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艾尔登法环》中感受粉丝文化的无限魅力

全文约 2900 字,阅读只需要 5 分钟。

初入《尔登法环》的时候,我还是个笨手笨脚的菜鸟,但最不缺的就是一腔热情,反反复复死到绝望之后,终于打通了史东薇尔城堡;稍事休息,再度出发,我爬到了某座塔的顶端,眼前赫然是一个宝箱。一旁还有「好心肠」的前人留下的讯息:前有宝箱!

我二话不说就上前开箱,没想到触发了传送陷阱,黑屏之后发现自己已经瞬移到了游戏中最受苦、最噩梦的区域。就在此时,某种东西突然触动了我,我一下子觉得,啊,这才算最纯正的 FS 体验嘛。

截至三月,《艾尔登法环》已经大卖 1200 万份,无疑是今年最了不得的游戏巨作了,可谓商业、口碑双丰收。尽管 FromSoftware 明显把前作里最为磨人的棱角锉平了些,但对于老玩家来说,「还是那个味」。

这几年来,FS 一直在打磨各类机制和设计理念,每一作都稳扎稳打,积累下了坚实的粉丝群体,综合作用,才达成了《艾尔登法环》级别的成功。就是这个粉丝社群,不仅让我直接入坑《艾尔登法环》,还搞得我特想玩一玩 FS 之前推出的作品,深挖背后错综复杂的背景故事。

「勇者」在赐福边坐下,只见一名身着斗篷的神秘女子缓缓靠近「勇者」在赐福边坐下,只见一名身着斗篷的神秘女子缓缓靠近

FS 社最出名的应该就是《黑暗之魂》系列了。2009 年,《恶魔之魂》横空出世,2020 年经过重制,成了 PS5 的护航大作;《黑暗之魂》三部曲从 2011 年出到 2016 年,中间还夹了维多利亚风味十足,又哥特又阴森的《血源诅咒》(许多粉丝会把 FS 社的这些作品都称作是「魂系列」游戏)。2017 年,FS 社又给大家带来了以日本战国时代为背景的《只狼:影逝二度》,只是这一次,少了点熟悉的元素——比如锲而不舍,烦了玩家数个片场的老伙计帕奇。

《黑暗之魂》也给「游戏设计」这一领域带来了广泛影响,衍生出了「魂类」一词,专指这种特定的游戏风格和机制组合。像《Tunic》这样的「魂类」游戏,乍一看和 FS 社那些宏伟又阴人的设定毫无关系,但开发者实际上从中化用了许多机制,通过自己的方式巧妙诠释了出来。

我算是喜欢探索游戏背后故事的那种玩家,探索与这个世界有关的小秘密,挖掘人物背后的隐藏要素,其乐无穷。《艾尔登法环》之旅刚起步的时候,我错过了好多这样的内容,还好后来发现了物品描述中的种种韵笔,这才有所收获。整个世界的设定都散落在谜一样的文字里,从叫人信不过的角色口中说出来,全无定论。本作尤其欢迎各位玩家在探索之后进行天马行空的解读,毕竟游戏里既没有和世界观构成有关的文件,也没有满是术语的对话树。

「满月女王」蕾娜菈摆起了架势,她头戴一顶高高的锥帽,身披华美长袍,手握权杖,气势凛然。她身后缓缓升起一轮满月,倒映在无边水面上,不怒自威「满月女王」蕾娜菈摆起了架势,她头戴一顶高高的锥帽,身披华美长袍,手握权杖,气势凛然。她身后缓缓升起一轮满月,倒映在无边水面上,不怒自威

FS 社的游戏基本都有着一脉相承的核心玩法:让玩家在难到离谱的战斗中不断学习,直到领悟敌人的行动模式,规划出适合的攻击套路。但对我来说,游戏中的角色和世界观才是最吸引我的点,领着我一路入了 FS 社的坑。我的对手往往都身负悲惨命运,乐天派的太阳骑士最终堕入癫狂,陷入绝望的猎人们因窥见难以名状的事物而被恐惧侵占了心神。

