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off Keighley 访谈:夏日游戏节的发展回顾与未来展望

全文约 6600 字,阅读可能需要 11 分钟。

2020 年 7 月,一位 PlayStation 代表人出现在 Geoff Keighley 的门前,手里拿着尚未发布的主机手柄。PS5 DualSense 手柄并没有在 E3 的舞台上闪亮登场,而是在洛杉矶一间不起眼的卧室里录制了首次上手体验的演示。由于没有华丽的演出,所有工作只花了两天时间完成。

这并非常态。随着 25 年以来 E3 展首次被取消,发行商和开发商们绞尽脑汁,想着在没有庞大观众的前提下,该如何推广他们的游戏和周边。于是他们找到了与 ESA(娱乐软件协会)合作举办过多次 E3 展会并担任 TGA 主持的 Geoff,试图寻得一个解决方案。当没有了供玩家聚集的场地时,该如何宣传这些即将发售的游戏呢?

夏日游戏节是在 2020 年 5 月成型的,」Geoff 回忆道,「这不是我脑海中构思已久的规划,而是时局(即新冠疫情)推动了它的诞生。」

夏日游戏节的概念并不算新颖,只不过是一场宣传游戏的全球直播罢了,第一方发行商已经干了很多年了,任天堂有自己的任天堂直面会,PlayStation 有自己的 State of Play 等等。但在 2020 年没有 E3 或其他任何现场活动的情况下,发行商和开发商找不到聚在一起的共同理由,这样的空缺成就了夏日游戏节,可能也标志着一个业界传奇展会的落幕。

改头换面

2018 年和 2019 年,Geoff 多次前往华盛顿,造访 ESA 总部,并为 E3 展会描绘未来的新蓝图。他注意到 E3 开始麻烦缠身,因为越来越多的公司正在撤出,改用他们自己的数字平台来宣传游戏。

第一个例子可以追溯到 2013 年,三巨头之一的任天堂宣布不再参与 E3 展示,而是通过自己的渠道来直播任天堂直面会。通过社交媒体和直播,发行商可以直达他们的受众,有时反而更有效率。他们可以依照自己的规则来公布游戏和沟通更新,且无需支付昂贵的酒店、差旅和展位等费用。

随着时间的推移,E3 的关联性越来越弱,逐渐失去往日辉煌。到了 2019 年,PlayStation 也追随任天堂的脚步,跳过了这一展会。更糟的是,同年 ESA 意外泄露了数千名注册参会记者的住址和电话等个人信息,这个巨大的安全漏洞辜负了参与者和合作商对主办方的信任,使得展会的未来已经变得不可预知。到了 2020 年,示警信号频出,连 Geoff 也无法忽视了。

2014 年 E3 洛杉矶会展中心上举办的《任天堂明星大乱斗》邀请赛2014 年 E3 洛杉矶会展中心上举办的《任天堂明星大乱斗》邀请赛

「对我来说,PS5 发布同年,PlayStation 却缺席展会,很明显这称不上是真正的 E3 吧?」Geoff 说道。

他提议采用更加数字化和全球化的方法,他有这方面的经验,指出 TGA 的线上观众数每年都在增加。虽然 E3 已经对展会进行了现场直播,但 Geoff 认为加倍投入线上平台将收获更多。他还注意到 E3 开始慢慢变质,2017 年向公众开放后,E3 进一步偏离了商业展会,成了一个吸引消费者的展会。E3 虽有心改头换面,但最终双方的愿景未能达成一致。

「在试图寻找创新的道路上,E3 的辉煌传统反倒成了最大的阻碍,」他说道,「我曾担心过这个展会上游戏行业的定位,我认为对于这个行业来说,如何面向普罗大众是极其重要的。」

至于 E3 当初打算如何重回游戏展会头号交椅,Geoff 拒绝透露具体的细节,他解释道,由于 2020 年展会并未举办,所以「不该由他来说明」。2020 年,ESA 询问 Geoff 是否还有兴趣主持 E3 会场,或是作为参会人,Geoff 统统拒绝了,这是自 1995 年 E3 开幕以来,他第一次缺席,无论是作为消费者还是合作方。

「我最终还是拒绝了,」他说道,「划清界限虽然容易,但对我来说也是一个非常困难的决定。我第一次参加 E3 时还只有 15 岁左右,所以在我看来,这算是个不小的情感冲击。」

