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上真司讲述 Tango Gameworks 的未来战略布局

全文约 3000 字,阅读只需要 6 分钟。

三上真司先于卡普空在职期间参与制作了全球知名的《生化危机》系列,后又在 2010 年创立 Tango Gameworks,随后加入 Zenimax Media 的开发工作室,从事 Bethesda Softworks 的游戏开发工作。历时 12 年终于诞生的《幽灵线:东京》对 Tango Gamewroks 而言是一部怎样的作品?本次《Fami 通》编辑部采访到了三上真司先生,向他一探究竟。

三上真司(文中简称为三上),Tango Gameworks 代表,游戏设计师三上真司(文中简称为三上),Tango Gameworks 代表,游戏设计师

打造能够锻炼开发者的技艺和匠心的工作室

—— 首先想问一下有关《幽灵线:东京》的问题,请问您站在工作室代表的角度是如何看待这部作品的呢?

三上:《恶灵附身》是我们向玩家对我们寄予厚望的生存恐怖类型游戏发起挑战后制作出的系列作品。或许有些人会感觉《幽灵线:东京》的恐怖气息似乎并没有那么浓厚,还请大家不要误会,本作绝不是一款恐怖游戏,而是一款箱庭式动作冒险游戏。但即便作出了如此说明,依然还是会有人认为「这不就是《恶灵附身》的后继作品吗?」。其实不然,本作是一款能够自由探索空无一人的东京并打败敌人的纯粹的动作游戏。我们对美术画面也进行了精致的打磨,仅仅是漫步于日本的城市中就有着无穷的趣味。另外,独特的手势动作也十分帅气,尤其是拔出敌人灵核的动作爽快异常,希望大家都能体验一番。

—— 由于 Tango Gameworks 是一家致力于开发出让世界为之惊叹的游戏的工作室,请问本作是否符合你们的预期?

三上:Tango Gameworks 自成立以来已过去了 10 年,尽管仍有许多不足,但这一回总是推出了一部个性鲜明的作品,而且是只有 Tango Gameworks 才能做出来的风格。我们想要在 10 年间推出一款让玩家印象深刻的作品,现在我可以自信地说,《幽灵线:东京》就是这样一款作品。

—— 请问您在多大程度上参与了本作的开发呢?

三上:我没有在中途指手画脚,而是在能够实际游玩游戏的阶段进行检查并给出意见,尽量不插手任何具体的事项。但是,就算我想着「不要多嘴」,却总是忍不住将想法脱口而出,对此我进行了深刻的反省。本来想当个「默默守护着家人的和蔼老头」,却成了「啰嗦的严父」(笑)。顺带一提,本作我一共玩了三遍。

—— 三遍……真厉害。请问您对哪些部分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呢?

三上:我会很直白地指出我认为无趣的地方。因为我在企划阶段就已经对游戏追求的要素了然于心,因此当我察觉出开发方向不对时就会吐槽「这与企划中要求的内容不相同吧?」。虽然我很想态度温和地对木村宪司伸出援手,但话到嘴边却又成了「这和我之前说的不同吧?怎么会搞成这样呢?」(苦笑)。有时我的心中或许已经有了方案,但还是会拼命忍住,尽量让木村宪司自己解决。

—— 虽然是你们故意为之,但本作中的许多部分十分正统,相信这会是一部让许多玩家都乐在其中的作品。

三上:虽然我对本作充满自信,但这份担忧新游戏能不能被玩家所接受的忐忑心情,于 Tango Gameworks 而言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恶灵附身》是大家都十分熟悉的生存恐怖游戏,因此大家会作何反应我们也心中有数。当我第一次看到本作的美术设计时,就下定决心一定要认真对待,因此这也是我久违地对玩家们是否能享受到游戏的乐趣感到如此担心,有种自己变年轻了的感觉(笑)。

—— 10 年前您成立 Tango Gameworks 的前身 Tango 时,大概只有 10 名成员,现在规模如何?

