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 专访《黑帝斯》系列配音演员 Logan Cunningham

全文约 5800 字,阅读可能需要 10 分钟。

我们近日前往 Supergiant Games 为本次《黑帝斯 2》的封面文章进行了一次采访,有机会与该工作室最初的七名成员之一及其主要配音演员 Logan Cunningham(采访部分均简称为 LC)进行了交谈。

从《堡垒》中的洛克斯到《晶体管》中红伶手里的那把晶体管,再到如今的黑帝斯本尊,Logan 在每一部 Supergiant 的游戏中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在本次难得的采访中,我们询问了 Logan 因为哪些机缘巧合而进军配音界,又因为什么契机进入了 Supergiant Games,同时打听了他最喜欢扮演的是哪些角色(以及他最想再度演绎的角色)。

Logan CunninghamLogan Cunningham

—— 你是在什么时候第一次发现自己有配音或者拟音天赋的?

LC:我觉得自己大概从未真正发现过这一点,因为我从小就喜欢这么玩。以前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会和我哥一起录一些傻里傻气的小剧场,你可以理解为我俩创作的广播剧,不过我们主要根据《星际迷航:下一代》进行了改编,录音设备也仅仅只是一台卡式录音机。所以我也不清楚具体啥时候觉醒的天赋,多半就是从这个时期开始的吧。

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拥有着大家普遍觉得好听的声线是在小学时期,因为我的英语老师总是让我朗读我们当时所学的所有课文。但我从来没想过要当配音演员,自然也没接受过这方面的正式训练。主要是我当时觉得正儿八经的配音培训并不存在。大家都是这样阴差阳错入行的,我也一样。就我的经验以及所接触过的各种人的经历来看,我每次遇到一位配音演员都会问一嘴「你是怎么入行的?」结果发现大家的故事基本都大同小异,「我先是接了个活儿,然后又接了另一个活儿,一个接一个,一晃眼十五年就过去了。」不过我的情况会有所不同,我的第一份工作机会是通过认识 Supergiant Games 的创始人 Darren Korb 而得到的。

—— 你有没有哪个特别喜欢演绎的角色?或者说有没有哪个你配过音的角色成为了你的标志声线?

《星际迷航:下一代》《星际迷航:下一代》

LC:我基本可以算是从小看《星际迷航:下一代》长大的,所以我感觉自己在六岁左右的时候就能很好地模仿出帕特里克·斯图尔特说话的神韵了。不过实际上我的出发点并非角色,因为我其实并没有特别关注过哪个人。如果我听到某个自己很喜欢的声音,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去学,不是为了模仿任何一个角色,只是单纯的自己想学。比如独自一人坐在浴缸里自说自话,我到现在依然会这么做。

—— 最神圣的练习场所:浴室和浴缸。

LC:那也是人最脆弱的时候。

—— 没错,的确如此。当你第一次跨入配音领域时,正如你前面所提到的,去 Supergiant 工作,当时的情况是怎样的?

LC:实际上是我朋友 Amir Rao 牵的线,我得知他和他的朋友 Gavin Simon 一起从 EA 那儿离职,然后他们从洛杉矶搬回了圣何塞,也就是我们共同的家乡,Amir 带着我和 Darren 一起搬进了他父亲的房子里,然后他们开始创业。他是一名游戏开发者,我当时对这个词甚至都没有概念,只知道自己有一个朋友在做电子游戏。他们已经到了在考虑配音的阶段,所以需要请一位演员,而我就是他们碰巧认识的那个演员。考虑到他们当时比较穷,所以我的要价也很低。那个时候 Darren 是我在纽约的室友,他也已经参与进来了。他大概是在 2009 年十二月份那会儿入伙的吧?然后我在二月份录制了《堡垒》的第一段台词。没错,就是 2010 年总统日的那个周末。所以说,我是因为要帮朋友们创业才入的行。

《堡垒》游戏画面《堡垒》游戏画面

—— 当你在回顾自己首次作为一名配音演员并为《堡垒》演绎了一位重要角色时,如何看待自己当时的表演?十多年过去了,当你再度回首那段经历时,又对此有何感想?

