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ling》Fami 通评测:「地球上最后一对狐狸母子」的求生之路

全文约 4300 字,阅读只需要 8 分钟。

通过实际游玩去验证与核对自己的想法是撰写游戏评测所不可或缺的一环,毕竟写在说明书上的内容只有亲自游玩体验,才知道真假。因此是否能够完全消除评测者在游玩时脑中浮现的「这样干的话会如何?」等疑问,可以说是评价一篇游戏评测文章质量的重要指标。

换言之,在撰写游戏评测时视而不见自己游玩之际产生的疑问,这绝对是评测者的失职,是无法被原谅的。

为此,笔者必须得先在文章开头为大家致歉,因为我在撰写这篇 THQ Nordic 于 2022 年 7 月 19 日在 NS/PS4/Xbox One/PC 上发售的新作《Endling》的评测文章时,依然还有一个疑问尚未得到解答。

尽管作为一名评测者,我很清楚这是失职的行为,但却无论如何也没法实际去进行验证。因为要眼睁睁地看着可爱的小狐狸们死去……这种残酷的事我实在是下不了手。

一款以真实狐狸为原型打造的优秀作品

《Endling》是一款以因环境污染和自然破坏而荒废的世界作为背景舞台的动作冒险游戏。虽然本作有许多值得一提的魅力,但最需要优先为大家进行介绍的,毫无疑问是游戏可爱的主人公们。

玩家在游戏中操纵的是地球上幸存的最后一对狐狸母子(1 只母狐和 3 只幼狐)。尽管母狐为了让自己的孩子们生存下去已竭尽全力,但几只懵懂的幼狐却对此一无所知,只是天真无邪地跟在母亲的身后,毫无顾忌地享用着母狐找来的食物。

这份亲子和谐的景象实在是太过美好,甚至于让人恍惚间觉得「这是一款以真实狐狸为原型打造的游戏作品」,并一厢情愿地相信这不是开玩笑。

因为《Endling》作为一款游戏的乐趣,恰恰就源自于对狐狸细致入微的描写和刻画。

为了活下去展开狩猎

对于野生动物来说,活下去永远是最大的目标。为了能活下去并让自身的物种得以延续,必须得确保有足够的食物,同时还要完成繁衍后代的使命。为此,动物们纷纷演化出了各自独有的生存本领,比如狐狸就是基于敏锐的嗅觉以及矫健灵活的身手形成的狩猎技巧。

为什么要专门强调一下这一点,是因为《Endling》的游玩体验就如同上文所描述的那样,完全就是由如何让狐狸母子活下去这一件事组成的。

虽然地球已经由于环境污染而荒废,但仍有许多小动物幸存了下来,而它们便是玩家需要捕食的猎物。

游戏场景中的猎物都会散发气味,当玩家走近到一定距离之后,就能利用狐狸的嗅觉感知到它们的存在。此时使用嗅闻的动作,画面上方便会出现一条用来显示气味的绿色踪迹,一路跟随气味前进,即可抵达猎物的所在地。

当气味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淡化,玩家便需要再度使用嗅闻动作来重新获取踪迹。只有耐心地一次次定位猎物的位置,才能最终满载而归。

在猎物进入玩家的视野之内后,狩猎才正式开始。玩家首先要在不惊动对方的前提下蹑手蹑脚地接近猎物,等到能够一击必杀之际再果断出手。和大家过去看到的狐狸狩猎影像或照片一样,游戏里的狐狸也主要是运用跳跃来进行狩猎。

尽管狩猎时需要用到的动作会根据猎物种类的不同产生多种变化(比如听觉敏锐的兔子哪怕蹑手蹑脚地接近也会被发现,必须隐藏在树林中进行伏击),但大体都遵循感知气味 —— 嗅闻 —— 狩猎的基础流程。所以在多次完成狩猎之后,体验难免会有些重复感。

