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 特稿:浅谈 AI 技术对游戏行业就业市场的冲击

全文约 4300 字,阅读只需要 8 分钟。

我已经和 ChatGPT 聊了好几个月。

它不断地强调自己没有情感,并非人类。但如果我给予它正确的提示,它就可以用《极乐迪斯科》和弗朗西斯·斯科特·菲茨杰拉德的文风为我写一篇有关成为一名人类并降生在地球上的短篇故事。

那么,关于被人工智能取代这件事,我们究竟需要提起多大的警惕呢?今年有关生成式人工智能(后文简称 AI)及其能力与缺点的争论层出不穷,成为了此次在加州旧金山举办的年度游戏开发者大会上的热门话题,吸引了各路高管、开发者和美术从业者的注意。生成式 AI 能够比人类更高效地产出艺术作品和迭代对话。但是人类对于使用这类工具以及用它们来进行艺术创作和写作可能会带来侵权问题持谨慎态度。

图源:VALERIE RANUM (来自 OPENAI) 生成式人工智能的一个例子 使用 ChatGPT 和 DALL·E 3 制作的艺术作品图源:VALERIE RANUM (来自 OPENAI) 生成式人工智能的一个例子 使用 ChatGPT 和 DALL·E 3 制作的艺术作品

对于如今的大部分公司来说,想要完全依赖生成式 AI 制作游戏仍然为时尚早,但不可否认许多高管都在考虑这么做,即便 AI 获取数据的方式会带来非常严重的版权问题。

「虽然我们对创造者如何运用生成式 AI 深感兴趣,但我们很难对这项技术下任何定论在,」索尼 AI 首席运营官 Michael Spranger 在接受 Game Informer 的采访时表示,「人们在讨论这项技术可能会对人类产生的影响,而围绕版权这方面的问题引起了我们极大的重视。」

一些游戏高管表示,他们观察到 AI 能够减轻繁重和琐碎任务的负担。《光环:无限》的前任主管 Chris Lee 就告诉我:「游戏开发者永远无法对玩家有求必应。」

今年四月,暴雪首席设计官 Allen Adham 对内部员工宣布,一款名为「Blizzard Diffusion」的内部工具,也就是他们自研的翻版「Stable Diffusion」,没准儿能为他们带来「游戏开发与管理的重大变革」。当我们就这件事采访暴雪时,对方的公关部门表示目前为止公司的情况没有多大改变。

Stable Diffusion 根据文本提示「骑马的宇航员」生成的图像Stable Diffusion 根据文本提示「骑马的宇航员」生成的图像

生成式 AI 是为 ChatGPT 和 Midjourney 等工具提供驱动的技术,它能利用自身的运算能力在图像和文本材料中找到相应模式。换句话说,它会不断迭代已经存在的东西,从人类创作者那里汲取艺术作品和文本内容,但这通常都是未经允许的。这种对艺术创作的处理方式让一些开发者感到担忧,他们担心 AI 会产出一些令玩家感到厌倦的游戏,因为玩家能看出哪些素材被复用了,并且他们通常会直言不讳。

今年四月,EA 告诉《华尔街日报》,他们正在考虑把生成式 AI 技术全面投入到自家游戏中,用来设计游戏关卡,以此来取代手工打造关卡的工作。

微软曾表示,他们可以利用 AI 来排查游戏中的 Bug,在此之前这项工作主要由人类完成。

育碧开发了一款名为「Ghostwriter」的工具,该工具主要使用 AI 为游戏 NPC 编写台词,用丰富的对话来充实他们的开放世界。

育碧也开发了自己的 AI 工具育碧也开发了自己的 AI 工具

Ghostwriter 的研发团队育碧 La Forge 的执行总监 Yves Jacquier 曾在五月份的一次采访中说道:「创造一个栩栩如生的大型开放世界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Jacquier 表示,Ghostwriter 是应编剧们的要求而生,因为他们需要承担为游戏填写超过十万行对话的艰巨任务。他将 Ghostwriter 类比为利用程序生成来创建数百万棵略有差异的树木(该技术通常用于自动生成游戏内容),从而为玩家打造出森林场景。Jacquier 认为,玩家希望感受到游戏世界中每个角色和情境的独特性,而 AI 技术正好可以为这种多样性添砖加瓦。

他补充道:「AI 需要协助创作者,而不是成为创作者,因此它无法取代原创」,Ghostwriter 需要借助编剧之手才能发挥作用,否则它将一无是处。

一家名为 Didimo 的 AI 初创公司表示,他们能为开发者提供一种工具,可用于自动快速生成对应游戏风格的 3D 角色。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Verónica Orvalho 表示:「我们正在帮助游戏工作室更好地管理开发成本,接洽范围从执行制作人到美工不等。」开发《火影忍者》和《武士杰克》等格斗游戏的 Soleil Game 工作室已经通过 Didimo 的帮助制作了数百名游戏 NPC。Didimo 接下来还会有源源不断的新客户。

Didimo 的面容生成程序效果Didimo 的面容生成程序效果

另一家公司 Inworld AI 从包括微软、风投公司和斯坦福大学在内的投资者那里筹集了超过一亿美元的资金。该公司也在帮助开发者创造游戏 NPC。

「去年,我们与客户交谈时还需要尝试说服他们,告诉他们在游戏中加入聪明的 NPC 是有必要的,因为这能提高玩家的留存率、粘性和游戏时间,」Inworld 的首席执行官,前谷歌高管 Ilya Gelfenbeyn 本表示,「去年年底,开发者们纷纷开始使用 ChatGPT,而且基本都面临着我们在过去两年中一直致力于解决的所有挑战,所以今年与大家交流起来就要顺利多了,因为他们已经心里有数,而且知道自己需要什么。」

