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尔登法环》中的六大催泪时刻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篝火营地观点

以下内容含有《艾尔登法环》的严重剧透,请酌情阅读!

自上古以来,「交界之地」便饱受战争纷扰,古神与外神交替争夺这片土地的统治权。历经几朝更迭,当永恒女王玛莉卡的眷顾不再,黄金律法面临崩坏,这片土地上的居民依然在仇视相残。

正如 From Software 此前的作品一样,《艾尔登法环》的世界亦是一片绝望之地,但与此同时,形形色色的人类或非人种族生活于此,他们心怀信念向命运抗争,尝试抓住那些根本看不到的希望。作为一名初入交界地的褪色者,我仔细地记录下了在这里听到和看见的故事,以下是我在此番旅途中或怅然、或感动、又或欣慰的所见所闻,愿与诸位分享。 

责任与亲情,孰轻孰重? 

摩恩城是一座坚固的堡垒,城门口甚至有巨像把守,像这样的地方,若非从内部瓦解,想必不会轻易沦陷。盲女伊蕾娜就端坐在路边,她的前方是守卫献祭大桥的君王军,而在她后方不远处就是被反叛混种劫掠的货车,四周尸横遍野。 

伊蕾娜在等候她的父亲伊蕾娜在等候她的父亲

实际上,伊蕾娜只要再向前一些就能离开动乱的啜泣半岛,但她却选择在这里等待她的父亲 —— 那个坚守在摩恩城中的失乡骑士艾德格。初见时我便知道交界地不是童话世界,也已隐约感觉到伊蕾娜的处境凶多吉少,但当她请求我为她完成传话任务时,我依然无法拒绝她的请求,直到现在我还清晰地记得那番对话:「就算会背负弃城懦夫的骂名,我也希望父亲离开那座城。」

艾德格确实是一位高洁的骑士,他心中挂念女儿,但同时也认为守护城中至宝的任务更为重要。骑士的言语中透露出倔强,城中激战正酣,但混种显然占据优势。此时,我多想告诉他,停止这场没有意义的战争,立即去找伊蕾娜!但是,这个世界没有给我选择,命运似乎早就注定。

长久以来的歧视让混种仆从被压迫到极限,不论是出于混种自己的意志还是受到癫火蛊惑,叛乱已然发生,这样的残局并非以城主一人之力能够改变。即使有褪色者的帮助,艾德格的坚持也仅仅只是止损,摩恩城已无法夺回。

艾德格曾说:「因为我把责任摆在最前头,才会受到这种报应……」

但当他明白这一点时,已无力回天,他已经失去了女儿。从现场遗留的刀能看出,这显然是混种所为,可怜的伊蕾娜是被牵连的。此时,艾德格的骑士尊严已然彻底崩塌,他才准备好做回一个父亲,但他应当守护的对象已经不在。

我想,艾德格一定是后悔的,最终他放任杀戮的意识吞噬自己,父女二人均不得善终。我眼睁睁目睹这一切发生,却无能为力。如果还有二周目,我宁愿不踏入摩恩城一步,就让伊蕾娜永远心怀等待父亲的希望吧。

包容与温柔,跨越种族 

在经历过摩恩城的悲剧之后,我更深刻地意识到了这片大陆上各种族间的矛盾由来已久。

混种作为具有生命熔炉百相特征的智慧种族,理应在交界地拥有一席之地,却在黄金律法的统治下被当做仆人压迫奴役。铁匠修古是我的第一位混种朋友,或许也是唯一一位。他被铁链拴住腿脚,能做的事情只有为褪色者铸造兵刃。修古鲜少提起自己被唾弃和折磨的过往,他虽然自卑于混种的身份并表现出厌恶褪色者的样子,但他敲打铸锤的双手依然稳健。 

罗德莉卡是差一点就成为「接肢」祭品的褪色者,她太害怕疼痛所以脱离了大部队得以躲过一劫。当罗德莉卡来到圆桌厅堂后,铁匠修古看出她有调灵的能力,这让红帽女孩儿万分欣喜,一心想拜修古为师。不论混种铁匠如何推脱,女孩纯真的求学之心诚恳而坚定。

