这一设计让《艾尔登法环》不再有曾经「魂」系列里那样死后必须漫长跑尸(而且途中还要遭遇无数小怪骚扰)的烦恼。

在第二次挑战骷髅水手 Boss 时,我选择骑着灵马进行战斗,通过绕着湖面疾驰来躲开 Boss 召唤的小怪,并借由马的速度躲开他用船放出的冲击波。虽然适应在马上使用武器是个难点,但骑乘战斗确实使得这场战斗变得更容易了。最终我干掉了这个 Boss,这片湖再不用受死诞者的侵害了,我也获得了召唤幽灵战士的骨灰和一块死根作为战利品。死根的介绍中写着野兽祭司正在寻找这种物品。我不知道这代表什么意思,决定先略过不管,继续探索。

在附近的一处悬崖边上,我模糊地看到在远处废墟上隐约有人的身影。在小心翼翼走下悬崖后,我遇到了这个叫做肯尼斯·海特的傲慢男人,他声称自己会是宁姆格福的下一任统治者。不过问题在于他的城堡已经被人占领,他需要有人来帮他清理那群歹人。

海特提出,如果我帮他,就会有奖励和庆典活动等着我,所以我接下了这个任务。城堡位于很远的地方,不过快速旅行能帮我省些路程。海特城堡有些像是一个迷你地牢似的场景,在里面大部分时候玩家都要同时对付士兵和一些大个头的敌人,但这里并没有 Boss 战环节,取而代之的是一些会躲在刁钻角度从多方向朝玩家投掷炸弹的家伙,这些人会持续骚扰你。在城堡最高处一个显眼的宝箱内还有一个奇怪的半月状物品,目前我还不知道这个东西有什么作用。

把城堡清理完后,我去了趟附近的检查点等待至清晨时分,确保游戏的时间已经来到了我完成任务后的时点。在《艾尔登法环》中,玩家可以于任何检查点休息到每天从清晨到深夜中的某个时间段。目前我们对这个系统的作用还不太了解,只知道游戏里有一些敌人只在晚上出没,并且可能有些 NPC 也需要在一定时间过后才能与玩家互动。

肯尼斯很高兴我帮他清理了城堡,并表示自己打算回到城堡中去。我也启程返回,期待看到一个以我的名义举办的庆典活动,但遗憾的是,目前的游戏中我与海特的故事到这就结束了,试玩版里后续的剧情还没有解锁。不过从这个任务中可以看到整个游戏里蕴含着一些剧情驱动世界变化的设计,我带着对这个机制的憧憬离开城堡,终于踏上了去往史东薇尔的道路。

加快节奏

玛莉卡之柱不会降低游戏 Boss 战的挑战性,同时也切实解决了此前 From Software 游戏中存在的玩家因跑图回某些 Boss 地点而存在的节奏问题。

宫崎英高表示:「我们发现这种情况下游戏会变得有些乏味,并且节奏也受到破坏,玩家因为不停地在跑路回 Boss 区域,所以探索流程也被中断,我们想尽量减少这种节奏中断且疲于奔命的问题。在测试中,我们定位了存在这种问题的区域,并开始寻找方法来解决问题。玛莉卡之柱的加入是我们讨论后的结果,同时还得小心控制它们的数量不能太多,因为多了又会导致游戏变得有点缺乏挑战,所以我们对这个机制进行了精细的平衡。」

神奇的大本营

前往史东薇尔的路为暴风雨所侵袭着,我在路旁的一处破旧的棚屋里找到了栖身的地方。我在这里遇到了 NPC 罗德莉卡,她被史东薇尔城内发生的事情吓坏了,在那里正发生着「人们的四肢被取走并被装在蜘蛛身上」的事情。

她提到的蜘蛛听起来很像我在游戏开始时遇到接肢 Boss,我还有预感罗德莉卡会在这条剧情线中扮演着一位很关键的角色,她绝不只是一个在废弃房屋里闲逛的 NPC 那么简单。罗德莉卡给了我一个召唤灵魂水母的骨灰,这种比较脆皮的远程召唤生物可以在攻击敌人时附上让对方中毒的效果。

