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鱼塘|反弹!

全文约 1800 字,阅读只需要 4 分钟。

· 观影大概半小时左右,原本放在电视前的沙发上的挎包,突然滑到地上,此前三四个小时的时间内我都没有碰过它;

· 又过了十几分钟,我拿起在观影前放在桌上,没有动过的罐装可乐,掀开拉环,可乐爆了,得亏是无糖的。

好在之后的一个多小时,我总算是顺利看完了这部最近有点小火的恐怖电影,没错,估计你也有所耳闻,就是中国台湾恐怖片《咒》。

去年发行方公布预告片的时候,《咒》这电影就颇有出圈之势,我也有所关注,原因有二,一是故事发生在华语文化环境下,更贴合我们的生活状态,无论是住宅环境、文化底蕴,还是人的穿着打扮,都能从预告中找到现实的影子,这种恐怖投射现实的风味太正;二是我很喜欢这种用 DV 视角呈现故事的恐怖片,像《女巫布莱尔》《死亡录像》《昆池岩》(《昆池岩》我还是在电影院看的,观感和氛围很好),甚至是怪兽片如《科洛弗档案》,都能让观众融入到当前的环境中,感受角色所感受到的氛围,这种视角带来的视野收缩,更让恐怖的临场感满点,第一人称下面对背后未知的东西时,甚是刺激。

上周五下午看到朋友们对《咒》一致好评,我打算在晚上十一点闲下来的时候把灯一关,直接上奈飞看完,顺便跨个零点(看看有没有怪事发生),结果临看前好几个朋友在群里说「信教的别看啊」「导演针对观众」之类的话,吓得我差点准备周六白天开灯放歌再看,最后还是好奇心战胜了恐惧,我一口气把《咒》跨过去了。

把佛母看成五条悟老师就没问题啦把佛母看成五条悟老师就没问题啦

虽说我自认为恐怖电影看得不多,恐怖游戏倒还是玩过不少的。经历最近几年《黑相集》的庸俗 Jump Scare 骚扰后,我自认为已经对这种惊吓方式完全免疫,就算是那种有点出其不意的抱脸杀,我也会因为反应有些迟钝,而在恐怖画面袭来的瞬间面无表情,一两秒后心脏才开始疯狂跳动,让人以为我岿然不动。

关于《咒》的剧情之类的东西,多说都可能算是剧透,真要说评价的话,豆瓣网友们的发言可能更靠谱一些。我很欣赏本片的一点在于,它算是少数不滥用 Jump Scare 这种在 DV 视角恐怖片中常见的手法来吓到观众的片子。从开场开始,电影就通过女主李若男的言语来渲染气氛,那段观看摩天轮和行进列车来潜移默化引导观众的手法虽不算高明,但作为一种心理暗示来说还算新颖,虽然我在心中想着不记住拿到咒文和八字真言,但还是下意识默念起来。通过这种倒叙的手段,观众会有想要探求之前发生了什么事的意向,从而与角色共情,使得在电影最后出现的反转有种意料之外套路之中的味道,所谓「晦气」的设计才能够打通荧幕内外的第四面墙。

不过,这种跨越角色,对观众的意识造成影响的做法,显然没赢得所有人的好评,无论是微博、豆瓣还是其他平台,都会有观众对这种冲着观影人下套子的方式竖中指。要我说,《咒》的套路已经算比较高明了,虽然有种「把信息发给五个人,要不就倒霉」的路子,但最起码人家在下套子前提醒过观众可以不继续看,通过长时间注视切换白色背景达到视觉暂留的方法更是有趣。其实很多恐怖电影中都有这样的路子:看了诅咒录像带会出事,电影就会完整放一遍这录像带,听了某个咒文要倒霉,结果角色会反复念叨咒文,生怕观众记不住这几个字。为什么《咒》会引发这么多人反感?我估计还是因为 DV 视角带来的临场感 —— 角色对着摄像机阐述缘由,就相当于对屏幕外的我们进行一对一沟通,这种沟通带来的「使绊子」,更容易直击人心,毕竟作为参与者要比旁观者更加入戏。

电影里还有几个我挺喜欢的桥段,都和 Jump Scare 没什么关系,反倒让我想到不少游戏中似曾相识的内容,比如男女主开车鬼打墙绕圈子那里,车上的广播断断续续用新闻播报暗示他们看到的东西,很俗套地让我联想起《P.T.》的豪宅绕圈圈;搭档出事后,女主在村庄里看到各种邪门歪道的东西,特别有种《逃生 2》和《生化危机 村庄》的味道,甚至连村落的设计都让我梦回游戏。我还特别喜欢电影里那种所有佛像和人都突然注视观众(拍摄者)的设计,让我产生「被暴露在集体直视目光下」的恐惧感。

零零碎碎说了这么多,《咒》在我心中是一部及格线往上不少的恐怖片,惊悚点恰到好处,让人可以试着去反复咀嚼。可惜剧中几个片段之间的剪辑衔接过于混乱,观感差了点火候。

如果你是有所避讳的人,这电影不看也罢。有时虽然我们崇尚科学,但有的人也不会轻视科学以外的存在的东西吧?

要不然,就和我默念:

反弹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