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鱼塘 | 人人都可以玩游戏

深夜鱼塘」是篝火营地的一个自留地型栏目,我们的编辑会在这里聊聊不那么严肃的话题。专栏名字来源于「深夜食堂」——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那就在这里讲出来吧。

上周,我出席了一场颇为特别的行业活动:科技无障碍发展大会。

近些年,游戏行业对「游戏无障碍」行动也越来越重视,为了让残障人士也能平等地享受游戏乐趣,各大厂商都拿出了一系列解决方案,比如微软的无障碍手柄,《战神》《最后生还者》游戏内的无障碍辅助功能,以及一些专门为听障、视障人士设计的功能游戏,等等。这也是身为一个游戏编辑的我会出席这个科技无障碍发展大会的原因。

我不确定大众普遍对残障人士群体的认知有多少,就我本人来说,日常是很少能接触到他们的,印象里或许只有去按摩时接触过几个视障人士,以及偶尔在街上会见到坐着轮椅的人,我猜想,大部分人应该也跟我的情况差不了太多。

而在那个大会的现场,有很多残障人士出席,他们有的坐着轮椅,有的牵着导盲犬,有的被人搀扶着行动,有的戴着助听设备……这可能是我这辈子第一次看到这么多残障人士。

而大会现场,我也看到了各种各样的无障碍设施:会场里有一部分椅子被撤掉了,专门空出来提供给轮椅使用者;大会的志愿者数量相当多,负责引导残障人士顺利入座;大会接入了 AI 语音转文字工具,实时生成字幕打在屏幕上,与此同时,还配备了 4 名手语翻译,对大会演讲内容进行实时翻译;活动向大家发放的议程介绍卡册上,有二维码的地方也都设计了一个凸起的点,让视障人群能够触摸找到……

这些都只是我在现场看到的部分,我没看到的细节应该还有很多。我不禁在想,如果这场活动是由我来办,我肯定做不到这么完善,因为我完全不了解各类残障人士在哪些时候、哪些地方需要什么样的帮助。

现场的分享者中,有一位叫薛光亮的令我印象最为深刻,他是一位盲人剧本杀创作者。他并不是天生看不见,而是在 34 岁时因为一场肿瘤手术意外失明的 ——「光亮」这个名字,也让这个经历显得更为悲情。在极度的绝望与痛苦中,他也曾想过一了百了。后来,在家人和朋友的帮助下,他开始逐步认知到:因为有读屏辅助软件,盲人也是可以用手机和电脑的,他可以与外界联系,而经过培训,他甚至可以创作,写东西……

薛光亮形容说:「这对我而言,无疑是黑暗中的一座灯塔,我又重新找到了活下去的方向。」

在那场大会的环境下,我似乎格外能理解「灯塔」这个俗气的比喻在这当中的意义。对于健全人士而言,科技的意义大多是「让生活更美好」,是一个「从 1 到 1+」的过程,科技没有那么发达时,我们也照样有一些原始的快乐。

然而对残障人士来说,科技的意义可能是「让生活得以继续下去」,赋予了他们「从 0 到 1」的可能性 —— 读屏软件、AI 语音识别,这些我们司空见惯的技术,对他们而言真的是救命稻草般的存在,让他们从「用不了手机电脑」变成「可以用手机电脑」,从「与外界无法联系」变成「可以联系」。

在游戏领域,那些无障碍硬件设备和相关辅助功能的推出,也是在让打游戏这件事对他们而言从「不能」变成「可以」,让「人人都可以玩游戏」。

我见过一名视障玩家用读屏辅助功能玩《炉石传说》,尽管他出牌很慢很慢,需要反复地听自己的手牌、场上的牌等各种信息,导致他经常操作超时,体验并不算好,更谈不上「公平竞技」。但他依然乐此不疲,每天都玩得起劲,因为「能玩总比完全玩不了好」。

Xbox 推出了无障碍控制器Xbox 推出了无障碍控制器

这场大会过后,我觉得自己对科技公司们所提倡的「科技向善」,以及「游戏无障碍」这件事,都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和认同。

进一步畅想一下,科技无障碍的终极未来,或许是某一天在某个元宇宙里,我们所有人都能平等地生活、娱乐、社交……好像也挺不错的。

知名纪录片导演竹内亮也出席了这场科技无障碍大会知名纪录片导演竹内亮也出席了这场科技无障碍大会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