虽然有条路可以径直通到史东薇尔城堡,但我决定先向北走,沿着一条蜿蜒崎岖的小路探索。从这开始,游戏的走向开始变得更加奇妙。首先不知怎的,我走进了游戏里的另一个主要区域,那是一个之前许多人认为要先打通史东薇尔城才能进入的地方,有一条隐秘的山间小径让我可以完全绕过史东薇尔前往该区。在到达新区域旁的一个赐福点后,我本来正准备开始探索,但在赐福点坐下后游戏又给了我新的惊喜。坐篝火后,梅琳娜出现了,她把我带到了一个神奇的地方:圆桌厅堂。

圆桌厅堂是《艾尔登法环》里的中心区域,玩家在这里会遇到一大堆 NPC,能获得特殊的服务和升级,并且可能还有一些挑战性极强的战斗可以体验。在第一次进入该区域时,玩家就能遇到一大堆角色,这也佐证了我对《艾尔登法环》中 NPC 和对话数量可能比 From Software 所有近代作品中的数量加起来还多的推测。虽然整个厅堂的空间相当紧凑,但各种关上的门和暂时进不去的区域已经表明这个地方实际的空间要比看上去的更大。

圆桌厅堂处在另一个维度,这个区域不会在地图上显示,通过快速旅行传送是圆桌厅堂唯一的出入方式。这里是像玩家一样被伟大赐福指引的褪色者们聚集的场所,圆桌厅堂内部的建筑风格融合了《亚瑟王》和《血源诅咒》的画风,这处梦幻般的场景十分值得探索。在厅堂中央的房间,我遇到了柯林,这位虔诚的修道人可以传授我一些和信仰值挂钩的法术。虽然我的角色加点并没有朝着法师的路线前进,不过我依旧可以学习一些诸如紧急恢复这样的低阶祷告法术。

厅堂内有一位叫做狄亚罗斯的披甲贵族骑士,他正在寻找自己麾下一位叫做勒尼亚的忠心仆从。我在去往史东薇尔的路上遇到的女性 NPC 罗德莉卡也出现在了这里,她表示自己正在寻找存在的意义。我还遇到了一位脾气相当古怪的老者,对我的到来似乎抱着恼怒又好笑的态度,除此之外,目前玩家和这名角色还没有太多其他的互动。那位猎杀死诞者的神秘 NPC「D」也出现在了此处,他告知了我野兽祭师古兰格所在的位置,这个位置在地图上被用红色的印记标识了出来。

厅堂内有多间房与中央的房间相连,我开始挨个查看这些房间。走到铁匠铺时,我耳里传来了非常熟悉的敲击声。待在这里的是体格巨大的铁匠修古,如果有材料的话,他能对玩家的武器进行升级,效果远比玩家在一开始的教堂中自行动手要好。

奇怪的是,修古是被囚禁在厅堂当中的,墙上有锁链捆着他。不过当我询问和他被囚禁在该处有关的事情时,他拒绝回应,而是告诉了我和罗德莉卡有关的新信息。修古表示罗德莉卡有着灵魂控制的天赋,不过她自己并没有察觉到这件事。试玩中并不能就此事探索后续剧情,我猜罗德莉卡或许能为灵魂召唤物进行升级。

在厅堂内有一扇紧闭的门,一位缄默的 NPC 正靠在旁边的墙上。我无法与他对话,不过他给了我一个可以用于和他互动的表情,这是一个让我可以像他一样随意的靠在墙上的动作。接下来,我在一个房间里遇到了「孪生老妪」,这个骨肉干枯、面目可怖的 NPC 出于某种目的会向玩家索要铃珠这一道具,我并没有在游戏里找到这个道具,也不知道给她后能得到什么奖励,所以只能带着对这件事的好奇走到了下一个关着门的房间。

这间房里有个叫做菲雅的女人会要求玩家与她拥抱,很显然这是某种神圣的仪式。我想起来这个菲雅应该就是游戏开场动画中的那位「临终伴侣」菲雅。她的拥抱会给予玩家一个叫做「窗帘的恩泽」的道具,可以用来提升玩家的韧性。这个道具一次只能携带一个,不过菲雅表示我可以随时回来再接受她的祝福。对于那些牺牲了一些专注属性转而点了魔法属性的近战玩家来说,在高难度战斗中菲雅提供的道具会很有助益。

