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利亚游戏业现状

全文约 3700 字,阅读只需要 7 分钟。

尼日利亚是一个人口大国,现有人口超过 2 亿,其中有 70%的年龄不到 30 岁。

作为非洲最大的经济体,尼日利亚的许多产业在过去 20 年里取得了显著增长,而游戏业也是其中之一。

虽然尼日利亚的游戏文化仍在成长的过程当中,但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笔记本电脑和互联网的普及对此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但在这些技术进步之前,只有中产和上层阶级能够买得起游戏和游戏设备,而其他人只能依靠共享的资源,这也促使了 2000 年代和 2010 年代「游戏中心」在全国范围内的兴起。

尼日利亚最大城市拉各斯尼日利亚最大城市拉各斯

尼日利亚与游戏之间的关系一直起起伏伏。虽然游戏中心让许多人在最新版本的《FIFA》和《实况足球》中实现了扮演梅西的梦想,或是得以在《战神》系列中化身奎托斯屠戮诸神,但由于尼日利亚货币「奈拉」的贬值,许多游戏中心入不敷出,纷纷倒闭。

「Mr. Phillips」(他要求我们不要公开真名)是一位通过参加国际在线比赛赚取奖金的职业玩家。他认为,尽管尼日利亚的游戏产业在快速发展,但还算不上生机勃勃,并且很大程度上依赖个人的努力,而非团体或者社区的共同利益。在尼日利亚的国内比赛中,缺乏赞助是家常便饭,职业玩家更愿意参加国外的线上赛,对线下赛往往不予理会。Mr. Phillips 坚持说,Twitch、Discord 等平台缺少尼日利亚用户,这也导致了尼日利亚缺乏社区性的游戏活动。

「我想说,游戏产业在尼日利亚还是刚起步的阶段,距离成为『普遍现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Mr. Phillips 说,「比赛几乎没有曝光度,我认识的一些选手赢了比赛但一直拿不到奖金。而这往往是因为愿意付费参与比赛的人数严重不足。你很难在 Twitch 和 Discord 上发现成群结队的尼日利亚人,所以与本国玩家抱团相当困难。YouTube 是获取游戏内容的主要渠道,而随着越来越多的主播和玩家转向其他平台,想要建立玩家社区并不容易。」

「GAMR AFRICA」与尼日利亚的游戏文化推广

GAMR AFRICA 是在尼日利亚获取游戏体验的首选渠道。作为一个电竞平台,该公司为玩家提供了在非洲高速发展的电竞行业中获得成功的工具。迄今为止,GAMR 已吸引超过 21 万名新老玩家,为玩家们提供了互动平台,帮助他们在通往国际电竞舞台的道路上茁壮成长。

尽管最近才更名为 GAMR,但它在尼日利亚游戏圈已经火了十多年。该品牌的历史可以追溯到 2006 年,曾经以「Naija Game Evolution」的名号广为人知。GAMR 由三位创始人共同成立:Eniola Edun(现任首席执行官)、Oluwaseyi Fakoya(首席技术官)和 Kunmi Adenipebi(首席运营官)。

据 Adenipebi 介绍,GAMR 的成立宗旨是「创造机会,促进游戏生态的成长」,让玩家能够在尼日利亚获得职业发展道路,靠自己的技术维生。

Adenipebi 表示:「我们与游戏开发者、电竞职业选手、主播、游戏测试者紧密合作,让尼日利亚人能够多多接触在过去几十年里一直被轻视的游戏业。在过去,足球被非洲家长视为单纯的休闲娱乐而非一种职业,但如今,很多家长都把孩子送进了足球学校,因为这个行业的薪资非常丰厚。我们相信,这也可以成为游戏在尼日利亚的未来。将来的某一天,父母会积极支持孩子对游戏的兴趣,鼓励孩子将其发展为可以创造财富的方式。」

作为学士学位的持有者,Kunmi 坚信教育的重要性。在尼日利亚推广电竞的同时,他与许多中学展开合作,为学生提供课外游戏活动,让学生在专注于学业的同时,获得一个了解游戏世界的途径。截至 2023 年,GAMR 在加纳设立了代表处,并在 13 个非洲国家拥有日益壮大的用户群体。「老一代人很难理解游戏已成为许多人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所以我们在努力改变家长、监护人、职场人士的想法,」Adenipebi 继续道,「除了与中学合作之外,我们还与一些公司合作举办 STEM 活动,并给对编程有兴趣的人提供相关课程。」

线上游戏

在尼日利亚,进行线上游戏有若干门槛,由于境外交易受到限制,有时玩家无法参与线上比赛,只能玩免费游戏或者本地内容。

Ayomide Ariyo 是一名尼日利亚的业余玩家,由于尼日利亚最近推出的法律禁止使用尼日利亚奈拉完成境外交易,在网上购买游戏变成了一件难事。为了获取外币银行卡,他经历了漫长而繁琐的过程,错过了几场在线比赛,现在才重新开始享受在线游戏。

