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系列诞生 30 周年席德梅尔专访:永远让游戏保持新鲜感

全文约 3700 字,阅读只需要 7 分钟。

1991 年在 PC 平台推出首款作品的《文明》系列于 2021 年迎来了作品诞生的 30 周年

如果用一句话来描述《文明》系列,那就是全球累计销量突破 5100 万套,矗立在以人类历史和文明为主题的回合制策略游戏这一门类金字塔顶端的作品。玩家可以在游戏中选择扮演任意一个文明的领袖,历经从公元前几千年到 21 世纪的漫长时光,想方设法让自己的国家一步步发展壮大。

从 1991 年首部作品问世,到 2016 年顺应玩家们的要求发售做出众多改变的最新作《文明 6》,本系列包含衍生游戏在内已经推出了共 17 款作品,完全称得上是代表电子游戏的伟大系列之一。

《文明》作为一个在电子游戏历史长河中熠熠生辉的系列,其缔造者可谓家喻户晓,那便是出现在游戏标题前缀中的席德·梅尔。席德·梅尔于 1982 年成为 MicroProse 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之一,此后陆续开发了《文明》、《席德·梅尔的海盗》(1987 年)、《铁路大亨》(1990 年)等游戏作品,并于 1996 年成立 Firaxis Games,可以说是游戏业界的代表人物之一。席德·梅尔直接参与了《文明 1》和《文明 2》的开发工作,在后续的《文明》作品中则是担任监修,对于《文明》系列来说,他绝对是「精神支柱」一般的存在。

笔者过去曾在 GDC 2017 的现场聆听过席德·梅尔先生的演讲,当时整个会场的盛况我至今仍记忆犹新。

顺带一提,由席德·梅尔创立的 Firaxis Games 被 2K 收购后,不仅是《文明》系列的开发商,还负责制作了《幽浮》系列的最新作品,而席德·梅尔则在目前的 Firaxis Games 中担任创意总监一职。

本次借《文明》系列诞生 30 周年之际,《Fami 通》编辑部有幸获得了采访席德·梅尔先生的机会,与他一同聊了聊《文明》系列迎来 30 周年的感想以及参与游戏开发工作的心路历程。

席德·梅尔(下文简称为席德)

《文明》系列的生父,现任 Firaxis Games 创意总监。

跟随自己内心的 30 年游戏开发之路

—— 对于《文明》系列诞生 30 周年这件事,想先问问您对此最直接的感受是?

席德:能够这么长时间地参与游戏开发,我感到非常开心。因为开发游戏这件事本身就很有乐趣,而我也十分热爱这项工作。能够继续在游戏开发的职业道路上前进,也多亏了粉丝们一直以来对我们作品的支持,对此我发自内心地表示感谢。

正如大家所看到的那样,游戏行业可以说是一个变幻莫测、竞争极其激烈的世界,其中既有一直屹立不倒的老牌开发公司,也有踌躇满志,刚刚入局的新企业。而我们之所以能一直坚持到今天,绝对离不开粉丝们的帮助。这么看来,《文明》系列能够延续 30 年之久,确实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 一个 IP 能延续 30 年当然很了不起,您认为《文明》系列能够一直发展至今的理由是什么呢?

席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真的很幸运。由于我们是在游戏尚未被特定类型所束缚,可以对任何事物发起挑战的时代开发出的《文明》,因此可以说是在对的时间出现在了对的地方,才创造出了这一游戏类型最初的作品,并在后续的 30 年间一直想方设法地维持游戏的新鲜感。这便是《文明》系列经久不衰的秘诀。

让系列变得越来越好这一方针我们 30 年来都没有动摇过,这一点我也很想继续延续下去。

—— 具体是采取了什么样的方针才使得《文明》系列能够在 30 年间不断完成进化呢?

席德:好问题。为了保持游戏的新鲜感,我们 30 年来一直贯彻着一种开发「哲学」,那就是把游戏拆分成 3 个部分来分别进行构思。

第一个部分是充实作为游戏基础的回合制玩法,比如外交、经济、军事等要素和系统的构筑。

第二个部分是进一步改良前作中受欢迎的新要素,并对游戏机制进行优化。

最后一个部分则是加入新的想法和创意。举个例子,我们在《文明 4》中就新增了气候变化这一要素。

初代《文明》的游戏画面初代《文明》的游戏画面

—— 原来如此,是把内容创作分成 3 个部分来独立进行。话说回来,这 30 年间您印象最深刻的事是什么?

席德:我们在开发《文明》时一直都处于可以自由进行各种创作的环境中。现在回过头去看,这一点真的非常重要。这使得我们能在游戏中加入许多其他作品里不曾出现过的全新想法,尽管没人知道会不会成功,但创造这种「崭新的内容」本身确实很刺激。

因此接着上面的话来讲,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事就是「能够自由进行创作」,而这也是《文明》系列之所以能够成功的一大理由。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为大家带来这世上过去从未有过的,全新类型的革命性作品。

—— 整个系列中您印象最深的作品是哪一部?