厅堂的主房间旁有一个似乎尚未通路的大型区域,唯一去这里的方法是从阳台跳下去。于是我就这么做了,跳下去后我立刻发现这里到处都是血迹,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接着,我遇到了一个红灵 NPC —— 发狂之舌。这个敌人挥舞着一柄巨大的镰刀,有着极强机动性的同时还会使用极其强大的冰系魔法。我在使出几次攻击却发现只磨了他一点血皮之后,识趣地选择放弃挣扎,接受命运。这个区域有一些诱人的秘密和奖励可以探索,但现在并不是该来这里的时候。我在铁匠处升级了一下我的巨魔大棒后,就传送离开了圆桌厅堂。

混乱波折的上山路

一路走来,我终于到了史东薇尔城旁。现在我可以直接进去这个游戏里的「第二个」主要区域,不过先容我给你介绍下这个地方的概况。首先,玩家必须要打败 Boss「恶兆」玛尔基特才能进入史东薇尔内部。这个 Boss 在网测中就已出现,能给前来的玩家带来不小的挑战。但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游戏开放性的玩法,所以每个玩家的游戏体验也都不尽相同。

如果玩家探索完了整个宁姆格福以及其他一些可进入区域,那么玛尔基特对付起来会轻松很多。但即便没做提前探索,也可以利用召唤狼群的骨灰和记下他出招规律来快速解决这个 Boss。打败玛尔基特后,他会掉落一个叫护身符袋的道具,能永久为玩家解锁一个护身符插槽。《艾尔登法环》中的护身符的作用与之前魂系列中戒指的作用类似,尽可能多地戴上几个是明智的选择。

解锁了额外插槽后,我装备上了一个可以增加物理抗性和一个能增加火抗的护身符。这款游戏里有大量不同种类的护身符可以收集,考虑到总会有些场合需要特定的抗性、属性和伤害增益,所以建议大家多备些护身符在身上以便随时更换。

我要从多条不同方向的道路中选择一条前往史东薇尔城堡。这个城堡如一座旁庞大的迷宫,有很多不同的探索路线,且很容易迷路。虽然在知道路线的情况下找到那条径直通往大 Boss 的路很容易,但要探索完城堡内的各种奇事和秘密就需要花不少时间,我毫无意外的没能看到城内的所有的内容。

《艾尔登法环》中新增的跳跃系统让玩家在探索时有更多方向上的选择,为了搜寻新的检查点、怪物以及一些有着友善 NPC 的安全区,我经常在护栏外和屋顶上赶路,有时一路上真是摇摇欲坠,相当危险。

我在城堡的入口外遇到了看门人,他建议我从一面垮掉的城墙处绕路进入内部,避开大门后面那些穷凶极恶的守备部队。对于那些不想径直走大门的玩家来说,有两条绕行的路线可以选择,每条都有着许多可发掘的秘密,而且各路线间也有多个交叉点,即便你原本选择走大门也依然可以改道走小路。看门人就和城里的许多其他居民一样,对城主葛瑞克没有任何好感,很乐意看到有人进来除掉这个家伙。

我在进入城堡路上碰到的第一批敌人中有一只被接肢的狮子,和此前摩恩城堡中那种狮形的混种兽人不同,史东薇尔里的是货真价实的巨型狮子,还有着一柄巨剑被锁在狮子身上。这个怪物为史东薇尔城内着的环境叙事氛围奠下了基调。残缺的巨狮和爪子上带着真正刀刃的鹰,以及如蜘蛛般的接肢后裔和满房间的断肢,城内各处如这样的元素都能让玩家感受到接肢的剧情和葛瑞克对于这项事务的狂热。

支离破碎的躯干和由肢体接到各种生物上所创造出的不同怪物让这个王国已经变成了屠宰场似的模样,城内没有任何直接讲述故事的音频文字,关于葛瑞克残暴统治的故事,完全靠着区域内各个有待玩家发现的怪诞场景来展现。

