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碧若想重制《刺客信条》,应当参考《最终幻想 7 重制版》

全文约 1900 字,阅读只需要 4 分钟。

在得知《最终幻想 7 重制版》的第二部作品被官宣定名为《最终幻想 7 重生版》时,我一直在思考重制游戏,思考它们在电子游戏行业中存在的意义,以及思考究竟哪些游戏需要被重制。

首先声明,我不反对任何形式的重制。如果一家工作室想要对一款老游戏进行全面翻新,而且他们还正是当初开发了原作的公司,那何乐而不为呢?虽说我不一定会大喊「出必买」,但没准儿这款重制作品最后就成了我的新宠呢?

《最终幻想 7 重制版》就是这样的情况,我非常喜欢原作,所以原本很担心他们会把重制版搞砸。但事实证明,《最终幻想 7 重制版》如今已成为我最喜欢的游戏之一。而且,这到头来也毫不影响我回头去玩原版游戏。

然而,看着近期铺天盖地有关《最终幻想 7 重生版》的讨论和猜测,我突然想起了另一款网传将被重制的游戏 ——《刺客信条》。最近这个长寿游戏系列可谓是传言满天飞:在官方公布之前,《刺客信条:无限》的项目就已经被传得沸沸扬扬了。

有消息称,《刺客信条》将会重制第一款游戏,还有传闻称育碧可能会在今年推出一款名为《刺客信条:Rift》的小体量游戏,主要围绕《刺客信条:英灵殿》中的巴辛姆一角展开剧情。这些传闻中,最让我兴奋(同时也最让我担忧)的莫过于《刺客信条》重制了。

重新塑造阿泰尔的冒险历程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毕竟这是整个系列的起点。在如今,我们很难在相对新世代的主机上玩到这款游戏,但如果有人因为入坑《刺客信条:起源》、《刺客信条:奥德赛》和《刺客信条:英灵殿》而成为这系列游戏的新粉丝,他们或许会对这一切的起源深感兴趣。然而,如果他们真的在 2022 年跑去品尝那款老游戏的话,我相信他们的体验很难如预期中的那样精彩。

《刺客信条》迈出了那关键的第一步,整个系列之后又随着《刺客信条 2》各方面质量的提高而变得更加出色。但是,即便是如此优秀的游戏,放到今天依然很难啃,毕竟它的年代已经相当久远了。初代《刺客信条》更是如此,战斗设计过于简单,很难吸引人;再看看画面,这最起码得提高分辨率吧?此外,游戏的整体玩法循环也相当单调。玩是能玩,但游戏体验肯定不甚理想,所以这就是重制游戏的意义所在了。

关键在于,我认为《刺客信条》的重制应该多参考一下《最终幻想 7 重制版》的路子。从本质上来说,重制或许会改善我们如今在老游戏里遇到的所有明面上的问题,比如育碧可以优化游戏玩法、调整操控方式和升级画质,并将游戏带到更多的平台上去。

作为一个经营多年的 IP,《刺客信条》系列已经偏离了它最初的愿景,尤其体现在叙事方面。所以我认为,一款类似于《最终幻想 7 重制版》的重制作品正是这个系列所急需的新活力,正如《最终幻想 7 重制版》同时站在新老玩家的角度去考虑那样,我认为《刺客信条》也有必要做点类似的事情。

如今的《刺客信条》作品与阿泰尔当年的冒险大有不同,这不一定是件坏事,我只是单纯觉得很难把阿泰尔的旅程与艾沃尔最新的冒险故事联系到一起。《刺客信条》现在已不再是关于刺客组织和圣殿骑士之间的斗争了,我能理解这种变化,毕竟这个系列已经有将近 15 年的历史,世间万物本来就是在不断地演变和发展之中。但我真正感兴趣的是这个演变的过程,以及育碧打算如何重制初代《刺客信条》。

比如,他们可以借阿泰尔的言行告诉大家刺客组织与圣殿骑士之间的冲突从来都不是非黑即白的,又或者可以让阿泰尔提一下诸如巴耶克、卡珊德拉和艾沃尔这样的刺客先祖们。他还可以警示其他刺客,如果信条继续这样不懂变通的话,刺客组织可能会有人叛变。此外,育碧还可以把战斗部分设计得更偏当代动作 RPG 的风格,也可以把爬墙系统做成类似神话三部曲那样的设计,毕竟我是一位训练有素的刺客,万物皆可攀爬。

我要求得可能有点太多了,如果预估准确,这款传闻中的重制游戏最后极有可能只是原封不动地高清化一下,毕竟不是每个工作室都像野村哲也那样愿意重新打磨。但这并不妨碍我脑补。

试想一下,这款《刺客信条》重制版彻底重塑了那些深受粉丝喜爱的时刻和桥段,以重新融入该系列如今的大框架(就像《最终幻想 7 重制版》所做的那样),而且看起来更优秀,玩起来也更顺滑;它可以为刺客的信条及其在历史上的地位赋予新的意义,并为该系列在如今的开放世界 RPG 节奏中找回那遗失的叙事节奏;它能够帮助像我这种至今依旧努力在庞大神话三部曲的剧情线中寻找共鸣的玩家。

《刺客信条》是游戏行业中最大的系列之一,像这种水平的重制可以重新激起早已厌倦的粉丝们的兴趣,并吸引如今那些尚未体验过这部优秀起源作品的新玩家。毕竟,这才是一部好的重制作品存在的意义,不是吗?希望育碧能够意识到这一点。

编译:Zoe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