三上:虽然无法明确告知现在工作室的人数,但确实是比成立当初增加了不少。近几年我们招收了一些应届生,逐渐降低了工作室成员的平均年龄。大量采用新人也是成立工作室之初就定下的方针,但由于当时初创成员较少,因此首要任务是打牢根基。最近终于可以录用年轻的应届生,将来也会出现一批有志之士。今后的几年内可以期待这些员工们的精彩表现。

—— 请问您认为支撑 Tango Gameworks 发展的动力是什么?

三上:工作室之所以能存续,是因为还没有追上我的理想。如果追赶上了理想,岂不是很无聊?我是一个很容易感到厌倦的人,至今为止我很少参与游戏的续作开发。如果开发变得模式化,工作室也只会制作延续相同内容的游戏时,我可能会辞职吧(笑)。当然,目前还在追逐理想的路上。

—— 您所说的理想具体是指什么?

三上:首先是刚刚说过的「10 年推出一部名作」,其二是「年轻人们依靠自己的力量制作新的游戏」,因为我想「培养出优秀的开发者」。这里虽然是一个开发游戏的工作室,但也是员工们学习制作方法的游戏学校。除了接收员工们的创意和想法,我还想把工作室打造成锻炼开发者的技艺和匠心的场所。

—— 有着游戏学校一面的开发工作室真是少见呢。

三上:曾经有段时间我很想成为一名教师,或许是因为我喜欢培养人才吧(笑)。Tango Gameworks 目前仍只有「三上」这一块招牌,希望今后包括木村宪司等人在内的开发者都能成为我司的金字招牌。

—— 在如今不得不持续开发游戏的环境下,要想实现这份理想恐怕有些困难吧?

三上:说实话,要想在大规模的团队中培养新人确实十分困难,如果能够组建几个数十人规模的团队,培养效果最好。近年来,出于商业考虑,几乎全是以大规模团队的形式来推进开发。但是近几年游戏订阅服务的出现使得我们有机会制作小规模的游戏。

—— 站在市场这一商业层面的角度来看,现在是有利于年轻人们挑战自己的环境。

三上:是的。现在的年轻人们可以先在小规模的团队中积累经验,随后再参与大型项目的开发,如此一来就能开发出更加优秀的游戏,项目也进行得更顺畅。

—— Tango Gameworks 在 2月推出了工作室首款手游《Hero Dice》,这也是您计划中的一环吗?

三上:这是在吸取了年轻员工的意见之后启动的企划,事实上我个人并没有以 Tango Gameworks 的名义开发手游的打算。我并不是讨厌手游,其实只要作品足够有趣就行。但是,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我并不喜欢在游戏中加入氪金要素的设计,因此也曾阻挠过这一企划。但是当我玩了许多有氪金要素的游戏后,我便不再那么抗拒这种要素。当我逐渐转变了想法,态度也变得积极之时,年轻员工们提交了一份既有趣又有潜力的作品企划,也就是《Hero Dice》。

—— 看来您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三上:我是工作室的代表,挑战制作能够大卖的作品非常重要,但是一款有趣的游戏更有挑战的价值。有趣是一切的前提,我确信即便不氪金,玩家也能充分享受这款游戏的乐趣,于是便同意了这项企划。

《Hero Dice》《Hero Dice》

—— 还有没有其他正在开发中的作品?

三上:《恶灵附身》的 DLC 和《恶灵附身 2》的导演 John Johanas 正在制作一款与恐怖游戏的类型完全相反的新作。这是一款非常出色的游戏,敬请大家期待。

—— 太棒了!期待后续的消息。最后请您谈谈 Tango Gameworks 今后的目标。

三上:首先是努力实现我心中的理想,其次是希望打破人们对现在的 Tango Gameworks 的固有印象。目前我们在玩家的眼中是一家「擅长制作生存恐怖游戏的工作室」,当然,能够在粉丝心中取得如此地位我们十分开心,但是我们想成为的是一家能够开发各种各样类型游戏的工作室。此次以《幽灵线:东京》为分水岭,接下来我们将不断推出更多令大家耳目一新的作品,请大家继续支持我们。

编译:椎名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