「全球各地的国家都可以自由进行境外交易,用本国货币兑换成用于购买产品的外币(通常是美元),」Ariyo 说,「但新出的禁令使得购买 Mod、DLC 乃至游戏本身,都增加了一系列的麻烦。几个月以前,我可以悠闲自在地购买游戏,因为本地银行会将奈拉兑换成美元,我的银行卡只要扣除本国货币就行了。而现在,我和其他许多热爱游戏的玩家,必须经历漫长的流程来开设外币账户,购买只能使用美元的借记卡。这让在线游戏变得非常令人丧气,许多尼日利亚人也因此而错过了许多令人激动的国际赛事。」

尼日利亚的主流和冷门游戏

索尼和任天堂一直占据着尼日利亚的大部分市场份额,而微软则落在后面。虽然 Xbox 也有一些拥趸,但受众主要是经济状况较好、能买得起游戏,不需要和朋友同事们共享同一张光盘的玩家。

PS1、PS2 和 PS3 在尼日利亚非常受欢迎。但随着奈拉兑美元的汇率大幅下跌,PS4 和 PS5 没能在大众市场中找到立足点。如今,很多家庭中依然摆着 PS3,这主要是因为在 PS3 的最后一款游戏《Shakedown: Hawaii》于 2020 年发售之前,依然有不少游戏陆续登陆 PS3。由于游戏易于获取,即便在 2023 年,很多顾客依然在观望的同时满足于用 PS3 玩游戏。

任天堂的成功是全球性的,尼日利亚也没有成为例外。Game Boy 于 1989、1990 年相继在日本、北美、欧洲发售,为 80 年代落下了帷幕,在 90 年代中期,这台掌机统治了非洲游戏市场,并成为了尼日利亚最重要的游戏机之一(不管是家用机还是掌机)。在盛行将近 10 年之后,GBA 和 NDS 在 2000 年代取代了它的地位,电玩店的数量变多也加快了这一进程,在这个时期,尼日利亚的电玩店逐渐打开了销路。

尽管得益于技术进步和社交媒体,尼日利亚的游戏市场正在高速发展,但在 2000 年代,主机和主机游戏在尼日利亚市场的地位无可撼动。马力欧、索尼克、GTA、宝可梦、FIFA、实况足球等等家喻户晓的名字在这个国家有很深的影响力,这些游戏只要一在日本和欧美发售马上就会被进口。

随着手机游戏的门槛降低,很多尼日利亚人开始将游戏当作休闲娱乐的手段。《英雄联盟手游》《糖果传奇》《地铁跑酷》《愤怒的小鸟》等热门游戏在尼日利亚玩家中收获了数百万小时的游戏时间,而《使命召唤》《真人快打》《铁拳》《街头霸王》等主机游戏多年来一直受到追捧。一些小众社区也很喜欢位于细分市场中的游戏,尤其是日本动漫和美漫爱好者们。无论是《龙珠 Z》的新作还是《不义联盟》等游戏,这些在尼日利亚并非主流的 IP 的粉丝们可以通过它们在漫画和电视之外的媒体中欣赏心爱的角色们。

虽然「游戏中心」的巅峰期已成为历史,但拉各斯一家游戏中心的经理 Dennis Kenny 依然感到乐观。由于尼日利亚奈拉汇率持续波动,游戏主机价格不断飙升,自 2020 年下半年尼日利亚开始解除封城以来,Kenny 的生意一直处于稳步上升的状态。

Kenny 介绍说:「疫情差点干掉了我的游戏生意,但我认为它对奈拉造成的负面影响更大。必须承认,每个人都想玩到最喜欢的游戏的最新作品。所以虽然《FIFA 2019》和《真人快打 X》依然受欢迎,但很多来我游戏中心的顾客们,都希望在 PS5 上体验《真人快打 11》或者《FIFA 2023》。

「随着主机和游戏价格看涨,我在疫情之前做的投资现在开始见到回报了。在工作日的晚上,我的顾客主要是工薪阶级的男性上班族,他们会在回家之前先来我的游戏中心玩一会儿,参加比赛、放松心情,顺便避开交通高峰期。对很多人来说,这是交流感情的好机会,即便原本是陌生人也能变成朋友。」

据研究和咨询公司 Naavik 统计,在非洲国家中,南非的玩家饱和度最高,有 40%的人口是游戏玩家;加纳紧随其后,达到了 27%;尼日利亚则以 23%位居第三。但尼日利亚的游戏业年度营收为 1.85 亿美元,仅次于南非的 2.9 亿,是非洲第二大游戏市场。受当地性别观念的影响,尼日利亚的玩家主要是男性,但在一些公司的推动下(比如说创始人中包含一位女性的 GAMR Africa),女性也没有完全被排除在这个高速发展的产业之外。

非洲正逐渐成为全球游戏产业中不可忽视的一员,尼日利亚玩家也在这一过程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但想要让人们能够自豪地表达对游戏的热爱,尤其是非休闲游戏,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但有着 GAMR Africa 等机构与尼日利亚玩家紧密合作、推动电竞产业发展,尼日利亚的游戏市场在未来几年中肯定会进一步扩大。

原作者:Demi Phillips,编译:Tony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