经过狮子后,在城外有着一条通往断桥的路,沿路满是巨大的魔像士兵。我没有与他们对抗,选择一路跑到桥的最末端,从那里有几个突出的地方可用于下降阶梯,往下走有一个闪着紫光的奇怪入口。我与入口进行了交互,然后就被传送到了宁姆格福某处,这个位于一座大桥后的地方先前并不能进入。

这个地方是宁姆格福的神授塔,我觉得游戏里其他每个主要区域也都有一个神授塔(在地图上史东薇尔区域也有个看上去相似的地方)。但是这座塔的大门被锁住了,或许如果我能拿到之前获得的半月状物品的另外一半就能打开这座门,然后通向天国?如果回到之前交界地的地下,是否也会有办法能爬到这些塔上面去?游戏里有很多迹象都表明我这些猜测并非无稽之谈,例如宁姆格福周围散落着大量看着像是从天掉落的建筑,这就是一个佐证,不过这些问题只有等到后续才能揭晓了。好在我还可以返回史东薇尔继续对城堡的探索。

接着我来到的地方有着一架被铰链挂住的巨大中央电梯,随着探索的深入,你可以解锁不同路线从各处回到这座电梯的所在区域。在城堡走着走着,我又发现了一个可怕的地下室,旁边紧挨着一间毛骨悚然的厨房,里面有一只凶残的、满身筋肉的肉球怪在巡逻。

这里到处都是敌人和残肢,甚至还有一只大巨魔游荡于此,绝非一处能让人欢乐的地方。向高处探索来到靠墙的屋顶区域后,会投掷爆炸物的鸟类敌人持续营造着同样危机四伏的气氛。在探索城堡过程中,我还必须随时小心那些带着号角的士兵,他们能呼来大片敌人将我包围。

城堡里还有穿着重甲、携带盾牌的可怕骑士,这种敌人可以旋起巨剑挂起剑风,其攻击能造成巨大伤害,他们也是到目前为止最危险的敌人之一。在城堡里的一个小教堂中有一个友好 NPC 巫师罗杰尔,如果你想充实自己的战备,那么可以从他这里买到一些法术。

接肢葛瑞克

在继续探索城堡时,我又发现了一个可以用开局时选择的石剑钥匙激活的恶魔石像,我不禁怀疑这钥匙的作用可能类似于《黑暗之魂 2》中的法洛斯机关,属于可以用来找到特殊物品的消耗道具。在一个充满奇怪的房间中,我还找到了一副可以收藏的画作,在试玩流程中,我还找到了好几副类似的绘画,内容均为游戏世界中的某个地点。

画作的物品描述中写道:如果我去到画中的地点,把这些画和探索、记忆以及地图上的地点结合起来,那么就有可能会找到艺术家的灵魂。我还遇到了敌对的罐子敌人,与友好的「罐子哥」不同,这些罐子生物一看到我就会发动攻击,发动旋风般的攻击造成大量伤害,所以不要低估它们的威胁程度。城堡里还有大量其他可探索和发现的内容,而旅程的终点则是直面接肢葛瑞克,这个半神城主会给玩家带来极大的挑战。

葛瑞克的攻击手段极为丰富,即便我已经和他打了十几遍,依旧能看到他放出新的技能或组合招式。更致命的是,他的许多招式都能几下就把我秒掉。葛瑞克的攻击中也有留给玩家反击的窗口,观察他的弱点并抓住宝贵时机及时输出非常重要。另外,玩家在与这位扭曲之王以及嫁接在他身上的许多手臂对抗时的等级不同,战斗也会有不一样的体验。

我在 20 级时尝试挑战了葛瑞克,但官方人员建议玩家们等到 40 级再去找他。靠召唤生物来降低战斗难度的策略在我此次挑战中也行不通,葛瑞克威力巨大的技能使得无论什么样的召唤生物在他面前都不堪一击,没准儿罗德莉卡和她那疑似可以升级灵魂生物的能力会让这些召唤物多挨几招。

