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it Big Band 如何凭借《星之卡比》编曲获得首个格莱美奖?

全文约 2900 字,阅读只需要 5 分钟。

8-Bit Big Band 乐队队长兼编曲查利·罗森提交了乐队改编的《卡比超级之星》配乐《魅塔骑士的逆袭》作为格莱美奖候选作品。当时的他并没有期待自己能够获奖。他万万没有想到,短短几个月后,他竟能与同伴「Button Masher」杰克·西尔弗曼共同登上拉斯维加斯的格莱美颁奖舞台。

罗森是美国录音学院(全称国家录音艺术科学学院,是一家创建于 1957 年的美国学会,组织成员包含许多音乐人、制作人、录音工程师等其他音乐专业人员)的一员,有资格参与对最终入围全球瞩目的格莱美颁奖典礼的作品进行投票。凭借这个身份,罗森也可以自行提交作品以供评审,但他承认自己当初只是一时兴起。而当他得知自己的《魅塔骑士的逆袭》最终成为入围奖项和五个提名作品之一时,不由得大吃一惊。

「我压根儿没指望能入围,很快就把这事给忘了。」罗森告诉 Fanbyte,「我参与了第一轮投票,自然是投给了自己,接着我就去伦敦为一部电影配乐。那天我和朋友在咖啡馆里玩棋盘游戏,因为有 5 小时时差,所以当时伦敦好像是晚上 9 点还是 10 点。我喝了点啤酒,坐在那儿随便玩玩,突然手机疯狂震动。我当时寻思着:『不会吧?不可能吧?』以至于后来我给杰克打电话时依然觉得难以置信。」

8-Bit Big Band 乐队是一支由 30 - 65 人组成的爵士乐团,出演成员数量根据演出需要而定。罗森组建这个乐团是为了以新的风格重新畅想游戏配乐,尤其是那些没能赶上某些当代音乐理念的经典怀旧游戏。

「有时候,我听着原声带中的游戏音乐,心里就会感慨,我听得出创作者想表达什么,但那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或本世纪初,他没有更多技术条件去表达。那时候只有 MIDI 乐器、电脑或编程,以及合成器,但我听明白了他在尝试走什么样的风格,所以我就想顺着当时创作者的想法,尽力用现代乐器和理念去重现他当时脑子里的音乐。」

但有的时候,8-Bit Big Band 的目标却不是实现歌曲原作者的想象,而是找到崭新且独特的方式来重新构想歌曲。比如《传送门》主题曲《Still Alive》。罗森将这首明快的原声音乐改编成了热闹且富有节奏感的旋律,游戏反派 GLaDOS(原配音为艾伦·麦克琳)的唱词则由音乐家本尼·贝纳克三世献唱。

罗森表示:「我的编曲都源自作品所蕴含的某种可能性在我内心播下的种子。比如《传送门》,我的编曲核心其实就是:『如果弗兰克·辛纳特拉(20 世纪美国男歌手、演员、主持人)玩过这游戏后想演唱这首歌,他会唱成什么样子?』」

至于《魅塔骑士的逆袭》的灵感则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是罗森对歌曲原作曲家石川淳作品的敬佩。罗森认为他的作品开创了超级任天堂时代;另一方面,罗森在 Instagram 上发现了西尔弗曼的作品后,便希望想与他合作。

「他会摘取游戏原声音乐导入他的 MIDI 键盘,然后用一种非常神奇的方式将它们改编成现代融合爵士风格,很了不得。我听了他的作品后就联系了他,心想:『他这个《魅塔骑士的逆袭》做得真好啊,我们能不能合作一下?能不能把曲子扩展一下,给 8-Bit Big Band 演奏?我能不能也在里面加点自己的东西?』」

与西尔弗曼合作《魅塔骑士的逆袭》对于 8-Bit Big Band 来说也是一次非同寻常的经历,因为罗森不经常与其他编曲人共同作曲。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态度已越来越开放。

他表示:「我是个职业编曲人,我就是做编曲的,而这个乐队就是展示我音乐的地方。所以我想深度参与所有编曲,因为这对我来说几乎是人生主旋律。但如果有个音乐家给了我灵感和启发,而他同时也是一名出色的编曲家,那我非常乐意与对方合作。」

