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海域》Polygon 影评:又一个玩家粉的背叛者

全文约 2800 字,阅读只需要 5 分钟。

神秘海域》系列的主角内森·德雷克持有一枚戒指,声称这是传家之宝,来自他的祖先,探险家弗朗西斯·德雷克爵士。戒指上刻着「Sic Parvis Magna」,意为「小处成就大事」。这个系列的发展同样佐证了这句话,平凡无奇的第一部作品催生了三部续作,且一部比一部好。

但这种「成就大事」并没有体现在电影版的《神秘海域》里。这也许是一个索尼系列电影的开端,却再度成了一次游戏改编电影的失败。我感觉推出续作的必要性基本不大,全片也就电影的第二个彩蛋还算亮眼,寻宝二人组内森·德雷克和维克托·苏利文在斗嘴中突然爆发了化学反应,让人不禁遐想,电影的前两个小时中为何没有如此生动的台词。有那么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游戏中的角色形象,但这个瞬间来得太晚了。

在整部电影中,《丧尸乐园》和《毒液》的导演鲁本·弗雷斯彻和编剧拉菲·贾德金斯、阿特·马库姆以及马特·霍洛维在游戏原有角色和电影原创新角色之间兜兜转转,竭尽所能地把他们塞进一个起源故事里。而在游戏系列作品中,角色的塑造更加紧凑有力。

在第一部游戏中,德雷克和苏利二人只有盗贼的形象,开发者在后续作品里才开始扩大角色阵容,并充实他们的背景故事。该系列反派人物都通常都很无趣,但总有一些个性鲜明的动机,比如寻求生命之树以获得永生,或试图破坏内森与苏利之间深厚的友谊。这样的趣味缺失同样出现在电影版里。

电影版《神秘海域》给人一种别样的感觉,仿佛每个编剧负责不同的元素改编:解谜、潜行、跑酷和大动作场面。剧情支离破碎,让整部电影难以好好介绍或自如切换多个角色。但即便没有介绍多个人物的重担,推进电影叙事的处理依然缺乏刺激感,没有真正的危险、巧妙的转折或让人热血沸腾的冒险。

有的动作场景直接借鉴了游戏,最明显且大肆宣传的自然是《神秘海域 3:德雷克的欺骗》中的货机大战,德雷克从飞机上掉落,迎接他的似乎是必死的结局。鲁本和编剧们找到了更便利的方法来重构这个场景,游戏里先是一段追车戏份,玩家在飞机起飞之际跳入机身,而在真人电影中,他们用的是好莱坞大片那种「能塞就塞」的方式,在如此多角色的群戏下根本毫无紧张感。

他们试图创造玩家熟悉场面的想法值得赞赏,但改编后的版本既无意义也没有情感投入(况且,玩过系列游戏的人都知道内森·德雷克其实并不能那么轻易就逃过劫数)。

《神秘海域》系列游戏或许鲜少注重真实的动作表现,但电影改编版里的动作也未免过于玄幻了(某些跑车场景可能会让「速激」里的唐老大都无地自容)。创作团队似乎没有人曾深思熟虑地思考过,在一部两小时的电影里来回切换严肃与轻松的基调,会出现多么混乱的局面。

整部电影也没有留任何出彩表演的空间,人物之间也没有机会自然发展默契。各种打斗场面在快速剪辑下,可以看出明显的绿幕拍摄痕迹。这也是特别令人失望的一点。要知道,《神秘海域》的四款作品可是一直在突破 PS3 和 PS4 的机能限制。

整部电影最大的败笔在于几位主角缺乏一种立体感,此处必须得为汤姆·赫兰德说句公道话,在没有台词的场景下,他的基本动作,包括出拳连打、攀爬和躲在物体后的姿势,都完美还原了游戏,在荧幕上看到如此活灵活现的德雷克着实让人惊艳了一把。甚至连内森和苏利分头进入巴塞罗那教堂寻找线索的方式,也仿佛是和游戏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让观众与角色一同寻找。

但有的场景就没那么优秀了,比如苏利走进一家纽约酒吧,而内森在吧台提供酒水,自作聪明地扒窃顾客,这里的台词就很牵强了,演员们仿佛根本没弄明白角色之间是如何擦出火花的。剧本也没能提供他们任何抖机灵的对话,使得演出更显逊色。

