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款游戏被泄露了,我们真的应该高兴吗?

就在昨天,玩家亲历了一场被认为是游戏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大规模泄露事件:始终活在传闻中、亦真亦假的《那款游戏 6》是真实存在的,是处于开发中的,但论谁都未想到是以这么个形式得以证明的。

90 多段展示游戏开发内容的视频,以及数万行的部分源代码,对于玩家来说可能是一个「好消息」,这至少说明 R🌟 确实有在干活,至少玩家会在有生之年看到游戏发售。但对于从业者来说,这次泄露的打击是显而易见的,推特用户LegacyKillaHD 表示自己和几个 R🌟 的员工交谈过,他们都非常沮丧。彭博社知名业内记者Jason Schreier 也表示,这对于 R🌟 来说是一场「噩梦」。

为什么游戏的泄露会是一场「噩梦」?不妨从历史找找答案。

2003 年 10 月 2 日,G 胖 Gabe Newell 在西雅图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家公司研发近五年的《半条命 2》的源代码出现在互联网上,游戏原本定于 9 月发售,但当时内部已经确定游戏不能准时发售,并且因为这次泄露事件,游戏无法按时推出的消息还被黑客一并公开,导致游戏最后推迟至次年11 月才正式推出。

游戏泄露之后,Valve 团队的成员都感到非常沮丧,据悉当时公司每个月要花费100 万美元用于开发《半条命2》,但成员辛辛苦苦努力的成果就这样被黑客发布到网上,这不仅让公司蒙受了经济损失,还让已经疲惫不堪的团队丧失了动力,甚至一位设计师直接问 Gabe Newell「这会毁了公司吗?」

事件之后的发展还挺戏剧化,泄露事件的始作俑者,来自德国的 Axel Gembe 在 2004 年 2 月主动给 Valve 发了匿名邮件,说明了自己入侵 Valve 服务器的来龙去脉。在所有指向黑客身份的线索都断掉之后,犯人竟自己送上了门。Axel Gembe 后来解释道为何自己要发这封邮件,「我对发生的事情感到抱歉,我希望他们知道是谁做了这件事,我的意图从来不是让事情走向这样的发展。」

更有乐子的是,Axel Gembe 天真地以为 Valve 会原谅他的所作所为,因为自己不是故意的,甚至他还询问 Gabe Newell 能否给他一份工作。

Gabe Newell 回复表示对此很有兴趣,还和 Gembe 进行了一次电话会议。当然,这次电话会议被录音了,而且 FBI 也在现场。Axel Gembe 在电话会议中详细地介绍了自己是如何入侵 Valve 服务器的,这些也被与会人员全部记录。

Valve 后来还给 Axel Gembe 发布了前往 Valve 总部的面试邀请,不过在前往美国之前,Axel Gembe 就被协助调查的德国警方逮捕了,最后在 2006 年被判了两年缓刑。据估计,这次泄漏事件让 Valve 损失了 2.5 亿美元。

说到这里,可能有人要问了,源代码的泄露到底会有什么影响?

笔者询问了几位从事游戏开发的朋友,其中一位正在参与一款在线游戏开发工作的朋友表示,一款游戏的具体功能的实现都是落地到代码和脚本上的,泄露太多的话「相当于把答卷给别人看了」。

昨天泄露的一部分《那款游戏 6》源代码主要是和角色以及载具行为挂钩,相对来说还不算触及非常核心的内容,但如果之后会有更多代码泄露的话,对于可能会推出全新 OL 模式的《那款游戏 6》来说,私服、外挂、盗版之类的内容是完全可以想象到的。另外,对于别有用心的竞争对手来说,通过分析源代码来快速抄作业也很有可能,甚至可以「知道别人针对某些特定问题的解决方案是什么」,还能够「了解他们的工程结构是怎样的」。

说到这里,不妨再举两个欧美游戏泄露例子。

第一个例子比较久远,2011 年 2 月,EA 和 Crytek 的《孤岛危机 2》的一个未完成版遭到泄露,其中竟包含了完整的单人流程,虽然这没有影响游戏在 3 月 22 日发售,但对于开发团队和游戏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

第二个例子估计影响过不少正在看本篇文章的人。2020 年 4 月末,数段《最后生还者 第二部》的开发中视频和过场动画突然出现在互联网上,直接暴露了重要角色的死亡画面以及从未公开过的可操作角色,使得大量玩家在未接收到游戏整体剧情的情况下,率先接触到最具有冲击性的场面,对游戏在玩家群体的口碑有显而易见的影响。

顽皮狗的烂摊子还不止这一次,今年的《最后生还者 第一部》也遭到了多次泄露。先是在官宣之前,游戏的 4K 预告片被 PlayStation 官方不小心公开,接着是在游戏发售前数周,多段过场动画和开发中演示被上传到互联网。得亏大多数玩家对于本作的剧情已经烂熟于心,没有造成更大的次生灾害。

事实上,这种连续的开发中内容泄露,和当前大多数海外游戏公司所处的状态有一定关系,那就是居家办公。鉴于每位员工居家的网络环境与采取的信息保护安全措施都可能有所不同,极有可能发行严重的信息泄露(还记得当年《古墓丽影 暗影》的标题是通过玩家在地铁看到开发人员电脑屏幕而泄露的吗?)。推特用户 GrunkleGrok 在十天前就曾发文透露,PlayStation 已经决定要求 QA 团队不再进行远程办公,新招聘的职位不论在哪也是同样的要求。

对开发者来说,类似《那款游戏 6》这种级别的泄露很可能让他们多年的工作都打了水漂,正如很多人在新闻评论里提到「说不定会推翻重做」,当然这只是非常极端的情况。从玩家角度来说,这种没有触及游戏剧情的泄露或许无关紧要,但泄漏的存在本身就是不应该出现的。

也就是从最近几年开始,游戏泄露的新闻已经屡见不鲜,笔者不是指游戏代码这种开发内容的泄露,而是原本会在几天之后以盛大形势闪亮登场的游戏,被一群猪队友 —— 包含但不仅限于各大零售商、自家官网、各个平台商店页面 —— 直接泄露,玩家看到的是一张带着游戏标题的封面图和几张截图,那种惊喜感全都被无聊的泄露给冲淡了。等到游戏真正公布时,大家的反应无非是「哦,真的公布了耶」。

还记得《死亡搁浅》临近公布发售日前,还在进行直播预热的时候,PlayStation 数字商店赫然把游戏的发售日与商品详情贴出来后,小岛秀夫哭泣的表情么?我当时看完发售日预告片,心中也已毫无波澜。

或许这种时候,除了需要法律上的援助之外,R🌟 更需要的是玩家与同行的理解与支持,就像《最后生还者第二部》总监Neil Druckmann 昨晚发文力挺 R🌟 那样。

我们还能做的,就是耐心等待。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