起初,在脱离 E3 后,Geoff 并没有「别的计划」。他考虑过休假去欧洲旅游,但到了 3 月中旬,全球疫情加剧,随着行业活动陆续取消,他又走上了一条全新的道路。E3 被取消了,而行业专家和消费者都想知道下一代游戏主机准备了什么,Geoff 便抓住了这个机会。

他开始与发行商交流,讨论怎样的夏季展会是可行的。Geoff 提出计划,他们会一同讨论,然后再向任天堂和索尼等公司推介,他表示这个合作过程与 TGA 评选类似。但由于没法跨国,发行商的计划又相隔数月之久,为每个人找到解决之道是极为困难的。

「大家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开展活动,」Geoff 表示,「我提议,『好吧,也许我们可以将大家聚在一起,举办一个全新的游戏庆典活动,不在单一的时间点上,而是做成一个活动季,将整个夏季的活动全部囊括进去。』」

这就是第一届夏日游戏节的诞生,在 2020 年夏天的四个月里开展直播活动。由于发行商的活动往往只在几天前宣布,所以活动分散,也没有具体的日程安排。Geoff 自学了 OBS 等直播软件,并学会了如何在 Twitch 和 Youtube 上进行直播。在购买了打光灯、摄像机等设备并升级了网络服务后,他将自己家变成了一个临时工作室。然后,他开始静待事情的发展。

「当我直播 PS5 DualSense 手柄上手体验时还是很紧张的,因为我没有备用计划,」他说道,「筹办 TGA 时,我通常习惯了准备直播卫星之类的冗余设备,我当时心里只想着『千万别停电。』」

第二年的活动进展就比较顺利了。原定时长为四个月的游戏节压缩在一个月内;Geoff 对直播更加娴熟;夏日游戏节可以为来宾准备租赁的舞台场地。这次活动展示了几款大作,包括《艾尔登法环》的首发片段,并披露了《无主之地》的衍生游戏《小缇娜的奇幻之地》

今年,Geoff 也准备了一些大新闻,包括已发售游戏的「大量更新」,还有一些「小惊喜」。

越发得心应手

随着夏日游戏节开展到第三年,Geoff 承诺今年将是一个更加「紧凑」的展会,线下活动仅限于行业专家和媒体,在洛杉矶试玩新公布的游戏。通过与 IMAX 的合作,观众可以手捧爆米花在大屏幕上看直播。随着 E3 第二次被取消后,Geoff 不断听到「新 E3」、「冒牌 E3」之类的形容,他对这些标签有着一种矛盾的情绪。

「我是这么告诉其他人的,『当你拿夏日游戏节和 E3相提并论时,指的是今年可能举办的 E3,还是 10 年前的 E3?』虽然我们都怀念 10 年前的 E3 和它带来的狂热,但我认为这样比较并不公平,哪怕是和今年的夏日游戏节相比。」

Geoff 表示,观众可以期待更多第三方开发商在 2022 年的夏日游戏节上展示自己的游戏,而不是单靠他们自己的平台。这算是乐观的说法了,考虑到 Square Enix 去年杂乱无章又冗长的现场直播(还没有抛出任何惊喜),不少观众都感到失望。

Xbox 和 Bethesda 在自己的平台上举办联合展示,索尼的 State of Play 也已经开完,主要聚焦于第三方游戏和 PSVR2 公布上(还有《生化危机 4 重制版》的正式公开)。至于夏日游戏节的主要活动,Geoff 表示我们可以期待更多第一方作品的展示。

Geoff 告知我们,本次有 30 多个不同游戏在主要活动中展示,大部分「都有实机展示」,希望这意味着更长的实机画面,而不单单只有预渲染的动画。他希望继续扩大游戏阵容,覆盖全球各地更多的开发商,让夏日游戏节变成一场真正的全球盛事,但其中一些游戏由于不可抗力的原因,开发商「尚未准备好首次亮相的新内容」。

本届夏日游戏节之前经历了相当动荡的一年,各大工作室陆续爆出有害工作环境、骚扰和性别歧视的丑闻。动视暴雪正面对加州的性骚扰诉讼,还有几个高调的离职消息等诸多问题;Funomena 这样的独立工作室在加班和管理不善下倒闭,PlayStation 因性别歧视被起诉。而这仅仅是困扰游戏从业者的一小部分问题。