马克·沃尔伯格压根儿没打算认真还原苏利这个角色,以至于看着他刻意模仿苏利的口音都觉得相当别扭。游戏中的苏利更像是一个喜欢挖苦人的存在,而非沃尔伯格这样油嘴滑舌的性格。每当赫兰德给人一种像模像样的德雷克观感时,沃尔伯格的同框表演都会减弱这种感觉。

游戏改编电影中的演员不需要做到外观和声音对应,说到底,最重要的还是《神秘海域》这部电影能不能讲述一个充满讨喜角色的寻宝故事。但结果是,它失败了。影片中的苏利是一个更加自私、更加贪婪的人,他招募内森去寻找一个麦哲伦探险队遗失的宝藏,内森原本不感兴趣,于是苏利提出他也想与内森的哥哥山姆一同揭晓这个秘密。自从山姆从兄弟自小生活的孤儿院跑出来后,内森就再没见过他。

内森留有一些藏起来的明信片,都是山姆在这些年中寄过来的,表明他依然关心着自己的弟弟(顺带一提,要是没有皱巴巴的手写信作为视觉线索,这根本就不算《神秘海域》)。根据苏利的说法,最后的线索就藏在里面,顺着线索走下去就能兄弟团圆,苏利对财宝的贪婪和内森对相聚的渴望下促成了共事。

内森以菜鸟的身份开始了他们的第一个 DIY 实地任务,他笨拙地实施自己的计划,连跳跃和悬吊的基本功都尚未掌握。这个情节(启发自《神秘海域 4:盗贼的末路》)有些出彩,毕竟内森确确实实陷入了危险关头。但无论是他自身的不足,还是生死关头的紧张感,都没有维持多久,如果电影设定他擅长什么,他转瞬间就可熟能生巧。

在电影引入的其他游戏角色中,索菲娅·阿里扮演了其中最棒的游戏角色克罗伊·弗雷瑟,也是苏利的犯罪同党。《神秘海域 2:纵横四海》中暗示克洛伊和内森有过一段浪漫往事,但除了俩人如何相遇以及内森对她的暗恋之外,影片并没有做任何有趣的补充。

随后,《神秘海域》利用所有角色和线索塑造了一个有关信任的故事,「背叛」成了最主要的故事核心,但仅仅只是用来推进剧情发展。盗贼之间互不信任,这与《神秘海域》的剧情是吻合的,但两个小时内,电影中出现的背叛与出卖可能比游戏中 12 到 15 个小时的流程还要多。

对德雷克与苏利紧追不舍的是安东尼奥·班德拉斯扮演的蒙卡达是一个富商之子,也是麦哲伦探险队的后代。蒙卡达认为自己才应该继承财宝,由于自己的父亲并不打算将家族财富传给他,他已经决定不惜一切代价。

蒙卡达的父亲考虑将财富留给人民,从而为家族的污点负责,这一举动可能比全片所有动作戏份都要更让人瞠目结舌。因此,蒙卡达要赶在德雷克和苏利之前找到宝藏,他找来一位雇佣兵乔(塔蒂·嘉布莉儿的扮相很有气势),试图占得先机。

制片人对于《神秘海域》的动作场面有着正确的认知,无论是根据游戏中的某些内容来打造场景,还是原创一些全新的内容(比如角色在被飞机吊在空中的海盗船内战斗)。但最终呈现的效果却相当平淡,可以说毫无意义且让人兴趣索然。连激烈枪战中响起的混音版《神秘海域》主题曲都不足以给人带来欢乐。

电影中为数不多的笑点就是当内森·德雷克意识到即便是反派也会互相背叛时,他打趣道:「看来这一行很难与一个伙伴干下去啊。」这就像游戏中的德雷克会说的话。也许有一天,游戏改编电影不会再背叛我们,真正花心力去钻研玩家所享受的游戏要素,最终将更深入的理解转化为屏幕上的爆点。

电影中除了沃尔伯格外,每个人都有为引燃这些爆点出力,但正如内森总是用不好他那随身携带的打火机一样,小处不一定总能成就大事。

翻译:Stark 扬  编辑:Zoe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