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田刚一访谈:与末弘秀孝、詹姆斯·古恩合作,与《暗影诅咒》和解

全文约 3100 字,阅读只需要 6 分钟。

田刚一(Suda51)可以说是业内最独树一帜的游戏设计师之一。他打造了《杀手 7》「英雄不再」系列,与詹姆斯·古恩(在古恩执导《银河护卫队》或者成为 DC 电影负责人之前)合作推出了《链锯甜心》,还创作了许多其他风格独特的作品。在他为今年的 MomoCon 漫展准备主题演讲期间,我们通过电子邮件对他进行了采访,与他聊了他的下一款游戏《巴塞罗那旅馆》(与《致命预感》总监「Swery65」末弘秀孝合作开发)、蝙蝠侠、复刻版《暗影诅咒》等话题。

《巴塞罗那旅馆》(Hotel Barcelona)《巴塞罗那旅馆》(Hotel Barcelona)

——《巴塞罗那旅馆》受了恐怖电影的启发,那你有没有具体参考哪部电影呢?

须田刚一:有很多。不过 White Owls 工作室的 Swery 才是主要的创意提供者,所以这个问题可能该问他,我不想不小心透露不该透露的东西。虽然我也提出了不少点子,但主要还是基于 Swery 的喜好,所以我建议你们采访一下他。我很期待看到那篇采访!

—— 在开发《巴塞罗那旅馆》这样的游戏时,你和 Swery 是如何分工的?是合作编写剧本,还是各自负责特定的角色?或者是一个负责玩法,一个负责剧情?

须田刚一:一开始,Swery 想要一个角色一个角色地写,但我现在忙于草蜢工作室的项目,所以我把大部分工作都丢给他了。我们都提出了很多想法,但 Swery 做了大部分的工作:我有时会提供一些意见,但实际开发工作是由 Swery 和 White Owls 工作室负责的。

《花,太阳和雨》《花,太阳和雨》

—— 你最喜欢哪些作品中的时间循环?

须田刚一:Netflix 的德剧《暗黑》是一个。另外《花,太阳和雨》也是基于时间循环,它的时间循环实际上受了一集《X 档案》的启发,那集的标题叫「星期一」,是很有意思的一集(第六季第 14 集)。

《暗影诅咒 高清复刻版》(Shadows of the Damned: Hella Remastered)《暗影诅咒 高清复刻版》(Shadows of the Damned: Hella Remastered)

——《暗影诅咒 高清复刻版》有没有让你产生进行一些修改、让它变得更加接近最初的设想的冲动?

须田刚一:没有。这部游戏就像我们自己的孩子,我们爱它原本的样子。在复刻版的内容方面,我们只增加了「新游戏+」模式和一些以前没能加入的新服装。我们一直想为《暗影诅咒》好好做一个忠于原版的复刻。

《暗影诅咒》最初源自《黑暗》(Kurayami),(英国《Edge》杂志曾经报道过《黑暗》),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也想用《黑暗》最初的策划案做一个游戏,不过《暗影诅咒》就是《暗影诅咒》,已经和《黑暗》是两码事了。

《暗影诅咒》其实是源于《黑暗》的第六版策划案。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想用前面五个方案都做点什么东西出来,它们全都非常不一样。第四版最后成了《黑骑士之剑》(Black Knight Sword),然后第三版还是第五版成了漫画《黑暗之舞》(Kurayami Dance)。

2006 年《Edge》杂志中的《黑暗》(Kurayami)早期概念图2006 年《Edge》杂志中的《黑暗》(Kurayami)早期概念图

——《暗影诅咒》发售时你曾公开表达过不满。那么在 2024 年的今天,你对它是什么看法呢?

须田刚一:当时发生了很多事,不过现在想想,我还是挺怀念那段经历的。做原版《暗影诅咒》的时候,我们和(发行商)EA 在很多方面有摩擦,双方都做了很多让步,但也正是这些经历造就了贾西亚、宝拉、佛莱明以及他们的故事。所以不管是作为草蜢工作室的作品也好,还是作为我们的个人创作也好,我都很喜欢它最终呈现的效果。

和三上真司合作的经历也很棒。有一次我们被 EA 叫到洛杉矶,在一个酒店套房里,有大约有十几个人坐在一张大桌子旁,我们走进去的时候真有点被那个阵仗吓到了。他们把我们骂了个狗血淋头,问我们到底想搞什么东西。这种经历真的很罕见,尤其是在游戏行业,这要是哪个黑老大的房间,我准要挨一顿胖揍(笑)。当时的很多经历都很有意思,现在回想起来都是美好而宝贵的回忆。