这种主人翁意识也体现在他公开 8-Bit Big Band 的编曲供其他乐团使用时的感受里。虽然乐队网站上挂着两张乐谱(《大金刚》中的《Aquatic Ambience》和《超级马里奥 64》中的《Bob-Omb Battlefield》),但罗森说,公开乐谱之后可能会面临一些游走于法律灰色地带的行为,同时他也希望这些重新演绎能继续属于 8-Bit Big Band。基于这两点顾虑,罗森有些犹豫要不要将公开乐谱作为乐队分享的一环。

罗森说:「我一般不喜欢分享乐谱,因为我觉得这些编曲是我们的产品,并且是旗舰产品,我希望能尽可能掌控这些编曲演奏的时间和地点。很明显,人们会抄录、复制这些乐谱。这事儿 …… 就是个客观事实,倒也没什么。只是心里会有一种感觉,就好像我们的演奏才是最『正宗』的。」

然而,正是这种合作意愿,令 8-Bit Big Band 在第 64 届格莱美年度颁奖典礼上赢得了「最佳编曲、器乐或无伴奏合唱」奖项。虽然直到舞台宣布获奖作品是《魅塔骑士的逆袭》之前,罗森都没觉得一首游戏配乐改编作品能获得大奖。该奖项的其他提名作品有重新编曲的电影音乐,如《勇敢的心》插曲《For the Love of a Princess》。罗森认为,那首曲子对于每年参与投票的评委来说相对没那么小众。

「那感觉就像 …… 同组有 5 个精彩的编曲作品,还有其他格莱美奖项获得者和非常厉害的艺术家。而且(恕我重复一遍),我们的作品可是游戏配乐。我们当时就坐在那儿,我还记得当时扭头对杰克说:『兄弟,咱们竟然拿了格莱美提名,这已经是一大成就了。谢谢你。』」

之后不久,罗森和西尔弗曼便上台领奖,这种惊讶之情也转而被莫大的兴奋所取代。他们感谢了任天堂和石川淳创造了这首曲子,也感谢了所有为 8-Bit Big Band 做出贡献的音乐家们。哦,罗森还大声呼唤了坐在观众席上的父母。

他回忆道:「我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肾上腺素飙得太快,大家都惊呆了,只想着『我们得赶紧走,赶紧上台』。事情发生得太快,简直像疯了似的。现场座无虚席,我们就像被塞进欢乐的大炮里,『砰』的一声一飞冲天。」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本文撰稿时,罗森尚未收到他的镀金留声机奖杯。你在颁奖典礼上看到的那些奖杯其实都只是临时替代品。工作人员告诉他,奖杯会在颁奖典礼后大约两个月送到,但直到我们采访时,他依然未收到任何消息。

那么,8-Bit Big Band 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什么?罗森表示,他们今后将继续当前的事业,包括录制乐队的第四张专辑。目前,乐团正在筹备纽约、波士顿、迈阿密和洛杉矶的演出,并会利用格莱美奖项争取谈判优势。

罗森说:「那些场馆一看我们得了格莱美就更愿意尝试了,他们都觉得『哇!不错,那咱可以试试。』」

在谈及罗森的经历时,我曾打趣般问他,格莱美奖获奖次数超过「水果姐」凯蒂·佩里是什么感受?凯蒂·佩里在她的职业生涯中曾多次获得过格莱美提名,但从未得奖。他的回答与他在格莱美舞台上发表获奖感言时的最后一句话遥相呼应:「游戏配乐万岁!」

他表示:「这个没有可比性,凯蒂角逐的奖项竞争明显更加激烈。所以我单纯为这个非常小众却又非常富有激情的音乐体裁能获得这么一个奖项而感到由衷高兴。那些游戏配乐作曲家们,他们的创作虽以游戏作为载体,但跳出这个载体之外,他们本身也同样值得大众认可,这次获奖无疑证明了这一事实。」

翻译:不知方  编辑:Zoe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