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异闻录》《最终幻想》《宝可梦》《星之海洋》开发者谈重制经典 RPG

全文约 3200 字,阅读只需要 6 分钟。

每个忠实的 RPG 爱好者都有过一段让他们彻底爱上了 RPG 的体验。但如果你能以崭新的方式重新体验一遍呢?或者你想把它推荐给没有玩过的人,但里面毕竟有一些过时的部分,安利起来有些难度呢?在当今的游戏业,高清复刻很是常见,但近年来我们还见到了许多完全重制的经典 RPG。

尽管 1990 年的《伊苏 I & II》可能是最早的重制 RPG,但早年间最著名的例子还是「宝可梦」。2004 年的《宝可梦 火红/叶绿》是系列初代作品的重制版,那时候距离初代发售才过去了不到 10 年时间,但它充分展现了 Game Boy Advance 与 Game Boy 之间的技术飞跃。当它们以 Switch 游戏《精灵宝可梦 Let's Go!皮卡丘/Let's Go!伊布》的形式再度重制时,技术的进步变得更加明显。

《宝可梦 红/绿》(1996)《宝可梦 红/绿》(1996)
《精灵宝可梦 Let's Go!皮卡丘/Let's Go!伊布》(2018)《精灵宝可梦 Let's Go!皮卡丘/Let's Go!伊布》(2018)

尽管这两个 Switch 游戏的口碑不算特别理想,但在那之前,Game Freak 只为掌机平台开发过宝可梦游戏,因此对 Game Freak 来说,它们还有一个特定的作用。Game Freak 第二开发部部长大森滋在 2019 年告诉我们:「从一开始,我们的目标就是让《Let's Go!皮卡丘》和《Let's Go!伊布》成为我们的试点项目,用它研究如何为 Switch 开发游戏,例如怎样用 Nintendo Switch 的硬件渲染 3D 图形、制作各种动画演出。《Let's Go!皮卡丘》和《剑/盾》的团队从一开始就一起合作,共同建立了基本知识。」

除了利用熟悉的模版来帮助 Game Freak 过渡到新平台,这些《宝可梦 红/蓝/黄》的重制版还做到了另一件事:将第一代的宝可梦冒险带到新的平台上。

在与多位重制版 RPG 开发者交流的过程中,我了解到,将老游戏提供给新一代玩家是他们主要的动力之一。

《星之海洋 第二个故事 R》《星之海洋 第二个故事 R》

《星之海洋 第二个故事 R》制作人小牧惠说:「在现代的游戏环境下,一些被视为经典的游戏实在难以获取和游玩,所以看到这些作品得到了高质量的重制版,让体验传承给了新一代玩家,创作者和玩家们应该都会感到欣慰。」

尽管现在有越来越多的经典作品以数字版的形式重新发行,但有时候这还不足以吸引新玩家。例如《女神异闻录 3 携带版》和《女神异闻录 4 黄金版》在 2023 年登上了现代平台。尽管 2012 年的强化版《女神异闻录 4》还足够现代,但很多人觉得 2010 年的《女神异闻录 3 携带版》(它本身又是 2006 年 PS2 游戏的复刻)已经跟不上现代水准。

《女神异闻录 3》(2006)《女神异闻录 3》(2006)
《女神异闻录 3 Reload》(2024)《女神异闻录 3 Reload》(2024)

这使得粉丝们对完全重制版《女神异闻录 3》的呼声越来越高。粉丝们的需求往往是推动制作组进行重制的重要因素。对于 Atlus 的《女神异闻录》制作组来说,这是开发初期的主要动力。

《女神异闻录 3 Reload》制作人新妻良太说:「我们收到了很多来自粉丝和玩家们的反馈,似乎所有人都很想见到《女神异闻录 3》的重制版。在完成《女神异闻录 5 皇家版》之后,我们做好了开发下一个作品的准备,我们开始研究要做什么,我们觉得现在正是时候。感觉各种条件都成熟了。」

《最终幻想 7 重制版》(2020)vs《最终幻想 7》(1997))最终幻想 7 重制版》(2020)vs《最终幻想 7》(1997))

社区对重制《女神异闻录 3》的呼声可谓持之以恒,但是最受粉丝渴望的重制 RPG 当属 2015 年公布的《最终幻想 7 重制版》。在社交媒体上,玩家对重制《最终幻想 7 》的请愿持续了多年之久,而且响应者甚众,系列制作人北濑佳范在 2009 年参加《最终幻想 13》的美国媒体行活动时,有多家媒体就此事采访过他。