去年,Geoff 决定不会将动视暴雪踢出 TGA 提名。尽管他尚未确认这家公司是否会出现在 2022 年的夏日游戏节上,但他表示,这是一个「极具争议」的话题,他们「会妥善考虑的」。

他说道:「什么时候会改变?谁来决定何时改变?衡量标准又是什么?为什么是我们来决定?我们是不是要开始禁止一些公司、个人或团队参加我们的活动了?这是一个来回争论的问题。可惜,这不仅限于动视暴雪,还有很多公司都遇上了这类棘手的挑战。」

他觉得自己必须注意人们当下讨论的热点,同时也不能忽视游戏本身,他对这些游戏背后的心血和人才依然是认可的,因为哪怕在公司执行层的失误下,这些游戏依然值得欣赏。

「这些公司里往往不乏才华横溢的开发者,我们要如何认可这些人的工作呢?」他说道,「这就像是 TGA 一样,我们并不是从公司本身来提名,而是会讨论这类问题,比如『如果我们撤销了提名,这对开发者来说真的公平吗?』」

最后,TGA 决定不取消提名。但对于夏日游戏节来说,由于没有颁奖的部分,Geoff 想着重打造这种「宣传」的氛围。有了这么大的平台来推销游戏,就必须承担一定的责任,他还在「努力把握这个度」。

「我清楚这个平台是用来宣传游戏的,」他说,「但决定是否购买游戏还是由玩家自己定夺。我们不会告知玩家该买什么,这与一些游戏销售平台类似,他们没有下架这些游戏,但他们显然对发生的状况存在一丝忧虑。」

Geoff 相信自去年 12 月的 TGA 播出以来,动视暴雪的处境已经「有了变化」,特别是在微软 1 月宣布以 680 亿美元收购该公司后。然而过了几个月,动视暴雪的 CEO 依然是 Bobby Kotick,哪怕在被指控对性骚扰案件处理失当后,员工纷纷请愿他辞职。Geoff 不认为开发商工作环境中叫苦连天的员工问题会很快解决,所以做出这类决定的重要性非同小可。

「我仍然觉得点明业界面临的一些挑战是正确的,」他说道,「但这并不代表在揭开遮羞布后,再也不提及这家公司,撤销他们的提名,又或是禁止他们展示制作的游戏内容。所以,这些仍是商讨的一部分,而且我确信这些讨论不会在短期内停歇。」

当决定哪款游戏或哪个开发团队上台展示时,Geoff 和他的团队将做出最终决定,评判这个项目是否与夏日游戏节定位一致。他们不仅会讨论游戏本身的质量,也会讨论背后的开发者,考虑到他们的性别、种族、包容性以及工作室文化,就和 TGA 提名评选一样。

「由于同样是打造一个平台,所以这和 TGA 的思路一样,」他表示,「我们总要争论谁拿下大奖,我们无法左右制作游戏的是哪些人,也不会决定谁上台。」

在这两大活动中,他和他的团队都会讨论上台的嘉宾,同时考虑不同开发团队的性别与种族平衡情况,因为他认为当数百万人观看这一节目时,考虑这种平衡就至关重要。

「我们不可能每次都做到尽善尽美,仍然有很多因素需要考虑,但我们意识到了这一点,人们也会在推特上讨论这些,我们也读评论的。」

为独立游戏打造的耀眼舞台

在 E3 这样热闹非凡的夏日活动中,独立开发商很难脱颖而出。展会现场摆满了高成本 3A 项目的华丽展台,而费用低廉、占地面积更小的独立开发商展台则挤在一起,往往不会在主过道旁。在第一方的游戏展示期间,如果独立开发商的作品知名度较高,往往会获得更长时间的演示。然而,大部分独立游戏都被塞入了混剪预告片里,好让流行 IP 和大工作室获得更多的银幕时间。

E3 从来都不是小型独立开发商的有利宣传渠道,而夏日游戏节也会给予 3A 游戏更多的关注。但 Geoff 希望为独立开发商打造一个更大更好的数字空间,向更多的受众推广他们的游戏,他从 2020 年开始就筹备「Day of the Devs」,以求实现这一点。