调灵师罗德莉卡调灵师罗德莉卡

「调灵实习生罗德莉卡,今后请多多指教。」罗德莉卡就这样在混种铁匠的对面安顿下来,她不惧怕铁匠非人的面容。铁匠修古曾受到调灵师的照顾,作为回报,他也对这位新人调灵师倾囊相授。

「还没死在敌人手上?」我已经习惯了铁匠「傲娇」的问候。

修古和罗德莉卡是我每次回圆桌厅堂休整时必定会见的人,虽然铁匠对我的态度依然不冷不热,但我可以想象他悉心指导罗德莉卡的画面。他们从未发生争吵,本应水火不容的混种和褪色者守望着彼此,在这人心叵测的交界地上,真心相待的铁匠和调灵师可谓是一段佳话。我尚不知晓他们的结局如何,至少现下,此情此景让圆桌厅堂的大赐福多了几分光亮与温度。 

白金村灭,唯余一人寻觅桃源

艾尔帕斯:「我的脚快要完全消失,我的生命也要画下句点……但那女娃儿,勒缇娜要完成她的使命。」

在泽国利耶尼亚不远处的峭崖上,有一处名为白金村的地方。白金村里的居民同出一脉,被称为白金之子。由于先天缺陷,白金之子成长过程中会逐渐失去双腿,最终只能爬行。这应当是一座具有久远传承的村子,然而从某一天开始,村里的人却全都疯了。 

白金村已满目疮痍白金村已满目疮痍

当我来到这里的时候,此处已成人间炼狱,这悲惨的景象就连身经百战的女战士涅斐丽露都无法容忍。为了不让秘密符节被夺走,村长艾尔帕斯拟态成罐子躲在阴暗的角落里,若不是地上的建言,我甚至都发现不了他。老爷爷近乎恳求地委托我找到流落在外的白金之子勒缇娜,并把珍贵的符节也交到我手上。

「对我们白金之子而言,有一座桃花源。」 

他告诉我,符节就是通往桃花源的钥匙,他已不可能外出旅行,而勒缇娜必须使用符节完成她的使命。话毕,老爷爷就这样在我面前化作尘土,这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我蓦然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我并不想深究这场灭村之祸的幕后黑手,交界地本来就是弱肉强食的黑暗森林。如果说魂系列中还有普世的正义,也不过是转瞬即逝的镜中花水中月,各方势力均有自己的利益导向,与世无争也不是永恒的护身符,「好人」通常得不到好结局。

白金之子或许只求返乡,但他们守护的秘密符节却被人盯上,所以他们早已被卷入暗流,受先天残疾所困甚至无法自救,抗争亦是无用。

命运何其不公,艾尔帕斯只能眼睁睁看着村子灭亡,我救不了他,但我还能带着勒缇娜继续旅行,帮助白金之子完成使命,不愧于艾尔帕斯和勒缇娜的信任,仅此而已。

虽奄奄一息,但梦想尚存

无可奈何的悲剧时时刻刻都在交界地上演,如果说有谁是与死神擦身而过的幸运儿,亚人柏克一定是其中之一。 

作为非人种族,这个世界上的亚人群居而生、形貌丑陋,即使亚人女王已经学会了使用魔法,智力属性甚至强过许多褪色者,但还是同样受到人类的歧视和嘲笑。

当柏克被同伴霸凌驱逐时,恰巧路过的我解救了他。当他在海岸洞窟试图夺回重要的缝衣针时,我又出手帮助了他。彼时,他已经倒在赐福边上奄奄一息。我帮他从亚人首领那里抢回来的缝衣针是柏克母亲的遗物,他的母亲曾是裁缝师,所以他也怀揣成为裁缝师的梦想。梦想犹存,他就绝不能倒在半途。

「我想成为像母亲那样的裁缝师,所以不可以轻易死掉,对吧……?」 当柏克说出这句话时,此时的他眼里闪着光,以人类的审美来说,他尖嘴猴腮的样子着实谈不上好看,但我却觉得这个小小的亚人十分可爱。逐梦人的坚持支撑他活了下来,我十分担心以他的孱弱会遭人欺负。幸好在此后的旅途中,从利耶尼亚到罗德尔王城,我数次遇到柏克时,他都平安无恙,一心精进裁缝技艺。他甚至称呼我为吾王,真心希望我成为艾尔登之王。