然而为幼狐们喂食的桥段我却是百看不腻,这恰恰也是游戏用来为玩家提供动力以及疏解压力的重要途径。

为什么这么说,是因为幼狐们随时都处于嗷嗷待哺的状态,一旦放置不管就可能不幸夭折。

具体到游戏中,画面左下角显示的幼狐体力槽总是会以很快的速度削减。当体力槽耗尽时,就会有一只幼狐因为饥饿而陷入动作迟缓的状态,如果该状态的持续时间过长,便会直接死亡。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不管体验是不是略有重复,玩家都必须立刻投身到下一次狩猎之中,有时需要攀上树冠盗取鸟蛋,有时又不得不以人类废弃的生活垃圾为食。

哪怕狩猎的操作会在反复游玩的过程中逐渐变得习以为常,但「与饥饿之间的战斗」仍然会时刻为玩家营造一种绝妙的紧张感。毕竟活下去这件事可顾不得什么体面,必须无所不用其极。

生存的最大威胁 —— 「人类」

在《Endling》中,玩家除了需要获取生存所必需的食物,还面临着各式各样的死亡威胁。

想要在这个荒废的世界幸存下去的生物绝对不只有狐狸而已,比如栖息在树木之上的猫头鹰就将狩猎的目标对准了几只幼狐,而獾为了守护自己的领地,也会对狐狸母子进行威慑,阻挡它们前进的道路。

而在此基础上,这个世界中还存在着一种更加可怕的生物 —— 人类。

以捕食狐狸以及获取毛皮为目标的人类会在场景中不停地展开巡逻搜查并设置各式各样的陷阱,有时甚至还会直接举枪射击。

母狐一旦被猎人捕获,或是因遭遇枪击和陷阱身亡,游戏都会直接 Game Over,毕竟弱小的幼狐们必须在母亲的庇护之下才能够生存。

在即将被捉住的瞬间,母狐可以进行一定程度的抵抗,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对付人类的办法。因此一旦遭遇人类,迅速逃跑远离才是活下去的要领。

探索未知土地的乐趣

虽然前文一直在谈杀戮相关的话题,但《Endling》中其实也充斥着不少小小的惊喜和幸福瞬间。

首先请允许笔者再强调一遍,幼狐的存在无论何时都令人欣喜不已。

虽然在游戏刚开始的时候,幼狐们只能乖乖呆在巢穴中等待母亲捕猎而归,但渐渐地它们也能跟随母狐一起外出行动,甚至还可以为玩家提供探查猎物等帮助。

举个例子,当猎物掉落在母狐无法钻过的缝隙前方时,就轮到幼狐们出场了。看着体型娇小的幼狐灵巧地穿过缝隙,叼回掉落的猎物,玩家心中也会油然而生一种自豪感。

此外,前往不同场景,邂逅从未遇见的风景也是《Endling》的乐趣之一。

尽管本作的场景基本是以左右移动的横版卷轴方式来设计的,但地图的关键场所往往会提供路线分歧或方向转换点,以便玩家选择是前往地图深处还是近处的区域。因此虽然移动操作看上去是平面的,但整个场景实际上却采用的是立体的开放世界构造。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游戏并不会一开始就解锁所有区域,而是需要玩家随着游戏流程的推进移除阻挡前进的障碍物或习得跨越不同地形的动作,以此拓展可探索的场景。

一上来玩家所处场景的是一个被冰雪覆盖的区域,但等到冰雪融化之后,却能够看到一丝绿意。除了在荒废的世界中看到生命的萌芽所带来的感动之外,原本被冰雪阻塞的道路被打通也令人欣喜。

随着探索范围不断扩大,玩家接触人类社会的机会也越来越多。虽然《Endling》并非采用的是后启示录风格的世界观,但总的来说仍带有很强的末日气息。

被浑身包裹防护服的人监视着,拼死进行什么调查的白衣人、四周盘旋着众多监视无人机的肃杀氛围,都营造出了一种类似经典独立游戏《深入》的不安感。喜欢这种世界观设定的玩家一定会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极力简化文字与台词的独特叙事手法

正如笔者前文所述,《Endling》的玩法从头到尾完全聚焦在如何让狐狸母子活下去这一件事上。然而想要做到这一点,仅仅依靠矫健的身手以及不断捕猎食物的嗅觉还远远不够。