LC:我那时候只巴望着赶紧结束,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事实上大家都心里没底。Darren 和我尤其如此,那是我们第一次正儿八经地开发电子游戏,而我只是以一个演员的身份去接触这个项目。我能做的只有试着维持角色的一致性,尽可能为它赋予更多的灵性。

Greg Kasavin 写出了很棒的角色和剧本,这一点对我的配音工作大有助益。后来我们在做《晶体管》的时候,这游戏的配音基本上全程只有我一个人,而且听起来很像是某种耳语。对于《堡垒》中的洛克斯,即游戏内旁白而言,只要他在开口的时候能把握住恰当的语调,就能取得很好的效果。但是在《晶体管》中,效果好不好主要取决于演绎手法是否得当。

《晶体管》游戏画面《晶体管》游戏画面

—— 我们直奔主题聊聊《黑帝斯 2》吧,你有在这部游戏中为哪些新角色配音吗?

LC:我是不会透漏的,大家尽情去猜吧。我能确认的只有黑帝斯这个角色,因为他出现在了预告片里。

—— 当你第一次得知 Supergiant 正在为《黑帝斯》开发续作时,心里有什么感想?第一次有机会重新回到到某个世界,而不是为进入下一个全新世界而做准备,感觉如何?

LC:我真的很开心,而且丝毫没有感到惊讶,感觉完全在意料之中。因为我们当时在制作这款游戏的时候就已经非常享受其中了。所以很显然(至少我觉得挺显而易见的),我们不会那么快告别这个游戏。未来还有很多事情值得去做,值得去探索,还有很多角色值得去接触,还有很多故事值得去讲。所以我感到非常激动。

《黑帝斯》游戏截图《黑帝斯》游戏截图

—— 我也很激动,特别是因为我真的很喜欢你在第一部游戏中扮演的黑帝斯。你能谈谈为这个角色做准备工作的过程吗?大概是哪些思路?为了能让这名角色变得更加生动形象,你觉得自己应该如何演绎?

LC:大概只需要试想一位不太尽责但又不至于糟糕透顶的老爹即可,他很难相处,是个工作狂,永远都很忙,从来没时间陪伴你,但他同时也非常强大,而且有着一份非常重要的工作。也正因如此,他在大部分时候都处在比较煎熬的状态,但他依然独自撑着,心中有回忆,也有遗憾,上述的种种设定都能让这个角色变得丰满起来。不过琢磨配音的过程确实也很有意思,因为你基本上只需要把泰温·兰尼斯特和蒂姆·克里在《黑魔王》中扮演的那个黑魔王结合起来(不知道你是否看过那部电影),照着这个思路配音即可。


以下是 Logan Cunningham 为 Supegiant 四款游戏配过音的所有角色:

《堡垒》:洛克斯

《晶体管》:晶体管

《柴堆》:博特巫德,戴尔伯特,兰道尔,伊格纳瑞斯

《黑帝斯》:黑帝斯,波塞冬,阿喀琉斯,卡戎,阿斯忒里俄斯,旁白


—— 纵观所有你配过音的游戏角色,有没有哪个你最喜欢或者最珍惜的角色?你是否会感觉自己与他们之间特别亲近,就像一些演员会对自己所扮演的角色产生共鸣那样?

LC:我感觉洛克斯和黑帝斯都是我最喜欢的角色,难分伯仲。因为洛克斯是我第一个正儿八经配音的角色,而且也是我加入 Supergiant 的契机,你可以理解为相当于我迈出去的第一步。而喜欢黑帝斯是因为他太有趣了,扮演一个混蛋角色真的很多乐子。他简直就像个卑鄙小人。不过事实上我脑海里常会出现的角色是晶体管。假设我有机会重新演绎一遍,我会愿意的。或者至少我会认真考虑这件事。我当时从头到尾完成配音之后的第一感受就是「行吧」。因为我不太确定自己演的是那个人,总感觉我可能在扮演别的什么角色。

《堡垒》里的讲述者角色 Rucks(右)《堡垒》里的讲述者角色 Rucks(右)

—— 如今你已经从事配音这么长时间了,你之前也提到过自己并未接受过任何正式的培训,那么这些年来,你通过在实践中学习,具体得到了哪些能够提升配音水平的心得呢?