我在一开始的策略是召唤灵魂水母来夹击葛瑞克,我打算亲自吸引 Boss 的注意力,然后水母就可以通过带毒的远程攻击不断消耗 Boss 血量。但在实际战斗中,只要我在拉仇恨时有那么一两秒的失误,葛瑞克就会几下干掉我的召唤物。所以我又改变了策略,选择用骷髅兵取代水母,毕竟骷髅兵可以在阵亡后复活,是这种持久战的合适人选。

葛瑞克狡猾且拥有着丰富的攻击方式,打倒他绝非易事。在战斗过半时,葛瑞克会把一个龙头接到手臂上,并变出了包括抓取攻击、从上方降下火焰以及需要小心躲避的火焰喷射等更多技能。如果有时间和精力去先别处探索一番,然后带着更强的战力前来挑战,那么这场战斗可能会好打许多,但我已经身处战斗之中没法脱身了,经过二十余次尝试后,我终于打败了葛瑞克。

这是一场炼狱般的战斗,也是对玩家相当大的考验。葛瑞克还只是一个游戏早期阶段的 Boss,游戏后期的敌人无疑将会达到或超过 From Software 之前游戏里那些诸如无名王者、芙莉德修女、吞噬黑暗的米狄尔等史诗级 Boss 的水准。

在击败葛瑞克后,我获得了大卢恩和接肢的记忆这两个道具作为奖励。接肢的记忆这一道具可以被消耗变成大量卢恩,我猜这一道具的作用与黑魂中的「Boss 魂」类似,可以用来兑换武器、护甲或魔法等东西。

此外,剧情还有一段添头,打倒葛瑞克后,之前的看门人也出现了,他踩着地上葛瑞克的头,咒骂和嘲讽这个无法继续作恶的邪恶领主。我希望在打倒葛瑞克后,史东薇尔城内的人们可以停下肢解人体和嫁接器官的行为,不过剧情会如何发展,我们只能等以后才会知道了。

对毒沼泽的偏爱

From Software 游戏里的难度不只是来源于 Boss 战。在风景引人沉醉的《艾尔登法环》世界中,玩家在穿越著名的宫崎英高场景之一毒沼泽时,最好还是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宫崎英高表示:「在制作这款游戏期间,我又重拾了对毒沼泽这一场景的热爱,我知道玩家们对这种场景是个什么态度,但我就是没法控制自己,等回过神来时已经在做了。我非常喜欢设计毒沼泽的场景外观和氛围,也希望玩家能期待我们这次与此前设计截然不同的新沼泽场景。」另外,在《艾尔登法环》中还有一种与中毒不一样的特殊异常状态 —— 猩红腐烂。

沉没的国度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来到了之前通过隐秘山径到达的那个新区域。工作人员告诉我,进去这个区域后我只能在里头待 30 分钟。这里的生态环境与宁姆格福极为不同,雷亚卢卡利亚学院周围的区域不再是葱郁的绿色风景,而是浸没在了漫天的蓝色调中。这片区域里大部分浅水区上笼罩着一层柔和的薄雾,还有闪亮发光的晶体遍布漫山遍野。敌人也不再是宁姆格福里的巨魔、人类和野狼,而是全新的类型。

首次进入这片湿地时,我跟着地图上的标记来到了一处纪念石碑,在这个石头建筑里可以找到用于显示区域地形的地图碎片。虽然不捡地图碎片也能进行探索,但能在地图上看清周围区域(尤其是刚进入新区域时的探索)有着极大助益。

紧接着,几乎就一瞬间的功夫,一群流浪的灵长类敌人就跳出来包围了我,这些敌人拿着原始的骨制武器,身上还涂着战争图腾。在被湿气笼罩的地貌里似乎并没有小路可以走,所以我右转来到了一处能帮我辨别方位的石制建筑旁。

远处有个巨大的东西一下把我的目光吸引了过去,于是我开始朝着这个闪闪发亮的巨物前进。原来这是一只巨大的龙虾,它对我的前来略感不悦,并以带着攻击性的姿态朝着我的方向走来。因为正骑着灵马,所以我以为自己能轻松的从这只巨大的海怪旁跑过,但龙虾怪追赶我的速度却有些让人害怕。我试图靠围着石头绕圈来摆脱龙虾的追击,这时让人我又惊又怕的事情发生了,龙虾怪吐出了类似酸液一样的物质,直接把我眼前的石头掩体给溶解掉了。