「吾王、吾王、吾王啊......请允许裁缝师柏克,终身随侍身旁。」 

小柏克呀,我也想说,一直以来谢谢你还活着。尚未成为艾尔登之王的我还是一个不成熟的褪色者,在每一步都可能面临死亡的交界地,我害怕的不是强大的敌人,而是朋友们纷纷离我而去。只要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在等我,我就会一次次从赐福爬起来。

请继续见证我的成王之路吧,因为「你长得很好看」哦! 

属于我的女巫倒在了初始之地 

「即使引导早已破碎,也请您当上艾尔登之王。」

其实,按照无上意志定下的规则,理应有一个人陪伴我成为艾尔登之王。相信每一个刚来到宁姆格福的褪色者都会受到白面具梵雷的嘲讽,「但是呢,着实可悲可叹......你没有女巫陪伴。」在这里,没有女巫的褪色者根本不被人看好,而我真的不想平白蒙受羞辱。都说褪色者和女巫应该成双成对出现,虽然梅琳娜能够代替女巫的职责,但是有一个问题一直萦绕在我心头:我的指头女巫去哪了?我是不是被女巫背叛了?

直到我有机会重新回到侯王礼拜堂,秘密才终于被揭开。我的指头女巫 —— 那个从最初的最初就支持我的人,早就已经死了。

她倒在墙边,面容苍白,长袍的下摆被鲜血浸透。她在死前留下开头的那句建言,让我泪如雨下,原来我也是有女巫的,从一开始我就不是孤身一人。

我的女巫早已倒下我的女巫早已倒下

我无法想象她在写下这句话的时候承受了怎样的痛苦,她没有怨恨不公的遭遇,也没有忘记鼓励我和相信我。不论是不是出于职责,我的指头女巫,她心里有我,而且只有我。我是个无能的褪色者,连自己的女巫都保护不了,但至少她让我知道我并不孤独。 

我擦干眼泪,对着女巫的遗体敬礼。

亲爱的女巫,我答应你,待到结局,我一定会重返故地,回来写下一句:

「我成功了!」

巨剑之冢铭刻历史

「摩恩攻城战。只身一人的复仇英雄挺身而战,最终败给葛孚雷王。」

除了与我们产生交集的那些人和故事,交界地曾经的历史同样令人着迷。 

如果褪色者注意留心身边的景色,会发现很多地方有无数巨剑组成的战争纪念碑。它们通常设立在显眼的地方,巨大的铁块插入地下树立成碑,四周也被巨剑包围形成剑冢,每一座纪念碑都刻有铭文,各自记录着一段独特的历史。

交界地四处都有的剑冢交界地四处都有的剑冢

从远古时代到破碎战争,纪念碑几乎就是交界地的大事记。这些文字的背后有英雄传说也有阴谋诡计,共同编织出《艾尔登法环》的宏大背景。由乔治·R·R·马丁搭建骨架,经宫崎英高注入魂魄,交界地的每一个角落都显得底蕴厚重且生机勃勃。每找到一处战争纪念碑,我都会仔细阅读碑文,并畅想那段纷扰的历史。天地山川,斗转星移,有多少神祇陨落,又有多少枯骨被埋葬。

巨剑碑是其中之一,它是我在摩恩城附近看到的,内容令我肃然起敬。正如铭文中所言,只身一人的复仇英雄手持剑骸大剑,对阵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战士葛孚雷,何等英勇的壮举,复仇英雄却未曾留下名姓。

能成为葛孚雷的对手,想必也是一等一的人物,纵然最终战败,那个无名的背影依然让人心向往之。我多想投身那段历史,亲眼见证英雄之姿,如果《艾尔登法环》有 DLC 更新的计划,希望能有机会重现如此浩瀚壮阔的画面。

除了以上的经历,我在交界地的冒险仍在继续,危险傍身的同时,我也期待着那些全新的相遇。不知道下一个打动我的故事,会在哪里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