席德:果然还是第一部给人的体验最独特。尽管有许多实验性质的尝试,但我过去完全没有开发过这样的游戏,所以非常乐在其中。当时我和 Soren(Soren Johnson,游戏设计师)一起花了数个月的时间进行意见交换和反复试错。这段时光对于我来说真的非常特别。

自《文明 2》往后的作品,我一定程度上都是基于过去的开发心得来制作的。不过《文明 2》这款作品是由 Brian Reynolds 担任美术部门的负责人,在我和他的齐心协力下,这一代诞生了许多经典 MOD,让游戏的乐趣得到了进一步拓展。本作使游戏不再单单只有游玩一个用途,还令玩家能够自由地构筑自己钟意的游戏玩法。

或许正是以《文明 2》的 MOD 为象征,此后的《文明》作品才开始不断加入全新要素,持续完成进化也说不定。

《文明 2》的游戏画面《文明 2》的游戏画面

—— 《文明》系列中登场过数不清的历史文明,请问您个人最想生活在哪个文明之中呢?

席德:哈哈哈(笑)。这可是个我过去从来没被问到过的问题。嗯……我个人很喜欢中国料理,游戏的话则钟爱日本游戏,但同时又很喜欢海岸和阳光,而且还有许多想要亲自造访的地方……好难选啊!基本上每个时代的每个文明我都很喜欢。

—— 确实啊(笑)。在游戏业界打拼的这 30 年里,您有什么特别喜爱的游戏硬件设备吗?

席德:由于各种类型的游戏我都很喜欢,所以对每一个硬件我都很期待,就我个人的游玩经历来说,我使用较多的是 Xbox 和 PC 平台。如果具体到自己制作的游戏,那就是以 PC 为主,用的更多的是 C+ 语言和虚幻引擎。

由于我现在还没买到 PS5,所以没法游玩《GT 赛车 7》,这还挺遗憾的(笑)。

—— 看得出您真的很喜欢游戏。在采访一开始您就说过非常热爱游戏开发,请问具体是喜欢其中的哪一个部分呢?

席德:我最喜欢的是游戏开发最初的几个月,从零开始构思新游戏创意的阶段。在这个环节里我会进行各式各样的构思,此时不仅可能会诞生非常破天荒的创意,还可能会经历制作试验 Demo 等过程……我之所以喜欢这个阶段,就是因为「不断提出新的想法,尝试新的事物」非常有趣。

—— 席德先生认为是什么资质让您能够在游戏业界一直打拼 30 年呢?

席德:在游戏开发过程中, 我可以担任许多不同的职位。比如担任设计师,负责搭建整个游戏的架构,或者成为制作人,以略微俯视的视角来纵览整个项目。除此之外,我还能在化身玩家亲自体验游戏之后,产生「这里设计得很不错」、「那里这样做的话就更好了」等判断,然后再回到设计师的角度,将这些要素反映在游戏之中。

这是因为我能够理解其他人对此会产生什么样的想法和感受,可以找到他人视角下游戏的长处、短处、吸引人的地方以及让人厌烦的地方,而这些都会化为有趣以及对游戏有益的要素反映在实际作品中。

由于我非常喜欢尝试新事物,所以往往能够站在不同的立场上针对「这样的内容是否足够有趣?能够被大众所接受吗?」等要素进行试错,我感觉这种性格特点似乎和游戏开发非常契合。

在此基础上更重要的是,我从来不会放弃!也就是有着永不言弃的性格资质。不管面对怎样的困难,我都不会逃避。只要能想到好点子,就一定会想方设法地将其付诸实践。

—— 很有意思的见解。回顾在游戏行业摸爬滚打的这 30 年,您有何感想呢?

席德:这 30 年时间里,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触游戏,从这个层面上来说,游戏行业是实打实地在稳步成长。

最初,只有家里拥有个人电脑的用户才能够接触游戏,但现在无论是什么人都能轻松享受到游戏的乐趣。在此基础上,游戏的品类也变得越来越丰富,动作游戏、RPG 游戏、冒险游戏、策略游戏等类型层出不穷。

早在 30 年前,我就认为「游戏将会征服世界」,能亲眼目睹这一过程令人非常开心(笑)。而我自己其实多多少少也参与其中,并且通过游戏结交到了更多好友。

听说《文明》系列经常被家长当作教育工具拿给孩子游玩,很高兴看到有这么多的粉丝能够享受到游戏的乐趣。

—— 最后一个问题,请问您今后的打算和规划是什么呢?

席德:我十分享受目前正在干的事。虽然时不时就会被问起「准备什么时候退休?」,但现在我还没有这个打算。如果问 20 年前的我退休之后的生活,那我一定会把那看作是「真正可以干自己想做之事的一段人生」,但目前我在从事的就是自己乐在其中的事业,因此完全没有退休的必要,而我今后也会一如既往地继续沿着现在的道路走下去。

最新作《文明 6》的游戏画面最新作《文明 6》的游戏画面

编译:Bluestoo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