与这个世界有关的信息少得可怜,从谜团重重的对话和物品描述中才能窥见一二。FS 社的游戏,不管开发者在别的方面做了多少实验,内核的设计逻辑永远一致。

这种一致感贯穿于多部作品之中,培养出了一群狂热粉丝。数年来,这个趋势都有点失控了,有人就会觉得「魂玩家」都优越感十足,只知道护着「魂系列」,别人不喜欢就是「太菜」、「赶紧多练练」。这样的口水仗到现在都没停过,想必宇宙不毁灭,有关「FS 社的游戏应该出简单模式吗」之类的议题就永远不会消失。但目前看来,「菜就不配玩」这种论调已经不多见了,大家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不必说什么入门门槛。

献上泪滴幼体即可重新诞生献上泪滴幼体即可重新诞生

看一眼《艾尔登法环》的 Reddit 频道,玩家们都非常活跃,有分享和「碎星」拉塔恩大战三百回合的经历的,有发布搞笑动图的,内容一般都是被「鸟薪王」弄死,或者掉下那看着就可疑的悬崖而摔死。总有人说,召骨灰的、持盾的都「不够硬核」,没想到现在更野的套路多的是:祷告流啦,出血流啦,甚至还有逃课流,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这是我第一次玩 FS 社出品的游戏,入坑的原因之一也是粉丝群体之间强烈的认同感。我曾目睹朋友从挫败、暴怒中慢慢觉醒,最终一雪前耻,击败 Boss。我也从各种社交媒体上看到过很多 FS 社游戏人物的高质量同人图和剧情解析视频,看着看着,仿佛自己也成了社区中的一份子。

FS 社的游戏其实自带合作属性,也非常依赖玩家间的交流,不管是游戏内的讯息系统还是「魂学家」、「环学家」的理论解析,本质都一样。通过这些方式,一种共同的话语体系被建立起来,玩家群体也产生了极强的共识,逐渐开始自发地探索 FS 社打造出的广阔世界。社群中时不时出现的传奇人物也能刺激同人作品产出,最近很火的「Let Me Solo Her」壶头哥就是如此,随机抽取一个幸运儿帮打《艾尔登法环》里最难的 Boss 之一,就算女武神出了 Bug,砍空气也能回血,他照样单枪匹马拿下胜利。

玛莲妮亚戴上头盔玛莲妮亚戴上头盔

围绕着《艾尔登法环》的世界观设定,粉丝们已经产出了超多高质量作品。技术力强的,就反向做 PS 版预告,或者往 Game Boy「移植」;想要拿游戏难度开玩笑的,就把费雪(Fisher Price)旗下的婴儿玩具改造成了游戏手柄,攥着这个玩,或者达成常人难以企及的九分钟速通;当然,也少不了数量繁多的同人图。

别看现在二创的规模这么大,真正有经验的老玩家都是在游戏还没出来的时候就开始整活了。《艾尔登法环》没发售的时候,FS 社的粉丝会蹲守每一场可能会出前瞻展示的游戏活动,如果没等到,往往就又是一个不眠之夜。有一段时间,大家都魔怔到自编剧情了,搞出了「剑术大师霍迪尔」这种只活在平行世界的 Boss。等到 2021 年,总算出了个新预告,《艾尔登法环》的世界观也明朗了几分,此时,粉丝们便立刻调转方向,推选「小壶」为最受欢迎的角色。

《艾尔登法环》的吸引力在我这里也很适用,我整个人都被勾住了,之前从来都没有起过「菜就多练练」的念头,但为了《血源诅咒》,我愿意一头扎进去,好好探索一番;更别说还有《The Paleblood Hunt》这种长达 107 页的巨著,作者 Redgrave 围绕《血源诅咒》的主题、敌人和各类角色进行了深入研究分析。对了,那些赏析敌人模型的视频也不容错过,能对具体的设计思路有更深刻的理解。

对于那些想探索趣味十足的玩家社区,但又被「菜就别玩」的说法和传说中难到上天的 Boss 战劝退的粉丝来说,《艾尔登法环》无疑是入门优选。但我们也不能忘记,是 FS 社的粉丝们一直在为游戏撑腰,在社交媒体上分享奇思妙想,为后续发行宣传造势。

可以这么说,《艾尔登法环》能这么成功,军功章得有粉丝一份,大家齐心协力,造梗的造梗,做学术研究的做学术研究,一个都不能少。我已经在坐等未来某天的 DLC 了,到时候肯定有更多谜团供粉丝们钻研,而我呢,就先开个新周目吧,权当纪念在「交界地」度过的日日夜夜。

翻译:周肖  编辑:Zoe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