「我们打算另辟蹊径,将独立游戏有机又有选择性地集成到节目里,」他说道,「『Day of the Devs』就是最好的例子。」

如果你不了解「Day of the Devs」的话,这是一个广大开发者展示未公开独立游戏的年度盛事。2012 年,该活动向 Kickstarter 赞助者们展示了《Double Fine Adventure》(也就是后来的《破碎时光》)的开发流程。最后,它成了一个专门面向独立游戏的活动,给到他们更好的曝光度。

总的来看,这个活动是成功的。11 月份举办的「Day of the Devs」活动规模已经从数百人发展到数千人。6 月的夏日游戏节版本也吸引了 700 多位独立开发者申请在直播中展示他们的游戏。

「我们一直很看好『Day of the Devs』,曾与他们和 iam8bit 合作策划过 E3评审周之前的独立游戏夜活动,双方的合作可以说是水到渠成,」Geoff 说道。

这一活动由制作发行和销售公司 iam8bit 筹办和组织,2020 年之前在 E3 和游戏开发者大会期间分别举办。参会者可以免费到场,与开发者碰面,并试玩他们的游戏。随着现场音乐的奏响,整场活动就像是一个「节日」,而不是会议。当疫情打破了任何线下聚会的可能性后,「Day of the Devs」就在夏日游戏节的帮助下转为线上了。

「我们与夏日游戏节的合作源于和 Geoff 本人的友谊,」iam8bit 共有人和联合创意总监 Amanda White 通过邮件告诉我们。

Geoff 和「Day of the Devs」的组织者讨论了未来游戏行业的前景。他们提出了一个大问题,当新闻,尤其是大型展会上的新闻,全都专注在 3A 大作上时,小公司该如何获得曝光度?Gibson 和 White 认为夏日游戏节可以为不同种类的游戏提供一个「更亮的聚光灯」。

「我们经常讨论在夏季举办某种类型的展会,可能与 E3 相邻,正好夏日游戏节给了我们这个机会,」Double Fine 的营销与传播总监 James Spafford 说道。

「Day of the Devs」一直秉承着独立运作的原则,依靠不同游戏公司的赞助来免费举办活动,与夏日游戏节的合作也没有改变这一点。这种合作关系让「Day of the Devs」在没有自降身段的前提下,面向更大的受众宣传,根据 iam8bit 的说法,该活动已经成了有史以来观看次数最多的独立游戏数字展会。

「我们希望『Day of the Devs』尽可能不站队,保持独立,这样我们可以展示任何平台上的任何类型的游戏。」Spafford  说道。

Iam8bit 的共有人和联合创意总监 Jon Gibson 通过邮件告诉我们,「诀窍很简单,我们打造的活动是完全不可知的,没有任何侧重偏袒,所以无论赞助有多大方,没有一家公司可以强行改变我们展示的内容。」

展望未来

当 ESA 取消了计划中的 E3 2022 时,并没有给出任何理由。大伙都知道线下部分因为疫情取消了,这一消息早前已经公布,但线上活动本该照常进行。不过,线上 E3 被终止的具体原因,官方并未公开说明。我们就此向 ESA 求证,但截至发稿前仍未收到回复,

在取消展会的原声明中,ESA 承诺在 2023 年夏天举办「重获新生的线下与线上 E3」,并带来「焕然一新的交互体验」。但 E3 已经历了史上第二次取消,这么多年来又一直在走下坡路,很难让人对此保持乐观。

我们询问了 Geoff 对 E3 未来命运的看法,但他并没有过多透漏。「我不清楚 E3 这个品牌的未来如何,目前我将专注于夏日游戏节。」他对夏日游戏节的未来信心满满,也相信这一盛会在未来几年里将继续壮大。当被问及 E3 和夏日游戏节是否可以共存,就像 2021 年那样时,Geoff 答道:「不无可能。」

「我们今年的重点是发展夏日游戏节,但我们每年都与欧洲的科隆游戏展合作,我们喜欢与主办方合作,」他表示,「可以预见,未来可能会出现一个整合的大活动,也有可能我们将继续搭建夏日游戏节这一个平台。」

Geoff 认为 E3 的主办方在他们的方向和提供的内容上有些「捉摸不透」,他则决定将精力全部投入到自己能够控制的事情上。夏日游戏节不只是庆祝游戏的,也是庆祝这种自由的。

「能把握自己命运的感觉非常好,」他说道,「就像我成立的 TGA 一样,我可以自己把握每个环节,而不用等待其他人做出决定或计划。所以,我们将继续做下去。」

翻译:Stark 扬  编辑:Zoe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