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鱼塘|远离游戏三个礼拜,治好了我的电子阳痿

全文约 1800 字,阅读只需要 4 分钟。

人到中年,作为一个游戏媒体的编辑,比生理阳痿更令人担忧的问题,是对游戏丧失激情,按照流行的说法,这叫电子阳痿。

前者大不了让人失去爱人的殷勤,到这个岁数,这是可预期的,也基本默认是可云淡风轻的一件小事,「欠一次」「今天状态不好」「明天给你买个包」,一回生二回熟,多说几次脸皮就厚了,债多不愁;但因为职业的特殊性,可能导致我丢掉饭碗的电子阳痿则显然要致命得多 —— 玩各种游戏是我工作内容的重要组成部分,不能玩游戏的游戏媒体编辑,无异于不敢扣扳机的士兵和晕血的刽子手。

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人可以没志向、没骨气、没头发,但不能没有工作,没有钱。

难道这就是我的结局吗……难道这就是我的结局吗……

你的存在对全家人来说最大的意义就在于每个月准时把钱拿回家供养老小,一旦失去这个价值,整天躺在榻榻米上看漫画(啊~那可太爽了),就会迅速沦落为日本主妇口中的「粗大垃圾」,容易让人产生捆吧捆吧绑起来扔进垃圾站的冲动。

于是我有点慌。

因为除了一些浅尝辄止的独立游戏,以及不怎么费脑子的免费手游,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像多年前那样可以自然而然地沉浸在一款正儿八经的主单机游戏里了,连曾经最爱的系列《怪物猎人》出新作,游戏时间到现在也没超过 100 个小时。

Steam 游戏库、NS 的闪存里躺着一堆曾经以为能让我重燃热情的重磅作品,XGP 和 PS+的库存更是多到让人不忍直视 —— 每一个图标背后都是变成空气飞走的钞票。但其中大部分甚至从未启动过,就算是在记忆里玩了很长时间的作品,仔细一看,累计游玩也往往不超过 10 个小时,通关的更是凤毛麟角。

要治病,先找病因。

小时候市面上的大多数机器并非原版红白机小时候市面上的大多数机器并非原版红白机

毫无疑问,越来越丰富的游戏选择以及越来越低的入手门槛是造成选择困难症进而导致电子阳痿的重要原因。作为一名 80 后,可以说我是跟随国内游戏市场从无到有一起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幼时因为各方面的物质匮乏,不仅机器稀缺、卡带稀缺,玩游戏的时间也是少之又少,那时候如果你告诉我几十年后会有数都数不过来的游戏等着我去玩,这无异于拥有一个游戏宅版本的私人酒池肉林,我是怎么都不会相信的。

而现如今游戏行业和自身条件真发达到了这个地步,我反而像某电视剧里的贪官一样,虽然因为被童年阴影绑架而疯狂囤积,但真坐到电视面前却又完全提不起兴趣:「我一个游戏都没玩啊,小时候穷怕了!」

毕竟跟很多常见的娱乐方式相比,电子游戏,尤其主单机游戏绝对是性价比最高的打发时间工具之一,再加上厂商变着花地让人「省钱」,即使认识到库存堆积已经越来越严重,但过低的成本还是很容易让人抑制不住消费冲动。

XGP 这个大魔王就不说了,刚刚升级的 PS+ 加价又加量,任天堂的「任亏券」也基本能覆盖最有价值的第一方作品,Steam 国区原本定价就低,最可恶的是它居然还经常打折!

根据简单的经济学原理,人总是会本能地去追求稀缺性,而对身边充盈的资源视而不见,稀缺性概念体现了人类欲望的无限性与资源的有限性之间的矛盾,因此当人不缺游戏的时候反而不想玩游戏,这其实是一种可悲可叹的人类本能,所以「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这句歌词才如此打动人,因为它真实。

反过来讲,要解决这个问题其实也不难,我只要像奸商一样人为制造稀缺性,让自己在不影响工作的前提下适度远离游戏,培养一些其他的兴趣爱好和习惯,理论上就能重燃对游戏的热情。

为了测试这个理论,以前那个闲暇时能在出租屋的沙发上躺尸十几个小时一动不动的中年肥宅动起来了,我跑步、我爬山、我越野、我徒步穿越,不把自己累个半死绝不回家;要么就和家人一起参加各种亲子活动,做游戏、找虫子、参观博物馆,一天走个 2 万步都算少的。

这些变化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就产生了很明显的效果,兴趣爱好的分散让我的精力得到了充分释放,显著削减了之前只盯着游戏玩那段时间的无聊感。而适度远离之后,一股想念游戏的情绪也自然而然地产生,以前打开机器只盯着一屏幕图标不知道该点哪个,现在看谁都像是久违的老朋友。

与此同时,规律的锻炼计划和适度户外活动也给身体机能带来一些正向收益,带娃出游再也不必担心被精力旺盛的小孩远远甩开,等其他人都筋疲力尽的时候,我还能背着睡熟的儿子上下台阶,这也显然有助于我在玩游戏时长时间集中注意力。

一切似乎都很顺利,正在往美好的方向发展,只是在这过程中遇到了一个小问题 —— 老婆看到了购买各种户外装备的信用卡账单。

「你还是老老实实回去玩游戏吧。」

远离游戏治疗电子阳痿计划,卒。

声明:相关情节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