LC:各种各样的开嗓技巧。以前在正式开始配音之前,我大概需要好几个小时来做准备。现在我的开嗓热身差不多可以压缩在二十分钟到半小时之内完成。我知道自己需要花一些时间钻研剧本,但如果准备充分的话,我也会抽空提前过一遍台词,因为大部分时候我们的工作模式都是:「嗨,我们今天要录谁的台词?阿喀琉斯?太好了,开始干活吧。」

主要原因在于我在录音的过程中也有机会读一遍台词,不管接下来有哪些台词,我都会通读一到两遍,然后开始录制。所以,我觉得自己变得更有效率了。不过我觉得 Supergiant 里的每个人(也就是我们这帮共同参与过《堡垒》且至今仍然一起共事的人们)都在变得更加专业。

—— 我对配音演员一直都有一个疑问,因为我发现自己其实也会做类似的事情。你之前提到过,当你独处的时候,会在家里时不时地自说自话,并且乐在其中。请问你有没有试过在家中模仿自己过去扮演过的角色说话?当你提及扮演黑帝斯这个角色是多么有趣的经历时,有没有试过像黑帝斯那样随意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还是说项目完成以后你就选择把他们封存起来?

LC:这个我还真没留意,不过我发现自己偶尔会随机地为一些角色配音。我依然很喜欢模仿艾尔·斯维尔根那样在房子里来回踱步,说着《朽木》中的台词,这其实对塑造洛克斯有着很大的影响。再不济这也是个很不错的发声练习方式。不过这只是演员们会做的一些疯疯癫癫的蠢事之一,也是我觉得自己更适合独居的其中一个原因。

—— 你会给那些对配音感兴趣或者想要提升能力的有志青年配音者们哪些建议呢?

LC:首先确保你是一名演员,知道该如何表演。因为配音不仅仅只是发出一些搞怪的声音,我猜以前或许是这样没错,但今时不同往日了。然后就是继续努力,不断进步,去报个班,抓住每一个学习的机会。如果你认识正在开发某个项目的人,那就去和他们合作。只要你能认识一些正在创作的人,他们中的某个人可能会搞出点名堂,然后会记得你并带你一起飞。这就是我的个人写照。

—— 相比起过往的工作经历,你觉得为《黑帝斯 2》配音有哪些不同的体验?是更具挑战性了?或者说是迄今为止最令人振奋的经历?以及你觉得这款游戏是否有对你的能力提出更不一样的要求?

LC:不一定是更多的挑战,但体验会很不一样。我能确认一些消息,这些消息我猜你们多半也会在别的地方看到,那就是有一部分我在第一部游戏中配音的角色将会回归第二部,此外还有一些我不能透漏的新角色。所以本作的主角墨利诺厄可能会提及某个我在前作中扮演过的角色,比如「XXX」和「OOO」,会对剧情有些许影响。相较于第一部《黑帝斯》,我在本次续作中塑造的很多角色都带有一种阴郁的气质,希望这能进一步增添角色的魅力。我也说不准,拭目以待吧,我们还在为之努力。

—— 纵观你在 Supergiant Games 中扮演过的所有角色,有没有哪个最能让你产生共鸣?

LC:如果我回答卡戎的话会不会很怪?

—— 为啥会怪?

LC:他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我觉得他通常更喜欢自己一个人呆着(笑)。我可以想象他经营商店的方式就是「啊,赶紧买完你想要的东西然后出去。」这一点和我很像。

卡戎卡戎

——《黑帝斯 2》有哪些让你颇感自豪的地方吗?比如作为演员的你为它带去了哪些新的生机,或是本作在第一部游戏的基础上做的哪些扩展?你最希望玩家体验到的是什么?