北濑佳范回忆说:「有很多记者问我们什么时候重制《最终幻想 7》。听了那么多次之后,我觉得我们迟早要做,这是肯定的。……人们问我的时候,全都把重制 7 代当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很多人都抱着那样的心态。」

《最终幻想 7 重制版》(2020)vs《最终幻想 7》(1997))《最终幻想 7 重制版》(2020)vs《最终幻想 7》(1997))

对于许多重制计划来说,让原版的开发者参与其中是一种奢望。但由于 Square Enix 的工作相对稳定,北濑佳范、野岛一成、鸟山求、野村哲也等等在原版中发挥过关键作用的开发者依然就职于这家公司,并且对重制抱有热情。

野岛一成说:「在 Square Enix 内部,重制游戏开始逐渐诞生,其他部门也提出了一些重制的想法,所以如果我们不做《最终幻想 7》的话,就会有其他人做,所以我们必须站出来接手这个项目。我们有一种要守护《最终幻想 7》的感觉,觉得必须由我们自己来承担这个责任,否则就会有其他人去做。我觉得在没有我们参与的情况下由其他组开发会有些麻烦。」

《最终幻想 7 重生》《最终幻想 7 重生》

《最终幻想 7 重制版》和《重生》的开发组中也有许多没有参与过原版的开发,但是在成长过程中爱上了那个游戏的人,包括《重生》总监滨口直树。鸟山求说:「《重生》的大部分开发和制作人员都是原版的玩家而非开发者。我认为《重生》开发团队中的原版玩家和粉丝,都希望尽可能保护原版和忠于原版。」

事实上,这似乎是所有重制版游戏的开发团队都非常重视的目标,他们需要平衡好吸引年轻时玩过原版的正统主义者,以及吸引原版发售时可能还没有出生的新一代玩家。在项目初期,对这种平衡的讨论往往并不轻松。

《星之海洋 第二个故事 R》《星之海洋 第二个故事 R》

小牧惠说:「我认为需要考虑两个关键因素。首先是,要确保你是在为一直支持这个游戏的粉丝们制作游戏,第二是,将粉丝们珍重的情怀与体验变成对新玩家也有吸引力的现代游戏。」

尽管各个工作室都有过类似的讨论和结论,但最终他们选择了不同的落实方案。《星之海洋》的团队采用了与原版类似的像素画风,但加入了 HD 元素和新特效。《女神异闻录》的开发者则选择了更加原滋原味的方式,但采用了与系列最新作《女神异闻录 5》相仿的风格和现代化设计。

《女神异闻录 3 Reload》总监山口拓也说:「团队内有很多不同的意见。在经过大量讨论之后,我们决定主要以保持原滋原味的方式来重现原作。……它是崭新的、现代化的游戏,它的外表符合人们对现代游戏的预期。」《最终幻想 7》的重制团队做出了最大幅度的改变,将原版的剧情和玩法扩充,创造了一个庞大的现代三部曲。并且所有的东西都是重新制作,包括画面、世界、角色、战斗系统。

《最终幻想 7 重生》《最终幻想 7 重生》

对《最终幻想 7 重制版》的团队而言,最后一点是最大的挑战,而战斗系统也最能体现出重制版游戏在当今游戏界如此热门的原因:它们可以适应现代的潮流,吸引新的受众。

滨口直树说:「我认为,对于 RPG 以及其他的奇幻游戏来说,趋势就是融入更多的动作戏,这可能也是所有游戏的发展方向。这种即时性可以让玩家更加沉浸于玩法之中。不是作为玩家以旁观者的视角来审视这个奇幻世界,而是完全沉浸其中,仿佛真的置身于那个世界。这样玩家更容易产生共鸣。」 

《女神异闻录 3 Reload》《女神异闻录 3 Reload》

重制版对不同的开发者来说有着不同的意义,但重制的风潮似乎会持续下去。在 2023 年,《星之海洋 第二个故事 R》和《超级马力欧 RPG》都得到了高度评价,而《女神异闻录 3 Reload》和《最终幻想 7 重生》是 2024 年第一季度最受期待的游戏之二。不仅如此,《巫师》《星球大战:旧共和国武士》《勇者斗恶龙 3》等经典游戏的重制版都已经正式公布,显然,这股风潮还没有放缓的迹象。

虽然总会有人抱怨,与其让这么多开发者都去做重制,不如把人力投入到新游戏的开发上,但不可否认的是,让新一代玩家可以更好地体验那些伟大的作品,这也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原作者:Brian Shea 编译:Tony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