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法 vs 爱丽丝:一场没法打赢的「战争」

全文约 4200 字,阅读只需要 7 分钟。

很多玩过《最终幻想 7》的人都会陷进一个只存在于想象中的《最终幻想 7》

预警:本文含《最终幻想 7》(以下简称为《FF7》)剧透。

这部游戏本身讲了自大的天才佣兵克劳德在一个奇幻世界中旅行,想要打倒童年偶像萨菲罗斯的故事。在旅行途中,克劳德邂逅了两位女主人公:他的青梅竹马蒂法,以及卖花女爱丽丝。前者会揭示克劳德身份和神秘症状背后的真相,后者则会阻止萨菲罗斯在最后胜利。不过就算你没玩过FF7》,你可能也知道,在结局到来之前,爱丽丝先去世了。

你可能也知道英文版里她该叫「Aerith」 而不是「Aeris」,还知道这是因为日语里没有英文中「th」这个音,所以日语名「エアリス」(e-a-ri-su)里的「ス」(su)被错译成了 s 而非 th。哎,又是一个因为不给翻译发资料而导致的错译,FF7》里这种问题还挺多。

《最终幻想 7》官方发布的《王国之心》20 周年贺图《最终幻想 7》官方发布的《王国之心》20 周年贺图

你可能还知道爱丽丝是克劳德的真爱?或者你非常确信爱丽丝不是克劳德真爱,因为蒂法才是,而且你可以证明这一点?而且这不是你的个人喜好 —— 这是正史。在这里,正史是一件利器,是粉丝自翻的官方小说片段(因为官方翻译是有倾向性的骗子),是从《王国之心》Ultimania 设定集里扫描的客串角色介绍,是 Square Enix 官推宣传《FF7》主题咖啡时的推文。到了最后,《FF7》本身的文字好像成了最不正史的东西

这两个阵营已经互撕 20 多年 —— 爱丽丝 vs 蒂法,Cloti(克劳德 x 蒂法)vs Clerith(克劳德 x 爱丽丝)。两边都喜欢说对面是喷子,喜欢说对面是在自欺欺人。有一个专门黑爱丽丝的网站给了我很大冲击,让我至今记忆犹新,站长目睹了 911 事件飞机撞上双子塔,所以网站上面全是星条旗动图。在那之后,l33t、羊驼、柠檬之类的网络流行梗换了一批又一批,但是口水战、魔怔人以及《最终幻想 7 重制版》就像是不断添柴一样,让「爱丽丝 vs 蒂法」这场仗从 1997 年一直打到了现在,而且丝毫没有颓势。

就连蝙蝠侠都是局中人。罗伯特·帕丁森,千禧一代伟大的思想家和更加伟大的厨师(帕丁森曾尝试发明「可以用手拿的意面」,但不小心把微波炉炸了),一位《暮光之城》「爱德华 vs 雅各布」的当事人,最近在接受采访时提到,《FF7》的三角恋让他非常着迷。

「这是在两个女孩之间的选择,」他对《新蝙蝠侠》中的猫女饰演者佐伊·克罗维兹解释说,「爱丽丝……是个非常善良的女孩,她有可以治愈所有人的超能力……蒂法则是个性感的小可爱,像是个穿短裙的贼。然而爱丽丝在巅峰期被杀了!每个男孩都在这时候学会了什么是爱。」他的介绍让克罗维兹听得直翻白眼。

「要选可以治愈所有人的女孩,或者穿短裙的女孩?」佐伊·克罗维兹惊讶地问。

罗伯特·帕丁森与佐伊·克罗维兹接受法国 Canal+ 电视台 Clique 节目采访罗伯特·帕丁森与佐伊·克罗维兹接受法国 Canal+ 电视台 Clique 节目采访

既然蝙蝠侠都参与进来了,那我只能涂上口红,换身行头,用魔术把这个三角恋给变没了。因为我认为《最终幻想 7》并没有三角恋。克劳德和两个女生之间都有浪漫气氛,并且他和两人的关系在剧情中也非常重要 —— 但是,除了个别偶发事件外,她们没有争夺过克劳德,剧情中也从来没有暗示过克劳德需要「选择」其中一人。