我朝另一个方向冲去,跑出了这片浅滩,来到一块绿色的田野上。这块区域里有很多巨大的金属妖怪头,有些直立着,有些则半埋在地下,对此我不禁猜想这块地区是否曾被淹没在水下,也好奇这些东西究竟来自何处,它们的存在又有何意义。这些东西是目前我在游戏里看到的最有科技含量的存在,在这些金属妖精头夸张的笑容中,能看到有像大炮一样的东西从嘴里露出来。

穿过这片有着怪异事物的田野后,我继续前行,进入水晶洞窟。顾名思义,洞里到处都是水晶,甚至连敌人身上也挂着水晶,此外还有一种身上覆盖着晶体并会喷射水晶造成强力冰属性伤害的蜗牛敌人。这个洞穴比游戏里我看到的其他洞穴都要大,里头有多条通道和一个处于深处、肉眼可见但不知该如何到达的区域。考虑到时间有限,所以我选择从洞穴出来,朝着北方那片风景绝美的区域前进。

在接下来的区域里,浅滩变成了深海,我必须要在各种海洋生物的骚扰下,从半截被淹在水下的建筑上通行。这里有巨大的螃蟹怪,还有一些看起来有些可爱,实则带着各种武器并成群结队的海龟敌人。这个区域的水面上还飘着一些气球,这里与我之前看到的其他区域又有着极大的不同,整个地方有着相当多海洋区域和魔幻的奇迹场景,是个风景美丽的地方,而我的目的地雷亚卢卡利亚学院位于高处。很显然,这里也是一个大型传说遗迹。在这段探索期间,我又一次感受到了 From Software 精湛的环境叙事手法。

还记得之前在草地看到的那些倒在地上的巨大金属妖怪头吗?在去往雷亚卢卡利亚学院的路上,我非常近距离地看到了这些东西,在途中碰见这些巨大的战争机器动了起来,妖怪头嘴部的地方会喷出火焰。在前往学院门前台阶的这一路上,我绕过的敌人真的有一支军队那么夸张。

学院大门紧闭,对此我完全不感到吃惊,只有拿着辉石钥匙才能打开这道大门。时间所剩不多了,我看了眼地图,选了一个地方,赶在时间耗尽前去探索,同时又抽了点时间好好感受了一下这片区域美到令人窒息的景色,看着眩目的蓝氤直达山巅,魔幻的光影融合到了一起。我很确定这是一个充满魔力的国度,不过目睹完这片土地上正发生的事情,你也清楚并非所有魔法都有着干净纯粹的动机。

隐秘的传承要素

《艾尔登法环》中存在一些 From Software 粉丝非常乐于见到的要素,其中某些要素的出处可以追溯到《恶魔之魂》乃至《国王密令》等早期作品。例如「魂」系列中每部都有的角色帕奇本次也有出场,所以当你在听他讲故事时,也要全神贯注做好准备,因为他一有机会就会背刺你。

除了帕奇之外,还有许多粉丝喜爱的物品也会出现,如武器风暴管束者和月光大剑等,宫崎英高表示:「我可以肯定地告诉大家,这些东西会出现在这款游戏中,只要你搜寻得足够仔细,就能找到它们。」不过本次游戏里没有画中世界可供探索,因为在宫崎英高看来,这是《黑暗之魂》系列独有的要素。

探索无止境

在将近 10 小时的试玩后,我感觉自己还只是触及了这个游戏世界的一点皮毛。另外,在我的冒险过程中,还有太多没在本文写出的遭遇。虽然最终游戏的质量依旧要等正式版才能见分晓,但这次试玩已经展示出了《艾尔登法环》有潜力成为 From Software 旗下最出色的作品,有望取得无与伦比的空前大成功。在这段摄人心魄的冒险中,每一个转角都有迷人之处在等待玩家的去发现。

翻译:柳生非情剑  编辑:Zoe、豚骨拉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