我想起来了,当时应该是洛杉矶的万豪酒店。就像刚才说的那样,十来个 EA 的人,还都是高层,齐刷刷坐成一排,我们完全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他们只告诉我们要「过去开个会」,其他什么都没提,所以我们一无所知地到了酒店,一看到那个排场就惊呆了。现在想想还真是有意思。倒是没有害怕,因为我们是做游戏的,我知道我们不会被杀掉或者被怎么着,但我们确实非常惊讶。

总而言之,我为我们的成果感到骄傲,我也很珍惜那段时光给我留下的所有回忆。

《血战 一夜之吻》《血战 一夜之吻》

——你觉得 Suda51 最被低估的游戏是哪部?

须田刚一:《混沌武士》和《血战 一夜之吻》吧。《血战》只在日本发行,但是《混沌武士》在日本和北美都发行了。这两款都是很棒的游戏,故事也和各自的原作完全不同,而且基本上就是它们催生出了《英雄不再》。

有机会的话,建议一定要试试《混沌武士》。《血战》只有日版,但如果有可能,也请尝试一下。我认为《混沌武士》《血战》和《英雄不再》是我的「三大刀剑动作游戏」。如果没有前两款游戏,我不确定《英雄不再》是否会问世。

《混沌武士》《混沌武士》

—— 有哪些你最近很喜欢的,但没有参与制作的游戏?

须田刚一:我最近下载了很多游戏,但我有个坏习惯,就是经常买了不玩(笑)。我最近在玩《绝地潜兵 2》,但还没决定要不要深入地玩下去。《心灵杀手 2》我也很喜欢,虽然还没通关,但我想尽快通关。

—— 你最近喜欢看的电影和电视剧有哪些?

须田刚一:电视剧:《三体》(腾讯版和 Netflix 版);电影:《铁爪》。

—— 你和 Swery65 名字很像,而且都是风格非常独特的游戏制作人。如果有人把你们弄混,你是会觉得困扰,还是感到荣幸?

须田刚一:我和 Swery 是好朋友,所以我一点也不觉得困扰。况且后面的数字完全不一样嘛。就算有人搞错,我也不会生气的。

Swery65 的《致命预感》Swery65 的《致命预感》

—— 与 Swery 合作时,有什么让你感到惊讶的地方吗?

须田刚一:Swery 是 White Owls 的 CEO 和总监,同时也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制作人,还负责项目管理方面的工作。人们通常把他当成游戏设计师,但他实际上在游戏开发的各个领域里都是专家:写剧本,产品管理之类的都是手到擒来。虽然他给人一种经常喝多了啤酒撒泼打滚的印象,但其实他是个超级认真、超级努力的人,也是非常棒的制作人。虽然 Swery 本人现在可能想捂上我的大嘴巴(笑),但他真的很专业,这是我跟他合作那么多年一路看在眼里的。我希望大家都能知道这一点。

—— 如果我问 Swery,与 Suda51 合作时,有什么让他感到惊讶的地方,你觉得他会怎么回答?

须田刚一:大概是我口口声声说要和他一起写剧本,结果却两手一摊,当起了甩手掌柜吧(笑)。

—— 有没有其他想一起合作的开发者?

须田刚一:我前不久和 Level-5 的社长日野晃博聊过,我非常希望能与他一起做一些东西。我们的风格天差地别,所以我很想看看这样的两个人凑到一起能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

Suda51 担任总监、詹姆斯·古恩担任编剧的《电锯甜心》Suda51 担任总监、詹姆斯·古恩担任编剧的《电锯甜心》

—— 有没有考虑过和詹姆斯·古恩合作开发一款 DC 游戏?

须田刚一:除了偶尔在推特上问候几句或者发几条私信之外,我最近没怎么和他聊过。不过有机会的话,我当然愿意和他一起再做一款游戏。我很喜欢蝙蝠侠》,所以如果是 DC 游戏的话,我希望做《蝙蝠侠:黑白世界》相关的内容。另外,每次我给詹姆斯发信息,他都会很快回复我,我非常感激这一点,但我知道他忙得不得了,所以尽量不去打扰他。

——《杀手 7》什么时候重制或者高清复刻?

须田刚一:很遗憾,《杀手 7》的版权在 CAPCOM 手上,所以这事我说了不算。

原作者:Kyle Hilliard,翻译:不知方,编辑:Tony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