它的故事框架并不是简单的青年小说三角恋,也不是 90 年代滑稽的后宫动画。虽然这游戏确实有恋爱模拟要素(这个被过分强调的方面后来成了 BioWare 基于对话选项的恋爱系统的支柱),但感觉更像是开发者内部的玩笑,而不是一个严肃的剧情重点。

为了弄清这场「战争」的起源,我打开了网页时光机  Wayback Machine,想要深入研究过去《FF7》的粉丝世界。在 2000 年代中期,包括同人小说作家、同人画师、「克爱」和「克蒂」CP 粉在内的二创爱好者逃到了一些原始的社交网络,典型的例子就是「LiveJournal」。而考据人和安乐椅批评家则跑到了 wiki 和论坛。

但在世纪之交的时候,在互联网变成 6 个 app 和十亿个购物网站之前,这些粉丝们全都在一些奇奇怪怪的个人网站上共处(这些网站被称为「圣地」),网站上充满了热情、小论文、同人作品、考据。比如说,想查「黄金陆行鸟怎么养」的孩子可能会找到「Icy Brian's RPG Page」,然后发现这其实是个以同人作品为主的网站。而想要回顾「克劳德 x 爱丽丝」官方设定的粉丝们,很可能在同一个网站查到两人的武器数据。官方资料和同人漫画(经常是涩涩漫画)经常摆在一起,有很多缺乏「文化素养」的人经常分不清哪些是官方的,哪些是粉丝创作的。

与现在相比,2000 年代初的互联网是个没太多戒心的世界。人们愿意说出自己的感受,而不加讽刺或是阴阳怪气的成分。那是一个人人使用化名的空间,当年最过分的事情,就是在访客留言板上骂两句。而在今天,这些直抒心声的发言就像是罗塞塔石碑一样,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这场 CP 战争。

「这么说吧:如果她是真人的话,那她可太婊了,」一个叫「Aeris In Hell」(爱丽丝在地狱)的「反圣地」怒喷道。网站的作者接着又喷爱丽丝想把克劳德从蒂法身边抢走。「又是个脑子进水的受难少女。为什么她们非得是小女生作态?她是个疯子……放荡、智障、丑陋……」

「Anti-Gainsborough Establishment」(反盖恩斯巴勒机构)的网管 AngelTifa84 非常讨厌爱丽丝粉丝拿蒂法的衣服说事儿:「也不看看他们『女神』穿的什么,瞧瞧她裙子上那高开叉,」然后还说爱丽丝「下贱。」「Tifa Haters Anonymous」(蒂法黑匿名会)的网页上已经没多少还能打开的东西了,就剩下提到蒂法有「气囊胸」。一个叫「Japanese Culture and the Love Triangle of Final Fantasy VII(日本文化与《最终幻想 7》的三角恋)的网站则用道听途说来的伪东方文化解读,坚称爱丽丝的蝴蝶结代表真爱,而蒂法的黑裙子代表厄运。

他们在争的,其实是女性行为准则。争的是短裙好还是长裙好,是顺从的女孩好还是主动的女孩好,是养育者好还是战士好。他们根据身体和衣服给两个女孩打上标签,并不关心她们都干了什么。佐伊·克罗维兹听得翻白眼也是理所应当,但她可能不知道罗伯特·帕丁森甚至把两人的性格都搞错了。蒂法是个穿迷你裙的物理战士,但她的性格特点是自信心脆弱和非常支持他人。爱丽丝是个穿长裙的法师,但人比较莽撞和调皮,还有一点点不敏感。

我不是在说「Official Cloud x Tifa Petition」(向 Square 请愿给「克蒂」官方盖戳的网站)的网管「蒂法·斯特莱夫」或蝙蝠侠不尊重女性。但从出生开始,我们就被无数故事教导:「好女孩」会获得奖励,也就是男主人公,而「坏女孩」会孤苦伶仃或者领便当。《FF7》的「战争」勇士们之所以这么在意谁能和克劳德在一起,就是因为我们从小就被教导,谁能得到克劳德谁就是更好的女人。