Gelfenbeyn 表示他对自己的大部分客户都无可奉告,因为大型 3A 公司需要「高度保密,尤其是对于自家的新游戏」。

AI 游戏资产生成平台 Scenario.gg 在一月份获得了六百万美元的种子基金,该平台会从 Stable Diffusion 数据库中提取素材,将文字描述转换成图片,开发者可以将生成的结果运用到游戏里。一些较小的公司长期与 Scenario 保持合作。Stable Diffusion 所使用的数据库汇集了从网络上爬取的近六十亿张图片,其中不乏有一些受版权保护的作品。

AI 游戏资产生成平台 Scenario.ggAI 游戏资产生成平台 Scenario.gg

Scenario 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Emmanuel de Maistre 表示,生成式 AI 在电子游戏行业中形成了「一个竞争非常激烈的领域」。

「你若是想走在最前沿,投入最多的钱聘请最大的团队来推出最全面的产品,那绝非易事,」他说道,「我们仍然要完善、改进和更新系统。我们不能奢望得到一个完美无瑕的系统。发展的过程需要耗费几年时间,最后我们总能做出一款更高效、更安全且更靠谱的系统。」

De Maistre 表示,每次法官审查诉讼的时候,他也会跟着关注那些不断变化的版权形势。如果他们裁定人们所训练的数据库和文本内容所使用的素材大部分为人工导入,「那我们没准儿会看到第一个基于 AI 的版权艺术作品。」

虽然不少游戏公司都对这些工具跃跃欲试,但他们也很担心将自家信息导入 ChatGPT 和 Midjourney 等工具会导致他们失去自己的 IP 版权。今年二月,图库巨头 Getty Images 起诉了 Stable Diffusion,指控该工具从自己的图片数据库中抓取了 1200 万张素材。去年,三位艺术家对多个生成式 AI 平台提出了集体诉讼,该诉讼仍在审理中。

AI 图片生成工具 MidjourneyAI 图片生成工具 Midjourney

「如今,对于包括我在内的许多游戏开发者来说,生成式 AI 都属于开发游戏的禁忌,」RETCON Games 的创始人 Jes Negrón 表示,「虽然这项技术本身非常振奋人心,但坦率地讲,这种爬取内容构建数据库的方式是不道德的。在这个人们需要用劳动来换取金钱才能生存下去的世界里,成千上万的作家、艺术家、音乐家和其他创作者的作品被这些 AI 模型使用却没有得到相应的报酬,而且这一切操作都未经他们同意,我不认为有谁能为这种事情洗地。」

GGWP 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Dennis Fong 说道:「不可否认,AI 的发展会让人们失去工作。」GGWP 是一个基于 AI 的游戏审核平台。他的设想是,只要开发团队构思出一个项目的核心玩法,他们就可以将其导入给 AI,然后由 AI 来生成游戏的观感、剧情和世界设定等。

Fong 以亚马逊的《新世界》为例,他和他的朋友们一直在玩这款游戏,而且玩到了满级。他表示,即便这款游戏花了数年时间制作各类任务和地牢,而且这一切都让他很有沉浸感,但他依然觉得这些内容是不够用的。

「试想一下,如果你能用生成式 AI 做些什么,比如让 AI 生成新的职业、新的剧情、新的角色和新的区域,内容量或许就不再成问题了。而且事实证明生成这类内容是 AI 非常拿手的事情。」Fong 表示,「这对游戏有益处吗?我觉得归根结底,这对游戏来说是件好事。」

不过也有一些行业分析师认为 AI 不一定能让游戏变得更加丰富。

「这一大堆铺天盖地的空洞内容只会成为昙花一现,」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的游戏商业讲师 Joost van Dreunen 说道,「工作室是否有能力围绕一款新颖的游戏培养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社区,这才是拉开差距的关键。」

Van Dreunen 补充道,AI 大概率只会生成一些质量平庸或中等的内容。

「大多数人在乎的仅仅只是把『AI』这个词拿来变现,他们会用偷来的数据去整活儿,然后不断故技重施。这就是我永远无法暴富的原因。」独立游戏工作室 Necrosoft Games 的总监 Brandon Sheffield 表示。

Sheffield 还指出,许多大型语言模型在用大数据进行训练时,并没有征得创作和发表这些素材的人的同意。

例如,ChatGPT 就向我承认,它之前曾经从《华盛顿邮报》、CNN 以及 The Verge 上引用过我的文章,但它记不住我的确切名字,也不会署我的名。

其他开发者也持有和 Sheffield 同样的观点,他们尽量避免与那些把自己标榜为「AI 游戏工作室」的公司合作。类似的争议也出现在 Web3 和 NFT 领域,它们在去年纷纷崩盘,使得一些公司相继倒闭。

Sheffield 说:「我之所以会对 AI 持怀疑态度,是因为去年那些大谈 NFT 和 Crypto 的公司如今都在讨论生成式 AI。这些江湖骗子早早下场很难让人感到安心。」

波兰电子游戏设计师 Adrian Chmielarz 对此表示赞同:「我不太确定 AI 是否能像大家想的那般实用,虽然由 AI 驱动的 NPC 和由 AI 生成的任务等设想听起来很是美好,但这真的是人心所向吗?相比起由人类手工打造的对话和任务,玩家会更喜欢由 AI 生成的内容吗?我对此表示怀疑。」

AI 发展正进行得如火如荼,许多公司都在研发这项技术。在未来的几周、几个月乃至几年时间里,AI 对就业、电子游戏领域以及我们自身的影响将变得越来越深刻。

原作者:Shannon Liao  翻译:Zoe 编辑:熊猫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