LC:在游戏正式发售之前,我不能谈论自己的工作。我只知道我在为之努力,努力把它做好。Darren 是我的总监,他对我所做的一切都表示很满意,我应该是满足了他的要求。Greg 似乎也很满意。所以我感觉挺好的,返听效果也很不错。我只是很欣慰《黑帝斯 2》能够诞生,得以存在,这就足矣了。希望玩家能够在更深层次中体验到我们的喜悦。

——《黑帝斯》对你们工作室而言是一次巨大的成功。作为一个从无名小卒开始摸爬滚打的人,《黑帝斯》的巨大成功对你个人来说产生哪些影响?

LC:我偶尔走在街上会被人认出来说我是黑帝斯,这还挺奇怪的。我认为原因很大程度上在于我们通过 NoClip 发布的视频。为了给《黑帝斯》的 1.0 版本做宣发,我们通过 NoClip 这个账号在推特和油管发布了一些视频,所以我们中有部分人就相当于是第一次公开露面。

在《黑帝斯》发售之前,代表 Supergiant 出席公众的门面担当基本就是 Greg 和 Amir,Darren 偶尔也会露面。但如今的情况是,我前往自己经常光顾的那家酒吧,就会有一些约摸 23 岁的孩子走过来问我:「先生,你是 …… 你是 ……?」然后我会回答:「是的,没错,就是我。」对方通常会比较震惊,而我的内心活动就是「没错,我即是他。总得有人去扮演他。是的,就是我。感谢你的游玩,很高兴见到你,认识你很开心。」

所以自打游戏问世以来,这就成了我不得不去做出改变和适应的一个方面了。看来赢得英国电影学院奖想必意义重大。但我更倾向于为其他获得英国电影学院奖的人感到鼓舞。尤其是 Greg 和 Jen Zee,我觉得他们的工作能力非常出色,但却屈居幕后这么久。

—— 见证 Supergiant 从最初的样子发展到如今的状态,你有何感想?

LC:我们现在掌握了更多的资源。当然,我只能说一些以我的角度和我在公司中所扮演的角色所能知道的事情。我们如今有机会接触到更高层次的资源,我不知道用「层次」这个词是否恰当,但我们至少能够与一些演员进行接触,和他们交谈,甚至有可能对他们安排选角,这要是换作五年以前,这些演员对我们而言是绝对高不可攀的。但是如今,这似乎成了我们有能力考虑的事情,而且能够做到,我很高兴其他人也能发现这一变化。

《晶体管》(也译作《晶体剑》)《晶体管》(也译作《晶体剑》)

但在本质上,我们始终保持着初心。我们这群人始终没变。Amir、Darren 和我仍然用着大同小异的笑话去逗对方开心,就像我们十七岁时逗对方开心一样。每当我们聚在一起时,仍然会互相分享一些在开发《堡垒》时接触到的恐怖故事和战争故事;我们在制作《晶体管》的时候内心有多么的彷徨;而《柴堆》就像是一个性情不定的孩子,直到它问世之前,我们都无法得知它究竟会如何定性。但我们仨就像是鲨鱼∶永远不会停摆。我们休息的时间并不多,一直不停地忙活着。我们只有在对某个事物感到真正满意的时候才会为其画上句号,然后将其广而告之。

我们如今的境况已经比以前好很多了。《黑帝斯》是我们第一款开启抢先体验的作品,这个模式对我们而言非常有效,所以续作我们沿用了同样的模式。我们目前仍处于开发的早期阶段,而抢先体验就是我们当下需要关注的事情,我还记得自己曾和 Amir 讨论过这个问题,他也表示:「没错,这是我们迄今为止开发过的最不费心的游戏了。」正是由于开启了抢先体验,任何游戏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我们都能赶在正式发售之前修复。所以我们无需苦苦熬个三年,好不容易熬出一款完整游戏然后才能得知玩家们是否喜欢它,或者说是否懂得它。

原作者:Marcus Stewart 翻译:Zoe 编辑:熊猫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