在游戏早期,其中一只幼狐会不幸被拾荒者的捕获。因此玩家除了要找寻活下去必需的食物,还得一路追踪被掳走幼狐的踪迹,想尽办法救回自己的孩子。

搜索幼狐时,嗅觉同样能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地图场景里残留着数道拾荒者留下的痕迹,而这些痕迹和猎物一样都会散发出气味,玩家需要像狩猎那样利用嗅觉完成对气味的追踪。

在一路跟随痕迹前行的过程中,当前场所过去曾发生过的事件会以图像的形式浮现。这些图像不仅能提示玩家幼狐目前所在的位置,同时也承担着叙事的功能。

由此展开的剧情如果以狐狸母子的视角来看,单纯就是人类突然找上门来,然后给自己添了很多麻烦,但是从玩家的角度出发,却能够从中发现狐狸母子和人类之间所共通的想法与感情。

本作在故事编排上另一个我个人非常推崇的点,是没有给狐狸母子强行赋予什么莫名其妙的使命感。

母狐的目的一直都是找到被掳走的幼狐,这一点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改变。然而她的行动从结果上来说又确实对人类阵营的想法和感情产生了影响,这可以说是非常高明的设计。

配合上极力简化台词和文本描述,仅仅依靠一张张图像来进行叙事的演出手法,使得本作的故事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再次为自己的失职致歉

最后稍微扯远一点,聊一聊笔者近期阅读的《快进观看电影的人们 快节奏电影·剧透 —— 当下的内容消费形式》(稻田丰史著)一书的内容。

如同这本书标题所写的那样,近年来利用快进/倍速功能观看电影、电视剧、动画作品的人似乎变得越来越多了。对于这些观众来说,接触电影不是为了进行鉴赏,而更多是出于获取情报的目的。因为只是希望更有效率地消费内容中的情报,所以哪怕使用快进来欣赏作品也无所谓。

我虽无意在此评论这种行为的对错,但不得不提的是,对于笔者在本文中介绍的《Endling》(虽然游戏和影像在形式上有许多差异)这款作品而言,「更有效率的内容消费方式」绝对不适用。

这是因为《Endling》在设计上并非是一款值得被「高效率消费」的游戏。虽然游戏场景采用了开放世界的设计,但分布在地图各处的事件数量其实相当有限。相较于广阔的地图来说,其中的内容填充存在诸多空白。所以要是用类似快进的玩法来体验本作,可能很快就会产生「怎么一下子就结束了?」的不满。然而如果你仅凭这一点就判断本作是一款华而不实,内容寡淡的作品,那显然为时过早了。

尽管可能没有塞入那么多的场景事件,但每个场景中都埋藏着大量有关人类社会状况的情报。

在忙于捕食猎物、解决温饱问题的同时,偶尔放慢脚步,驻足观望墙壁上的涂鸦也不失为一种乐趣。虽然上文曾提到过「人类是最恐怖的存在」,但并非所有人都是穷凶极恶之徒。在冒险探索的途中顺带观察人类在这个荒废世界中的生活之道同样别有一番趣味。

另外还有一点我不得不再次强调,那就是狐狸母子的存在感实在是太强了,真的无论看多少次都还是会心生爱怜之情。

尽管游戏中的建模并没有那么写实,但同样也没有进行太过夸张化的处理,这种恰到好处的可爱造型无时无刻都在撩动着玩家的心弦。

因此当玩家无法获取足够的食物导致幼狐死去时,那种难受与自责的心情也就可想而知了……在此基础上更过分的是,哪怕有一只幼狐死去,游戏也依然会继续推进,甚至还会原封不动地将幼狐的尸体留在场景中!

当三只幼狐全部死亡之时,游戏多半就会 Game Over 了吧。因为实在是太令人不忍,所以这一点笔者并没有实际进行确认检验。在一只或两只幼狐死亡的状态下继续推进游戏,故事剧情是不是还会产生额外的变化?出于同样的理由,这一点笔者也没能进行确认。

因此在这里笔者不得不再次为自己作为评测者的失职道歉。但如果大家届时能亲自上手玩一玩本作,我相信你应该会和我有相同的感受和体会。

*上文的所有截图均来自本作的 NS 版。

编译:Bluestoo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