爱丽丝不光代表她自己,她还代表了蕾娜、罗莎、尤娜、蒂娜、艾蕾 —— 所有用法杖的纯洁治愈系公主。而蒂法则代表了坚强和性感,是基德、莎莉丝、露卡、蕾拉、艾拉的代言人。在《新世纪福音战士》火了以后,日本动漫产业复制了一百万个无口绫波丽和傲娇明日香,但又没抄到她们的自主性。受到这个产业的影响,日本作品的粉丝们总喜欢用「属性」去套角色,但不是用它们来进行分析,而是把它们当成剧情必须遵守的条条框框。

《FF7》是一张很容易催生焦虑的画布。它的开发时间只有一年 —— 六个月用来制作开发工具,六个月用来开发整个游戏,里面有一堆不靠谱的心血来潮的产物。它有着极繁主义大杂烩和疯狂的宏伟壮丽,但它又很抽象,不像后来的《最终幻想》那样字面上是什么就是什么。它把角色做得像玩具一样,再把他们扔进一个朦胧的既电影又漫画的 PPT 上,邀请你去把玩和琢磨;它的对话是纯文本,然而译者过劳且缺乏资源,导致句子主语乱七八糟,整段对话语无伦次。

《最终幻想 7》是一场宏大冒险投射在一个太小的媒介上的影子。这个游戏的角色扮演发生在屏幕之外,当拼布一样的画面和文字语言让玩家感到困顿的时候,他们开始向自己讲述「真正」发生的故事。而一旦开始给自己讲故事了,人们就会无限夸大自己相信的东西 —— 会把它说得像是卡通片一样直白,像是用 DeepDream AI 把照片变成迷幻的狗头旋涡一样。

所以哪个女孩才是克劳德的真爱?两个都是!

蒂法塑造了他,她是性格形成时期的童年玩伴,后来又用一个神奇的科幻装置给了他一个假的身份,就像是一个隐喻 —— 克劳德有个大错特错的想法,他误会了蒂法想要他成为什么样的人。她帮克劳德解开了心结,在花了整个游戏像是小孩子一样迷恋对方之后,他们终于在飞空艇下面成为了大人,也终于可以将对方看作是成年人。

但是,在那之前,爱丽丝切开了克劳德大男子主义的自我保护网,听他讲刻薄的笑话和他一起笑,还给他穿上假发和裙子。她想要见到「真正的」克劳德,而克劳德也投桃报李,在爱丽丝死后依然记着真正的她。他对爱丽丝只会作为一个微笑的空洞而被记住的想法感到愤怒,他回想起那个独立而有缺陷的人,回想起了那个想要阻止萨菲罗斯的人,将她的计划变成了现实,并得到了与她的精神体重逢的奖励。

之后爱丽丝的手变成了蒂法拥有血肉的手。在蒂法和克劳德紧紧抱在一起的时候,他们都同意,在死后,他们会再次见到爱丽丝。

克劳德没有做出选择的余地。他对蒂法的爱让他想起了他为什么爱爱丽丝;他对爱丽丝的爱治愈了他的装腔作势,让他不再死傲娇,让他可以去爱蒂法。这两个女孩从来没有争抢过克劳德 —— 她们也爱着彼此。认为他和其中一个女孩「在一起」的程度高于另外一个,那就是没有抓住重点。

就像克劳德·斯特莱夫以灌输给他的各种糟糕想法为原型,把自己想象成一个虚假的英雄一样,我们也因为偏见,因为不相信流行文化可以讲出新故事,而在脑海中重写了这部游戏。我们到处寻找官方资料,想要找到可以佐证自己观点的东西,给自己带来一丝安慰,说服自己,开发商在用 Batchelor 牌的联名速食意面发暗号,破解之后就可以明白谁才是真爱。但在这场纷争之下是一个非凡的游戏,一个我们没有尊重其真实自我的游戏 —— 一个有着不太传统的故事的游戏。

编译:Tony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